安全理事会2020年综述

2020年,在全球8400万人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的背景下,
安理会继续推进保护平民、建设和平的任务

 

联合国新闻稿  SC/14407  2021年1月11日  全文下载PDF文件

 

导言

  全球大流行病摧毁了经济,暴露了人类史上最严重的不平等

  2020年,2019冠状病毒病在全球肆虐,累计感染人数8400万。此外,疫情摧毁了全球经济,并暴露了人类史上最严重的不平等。在全球战“疫”的背景下,安理会通过部署维和人员、援助工作者和后勤专家在实地开展工作,继续在世界上最复杂的冲突区推进保护平民和建设和平的任务。

  2020年,安理会的15个理事国共召开了238次公开会议,通过了57项决议,发表了13项主席声明。过去一年,纽约是美国疫情初期的重灾区之一,工作人员居家(纽约及其周边地区)远程办公,有时即使在纽约的官方会议厅里,也隔着塑料隔板。有几次,各国提交了相互冲突的草案,或提案措词未能代表所有理事国的观点,致使各国代表团产生巨大分歧,导致七项决议草案未获通过。在有关2019冠状病毒病的决议中,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和美国多次就涉及联合国公共卫生专门机构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的问题针锋相对。

  2020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在多边世界秩序面临愈来愈多的威胁之际,各方围绕维护《联合国宪章》的重要性展开了初步讨论。一些代表团对“单边主义”的抬头敲响了警钟,单边主义政权追求狭隘的自身利益,仅仅在口头上支持全球合作。随着全人类都不得不面对大流行病带来的未知挑战,多边承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3月下旬,理事国同意在大流行病期间通过一系列“暂时、特殊、临时”的工作安排,旨在确保各国能够推进最重要的任务,例如及时延长维持和平任务的期限等。此外,安理会的13个维持和平特派团和20多个其他特派团仍然部署在冲突前线,他们同时要面对一种人类知之甚少的大流行病毒。他们要保护平民、支持和平谈判、穿越封闭的道路和边界运送粮食和医疗用品,但这些工作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甚至是工作人员的生存也面临着挑战。

  6月,随着2019冠状病毒病在全球蔓延,几个维持和平特派团的部队指挥官向安理会通报了为应对疫情而快速采取的行动调整,包括采取严格的隔离、与东道国政府密切协调以及暂停部队轮调。尽管存在一定的挑战和延迟,但每个特派团都报告称维和行动的连续性得以维持。7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 (Michelle Bachelet) 出席安理会会议,就2019冠状病毒病对经济、发展成果和社会凝聚力以及人权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作出警告,同时强调联合国亟需努力解决不稳定因素。

  在整个2020年,专家一致认为,脆弱国家虽然在很大程度上躲过了感染和死亡的冲击,但却正在经历着疫情带来的最严重的间接后果,例如粮食不安全问题加剧、大规模的经济冲击以及常规免疫接种中断,导致近8000万婴儿面临死于可预防疾病的风险。疫情当前,安理会妇女、和平与安全议程的执行也面临类似的压力。2020年是安理会第1325(2000)号决议通过20周年,但多个国家报告称,性别暴力发生率急剧上升,因为疫情期间全球各地的妇女被迫“困在”施虐者的身边。

  4月,总部设在罗马的联合国粮食机构负责人告诉安理会,到2020年年底,受粮食不安全影响的人口数量可能增加一倍,共计约2.65亿人,并强调称,从东非(该地区也受到洪水和蝗灾的侵扰)到加沙地带,饥荒威胁迫在眉睫。联合国驻伊拉克的高级官员表示,伊拉克的经济深受2019冠状病毒病影响,石油收入下降了50%,货币价值暴跌,失业率飙升,伊拉克仍处于“多重风暴的中心”。谈到此次大流行病对各国的影响时,联合国主管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的副秘书长罗斯玛丽•迪卡洛 (Rosmary DiCarlo) 一再警告说,公众信任削弱会加剧政治不稳定。联合国主管维持和平行动的副秘书长让-皮埃尔•拉克鲁瓦 (Jean-Pierre LaCroix) 表示,恐怖团伙变本加厉地利用大流行病,在西非等地加紧发动袭击,且有可能获得力量并渗透到其他地区。

  5月,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表示:“此次大流行病正在放大和利用这个世界的脆弱性。”他强调,长期遭受战争苦难的经济体和社区极易受到2019冠状病毒病的严重伤害。7月1日,安理会通过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议,响应了秘书长于3月23日首次发出的全球停火呼吁,即全球所有冲突各方停火,以便各国政府集中力量抗击疫情。

  尽管许多区域和次区域组织积极应变,协作实施预防措施、取消国家债务、保护最弱势群体,但令秘书长感到遗憾的是,2020年,为遏制2019冠状病毒病蔓延而开展的全球合作仍然不足。9月24日,秘书长宣称:“此次大流行病显然是对国际合作的一个考验,而我们基本没有通过考验。”

  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比也门更担心病毒继续不受控制地传播。一场长达五年的残酷冲突,已经让也门深陷全球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2020年初战事平息之后,由沙特阿拉伯领导的联军和反对派团体安萨尔阿拉(又称胡塞武装)争相抗击疫情。尽管他们能够避免疫情的大规模爆发,但官员们在7月警告安理会称,持续的战斗、粮食价格飙升和对外援助的急剧下降,正在将也门推向崩溃的边缘。面对重重危机,主管人道主义事务副秘书长兼紧急救济协调员马克•洛科克 (Mark Lowcock) 宣布,“饥荒的幽灵”又回到了也门。2020年12月,联合国官员发出警告称,截至2021年6月,也门面临灾难性粮食不安全影响的人数可能会增长至原来的三倍。

  同样,由于人们获得检测的机会有限,难以估算实际死亡人数。尽管如此,整个2020年期间,2019冠状病毒病在叙利亚极端脆弱的流离失所者之间的传播规模仍然相对较低。这些流离失所者大多居住在拥挤的难民营里,没有自来水或足够的医疗用品。2020年,若干理事国担忧,由于叙利亚边界沿线已获批准的过境点逐步关闭,人道主义援助的交付变得复杂。这是各代表团之间的主要争议来源,有四项以此为主题的决议草案未能通过。其他理事国则关注西方富裕国家继续实行的经济制裁对叙利亚以及许多其他正在努力应对大流行病动荡的贫穷国家所造成的经济损害。

  与此同时,安理会仍在继续努力结束长达十年之久的叙利亚冲突。尽管冲突各方通过成立宪法委员会,在政治上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几乎没有取得实际成果。1月和2月,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 (Bashar al‑Assad) 在反对派控制的西北地区发起的2019年军事攻势明显升级,短短一周内就有超过11.5万人被迫逃离家园。3月初,未等到战事平息,联合国及其合作伙伴已经被迫将注意力转向迅速蔓延的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竭力提高叙利亚的医疗能力,这一饱受十年战争创伤的国家只剩一半的医院能够正常运行。

  2020年初,美国就巴勒斯坦被占领土提出的和平计划因“未能满足巴勒斯坦人民的最低权利和期望”而立即遭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欧洲联盟(欧盟)领导人和其他人士的否决。其中一项内容引起了部分理事国的特别关注,即以色列计划吞并西岸部分地区,而这些地区长期以来被视为未来巴勒斯坦国的可能组成部分。然而,随着以色列与巴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几个阿拉伯国家实现外交关系正常化,吞并计划几近被放弃。世界领导人对这一系列进展表示欢迎,也对美国在其中发挥的推动作用表示欢迎。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尼古拉•姆拉德诺夫 (Nikolay Mladenov) 赞扬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为抗击疫情开展的“模范合作”,并敦促双方抓住这个黄金时机,恢复直接政治谈判。

  在中东和北非的其他地区,2020年,利比亚的国家政权建设已历十年,但尚脆弱,暴力和持续的国外干预,有可能使利比亚陷入更深的代理权争夺战。在1月的柏林会议上,利益攸关方同意结束对利比亚事务的一切干预。然而,特别代表加桑•萨拉梅 (GhassanSalamé) 在卸任前的一次通报中表示,尚未看到履行这些承诺的实际行动。在2019冠状病毒病暴发的最初几周,利比亚政府和反对派武装都积极响应“人道主义暂停”的国际呼吁。在新任命的特别代表斯蒂芬妮•威廉姆斯 (Stephanie Turco Williams) 的支持下,双方最终在10月同意停火,并于11月9日启动了利比亚政治对话论坛,为安理会2021年议程带来了希望。

  2020年,虽然非洲联盟(非盟)及其他次区域组织等区域组织的实力和能力持续增强,但由于社会紧张局势和跨国有组织犯罪网络,非洲大陆的部分地区仍然深受恐怖袭击的困扰。大部分中非、西非和萨赫勒地区的安全局势继续恶化。1月,特别代表穆罕默德•伊本•钱巴斯 (Mohamed ibn Chambas) 指出,自2016年以来,布基纳法索、马里和尼日尔因恐怖袭击而丧生的人数增加了四倍。有些袭击使用了简易爆炸装置,有些还以部署在马里、尼日利亚和中非共和国境内的联合国和平行动为袭击目标,造成特派团工作人员伤亡。

  尽管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非经共体)和萨赫勒五国集团扩大应对措施,理事国持续讨论如何最好地提供财政支持,但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造成的封锁压力,以及气候变化日益恶化的影响,该地区的状况进一步恶化。同时,多个机构和部门的高级官员警告安理会,隶属于或效忠于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伊黎伊斯兰国/达伊沙)和基地组织的恐怖团体以及其他恐怖团体,可能会以大流行病中新的旅行方式和行动限制为契机,重新站稳脚跟。

  12月4日,在“联合国同非盟合作”高级别辩论中,安理会通过了一项主席声明,认可非洲在大流行病期间的模范带头作用,鼓励在“各种可能的解决冲突对策”中加强协调。理事国还首次与法语国家国际组织召开了合作会议,该组织代表了54个法语国家的2.74亿人,其中大多数人年龄在30岁以下。

  8月,由于马里发生戏剧性的政变,非洲的外交作用成为安理会关注的中心。卡蒂镇发生军事政变,马里总统易卜拉欣•布巴卡尔•凯塔 (Ibrahim Boubacar Keïta) 被捕并辞职。西非经共体对政变进行谴责,并迅速实行制裁措施,要求推进以平民为主导的过渡,从而恢复秩序。在随后的几周中,特别代表穆罕默德•萨利赫•安纳迪夫 (Mahamet Saleh Annadif) 告知安理会,得益于该区域强大的领导力量,前国防部长巴•恩多 (Bah N’Daw) 被迅速任命为马里的新总统,一个新的过渡政府完成组建。让西非人民感到宽慰的是,西非经共体解除了对马里的制裁,同时,特别代表敦促新领导人继续执行马里2015年《和平与和解协议》。他表示:“主动权仍掌握在马里人民手中。”

  2019年,长期担任苏丹总统的奥马尔•哈桑•艾哈迈德•巴希尔 (Omer Hassan Ahmad al-Bashir) 下台后,苏丹的民主进程在2020年继续推进。今年年初,苏丹过渡政府领导人开始努力与各反叛团体达成和平协议,最终商定了一系列协议,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苏丹与邻国南苏丹启动了一个新的政治进程,两国关系获得改善,理事国开始考虑原计划于2020年底完成的非洲联盟-联合国达尔富尔混合行动(达尔富尔混合行动)缩编计划。尽管进程因2019冠状病毒病而有所延迟,但达尔富尔混合行动的任务已于12月31日成功终止,并成立了新机构联合国苏丹综合过渡援助团(联苏综合援助团)。

  2020年,尽管阿富汗的恐怖袭击事件有增无减,其中许多以大学生为袭击目标,但该国也取得了重大的政治进展。随着美国和塔利班签署新的和平协议,阿富汗内部谈判于9月开始,国际社会为扭转该国数十年来的冲突而进行的长期努力看到了希望。然而,在政治冲突和2019冠状病毒病的直接影响下,成功与否仍不确定。专家警告称,疫情可能会对阿富汗这个饱经无休止战争的国家产生“极端”影响。2020年末,安理会延长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联阿援助团)和监测塔利班相关制裁的小组的任务期限,秘书长特别代表警告称,暴力事件的持续增长,可能会危害该国脆弱的政治成果。

  2020年,理事国处理了其他一系列专题问题,重申对世界单极化日益凸显和民族主义意识形态重新崛起的担忧。在关于核不扩散和波斯湾局势的辩论中,代表们对2017年《禁止核武器条约》(最新缔结的联合国核协议)的效用有所分歧,同时表示对即将召开会议审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抱有希望。各国基本一致谴责美国单方面退出2015年《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又称伊朗核协议)的决定。

  美国退出协议后,伊朗也随后违背承诺,包括将其浓缩铀库存提高到超过协议规定的水平。尽管如此,官员们强调,该协议仍是确保伊朗核计划和平性质的最佳途径。他们敦促各方遵守协议条款,并引用美国总统约瑟夫•拜登 (Joseph R. Biden) 的激励性话语。同样,在展望2021年时,许多理事国对国际合作的未来抱有新的希望。随着各国展开规模空前的免疫接种运动,新的一年可能面临重大的全球卫生、经济和后勤挑战。

