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联合国诞生以来,实现多边裁军和军备限制一直是联合国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中心工作。

  裁减并最终消除核武器、销毁化学武器和加强禁止生物武器一直是联合国的最优先事项,这些武器对人类构成了最严重的威胁。

  多年来,这些目标始终保持不变,而审议和谈判的范围则随着政治局势和国际形势的变化而变化。

  小武器和轻武器过度扩散、破坏稳定,国际社会对此持续关注,并已动员起来打击大规模部署地雷。地雷危害经济和社会结构的稳定,并导致平民伤亡,妇女和儿童深受其害。人们也更广泛地认识到,各类武器会对不同性别和年龄的人们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

  联合国同样关注新型信息技术和电信技术以及其他新兴技术对国际安全造成的影响。

  在全球努力下,已经通过了旨在管控、限制或消除某些武器的若干项多边条约和文书,其中包括:《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禁止核武器条约》、《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集束弹药公约》、《特定常规武器公约》和《武器贸易条约》。

核裁军与核不扩散

  核武器是地球上最危险的武器。一枚核武器就足以摧毁一整座城市,使数百万人丧生,还会造成长期的灾难性后果,贻害自然环境,危及未来数代人的生命。核武器的存在本身就是危险。 

  虽然在战争中核武器仅使用过两次,但据报道,当今世界仍有约13080枚核武器,迄今为止已开展2000余场核试验。为保护人类免遭核武器威胁,最佳方法就是裁军,但是这个目标一直难以实现。

  自成立以来,联合国一直致力于消除核武器。1946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第一项决议设立裁军审议委员会,处理因原子能发明所引起的种种问题。该委员会的职责是提出建议,例如建议对原子能进行必要的控制以确保原子能仅用于和平目的。

  此后确立了多项多边条约,旨在防止核扩散和核试验,同时促进核裁军进程。

  这些条约包括《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不扩散条约》), 《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武器试验条约》(又称 《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该条约于1996年通过但尚未生效),以及《禁止核武器条约》

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检查员在工作

导弹

  导弹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持续成为国际讨论和活动的焦点。由于能够快速装载及准确发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导弹已成为具有重要意义的政治和军事议题。此外,国际上难以统一对导弹相关问题的看法,使得在多边论坛上解决导弹问题尤其困难。

  目前,在处理导弹问题方面仍缺乏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多边机制。

  根据联合国大会多项相关决议,联合国内部设立了三个专门处理导弹问题的政府专家组。此外,目前还有多个防止导弹及其相关技术扩散的多边机制,广为人知的有 《海牙行为准则》 和《导弹技术控制制度》。

生物武器

  国际社会对生物武器的抵制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带来的恐惧。长期以来,生物武器使用一直被视为有悖人性法则,违背公众良知。

  生物武器通过传播致病生物体或毒素,杀伤人类、动物或植物。生物武器能够致命且具有高度传染性。由生物武器引起的疾病不会受限于国界,能够迅速蔓延到世界各地。

  如果有国家或非国家行为体蓄意投放生