中东

叙利亚

会议:1月10日1月28日1月29日2月6日2月19日2月27日2月28日3月30日4月29日4月29日5月18日5月19日6月16日6月29日6月29日7月7日7月8日7月10日7月11日7月23日7月29日8月19日8月27日9月10日9月16日9月18日10月5日10月27日11月5日11月25日12月11日12月16日12月18日

决议:2504253025332555。未通过:7月7日,S/2020/654;7月8日,S/2020/658;7月10日,两项相互冲突的草案:S/2020/667S/2020/683

  叙利亚激烈的内部冲突已进入第十年,2020年初,跨境援助这项人道主义行动即将结束,安理会对叙利亚局势的审议继续进行,虽然进展困难。2019年末,理事国发现跨境援助交付陷入僵局,而许多人道主义专家认为,跨境援助对数百万叙利亚人的生存至关重要。第2165(2014)号决议首先授权跨境交付机制,允许通过叙利亚与伊拉克、土耳其和约旦边界的四个授权过境点运送食物和物资。该机制将于2020年1月10日到期,安理会就此次高风险的延长跨境援助授权开展了持续数周的激烈谈判。

  在1月10日的会议上,安理会以11票赞成、4票弃权、0票反对,通过了第2504(2020)号决议。根据决议,理事国决定批准土耳其与叙利亚边界的过境点巴卜萨拉姆和巴卜哈瓦的授权延长六个月,同时关闭另外两个过境点。由于关闭了亚卢比亚过境点,部分理事国表示关切,该决议还呼吁秘书长在2月底前报告替代路线的可行性。比利时代表投了赞成票,对未能就重新授权亚卢比亚过境点达成协议表示遗憾,该过境点能够让140万人获得医疗援助。同时,俄罗斯联邦代表投了弃权票,质疑是否有必要进行任何跨境交付,并指出来自国外的车队缺乏适当的监督,并拒绝了某些西方理事国的“政治化”。

  向安理会作通报的专家们基本一致认为,2019年取得的进展,特别是在叙利亚新宪法委员会初次会议上的进展,仍是可行的。然而,在2020年初,反对派控制的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及其周围的军事敌对行动也显著升级。因此,1月28日,副特使考拉•马塔尔 (Khawla Matar) 警告称,暴力行为激增可能会阻碍政治进展,将其扼杀于摇篮之中。1月28日,紧急救济协调员对此作出回应,强调了轰炸和炮击给平民带来的悲惨遭遇。他表示,仅在前一周就有约11.5万人逃离了伊德利卜,并指出世卫组织预测亚卢比亚过境点关闭后医疗用品供应将减少。2月6日,叙利亚问题特使盖尔•彼得森 (Geir O. Pedersen) 在通报中表示赞同:“我们正在目睹秘书长此前曾警告过的一场人道主义灾难。”

  2月19日,特使汇报最新情况,称2019年12月以来,伊德利卜省有超过90万人流离失所。叙利亚代表和若干理事国强调,必须打击恐怖主义,包括打击将伊德利卜设为据点的恐怖主义,并承诺解放伊德利卜。2月27日,安理会就秘书长关于亚卢比亚过境点的可行替代方案的报告召开会议,助理秘书长兼紧急救济副协调员乌尔苏拉•米勒 (Ursula Mueller) 呼吁大马士革政权通过简化的审批程序,加快援助交付。2月28日,在伊德利卜血腥战斗的最后几天,秘书长古特雷斯和副秘书长迪卡洛表示这是“非常严重的升级”,包括叙利亚政府军及俄罗斯盟友的近期空袭、叙利亚对土耳其的攻击(导致数十名士兵伤亡)以及非国家武装团体在伊德利卜的重大反击。

  大马士革政权及其支持者于2019年4月发起的伊德利卜攻势终于在2020年3月结束,历时将近一年。但随后的平静迅速被打破,因为国际社会及监督叙利亚局势的各方将注意力转向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许多专家担心大流行病会对世界上最脆弱的国家造成毁灭性后果。3月31日,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举行了第一次虚拟会议,紧急救济协调员指出,叙利亚迄今已报告了10例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他强调说,经过十年的战争,叙利亚只有一半的医院可以使用,并补充说,世卫组织领导的支持工作着重加强预警系统和预先部署设备,目前正在推进中。

  合作伙伴为加强叙利亚的医疗服务而竭尽全力,叙利亚当前的和平局势十分脆弱。各方在很大程度上遵守了伊德利卜停火协议,以及俄罗斯联邦、土耳其和美国在叙利亚东北部达成的另一项协议。4月29日,特使重申要求各方保持冷静的呼吁。在当天随后的会议上,紧急救济协调员警告称,2019冠状病毒甚至对于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来说也是一个艰巨的挑战,如果这种病毒在叙利亚拥挤的难民营中不受控制地传播,则“悲剧就会向我们招手”。特使抓住了持续敌对行动的间隙,于5月18日呼吁叙利亚行为体和国际利益攸关方恢复对话。

  随着跨境援助机制为期六个月的续期期满,相关问题在2020年年中再次出现。5月19日,紧急救济协调员提及粮食不安全问题激增、叙利亚镑急剧贬值和大流行病的其他相关经济冲击,同时敦促安理会立即延长跨境交付授权。由于叙利亚人权律师诺拉•加齐 (Noura Ghazi) 让人们注意到了成千上万被不公正拘留的非暴力活动家的困境,理事国在6月16日收到了类似的请求。紧急救济协调员于6月29日再次作出报告,表示叙利亚现在有256例2019冠状病毒病例,自上次通报以来增加了四倍,并呼吁增强跨境救援。

  在7月7日、7月8日和7月10日的会议上,安理会最终未能通过四项有关重新授权跨境机制的决议草案。代表团提交的备选草案对叙利亚的人道主义局势持不同意见,在重新授权哪些过境点以及续期上存在分歧。草案还试图描述对叙利亚实施单方面强制性措施(通常称为制裁)的负面影响。经过几天的投票、否决和激烈的立场解释,7月11日,理事国最终以12票赞成、0票反对、3票弃权(中国、多米尼加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通过了第2533(2020)号决议。安理会根据该决议将对巴卜哈瓦过境点的授权再度延长一年,未延长巴卜萨拉姆过境点的授权,进一步将批准跨境交付点的数量从两个减少到一个。

  7月23日,理事国更广泛地讨论了叙利亚的情况,特使作详细报告,指出对饥饿问题加剧,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失业率高,以及寻找失踪者和释放被拘留者的进展“远远不够”。7月29日,非政府组织叙利亚救济与发展组织的阿玛尼•卡杜尔 (Amany Qaddour) 着重指出,巴卜哈瓦关闭后,该组织在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包括呼吸机和个人防护设备等医疗用品)方面所面临的困难。在政治进展方面,8月19日,理事国通过特使获悉,宪法委员会“小型机构”(由每个主要利益攸关团体的15名成员组成的指导小组)的下一次会议正在筹备中。

  随着2020年时间推移,若干专家向理事国通报了2019冠状病毒病的影响和其他事项。8月27日,紧急救济副协调员拉梅什•拉贾辛厄姆 (Ramesh Rajasingham) 报告了2440例官方确诊病例,同时强调实际病例可能远高于此。9月10日,裁军事务高级代表中满泉 (Izumi Nakamitsu) 通报了她的办公室根据第2118(2013)号决议的要求跟进叙利亚在消除化学武器计划方面取得的最新进展,这是2020年首次在公开会议上讨论化学武器方案。9月16日,紧急救济协调员表示,叙利亚社区2019冠状病毒病确诊病例已超过3600例,并且由于测试能力有限,无法评估实际感染人数。

  在相对平静但人道主义支助刻不容缓的情况下,9月18日,特使呼吁加快政治进程,概述了最近一次小型机构会议上取得的有限进展。10月5日,高级代表再次通报指出,尽管受到大流行病限制,叙利亚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禁化武组织)的工作仍在继续进行。10月27日,特使介绍了重新召开宪法委员会的新工作,随后在11月5日就化学武器方案又举行了一次安理会公开会议。

  11月25日,副特使马塔尔宣布宪法委员会将于11月30日至12月4日举行第四届会议,并将于2021年1月举行第五届会议。同时,12月11日,禁化武组织总干事费尔南多•阿里亚斯 (Fernando Arias) 告诉安理会,由于尚未解决的差距、矛盾和差异,叙利亚提交的初步化学武器清单不能被视为“准确和完整”,并承诺将继续努力。在12月16日的最后通报会中,在进行2020年度总结时,特使呼吁国际社会在2021年进行更广泛的和平努力,强调必须关注叙利亚地区的停火,要起草实质性宪法,并在各方之间“逐步”建立信任。

  关于另一事项,安理会于6月29日通过了第2530(2020)号决议,延长了联合国脱离接触观察员部队(观察员部队)的任务期限,观察员部队的任务是在以色列和叙利亚部队之间维持停火,并监督“隔离区和限制区”六个月。12月18日,理事国通过了第2555(2020)号决议,将该长期部队的任务期限进一步延长至2021年6月30日。

也门

会议:1月13日1月16日2月18日2月25日3月12日4月16日4月22日5月14日7月14日7月15日7月28日9月15日10月15日11月11日

决议:250525112534

新闻谈话:SC/14094(1月30日)、SC/14159(4月10日)、SC/14176(4月29日)、SC/14233(6月29日)、SC/14329(10月16日)、SC/14384(12月13日)。

  2020年,安理会举行了14次审议也门局势的会议。去年,也门在结束旷日持久的国内冲突方面取得了有限但稳定的进展。1月13日,理事国通过了第2505(2020)号决议,将联合国支助荷台达协议特派团(荷台达协议支助团)的任务期限延长了6个月。该特派团于2019年初建立,负责监督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在荷台达这一重要港口城市遵守和平协定的情况。军事冲突平息后,1月16日,秘书长也门问题特使马丁•格里菲思 (Martin Griffiths) 向安理会作通报,将这一周描述为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平静”的一周。他以空袭次数大幅减少为例,说明也门和地区领导人仍坚持2019年达成的降级承诺,并表现出明显的克制。

  然而,到2月18日,局势发生了变化,焦夫省、萨那和马里卜省重新爆发战斗,导致大约3.5万人流离失所,并危害到最近取得的政治成果。特使报告称,停泊的Safer号油轮的状况正在迅速恶化,紧急需要国际检查,以避免造成环境灾难。自2015年被胡塞派控制以来,这艘油轮从未进行过任何维护,现在可能有超过100万桶的原油泄露到红海中。

  2月25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11(2020)号决议,重申了先前对威胁也门和平、安全与稳定的个人和实体实施的资产冻结和旅行禁令,以及对胡塞派实施的武器禁运。与特使一道向安理会通报情况的还有一名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的高级官员,他于3月12日报告称,2月份有180多人死伤,比前一个月增加了20%。2019冠状病毒病使局势变得更为复杂,因为胡塞武装和沙特阿拉伯领导的联军忙于阻止病毒爆发。

  4月8日,沙特阿拉伯领导的盟军宣布单方面停火两周,因此特使在4月16日安理会就也门问题的第一次虚拟会议上强调,各方重返和平的“最佳时机”不复存在。他向联盟和胡塞武装提出了一个三管齐下的计划,即联合国助推的联合声明,其中包括全国停火、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的人道主义和经济措施以及紧急恢复政治谈判。

  5月14日,特使向安理会报告称停火已“近在眼前”,各方仍在权衡该提议。7月14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34(2020)号决议,再次将荷台达协议支助团的任务期限延长了一年。7月15日,理事国听取了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环境署)执行主任英格•安德森 (Inger Andersen) 的通报,他描绘了一幅阴暗的画面:如果专家们无法迅速采取行动处理老化且正在泄漏的Safer号油轮,将会发生一场巨大的环境灾难。

  到7月28日为止,尚未就这一问题或拟议的《联合声明》达成任何协议,特使警告称,持续的暴力、飙升的食品价格以及2019冠状病毒病当前不受控制的扩散,正在将也门推向崩溃的边缘。9月15日,紧急救济协调员也警告说,在危机日益加剧的情况下,“饥荒的幽灵”再次笼罩也门。尽管在2020年末发生了几起充满希望的事件,包括特使在10月15日报告的也门政府和胡塞武装之间的大规模换俘行动,但高级官员在11月11日强调,安理会和更广泛的国际社会需要增加对也门的救济资金。

  2020年安理会发布了六份有关也门的新闻谈话。1月30日,理事国对再度发生暴力事件及其对平民的影响表示严重关切,并强调他们对这种情况感到失望,这种情况有可能破坏最近缓解局势期间取得的进展。4月10日,理事国赞同秘书长要求在2019冠状病毒病期间立即结束敌对行动的呼吁,欢迎政府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并呼吁胡塞派做出类似承诺。安理会谴责4月29日南部过渡委员会的宣言,重申对也门统一、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的承诺,警告该宣言可能分散人们争取停火的努力。

  6月29日,理事国谴责近期通过无人驾驶飞机和导弹袭击沙特阿拉伯的事件以及地面暴力升级。在10月16日的最后声明中,安理会敦促各方紧急批准由特使提出、联合国推动的联合宣言,同时强调需要达成一项过渡协议,使各种政治和社会团体共享权力。12月13日,理事国谴责2020年底在马里卜市、荷台达和塔伊兹再次发生的军事升级,同时强烈反对胡塞武装分子在11月袭击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设施。

伊拉克

会议:3月3日5月12日5月29日6月15日8月26日9月18日11月24日12月10日

决议:25222544

新闻谈话:SC/14184(5月13日)、SC/14365(11月24日)。

  去年,伊拉克取得政治进展并经历民众和平起义,2020年到来之际,有消息称,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 (Abdul Mahdi) 已决定辞职。3月3日,特别代表兼联合国伊拉克援助团(联伊援助团)团长雅尼娜•亨尼斯-普拉斯哈特 (Jeanine Hennis-Plasschaert) 在她今年的第一次通报中表示,总理辞职造成的政治真空可能会加剧一系列挑战,包括腐败横行、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伊黎伊斯兰国)构成的威胁、缺乏刑事问责以及数十年战争带来的其他挥之不去的影响。

  经过伊拉克领导人之间为期几周的内讧之后,5月12日,安理会举行会议,欢迎由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 (Mustafa al-Kadhimi ) 领导的新政府。理事国一致认为,新政府和联伊援助团的当务之急是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的蔓延。5月29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22(2020)号决议,将特派团的任务期限延长了一年。同时,联合国促进对伊黎伊斯兰国/达伊沙所犯罪行追究责任调查组(伊黎伊斯兰国罪行调查组)牵头的调查不断取得进展。6月15日,调查组负责人、特别顾问卡里姆•阿萨德•艾哈迈德•汗 (Karim Asad Ahmad Khan) 向安理会作通报称,通过伊拉克手机服务提供商获得了200万条通话数据记录,提供了有关2014年针对雅兹迪族社区的犯罪的新信息。

  然而,与世界其他许多地区一样,伊拉克在2020年的重点仍然是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及其广泛的社会和经济影响。8月26日,亨尼斯-普拉斯哈特女士概述了卡迪米总理采取的积极措施,同时警告说,伊拉克仍然处于“多重风暴”的中心。她说,由于大流行病带来的经济影响,失业率飙升了10%,石油收入下降了50%,性别暴力事件增加了一倍,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她敦促政府优先考虑人民的需求。

  9月18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44(2020)号决议,将伊黎伊斯兰国罪行调查组的任务期限延长了一年。决议通过后,理事国在12月10日又听取了一次通报,高级顾问汗 (Khan) 强调,包括机器翻译和面部识别软件在内的创新工具使调查组得以在整个大流行期间继续收集和分析证据。11月24日,安理会听取了最新情况通报,特别代表亨尼斯-普拉斯哈特谈到了伊拉克的经济困境和财政挑战。她指出,增强国内应对能力仍然是抵御外部行为者再次寻求将伊拉克变为外国权力斗争舞台的最佳防御措施。

  2020年,安理会发表了两份有关伊拉克的新闻谈话。5月13日,安理会欢迎伊拉克新政府的成立,赞扬新政府承诺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并将对经济机会、善治、政治参与和选举立法进行有意义的改革。11月24日,安理会肯定了自1990年伊拉克入侵邻国以来失踪的科威特国民和第三国国民的长期搜寻工作所取得的最新进展,包括在2019年8月8日及2020年9月16日,据信属于科威特国民的遗体由伊拉克政府转交给科威特政府,并对联伊援助团的后勤支援表示赞赏。

黎巴嫩

会议:8月28日

决议:2539

  8月28日,安理会就黎巴嫩局势召开了一次会议。三周前,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发生了一系列毁灭性爆炸事件,造成200多人死亡,周边重要的基础设施及大量居民区被夷为平地。理事国通过第2539(2020)号决议,决定将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联黎部队)的任务期限延长一年,同时将部队人数上限从15000人减至13000人。理事国还授权联黎部队在爆炸后采取临时和特别措施,为黎巴嫩及黎巴嫩人民提供支持。安理会要求秘书长评估爆炸对联黎部队人员、能力和行动的影响,并提出应对建议,以维持联黎部队的连续性和有效性。

非洲

苏丹和南苏丹

会议:2月11日3月4日3月12日3月30日4月24日4月28日5月14日5月29日6月4日6月4日6月9日6月10日6月23日9月15日9月16日9月25日10月22日11月12日12月8日12月10日12月11日12月15日12月22日

决议:2508251425172519252125232524252525502559

新闻谈话:SC/14089(1月29日)、SC/14137(3月4日)、SC/14143(3月12日)、SC/14323(10月9日)。

  2019年,长期担任总统的奥马尔•哈桑•艾哈迈德•巴希尔 (Omer Hassan Ahmad al-Bashir) 被迫下台。2020年到来之际,苏丹政治形势发生了迅速的变化。2020年初,苏丹过渡政府领导人努力与各反叛团体达成和平协定,并商定了一系列协议,这些协议在国际上被广泛认为是苏丹和平进程向前迈进的重要一步。苏丹与邻国南苏丹启动了新的政治进程,两国关系获得改善。同时,理事国开始考虑原计划于2020年底完成的非洲联盟-联合国达尔富尔混合行动(达尔富尔混合行动)缩编计划。该计划与其他许多事项一样,受到了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的严重影响。

  理事国就苏丹实行的长期制裁的效用和相关性发表了意见。2月11日,理事国通过了第2508(2020)号决议,决定将有关专家小组的任务期限延长一年。几位代表指出,达尔富尔局势终于得以稳定,为期15年的限制措施已达到目的。理事国还表示,他们打算根据当地局势的变化来审查制裁措施。3月31日,理事国采取了类似的行动,通过了第2517(2020)号决议,决定维持达尔富尔混合行动的现有部队人数,并计划在5月31日前“决定一项行动方案”,做到负责任的缩编并最终撤离特派团。但是,4月24日,主管和平行动副秘书长让-皮埃尔•拉克鲁瓦 (Jean-Pierre Lacroix) 警告称,由于大流行病和雨季带来的挑战,结束达尔富尔混合行动的计划被严重推延。

  鉴于事态发展,5月29日,安理会召开会议,通过了第2523(2020)号决议,这份技术延期决议维持了谈判最后一周内的达尔富尔混合行动任务。6月4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25(2020)号决议。在决议中,理事国决定将特派团的任务期限延长至12月31日,并将有关缩编和撤军的所有决定推迟到12月31日。6月4日,安理会还通过了第2524(2020)号决议,新设立了一个政治特派团以支持苏丹的和平进程。联合国苏丹综合过渡援助团(联苏综合援助团)的任务是为和平谈判提供斡旋,并在需要时为执行未来和平协定提供可扩展的支助。

  2020年,苏丹的重点仍是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带来的影响。6月9日,安理会关于苏丹的第1591(2005)号决议所设立的制裁委员会主席就委员会最新情况向理事国作了通报,并指出尽管面临大流行病带来的诸多挑战,过渡政府与武装团体仍在继续进行和平谈判。但是,他也警告说,病毒可能会在苏丹180万流离失所者中迅速传播。9月15日,他再次警告称,达尔富尔的安全局势仍然动荡不安,某些地区甚至出现局势恶化的情况。9月25日,副秘书长迪卡洛呼吁国际社会提供帮助,将苏丹各项新商定的和平协议铸成一个“单一、连贯的未来愿景”。她说,国际社会提供的支持必须重点关注2019冠状病毒病带来的经济和人道主义挑战。

  12月8日,安理会就从达尔富尔混合行动过渡到联苏综合援助团进行了首次通报,迪卡洛再次重申了上述观点,并指出最近取得的政治进展,包括宪法修正案扩大了苏丹主权委员会的委员人数并进一步确定了立法机关的代表。在12月11日的另一次通报中,安理会关于第1591(2005)号决议所设的制裁委员会主席报告称,受到制裁的影响,达尔富尔的局势变得更加有利于和平进程的发展。最终,12月22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59(2020)号决议,决定自12月31日起终止达尔富尔混合行动的任务。在这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议中,理事国同意在2021年6月30日之前,除清理结束工作所需的人员外,完成达尔富尔混合行动所有军警人员和文职人员的撤出工作。

  2020年,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法图•本苏达 (Fatou Bensouda) 向安理会作了两次有关苏丹事态发展的通报。6月10日,她对理事国发表讲话称,金戈威德高级指挥官阿里•库沙卜 (Aja Kushayb) 因涉嫌在达尔富尔犯下危害人类罪而被法院通缉,成为主要逃犯,最终在中非共和国自首后被拘留。她称逮捕是一个“明确无误的信号”,表明无论需要花费多长时间,罪行者必将被绳之以法。12月10日,她向理事国介绍了库沙卜的案情,并概述她的办公室与喀土穆之间的关系已得到改善。她强调,尽管受到大流行病的影响,司法程序上有所延迟,但“在将达尔富尔局势移交国际刑事法院15年后,达尔富尔罪行的受害者终于有机会看到正义得到伸张”。

  2020年,在南苏丹解决国内冲突的同时,边境局势也发生了变化。3月4日,理事国谨慎欢迎萨尔瓦•基尔总统和苏丹人民解放运动/解放军反对派领导人里克•马沙尔达成新的权力分享协议,里克•马沙尔同意担任第一副总统。在这些事态的鼓舞下,3月12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14(2020)号决议,将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南苏丹特派团)的任务期限延长了一年。5月29日,安理会通过第2521(2020)号决议,将先前对该国实施的武器禁运和有针对性制裁延长至2021年5月21日。但是,安理会表示愿意根据2018年《解决南苏丹共和国冲突重振协议》的执行进展情况,考虑调整或取消这些措施。

  6月23日,安理会审议了2019冠状病毒病对南苏丹的影响。安理会通过秘书长特别代表戴维•希勒 (David Shearer) 获悉,病毒可能致使南苏丹本已脆弱的医疗体系崩溃。戴维•希勒表示,常规疫苗接种、孕产妇保健服务及针对疟疾、腹泻和肺炎等疾病的治疗受到中断,将导致死亡人数大大增加,可能远多于大流行病造成的死亡人数。他还警告称,南苏丹的暴力行为正在升级。9月16日,一个南苏丹民间团体的负责人向安理会作了通报,表示由于洪涝、蝗灾、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的增加以及族裔间冲突的严重加剧,南苏丹的局势正在恶化。12月15日,特别代表赞扬了南苏丹在2020年取得的政治进展,同时警告称,南苏丹仍然面临众多挑战。

  安理会举行了几次专门会议,讨论苏丹和南苏丹边界的争议地区阿卜耶伊的局势。4月28日,副秘书长拉克鲁瓦表示,尽管两国关系有所改善,但在紧张的安全局势、持续的暴力冲突和2019冠状病毒病带来的广泛影响下,确定阿卜耶伊最终地位的进程仍然停滞不前。他表示,联合国阿卜耶伊临时安全部队(联阿安全部队)发挥了稳定作用,他还敦促安理会将联阿安全部队的任务期限延长六个月。安理会一致支持,并于5月14日通过了第2519(2020)号决议。2020年的最后几个月,尽管苏丹和南苏丹关系继续续缓和,阿卜耶伊问题却进展甚微。10月22日,副秘书长报告称,近期联阿安全部队工作人员四次遇袭。在此背景下,他敦促苏丹政府和南苏丹政府利用双边关系,推动阿卜耶伊这一敏感问题的进程。11月12日,安理会理事国通过了第2550(2020)号决议,将联阿安全部队的任务期限延长至2021年5月15日。

  2020年,安理会发布了关于苏丹、南苏丹和阿卜耶伊的四份新闻谈话。1月29日,安理会以最严厉的言辞谴责了阿卜耶伊的恩哥克-丁卡族和米塞里亚族之间近期发生的暴力事件,该事件导致约30名平民丧生。但听取有关苏丹和南苏丹政府致力于缓解紧张局势、共同调查暴力事件的通报后,安理会表示了肯定。3月4日,理事国肯定了南苏丹和平进程中令人鼓舞的进展(包括组建民族团结过渡政府),并肯定了促成组建过渡政府的和解精神。3月12日,理事国继续回应该地区持续发生的安全事件,谴责了在喀土穆对苏丹总理阿卜杜拉•哈姆多克 (Abdalla Hamdok) 车队的袭击。10月9日,理事国对苏丹政府与苏丹革命阵线和苏丹解放军-明尼•米纳维派武装团体签署的重要和平协议表示欢迎。

几内亚比绍

会议:2月14日2月28日8月10日

决议:2512

新闻谈话:SC/14138(3月5日),SC/14240(7月1日)。

  几内亚比绍分别于2019年11月和12月29日举行首轮和第二轮总统选举。2020年2月14日,安理会听取了秘书长特别代表兼联合国几内亚比绍建设和平综合办事处(联几建和办)负责人罗西纳•索里-库利巴利 (Rosine H. Sori-Coulibaly) 的通报。她报告称,争取民主改革运动的候选人乌马罗•西索科•恩巴洛 (Umaro Sissoco Embaló) 赢得选举。但她指出,针对选举结果和法院下令开展的重新计票,几内亚和佛得角独立非洲党的一名候选人依法提出了申诉。

  她强调,在此情况下不可能实现政治稳定,并且表示,总统选举后,几内亚比绍面临脆弱的政治形势,仍将需要安理会和捐助者的大力支持。在此背景下,理事国于2月28日通过了第2512(2020)号决议,将正在逐步缩编的联几建和办的任务期限延长至12月31日,并表示计划在六个月内审查2012年首次对几内亚比绍实施的制裁。8月10日,特别代表重申了这一点,并警告称,联几建和办撤离后,几内亚比绍的政治紧张局势可能升级,并可能面临“财政断崖”。她指出,特派团的任务正在逐步移交给联合国国家工作队和其他合作伙伴,而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进一步加剧了本已高度紧张的氛围。

  安理会发表了两份有关几内亚比绍的新闻谈话。3月5日,安理会对几内亚比绍总统选举后的危机和体制危机深表关切,呼吁各方尊重法律和宪法框架以及民主进程。7月1日,安理会表示,西非经共体承认恩巴洛先生赢得总统选举。在新闻谈话中,安理会还欢迎该区域组以及非盟、葡萄牙语国家共同体、欧洲联盟和联合国持续关注几内亚比绍局势。

中非共和国

会议:1月31日2月20日6月22日7月28日10月19日11月12日

决议:250725362552

新闻谈话:SC/14128(2月27日)、SC/14145(3月16日)、SC/14253(7月14日)、SC/14402(12月28日)。

  2019年,中非共和国在缓解紧张复杂的政治局势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例如,中非共和国政府与14个武装团体签署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和平与和解政治协议》。2020年,中非共和国在筹备关键的总统、立法和地方选举方面进一步取得进展,这些选举定于2020年12月举行。1月31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07(2020)号决议,将对该国实施的军火禁运延长了七个月,但实行了一些人道主义豁免和相关豁免。2月20日,秘书长特别代表兼联合国中非共和国多层面综合稳定团(中非稳定团)团长曼克尔•恩迪亚耶 (Mankeur Ndiaye) 强调,尽管面临挑战,但2019年签署的《和平与和解政治协议》仍然是推动进展的唯一可行方案。6月22日,副秘书长拉克鲁瓦与非盟和平与安全事务专员斯梅尔•谢尔吉 (Smaïl Chergui) 重申了这一点,同时敦促国家行为体继续集中精力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同时避免武装团体死灰复燃。

  7月28日,安理会通过第2536(2020)号决议,再次将针对中非共和国的制裁延长了一年,还延长了负责协助实施制裁的专家小组的任务期限。在该项决议中,理事国还要求秘书长于2021年年中前评估中非共和国在达到解除军火禁运关键指标方面取得的进展。10月19日,特别代表向理事国通报了中非共和国的选举筹备工作,重点介绍了该国新起草的选举法和可靠的计算机化选举名册,约200万名选民已经登记,其中46%为妇女。他表示:“中非共和国正坚定走在成功举行选举的道路上。”在此背景下,安理会于11月12日通过了第2552(2020)号决议,延长了中非稳定团的任务期限,并决定了中非稳定团的优先任务,包括支持和平进程和选举筹备以及保护平民。2020年最后几天,中非共和国暴力冲突升级,但选举投票如期于12月27日进行,选举结果预计将于2021年初宣布。

  2020年,安理会发布了四份有关中非共和国的新闻谈话。2月27日,安理会肯定了《和平与和解政治协议》签署后一年内的执行进展。然而,理事国对该协议一些关键条款的延迟推进表示关切,并敦促该协议各签署方充分遵守承诺。另外三份新闻谈话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了针对中非稳定团维和人员的致命袭击:3月16日谴责了“反砍刀”组织分子发起的袭击,7月14日谴责了“回归 (Return)、收复 (Reclamation) 和复原 (Rehabilitation )”(3R) 团体发起的袭击,12月28日谴责了另外两起针对驻凯莫省维和人员的袭击。

刚果民主共和国

会议:6月25日6月25日10月6日12月7日12月18日

决议:25282556

新闻谈话:SC/14222(6月23日)。

  2020年,安理会关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工作,主要是支持新组建的由费利克斯•安托万•奇隆博•齐塞克迪 (Félix Antoine Tshilombo Tshisekedi) 总统领导的联合政府,重点帮助该国遏制2019冠状病毒病的蔓延和抗击该国东部持续的暴力事件。6月25日,安理会召开了两次有关该国局势的会议,首先听取了秘书长特别代表兼联合国组织刚果民主共和国稳定特派团(联刚稳定团)团长莱拉•泽鲁居伊 (Leila Zerrougui) 的通报。她概述了该国面临的挑战,这些挑战都因2019冠状病毒病而加剧,她还呼吁国际社会继续提供支持,帮助联刚稳定团在2020年12月实现逐步撤离。同一天,理事国通过了第2528(2020)号决议,决定将针对安理会指定的个人和实体的制裁制度再延长一年。

  10月6日,特别代表通报称,此次大流行病期间,联刚稳定团成功发挥重要作用,持续开展行动,同时采取措施防止特派团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的传播媒介。例如,特派团加强了筛查能力,隔离了从国外返回的人员,并暂停了定期的部队轮调。特别代表强调,刚果民主共和国仍面临着政治紧张局势和非国家武装团体的袭击,她呼吁国际社会提供支持,帮助该国维护近期取得的成就,并为联刚稳定团负责任的撤出创造条件。

  为此,12月7日,特别代表向安理会通报了新的《联刚稳定团逐步分阶段缩编联合战略》的内容,该联合战略由联刚稳定团与刚果民主共和国政府共同制定,并于2020年10月提交至安理会。该联合战略发挥了重要作用,包括为联刚稳定团在受冲突影响最为严重的北基伍省、南基伍省和伊图里省逐步巩固影响力奠定了基础。12月18日,理事国通过了第2556(2020)号决议,正式对该联合战略表示支持,并且决定将联刚稳定团及其干预旅的任务期限再延长一年。

  6月23日,安理会发布了一份有关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新闻谈话,强烈谴责6月22日针对联刚稳定团的袭击,该袭击造成一名维和人员身亡。

利比亚

会议:1月30日2月11日2月12日5月5日5月19日6月5日7月8日9月2日9月15日10月2日11月10日11月19日

决议:25092510252625422546

新闻谈话:SC/14339(10月27日)。

  2020年,利比亚脆弱的国家政权建设已近十年,面临严重的暴力、贫困和政治冲突,还受到持续的外国干预,这些干预有时使利比亚卷入了大国血腥的代理权争夺战中。最近的一次暴力升级发生于2019年4月,效忠于哈利法•哈夫塔尔 (Khalifa Haftar) 将军的部队向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发动了进攻。他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与国际认可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之间的冲突持续至2020年。1月8日,俄罗斯联邦和土耳其两大外国行为体休战。1月19日,在柏林举行了有关利比亚局势的国际会议。会议取得了重要成果,与会各方同意结束对利比亚事务的一切外国干预,并支持武器禁运以遏制持续存在的暴力。

  1月30日,安理会召开2020年有关利比亚的首次会议,秘书长特别代表兼联合国利比亚支助团(联利支助团)团长加桑•萨拉梅表示,尽管柏林会议做出了和平承诺,但尚未看到履行这些承诺的多少实际行动。他补充说,实际上,利比亚国内外行为体的军事行动都在加倍升级。同时,关于利比亚的第1970(2011)号决议所设制裁委员会的主席报告称,委员会专家小组对武器禁运尚未实施表示关切。2月11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09(2020)号决议,决定将对从利比亚非法出口原油和其他石油产品的限制延长至2021年4月30日。2月12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10(2020)号决议,对柏林会议的成果表示肯定。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暴发后的最初几周,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和利比亚国民军都对主张“人道主义暂停”的国际呼吁做出了积极响应,这些国际呼吁旨在遏制病毒传播,并让平民从战争中获得亟需的喘息。然而,5月5日,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本苏达向安理会通报了利比亚的事态发展,她表示,针对平民的暴力事件和袭击死灰复燃。她指出,她的团队面临着2019冠状病毒病带来的挑战,但仍在不断努力,致力于追究在利比亚犯下暴行罪的人员的责任。5月19日,在特别代表萨拉梅卸任后,新任职的代理特别代表斯蒂芬妮•威廉姆斯首次向安理会作了通报,她对持续存在的冲突深表关切。她表示:“就在我们以为利比亚局势已经触底时,暴力、无情和有罪不罚现象还在加剧。”

  6月5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26(2020)号决议,此前,安理会授权会员国检查涉嫌违反利比亚军火禁运的利比亚沿岸公海船只,该决议将这一授权延长12个月。7月8日,随着利比亚当地局势进一步发展,秘书长向理事国通报了在利比亚苏尔特附近发生的令人不安的军事集结。他强调,在前线转移、外国干预激增、成千上万民众逃离家园以及迫在眉睫的2019冠状病毒病的威胁下,利比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通过谈判达成解决方案。9月2日,为了让各方悬崖勒马,代理特别代表威廉姆斯概述了一系列切实可行的建议,包括在苏尔特建立非军事区以及联合停火监测机制,该机制将监测苏尔特周边脆弱的军事僵持局面。9月15日,安理会通过第2542(2020)号决议,延长了联利支助团的任务期限,并且决定授予该特派团安全和斡旋职能,该特派团还将负责支持经各方正式商定的停火协定。

  10月2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46(2020)号决议,谴责通过利比亚沿岸海域偷运移民和贩运人口的行为,并将会员国对涉嫌从事此类非法活动的船只进行检查的授权再延长一年。在联合国的主持下,利比亚冲突双方在日内瓦进行了多次谈判,终于在10月23日达成了停火协议。凭借这一势头,利比亚政治对话论坛于11月9日在突尼斯成功召开。11月10日,首席检察官本苏达再次向安理会报告,对所取得的显著进展表示欢迎,并强调必须追究在利比亚犯下最严重罪行的责任人。她回顾称,2020年,她所在的办公室向利比亚部署了两个调查团以收集证据,最终在塔胡纳和的黎波里以南发现了多个群葬坑。但她指出,各国未能逮捕和移交通缉犯,这是阻碍她工作的“一大障碍”。

  11月19日,安理会理事国召开2020年有关利比亚的最后一次会议上,对利比亚年底事态发展予以高度评价,特别代表报告称,利比亚政治对话论坛已同意组建团结政府,并制定了一份计划在2021年12月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的路线图。她表示:“十年战争不可能在一周的政治谈判中得到解决,但我们现在听到更多的是和平的语言,而不是战争的语言。”

  10月27日,安理会于发表了一份关于利比亚的新闻谈话,对利比亚冲突双方在日内瓦签署永久停火协议表示欢迎,并呼吁双方全面执行该协议。安理会理事国还肯定了利比亚政治对话论坛的召开,并呼吁会员国尊重和支持停火协议的执行。

马里

会议:1月15日4月7日6月29日8月31日10月8日10月15日11月17日

决议:25312541

主席声明:S/PRST/2010/10

新闻谈话:SC/14083(1月17日)、SC/14181(5月11日)、SC/14279(8月19日)、SC/14330(10月16日)。

  尽管马里大多数利益攸关方仍致力于执行2015年的《和平与和解协议》,但2020年马里发生了一系列戏剧性事件,包括八月军事政变和随后新政府的成立。1月15日,副秘书长拉克鲁瓦向安理会表示,多年来本已极其不稳定的安全局势再次恶化。恐怖分子在梅纳卡和加奥地区扩散,简易爆炸装置造成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团(马里稳定团)的多名维和人员受伤,这类事件几乎每日都在发生。在这种背景下,他强调迫切需要将国防和安全部队重新部署到马里北部,同时概述了马里稳定团计划设立一个具有更强空中机动能力的“流动工作队”。

  4月7日,秘书长特别代表兼马里稳定团团长穆罕默德•萨利赫•安纳迪夫向安理会作通报,称首次成功将国家部队重新部署到了马里北方,并介绍了其他一些积极进展。但是,他警告称,恐怖主义行为持续存在,此外已出现了多例2019冠状病毒病确诊病例,其中包括特派团的工作人员。6月29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31(2020)号决议,将马里稳定团的任期再延长一年。8月31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41(2020)号决议,将一系列于2017年首次实施的制裁措施延长了12个月,包括对破坏马里和平进程的个人和实体实施旅行禁令和冻结资产。

  8月18日,卡蒂镇发生军事政变,马里总统易卜拉欣•布巴卡尔•凯塔被捕并辞职。西非经共体立即谴责军事政变,并实行制裁措施,要求推进以平民为主导的过渡,从而恢复秩序。随后几周局势动荡,10月8日,特别代表告知安理会,得益于该区域组强大的领导力量,马里前国防部长巴•恩多被迅速任命为新总统,一个新的过渡政府得以完成组建。他表示,西非经共体取消了制裁,这在很大程度上给该地区的人民带来了宽慰。他补充说:“主动权仍掌握在马里人民手中。”他敦促新政府继续执行2015年《和平与和解协议》。10月15日,在第S/PRST/2020/10号主席声明中,安理会对过渡安排表示欢迎。11月17日,安理会第2374(2017)号决议所设制裁委员会主席向安理会作了年度通报。

  2020年,安理会发表了四份有关马里的新闻谈话。1月17日,安理会理事国表示注意到马里在执行《和平与和解协议》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同时对多项条款的执行延迟表示关切。5月11日,安理会理事国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了在阿盖洛克针对马里稳定团车队的袭击事件,该袭击造成三名维和人员死亡,四人受伤。8月19日,安理会对近期的事态发展表示深切关注,强烈谴责8月18日发生的军事政变,并重申对西非经共体调解工作的支持。10月16日,安理会谴责了针对马里稳定团的两次袭击事件,第一起袭击使用简易爆炸装置,造成一名维和人员死亡,第二起袭击发生在廷巴克图的特派团营地。

西非、中非和萨赫勒地区

会议:1月8日2月11日6月5日7月9日7月28日9月17日11月26日12月3日

主席声明:S/PRST/2020/2S/PRST/2020/7

新闻谈话:SC/14155(4月1日)、SC/14216(6月16日)、SC/14367(11月30日)。

  2020年,西非、中非和萨赫勒大部分地区的非国家武装团体(包括隶属于或宣誓效忠于伊黎伊斯兰国/达伊沙的武装团体)发起的恐怖袭击持续升级。1月8日,安理会听取了特别代表兼联合国西非和萨赫勒办事处(西萨办)主任穆罕默德•伊本•钱巴斯的最新通报。他强调了西萨办所发挥的关键作用,并报告称,近年来发生在布基纳法索、马里和尼日尔的恐怖袭击所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增加了四倍。他指出,仅在布基纳法索,伤亡人数就从2016年的80人激增至2019年的1800多人,并强调西非经共体正在稳步扩大应对措施。他补充说,西非经共体近期通过了一项在本次区域消灭恐怖主义的行动计划,并承诺在内部筹集10亿美元资金。

  2月11日,安理会理事国在第S/PRST/2020/2号主席声明中对不断恶化的安全和人道主义局势表示关切。安理会理事国指出,萨赫勒和乍得湖流域的暴力行为,因恐怖主义、跨国有组织犯罪(尤其是在海上实施的犯罪活动)、牧民与农民间冲突、非法开采自然资源以及贩运人口、军火和毒品等活动而加剧。6月5日,副秘书长拉克鲁瓦向安理会表示,2019冠状病毒病使萨赫勒和乍得湖流域本已错综复杂的局势更加复杂,恐怖分子利用这一大流行病削弱国家权力,加紧发动袭击。但是,他还强调了萨赫勒五国集团联合部队反恐行动的积极势头(萨赫勒五国集团由布基纳法索、乍得、马里、毛里塔尼亚和尼日尔五个国家组成)。

  7月9日,特别代表钱巴斯再次向安理会作通报,他表达了和副秘书长一样的诸多关切,称该地区局势“极其动荡”。他指出,一些社区依赖组织自卫民兵进行保护,这对人权造成不确定的影响。7月28日,安理会在第S/PRST/2020/7号主席声明中再次对这些问题表示关切,并担心2019冠状病毒病可能进一步破坏该地区发展,加剧人道主义威胁,危及最弱势群体。9月17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 (Peter Maurer) 告诉安理会理事国,在冲突、气候变化和环境退化的多重压力下,萨赫勒和乍得湖流域社区的生存正“命悬一线”。

  11月16日,副秘书长拉克鲁瓦再次向安理会作通报,虽然2019冠状病毒病造成了诸多挑战,但萨赫勒五国集团联合部队加强了反恐行动。此外,他还宣布,计划于2021初对当前驻马里的联合国维和人员所提供的支助进行评估。他强调说:“我们应该意识到,如果萨赫勒地区的问题得不到充分解决,将给西非地区的安全局势带来灾难性的影响。”12月9日,秘书长特别代表兼联合国中部非洲区域办事处(中部非洲区域办)负责人弗朗索瓦•隆塞尼•法尔 (François Louncény Fall) 通报称,“博科圣地”组织和“上帝抵抗军”武装团体对中非次区域构成的威胁加剧了西非和其他次区域面临的挑战。

  2020年,安理会就西非和萨赫勒地区事件发表了三份新闻谈话,每份谈话都用最强烈的措辞谴责了恐怖团伙对平民发起的致命袭击。4月1日,安理会理事国谴责了3月23日发生在乍得博马的“令人发指的卑劣”袭击,该袭击造成至少98人死亡,47人受伤;还谴责了在尼日利亚戈内里村附近对军车的袭击,该袭击造成至少47人死亡。6月16日,安理会谴责6月9日至10日在尼日利亚发生的多起袭击事件,其中包括对一个联合国人道主义设施的袭击,这些袭击共造成至少120人死亡。11月30日,安理会谴责11月28日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发生的袭击事件,据报道,多名平民被杀害,另有多人受伤并遭到绑架。

大湖区

会议:4月22日10月13日12月4日

主席声明:S/PRST/2020/12

  2020年,安理会就非洲大湖区事态发展召开了三次会议,涉及国家包括布隆迪、刚果民主共和国、肯尼亚、马拉维、卢旺达、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和乌干达。4月22日,秘书长特使夏煌向安理会通报称,大湖区各国仍在努力摆脱数十年冲突,而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已经影响这些国家执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和该区域的和平、安全与合作框架》。该地区各国控制这一大流行病的能力不同,但遏制病毒传播的措施很相似:限制行动、隔离、宵禁、暂停国际航班、大范围关闭边境等。他警告称,虽然这些措施大体上颇有成效,但这些限制性的措施加上为应对大流行病而重新进行的资源分配,很可能会削弱本已脆弱的经济。为此,他呼吁国际社会坚定不移地予以支持。

  10月13日,特使夏煌再次向安理会作通报,概述了大湖区最近的外交事态发展。他对一系列事态发展表示欢迎,包括:布隆迪5月大选后实现了权力和平交接;刚果民主共和国外交部长10月访问布隆迪;卢旺达和乌干达承诺继续使两国关系正常化;大湖区各国越来越多地通过外交途径和区域机制来和平解决分歧,例如近期赞比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平解决边界争端。他指出,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地区的安全局势仍令人担忧,并表示他最近向秘书长提交了一份旨在巩固和平并预防和解决大湖区冲突的全新联合国战略。

  12月4日,安理会就布隆迪安全状况的改善发布了第S/PRST/2020/12号主席声明,结束了该国的强制性报告,并鼓励国际伙伴继续开展对话,从而恢复发展援助。

索马里和非洲之角

会议:2月24日2月27日3月30日5月21日5月29日6月22日6月29日8月20日8月28日10月28日11月12日12月4日

决议:251625202527254025512554

新闻谈话:SC/14133(2月28日)。

  2020年,索马里准备举行近半个世纪以来的首次普选,此次普选采取全新的“一人一票”模式,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与此同时,索马里还需要应对残酷的恐怖组织青年党的不断袭击。2月24日,特别代表兼联合国索马里援助团(联索援助团)团长詹姆斯•斯旺 (James Swan) 和非盟特别代表兼安理会授权的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特派团(非索特派团)团长弗朗西斯科•卡塔诺•何塞•马德拉 (Francisco Caetano José Madeira) 等数名通报人表示,计划于11月和12月举行的选举,将成为索马里漫长安全道路上的一个“历史里程碑”。2月27日,关于索马里的第751(1992)号决议所设的制裁委员会主席向安理会通报,表示该制裁委员会所监督的制裁对于阻止武器流向非国家犯罪行为体至关重要。然而,索马里代表则强调,索马里安全部队处理此类任务的能力不断增强,并在此呼吁全面解除安理会武器禁运。

  由于冠状病毒的持续蔓延,安理会的审议转为线上举行。3月30日,理事国通过了第2516(2020)号决议,对联索援助团任务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技术性延期,一直持续到可以进行更多实质性的线下讨论为止。随后,2019冠状病毒病开始严重影响安理会的讨论。5月21日,特别代表斯旺警告称,2019冠状病毒病可能影响索马里期待已久的选举。斯旺表示,尽管索马里只有1500例确诊病例,但就像世界上许多最贫穷的国家一样,实际的确诊人数预计会高出很多。他还提到,索马里面临的主要威胁包括恐怖袭击、洪灾、经济暴跌和严重的蝗灾。蝗灾也对邻国也造成了严重破坏。

  5月29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20(2020)号决议,决定授权继续部署非索特派团9个月,并制定了与选举计划有关的一系列安全任务。安理会线下审议仍旧无法进行,6月22日,理事国通过了第2527(2020)号决议,对联索援助团的任务再次进行了技术性延期,最终延至8月31日。同时,6月29日,安理会转向讨论非洲之角地区更广泛的事态发展。副秘书长迪卡洛表示,埃塞俄比亚、埃及和苏丹不久之后将就已竣工的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达成一项协议。该大坝横跨这片地区最关键的跨境水源地之一。

  人们日益关注2019冠状病毒病的广泛应影响,但安理会的注意力再次转向索马里。8月20日,特别代表斯旺报道称,大流行病导致索马里的选举计划偏离了既定轨道,并引发了严重的政治紧张局势。在此背景下,8月28日,理事国举行会议,通过了第2540(2020)号决议,将联索援助团的任期又延长了一年。此外,安理会委派特派团协调联合国对“自由、公平、及时、和平、透明、可信和包容各方选举”的支持,同时呼吁直接投票,从而使尽可能多的公民能够进行投票。

  10月28日,第751号决议所设制裁委员会主席再次向安理会作通报,介绍了青年党的筹资办法,以及木炭和简易爆炸装置部件禁令所取得的成效。在11月12日的相关讨论中,理事国通过了第2551(2020)号决议,将索马里问题专家小组的任务期限延长到2021年12月15日,并重新部分解除了对该国安全部队的武器禁运,同时敦促索马里政府阻断为恐怖主义分子提供资金的行为和非法出口。12月4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54(2020)号决议,将在索马里沿海海域打击海盗行为的国家和区域组织的任务授权再延长一年。2020年年底,索马里仍未举行一人一票的选举,各地区调解人员努力避免暴力并消除另一种政治僵局。

  2月28日,安理会发布了一份关于索马里的新闻谈话,说明在筹备2020年末或2021年初举行的全国选举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同时也对索马里联邦政府、索马里联邦议会和全国独立选举委员的作用表示肯定。理事国重申希望选举遵循一人一票的原则,同时还强调推迟选举可能会给索马里的政治稳定带来风险。

西撒哈拉

会议:10月30日

决议:2548

  10月30日,安理会就西撒哈拉问题举行会议,通过了第2548(2020)号决议,决定将联合国西撒哈拉全民投票特派团(西撒特派团)的任务期限延长一年,并呼吁在该区域发生争端的各当事方秉承善意且不预设条件地恢复谈判。

亚洲

阿富汗

会议:3月10日3月31日9月3日9月15日12月17日12月18日

决议:251325432557

新闻谈话:SC/14147(3月26日)、SC/14185(5月13日)、SC/14237(6月30日)、SC/14271(8月5日)、SC/14338(10月27日)、SC/14349(11月5日)。

  为了扭转阿富汗数十年来的冲突,理事国进行了长期不懈的努力,在2020年初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3月10日,理事国举行会议,通过了第2513(2020)号决议,称赞美国和塔利班签署的一项新和平协定朝结束战争“迈出重要步伐”,为阿富汗内部谈判开启大门。但是,这些进展很快就因政治冲突、重新开启的和平进程的延误,以及2019冠状病毒病的影响而陷入困境。3月31日,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联阿援助团)负责人英格丽德•海登 (Ingrid Hayden) 向安理会作通报,介绍了阿什拉夫•加尼 (Ashraf Ghani) 总统和他的竞争对手阿卜杜拉•阿卜杜拉 (Abdullah Abdullah) 之间的选举纠纷。阿什拉夫•加尼在2019年9月举行的选举中获胜,最近再次宣布就职。英格丽德•海登还表示,此次大流行病造成的风险“极端”,同时呼吁减少暴力,以帮助阿富汗政府和脆弱的卫生系统专注应对迫在眉睫的危机。

  之后几个月,局势不断恶化。同时,阿富汗和平谈判也即将在卡塔尔正式启动。9月3日,新任命的特别代表兼联阿援助团团长德博拉•莱昂斯 (Deborah Lyons) 表示,近乎创纪录的暴力程度很可能会破坏政治进程。她指出,每周冲突都会造成数百人死亡,并敦促各方将人道主义停火放在议程的首位。9月12日,和平谈判开始。9月15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43(2020)号决议,对开展谈判表示欢迎,同时将联阿援助团的任务期限再延长一年。12月17日,特别代表提供最新消息,再次警告称,暴力事件的持续发酵正在威胁未来取得进展的前景,并呼吁国际社会予以紧急关注。12月18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57(2020)号决议,将与塔利班有关个人和实体制裁监测组的任务期限延长12个月,同时强调安理会对持续不断的暴力行为深感关切。

  安理会共发布六份有关阿富汗的新闻谈话,主要关注一连串的致命恐怖袭击,这些袭击在2020年共造成120多名无辜人员丧生。3月26日,理事国用最强烈的措辞谴责针对喀布尔一座锡克教寺庙的袭击,此次袭击造成了至少25人丧生,多人受伤。5月13日,理事国谴责了针对无国界医生组织位于喀布尔的一家医院的袭击,袭击造成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至少20位平民丧生,同时谴责了在楠格哈尔省的一场葬礼上的袭击事件,此次袭击造成至少24位平民死亡。恐怖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霍拉桑声称对所有袭击事件负责。

  6月30日,特别代表莱昂斯和其他几位高级官员向安理会作通报后,安理会在一份新闻谈话中发表了不同内容。安理会欢迎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迄今为止为阿富汗内部谈判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同时还重申国际支持的重要性。然而,针对平民的暴力行为仍在继续。8月5日,安理会谴责在贾拉拉巴德市监狱大楼发生的又一次恐怖袭击,袭击造成至少29人丧生。在10月27日的谈话中,安理会还谴责了发生在喀布尔教育中心的一次“残暴而卑劣”的袭击事件,该袭击造成至少24人丧生。在11月5日的谈话中,安理会谴责了发生在喀布尔大学的又一次袭击事件,袭击造成22人丧生。

美洲

哥伦比亚

会议:1月13日4月14日7月14日9月25日10月14日

决议:2545

新闻谈话:SC/14081(1月15日)、SC/14163(4月17日)、SC/14332(10月19日)。

  哥伦比亚签署的历史性和平协议正式结束了哥伦比亚政府与反叛力量之间长达半个世纪的国内冲突。2020年,在协议签署四年后,安理会继续推动该协议的全面执行,并争取结束针对社区领袖和人权活动人士持续不断的袭击。针对哥伦比亚暴力事件频发这一情况,1月13日,特别代表兼联合国哥伦比亚核查团团长卡洛斯•鲁伊斯•马谢乌 (Carlos Ruiz Massieu) 向理事国作通报,着重强调要维护和加强来之不易的收获,如已改善的安全条件,以及为反对派团体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前战斗人员提供的新机会。4月14日,鲁伊斯表示,随着2019冠状病毒病的蔓延,尤其迫切需要开展合作,同时他还强调不能让这一大流行病扰乱和平进程。

  随着2020年的推进,7月14日,特别代表鲁伊斯警告称,针对社区领袖、人权维护者、前战斗人员和妇女的袭击不断升级。他表示,尽管面临2019冠状病毒病的挑战,哥伦比亚政府和新成立的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政党仍在推进和平建设,但他也称,在哥伦比亚偏远的农村地区,前战斗人员面临严重的威胁。9月25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45(2020)号决议,将联合国哥伦比亚核查团的任务期限再延长一年。10月14日,特别代表鲁伊斯总结了进展情况,表示虽然2016年《和平协定》中的部分要素已经实现,但让前战斗人员重返社会等其他要素仍“在建设中”。尽管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前战斗人员遭受了攻击和侮辱,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仍投身于和平进程,许多人还与自己的社区一道努力,抵御2019冠状病毒病造成的健康和经济影响。随后,他通报了有关哥伦比亚真相、正义、赔偿和保证不重犯综合体系的最新消息,表示该体系的发展势头正日益强劲。

  2020年,安理会发布了三份有关哥伦比亚的新闻谈话。1月15日,理事国重申将全力一致支持哥伦比亚的和平进程,并对双方在协议达成的第四年做出持续承诺表示欢迎。他们还欢迎哥伦比亚于2019年10月举行的包容且相对和平的地方和部门选举,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政党也参与了此次选举。4月17日,安理会再次强调会大力支持并欢迎哥伦比亚政府发起的旨在保护妇女领袖和人权维护者的行动计划。最后一份新闻谈话发布于10月19日,理事国在谈话中表示深度关切针对妇女、前战斗人员以及土著和非裔哥伦比亚社区领袖等社区和社会领袖持续的威胁、攻击和杀戮,并强烈谴责最近几个月在哥伦比亚发生的多起谋杀事件。

海地

会议:2月20日6月19日10月5日10月15日

决议:2547

新闻谈话:SC/14070(1月8日)。

  2019年,联合国在海地的长期维持和平行动结束并过渡到联合国海地综合办事处(联海综合办)。2020年,加勒比国家陷于持续的政治僵局,长期的不安全和恶劣的生活条件仍然影响着约400万公民。2月20日,特别代表兼联海综合办负责人海伦•拉利姆 (Helen La Lime) 告诉安理会,只有将强大的国家意志和坚定的国际支持相结合,海地才能克服多方面的危机。她敦促主要行为体确定任命总理以及组建新政府的方式。6月19日,海地律师联合会主席兼海地人权办公室成员雅克•莱唐 (Jacques Létang) 表示,2019冠状病毒病正在考验海地极为有限的机构实力,工人阶级的社区正在转变为无法纪的地区,公共服务几近崩溃。

  10月5日,特别代表拉利姆再次作通报,警告称可能发生更加广泛的骚乱,并强调:“海地的当代史已一再表明,严重的政治分极和薄弱的国家机构为暴力提供了催化剂。”海地机构稚嫩,政府必须持续开展机构能力建设,采取必要的步骤来重启经济,举行自由公正的选举,并使海地回到积极的发展轨道。10月15日,安理会投票通过了第2547(2020)号决议,在未更改原定任务的情况下,决定将联海综合办的任期再延长一年。中国和俄罗斯联邦的代表在表决时弃权,中国对该提案未能解决海地所处的严峻局势表示遗憾。俄罗斯联邦代表同意这些关切,并补充说,俄罗斯代表团本来希望通过一项决议,明确提及暴力升级、侵犯人权和要求尊重海地宪法。

  1月8日,安理会发布了一份关于海地局势的新闻谈话,理事国对海地持续的政治僵局表示关切,同时重申利益攸关方有必要参与包容开放的对话,不能再拖延新政府的组建。他们还强调迫切需要采取协调行动,以应对海地日益恶化的人道主义状况,同时还亟需海地政府解决造成动荡和贫困的根本原因。此外,他们敦促所有利益攸关方避免使用暴力,并强调确保对责任人进行问责的重要性。

委内瑞拉

会议:5月20日

  2019年,委内瑞拉经历了重大的政治动荡。此后,安理会仅于5月20日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委内瑞拉局势,副秘书长迪卡洛称该危机为“一场只有[委内瑞拉]人民才可以解决的长期危机”。迪卡洛向理事国作通报,介绍了加拉加斯致安理会的一封信的内容,她援引该信件并指出,在5月3至4日,由哥伦比亚和美国“组织、训练、资助和保护”的雇佣军和恐怖分子非法进入委内瑞拉,旨在暗杀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 (Nicolás Maduro) 等政府高级官员。她表示,虽然哥伦比亚和美国否认这些指控,但有47人因该事件而被捕。同时,她还指出,虽然国际社会为推动调解做出了努力,但在委内瑞拉,通过谈判达成政治解决方案的尝试迄今未取得任何成果,尽管在2019冠状病毒病期间达成政治解决方案尤为重要。

欧洲

乌克兰

会议:2月18日

  乌克兰东部冲突爆发六年后,由于各方仍无法落实具有里程碑意义的2015年《明斯克协议》中的相关条款,安理会于2月18日举行会议解决这一问题。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欧安组织)特别监察团首席监察员哈利特•切维克 (Halit Çevik) 等数名通报人一致表示,未来几个月对决定冲突的发展方向至关重要。副秘书长迪卡洛对通过政治意愿、持续的真诚谈判和国际支持实现和平表示乐观。但是,她也对顿巴斯爆炸事件表示关切,该事件涉及2500多次单独爆炸,同时,她还表示联合国在乌克兰东部的人道主义应急计划资金依旧严重不足。

塞浦路斯

会议:1月30日7月28日10月9日

决议:25062537

主席声明:S/PRST/2020/9

  2020年,安理会就塞浦路斯问题举行了三次会议。1月30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06(2020)号决议,将联合国驻塞浦路斯维持和平部队(联塞部队)超过50年的驻岛任务期限延长至7月31日。在该决议中,理事国对停火线附近违反军事现状事件的日益增多表示严重关切。他们敦促联塞部队通过其联络作用,提出建立新的军事接触机制的建议,并赞扬秘书长为起草职权范围所作的努力,该职权范围将成为分阶段谈判的起点。

  7月28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37(2020)号决议,将联塞部队的任期再延长了六个月,决议着重介绍了2019冠状病毒病的普遍影响,呼吁希族塞人和土族塞人的领导人开展合作,共同应对这一大流行病。继土耳其宣布开放塞浦路斯东部边缘城市瓦罗沙海岸线的计划后,安理会于10月9日举行会议,发表主席声明S/PRST/2020/9,声明对此计划表示关切,并呼吁土耳其撤回该计划。理事国重申,不应对瓦罗沙采取不符合安理会有关决议的行动。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会议:5月6日11月5日

决议:2549

  2020年,安理会就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战后局势举行了两次会议。5月6日,安理会听取了高级代表瓦伦丁•因兹科 (Valentin Inzko) 的发言,他表示,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和平总框架协定》签署25年后,长期存在的腐败和政治紧张局势仍然阻碍着和平进展,该议定通常被称为《代顿协定》。他指出,虽然截至目前2019冠状病毒病未给该国造成重大的生命损失,但他警告称,该国尚未建立起行之有效的协调机制,从而应对此次危机或由此造成的经济后果。他敦促向驻扎当地的多国稳定部队派遣人员的会员国维持这一重要的国际力量。11月5日,安理会再次召开会议,通过了第2549(2020)号决议,将会员国派驻的多国部队(欧盟部队“木槿花”行动)的任务期限再次延长一年。

科索沃

会议:4月24日10月21日

  2020年,安理会就科索沃局势召开了两次会议,主要议题均为大流行病。4月24日,理事国听取了特别代表兼联合国科索沃临时行政当局特派团(科索沃特派团)团长查希尔•塔宁 (Zahir Tanin) 的发言,他表示,政治领导人应当向医护人员学习,携手共同对抗病毒,并展开新一轮的谈判。他概述了科索沃当局采取的预防措施,他也警告称,由于资源不足,科索沃仍然特别容易受疫情影响。不久后,科索沃局势朝积极的方向发展,这似乎证明,在特殊时期呼吁开展合作是有效的。10月21日,特别代表报告称,在美国的调解下,普里什蒂纳的科索沃领导人和贝尔格莱德的塞尔维亚领导人签署了经济合作协定,同时还同意恢复欧盟推动的和平谈判。

与区域组织的合作

非洲联盟

会议:12月4日

主席声明:S/PRST/2020/11

  在12月4日“联合国同非盟合作”高级别辩论前,安理会发表了第S/PRST/2020/11号主席声明,鼓励对“各种可能的解决冲突对策”加强协调。南非于12月担任安理会主席,12月4日会议由南非总统马塔梅拉•西里尔•拉马福萨 (Matamela Cyril Ramaphosa) 主持,该声明赞扬了非盟加强自身维和作用及其次区域组织维和作用的努力。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联合国和非盟之间的伙伴关系遵循互补和尊重非洲领导人的原则,同时指出非洲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起到了模范领导作用。会上,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穆萨•法基•穆罕默德 (Moussa Faki Mahamat) 重申,非盟申请在安理会获得一个常任理事国席位,并指出安理会议程的70%都集中在非洲。

东南亚国家联盟

会议:1月30日

  1月30日,安理会召开会议探讨联合国与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之间的合作。联合国和东盟的领导人都强调,两个组织之间的合作关系对于应对气候变化和恐怖主义扩散等全球性威胁至关重要。秘书长古特雷斯指出,东盟自1967年成立以来,采取了诸多区域举措,包括开展静默外交,预防冲突,以及在冲突局势下建设和平。同时,东盟秘书长拿督林玉辉 (Dato Lim Jock Hoi) 表示,东南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为所有人提供机会的多样化共同体。若干理事国对罗兴亚难民的困境表示关切,敦促缅甸政府创造必要条件,确保罗兴亚难民安全、有尊严、自愿地返回。其他理事国则敦促东盟和中国制定行为守则,处理南海的海洋和领土争端。

法语国家国际组织

会议:9月8日

  9月8日,安理会首次召开会议讨论与法语国家国际组织的合作问题,该组织代表54个法语国家的2.74亿人口。安理会听取了该组织秘书长路易丝•穆希基瓦博 (Louise Mushikiwabo) 和担任法语国家部长级会议主席的亚美尼亚外交部长的发言。他们强调,法语国家国际组织对于加强联合国预防冲突、维持和平与建设和平的工作具有独特作用。主管非洲事务助理秘书长宾图•凯塔 (Bintou Keita) 表示,法语国家国际组织与联合国之间的合作是丰富和多方面的。她指出,联合国和法语国家国际组织于近期开展了合作,支持贝宁、布基纳法索、喀麦隆、科摩罗、加蓬、中非共和国、马达加斯加、几内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选举。她还肯定了法语国家国际组织理事国对非洲维持和平与建设和平作出的贡献。

欧洲

会议:2月6日5月28日

  2月6日,安理会召开会议探讨与欧洲国家展开的合作,担任欧安组织2020年轮值主席的阿尔巴尼亚总理埃迪•拉马 (Edi Rama) 也参加了会议。他表示,尊重协议和寻求对话是欧安组织处理紧张局势的特点,包括应对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和外德涅斯特的长期冲突,并称乌克兰东部的危机是欧洲最紧迫的安全挑战。5月28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丰特列斯 (Josep Borrell Fontelles) 从更广泛的角度发表了观点,他警告称,2019冠状病毒病对全球体系构成了严峻的考验,其中,安理会因否决和内斗陷入瘫痪状态。他指出,欧盟的27个成员国是联合国预算的最大捐款方,“其他国家可能会打退堂鼓”,但欧盟始终坚定支持联合国,持续为多边体系注入活力。

国际司法

国际刑事法庭

会议:2月28日6月8日6月25日12月14日12月18日12月21日

决议:2529

主席声明:S/PRST/2020/4S/PRST/2020/13

  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扰乱了全球司法程序,2020年,安理会听取了刑事法庭余留事项国际处理机制(余留机制)主席卡梅尔•阿吉乌斯 (Carmel Agius) 及首席检察官塞尔吉•布拉默茨 (Serge Brammertz) 的几次通报。余留机制是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和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的延续。2月28日,安理会发表了第S/PRST/2020/4号主席声明,要求余留机制在4月15日之前提交一份报告,说明履职情况和审议中的审判程序详细时间表。

  6月8日,阿吉乌斯先生和布拉默茨先生于亲自报告了最新情况,概述余留机制取得的一个重大突破。阿吉乌斯先生报告称,著名逃犯费利西安•卡布加 (Félicien Kabuga) 在逃亡20多年后于法国被捕。该逃犯据称是1994年卢旺达境内对图西族实施的灭绝种族的主要人物。但是,阿吉乌斯还提到,余留机制大部分工作因2019冠状病毒病而遭到延误,一些案件原本预计到2020年底可以结案,如今可能持续到2021年。6月25日,安理会通过了第2529(2020)号决议,将首席检察官的任期延长两年,并再次任命布拉默茨先生为首席检察官。12月14日,余留机制主席和首席检察官再次报告最新情况,他们表示,法院内的诉讼程序已经基本恢复,余留机制预计能在2021年5月前审结大部分未决的案件。

  12月18日,理事国听取了国际法院院长阿布杜勒卡维•艾哈迈德•优素福 (Abdulqawi Ahmed Yusuf) 法官的通报。他强调了安理会与国际法院之间的牢靠关系,但也敦促安理会更好地利用国际法院的咨询意见,加强国际和平与安全事务中的法治。他表示,安理会可以如2012年一样,定期呼吁各国接受国际法院的强制管辖。他指出,迄今只有74个会员国宣布接受国际法院的管辖,其中仅包含一个常任理事国。他还表示,联合国仅在1947年建议争端双方通过国际法院解决争端,且仅在1974年就纳米比亚和南非的问题请求国际法院提供咨询意见。12月21日,安理会发表了第S/PRST/2020/13号主席声明,重申了安理会将继续致力于促进与国际法庭互动的承诺。

不扩散

会议:2月26日3月30日6月30日8月14日12月22日

决议:2515。未通过:8月14日,S/2020/797

新闻谈话:SC/14126(2月26日)。

  2月26日,安理会探讨了即将召开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不扩散条约》)审议大会。2020年是该条约生效50周年。高级代表中满泉表示,这次会议不仅要庆祝《不扩散条约》的诸多成就,还将确保该条约继续作为全球裁军和不扩散制度的关键。安理会理事国承认《不扩散条约》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贡献,并且普遍认为有必要继续密切关注伊朗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核发展。但是,理事国对于前进的道路存在分歧。核武器国家重申反对最近达成的国际核协定,即2017年《禁止核武器条约》。

  3月30日,安理会通过第2515(2020)号决议,决定将专家小组的任务期限延长至2021年4月30日,以协助监督针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核试验和弹道导弹试验而实施的制裁。6月30日,副秘书长迪卡洛在谈及伊朗核计划时表示遗憾。2018年,美国退出2015年达成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俗称“伊朗核协议”),随后德黑兰违反协议条款,因此,伊朗核协议面临着诸多挑战。她强调,该协议仍然是确保伊朗核计划保持和平的最佳方式。她还指出,德黑兰最近给秘书长递交了信函,信函中概述了美国制裁如何限制了伊朗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

  由此,8月14日,安理会未通过美国提出的一项决议草案。该决议草案希望延长联合国对伊朗的武器相关限制。根据第2231(2015)号决议,这些限制将于10月到期。仅有两个代表团投票赞成该决议草案。12月22日,副秘书长迪卡洛敦促伊朗不要进一步背离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中所作的承诺。伊朗最近的浓缩铀储备已经超过该协议规定的限额,她对此表示遗憾。在随后的讨论中,一些理事国强调各方必须遵守该协议,一些理事国还重点介绍了美国当选总统约瑟夫•拜登 (Joseph R. Biden) 所发表的令人鼓舞的相关言论。

  2月26日,安理会就2020年的不扩散问题发表了一份新闻谈话,为即将举行的《不扩散条约》审议大会提供支持。理事国强调了《不扩散条约》所有承诺的可行性和相辅相成的性质,还强调了充分执行该条约的必要性,特别是考虑到“当前的国际地缘政治挑战”。

专题辩论

维持和平行动

会议:3月30日6月4日7月7日8月28日9月14日11月4日

决议:25182538

  近年来,为了提高联合国13项和平行动的效力和效率,安理会进行了广泛的改革努力。2020年,安理会举行了多次会议讨论相关问题,包括与东道国的关系、特派团中的性别均等以及“蓝盔部队”在全球最复杂的安全环境中工作的安全问题。3月30日,理事国通过了第2518(2020)号决议,强调了保障维和人员安全的重要性,并要求东道国履行义务,为维和人员开展伤员后送和医疗后送等活动提供出入便利和行动自由。

  6月4日,随着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开来,驻马里、南苏丹和戈兰高地特派团的部队指挥官向安理会通报称,他们被迫对维和行动进行了一些调整,例如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和暂停定期的部队轮调。马里稳定团的部队指挥官塔格•丹尼斯•吉伦斯波尔 (Tage Dennis Gyllenspore) 表示,马里稳定团正在与政府密切协调相关限制措施,以保障平民和维和人员的安全。他强调:“尽管采取了这些措施,但我已明确表示,现在不是部队后退的时候。”

  7月7日,安理会听取了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所作的通报。她就2019冠状病毒病对健康、社会、经济和发展成果的影响发出警告。她强调,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将侵犯人权行为作为冲突的预警信号变得尤为重要。她还指出,由于此次大流行病,联合国解决不稳定根源的工作也变得更加重要。越来越多人认为,妇女对和平行动的成功至关重要。8月28日,安理会探讨了妇女在和平行动中的作用,并通过了第2538(2020)号决议,呼吁采取行动,在各级维持和平行动中加强女军警人员和平民妇女的作用。安理会还通过该决议鼓励会员国制定战略,进一步部署妇女参加和平行动,具体措施包括分享女军警人员的征聘、留用、培训和部署方面的最佳做法。

  9月14日,安理会重点关注了秘书长于2018年提出的“以行动促维和”倡议。副秘书长拉克鲁瓦通报称,该旗舰计划将很快进入到第二阶段。他列举了过去两年取得的具体进展,概述了新的优先事项,这些优先事项旨在使和平行动更加连贯和符合目的。他表示:“着眼于短期稳定是不够的。我们的特派团应为我们所服务的人民建立包容各方、具有反应能力和变革能力的未来。”11月4日,主管法治和安全机构助理秘书长亚历山大•祖耶夫 (Alexandre Zouev) 对这些观点表示支持,他表示,部署更多女警是提高和平行动效率的关键。他还表示,联合国警察已经实现了2020年的性别均等目标,由妇女领导的部队正在引领达尔富尔混合行动的缩编工作,并在中非共和国带头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

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

会议:1月9日7月1日7月2日7月14日9月9日9月24日10月2日10月20日12月3日12月16日

决议:253225352553

主席声明:S/PRST/2020/1

  2020年时值联合国成立75周年,1月9日,安理会召开部长级辩论,重点讨论了在当今复杂世界中维护《联合国宪章》(《宪章》)的迫切需要。理事国通过了第S/PRST/2020/1号主席声明,重申对《宪章》的承诺。安理会呼吁各国遵守《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再次对多边主义和联合国的核心作用做出承诺。随着2019冠状病毒病给全球带来空前挑战,这些崇高的承诺很快就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具体化。7月1日,经过重要谈判之后,安理会通过了第2532(2020)号决议,肯定了秘书长3月23日发出的全球停火呼吁,该呼吁旨在促进人道主义援助的提供,并帮助各国集中资源抗击病毒。该决议还要求“在安理会议程所列各个局势内普遍、立即停止敌对行动”,并呼吁武装冲突各方实行至少连续90天的人道主义暂停。

  7月2日,理事国探讨了此次大流行病对全球和平与安全的具体影响。秘书长古特雷斯敦促安理会利用集体影响力,保护受冲突影响并已经极度脆弱的数百万人。他还警告称,不满和脆弱性变得更加根深蒂固,包括家庭暴力在内的暴力风险急剧上升,在此背景下,各种风险也会随之增加。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毛雷尔将冲突地区形容为大流行病的“最大爆发点”,这些地区遭受的冲击很可能是灾难性的。7月14日,安理会举行了一次与从前不同但相关的会议,并通过了第2535(2020)号决议,承认青年在冲突和冲突后局势中的独特和重要作用,特别是在防御和应对自然灾害及公共卫生挑战方面。

  9月9日,高级官员在通报中强调,从中长期来看,最脆弱的国家以及受冲突影响的国家将会受到2019冠状病毒病最强烈的冲击。紧急救济协调员洛科克警告称,2019冠状病毒病全球确诊病例超过2600万例,死亡病例超过86万例,“经济行动和政治行动严重不力,这将会导致未来数年发生更大的动荡和冲突,将会有更多的危机出现在安理会的议程上”。他还强调,此次大流行病的间接后果“使得病毒本身的影响相形见绌”,这些间接后果包括粮食不安全状况加剧以及免疫接种运动中断,后者致使约8000万婴儿面临感染疾病的危险,但这些疾病本可以得到预防。会上,副秘书长迪卡洛强调了加剧的政治风险,这些风险由公众信任度下降所导致。此外,副秘书长拉克鲁瓦发出呼吁,在全世界继续与大流行病带来的影响作斗争时,安理会需要给予支持。

  9月24日,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区域合作成为会议焦点。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各国并没有在全球范围内充分合作来阻止冠状病毒的传播。他说:“此次疫情显然是对国际合作的考验,而我们基本上没有通过这一考验。”大流行病后将需要更强大的联盟建立模范,这些联盟应该团结起来应对气候危机、网络犯罪、不平等加剧等挑战。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法基也认为,人类与2019冠状病毒病斗争的短暂经历,给人类社会的各系统带来挑战。他表示,在许多国家,本来可以用来应对病毒的资源被用于解决冲突。他解释了设立非洲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特别基金的原因,并列举了暂停、减少或取消债务的区域性工作。

  10月20日,在俄罗斯联邦担任安理会主席期间,安理会就波斯湾地区的长期冲突、恐怖主义和宗派紧张局势举行了辩论。秘书长古特雷斯首先发言,他呼吁理事国在应对这些挑战时更加团结,特别是考虑到该地区的战略意义和情感共鸣。国际危机组织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马利 (Robert Malley) 和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所长维塔利•瑙姆金 (Vitaly Naumkin) 也作了通报。

  2020年底,安理会处理了另外两个相关问题。12月3日,安理会通过了关于安全部门改革的第2553(2020)号决议,为先前旨在解决脆弱和冲突后国家在执行方面的差距的一项决议补充了新的条款。12月16日,安理会听取了其附属机构各位主席的年度通报。即将离任的各位主席分别负责处理中东和朝鲜半岛的核裁军、儿童的处境与武装冲突的局势、非洲的军火禁运和旅行禁令等问题,他们强调,尽管他们所监督的制裁仍然是促进和平与稳定的关键工具,但理事国“不得忽视自身的人道主义影响”。

国际和平与安全面临的威胁

会议:2月7日3月11日8月6日8月24日8月31日12月9日12月29日

决议:2560。未通过:8月31日,S/2020/852

主席声明:S/PRST/2020/5

  尽管在收复伊黎伊斯兰国/达伊沙占有的领土方面取得了最新进展,但在2月7日,多位专家向安理会通报称,该组织仍然控制着中东部分地区,甚至正在从西非到亚洲寻求新的分支。联合国反恐怖主义办公室副秘书长弗拉基米尔•沃龙科夫 (Vladimir Voronkov) 敦促国际社会密切合作,防止伊黎伊斯兰国/达伊沙死灰复燃以及世界范围内(分裂出来的)小派别崛起。他表示,多达2.7万名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可能还未被消灭,该组织可能拥有3亿美元的非法资金。反恐怖主义委员会执行局执行主任米歇尔•科宁斯 (Michèle Coninsx) 和英语老师兼民间社会活动家莫娜•弗雷希 (Mona Freiji) 也作了通报。莫娜分享了她在家乡叙利亚拉卡市的经历。

  3月11日,安理会探讨了非洲的恐怖主义。多年来,非洲西北地区和萨赫勒地区的大部分区域都发生了实力悬殊的致命袭击,导致许多人丧生。在第S/PRST/2020/5号主席声明中,理事国强调了迅速有效执行关于恐怖主义的决议的重要性,这些决议中规定了针对伊黎伊斯兰国/达伊沙、基地组织及其分支的制裁,理事国还呼吁国际社会调动更多可持续、可预测的资源和专业知识,以加强非洲国家的反恐能力。8月6日,安理会就全球大流行病期间的反恐挑战展开辩论,副秘书长沃龙科夫再次作了通报,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执行主任加达•法特希•瓦利 (Ghada Fathi Waly) 也作了通报。后者警告称,恐怖分子和有组织犯罪集团可能会试图在大流行病期间利用新的漏洞。

  8月24日,副秘书长沃龙科夫重申了这些观点,并报告了新数据,这些数据表明,与2019冠状病毒病相关的限制措施(例如封锁和旅行限制)似乎减少了在非冲突地区发生恐怖袭击的直接威胁。但是,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情况却恰好相反,据估计,有一万多名伊黎伊斯兰国/达伊沙作战人员活跃在这两个国家,并且他们可以自由活动。他警告称,该组织的实力不断增强,并进一步利用此次大流行病造成的动荡,在此背景下,国际社会未来可能会受到更大的威胁。8月31日,由于美国的否决,安理会未能通过一项相关的决议草案。在该项决议草案中,安理会重申了先前的呼吁,即采取措施起诉、改造以及使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重新融入社会。12月29日,安理会通过了年度的最后一项决议,即第2560(2020)号决议。安理会先前设有委员会监督对与伊黎伊斯兰国/达伊沙和基地组织有关的个人和团体实施的制裁,在该决议中,理事国鼓励会员国更积极地与该委员会开展合作,保证其名单可靠无误且随时更新。

建设和平与保持和平

会议:2月13日8月12日11月3日12月21日

决议:2558

  2020年,安理会审议了与冲突后建设和平以及更广泛的“维持和平”议程有关的一系列事项。2月13日,安理会举行了一场关于过渡期正义的影响深远的辩论,代表哥伦比亚、爱尔兰和卢旺达等国的60多位发言人分享了他们在真相委员会和其他和解文书方面的经验,并强调了他们从中汲取的教训。南非人权基金会执行主任兼南苏丹人权委员会主席亚斯明•苏卡 (Yasmin Sooka) 呼吁联合国协助可能无法执行和解倡议的冲突后脆弱国家。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列举了寻求正义的例子,如苏丹总统巴希尔 (al-Bashir) 于近期被推翻,危地马拉的真相委员会成功记录了30多年来残酷的侵犯人权行为。

  冠状病毒给全球的医疗设施造成压力并阻碍了经济发展。在深陷冲突或刚刚摆脱冲突的国家,相关机构本已遭到削弱,而这些机构在此次大流行病期间受到了尤为严重的破坏性影响。8月12日,秘书长古特雷斯向安理会通报称,2019冠状病毒病可能会削弱公众信任,进而加剧现有战争并引发新的战争。他警告称,当局对危机处理不当或缺乏透明度尤为危险,因为与大流行病有关的限制措施可能会被用于控制公民自由和民主自由。但他也指出,2019冠状病毒病也为和平创造了新的机会。一些交战方对秘书长3月23日提出的全球停火呼吁做出了积极的回应,安理会在7月对这一停火呼吁表示支持,但还需要进一步的工作才能将这些早期成果落到实处。

  11月3日,理事国再次听取通报,通报称大流行病与气候变化已经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致贫原因,同时还是加剧冲突的因素。常务副秘书长阿米娜•穆罕默德 (Amina Mohammed) 警告称,由大流行病和气候变化带来的双重挑战加剧了跨越国界的不安全问题,加重了不平等、不满和不信任,还助长了暴力极端主义。非洲联盟发展署首席执行官易卜拉欣•马亚基 (Ibrahim Mayaki) 表示,冠状病毒已使数百万人陷入严重的粮食不安全境地。此次大流行病期间,预防性的卫生措施改变了工人的生计,出行限制可能直接影响了8200多万个工作岗位。他提出了消除长期粮食脆弱性、支持非正规农业部门以及利用边境战略作为政策杠杆等可能的解决方案。

  12月21日,安理会举行了2020年最后一场有关建设和平的会议,并通过了第2558(2020)号决议,对2019冠状病毒病带来的毁灭性冲击(尤其是对受冲突影响的国家带来的冲击)表示严重关切,同时也肯定了2016年以来在推进联合国建设和平议程优先事项方面取得的进展。该决议与大会的一项类似决议精神一致,呼吁在2025年进一步全面审查联合国的建设和平工作。安理会指出,为建设和平筹措资金仍是一项严峻挑战,并表示注意到大会计划召开一次高级别会议,该会议旨在“推进、探讨和审议确保为建设可持续和平提供充足、可预测和持续资金的可选方案”。

武装冲突中的平民

会议:2月12日4月21日4月29日5月27日6月23日9月10日9月17日

主席声明:S/PRST/2020/3S/PRST/2020/6S/PRST/2020/8

新闻谈话:SC/14224(6月23日)。

  2020年,为了讨论其议程中冲突对平民造成的广泛且往往具有破坏性的影响,安理会举行了几次专门会议。2月12日,安理会发表了第S/PRST/2020/3号主席声明,再次强烈谴责武装冲突各方非法招募和利用儿童以及杀害、强奸和绑架儿童的行为。秘书长古特雷斯宣布推出一系列旨在帮助调解员保护儿童的实用指南,并强调:“儿童根本不该参与冲突。”非联和平与安全事务专员斯梅尔•切尔吉 (Smaїl Chergui) 和儿童与武装冲突观察名单网络的乔•贝克尔 (Jo Becker) 也向安理会作了通报。

  理事国还考虑了2019冠状病毒病对脆弱平民的影响,特别是经历了武装冲突的平民或生活在受自然灾害和其他紧急情况影响的地区的平民。4月21日,安理会听取了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屈冬玉的发言,他通报称,严重的粮食不安全状况不断加剧,如果不采取国际行动,可能会导致极其严重的饥荒。世界粮食计划署(粮食署)执行主任戴维•比斯利 (David Beasley) 警告称,到2020年底,2019冠状病毒病可能会使另外1.3亿人陷入饥饿,全球饥饿人数或将达到2.65亿。4月29日,安理会发表了第S/PRST/2020/6号主席声明,强调了由冲突引发的粮食不安全、暴力和饥荒威胁之间的联系,同时呼吁各方尊重人道主义原则,并遵守国际法律规定的关于生产和获取食物的义务。

  5月27日,秘书长古特雷斯强调说:“此次大流行病正在放大和利用我们世界的脆弱性。”他指出,已受战争影响多年的经济体和社区在席卷全球的2019冠状病毒病面前尤为脆弱。同时,平民获得安全和服务的机会减少,一些领导人还利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采取镇压措施,平民保护因而变得更具挑战性。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毛雷尔称,各方可将此次大流行病视作契机,借此机会重新承诺遵守人道主义原则,释放被拘留者,使无证移徙者的身份正规化,以及实现单方面停火。

  6月23日,安理会听取了负责儿童与武装冲突问题的特别代表弗吉尼亚•甘巴 (Virginia Gamba) 的通报,她表示,尽管2019年通过了30多项国家儿童保护计划,但严重侵犯未成年人的情况仍然十分严重。9月10日,理事国发表了第S/PRST/2020/8号主席声明,对显著增加的学校袭击事件表示严重关切。安理会敦促会员国制定有效措施,防止和应对此类袭击,并采取具体方法,防止将学校用于军事目的。9月17日,紧急救济协调员洛科克警告称,与2019冠状病毒病相关的饥饿问题可能会再度激增,甚至可能引发饥荒。粮食署执行主任比斯利概述了粮食署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援助行动。他感谢各国响应他的请求并提供了更多资金,这将帮助粮食署在2020年年底之前惠及1.38亿人,但他警告称:“我们尚未走出困境。”

  6月23日,安理会发表了一份关于武装冲突中平民的新闻谈话,纪念关于儿童与武装冲突问题的第1612(2005)号决议通过15周年。

妇女、和平与安全

会议:7月17日10月29日

  未通过的决议:10月30日,S/2020/1066

  2020年,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第1325(2000)号决议中提出的安理会妇女、和平与安全议程通过20周年。7月17日,理事国探讨了该议程的主要支柱之一,即与冲突中的性暴力问题作斗争。负责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的特别代表普拉米拉•帕滕 (Pramila Patten) 警告称,性暴力仍被广泛用作战争策略以及贬损人格、破坏稳定和强迫人民流离失所的工具。她向安理会介绍了秘书长关于冲突中性暴力的最新报告,该报告列举了一年来近3000起经核实的案件。她讲述了近期在中非共和国、缅甸、南苏丹、叙利亚、伊拉克和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发生的冲突中性暴力案例,同时强调存在漏报的可能性。

  10月29日,安理会再次举行辩论,秘书长古特雷斯、联合国促进性别平等和增强妇女权能署执行主任菲姆齐莱•姆兰博-努卡 (Phumzile Mlambo-Ngcuka) 以及维和特派团的亲善大使和性别平等问题顾问作了各项通报,纪念第1325(2000)号决议通过20周年。秘书长支持特别代表帕滕的观点,并表示尽管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性暴力在冲突地区仍然猖獗,妇女在和平进程中的领导地位严重滞后。他感谢安理会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为应对大流行病所需的全球停火以及第1325(2000)号决议议程之间建立了紧密的联系,这三者持续彰显了大流行病对妇女造成的尤为严重的影响。

  辩论结束后,安理会简要讨论了由俄罗斯联邦提出的一项决议草案。该草案要求安理会关注执行第1325(2000)号决议的阻碍,并再次承诺促进妇女“充分、平等、有意义地参与”和平协定的谈判和监督。理事国对该草案存在意见分歧,该草案以5票赞成(中国、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南非、越南)、0票反对、10票弃权遭到否决。

工作方法

会议:5月15日

  安理会主席关于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工作安排的信函:3月31日4月6日5月7日6月3日7月2日8月4日9月3日11月2日12月3日

  2020年3月和4月,联合国总部所在地纽约市遭到2019冠状病毒病的重创,安理会因而被迫转至线上召开会议。安理会有史以来第一次探讨了“暂时、特殊和临时的措施”,并同意举行非正式的视频会议,替代安理会的公开会议和磋商。尽管对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变得更为复杂,但与会代表们强调,他们有责任保证工作人员的安全,同时仍然履行及时延长维和任务期限等最关键的任务。

  3月31日,来自当月安理会主席中国的代表在信函中首次提议进行远程表决,随后每个月的安理会主席都提出了相同的建议。远程表决将确保线上通过的决议与在安理会会议厅中议定的决议具有相同的法律地位。远程表决须在24小时内进行,表决结束12小时后将在公开视频会议上宣布结果。此后,安理会在2020年的会议采用了远程表决的建议和视频会议的形式,并且利用了新推出的联合国网络直播六种正式语文口译服务。纽约的疫情变化不定,理事国有时可以回到联合国总部召开线下会议,会议的座位之间安装了塑料隔板,以防止2019冠状病毒病通过飞沫传播。

  5月15日,安理会讨论了工作方式对议程的影响。非营利组织安理会报告组织执行主任卡琳•兰德格伦 (Karin Landgren) 表示:“此次全球大流行病迫使我们所有人使用新的工具,我们也可以借此机会打破常规。”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和公共事务教授爱德华•勒克 (Edward C. Luck) 提出了一个存在已久的代表权问题:92%的联合国会员国未担任安理会理事国,如何确保这些会员国能够发声?在随后的辩论中,一些理事国赞扬了新的安排,强调轮换机制展示了安理会的应对能力与灵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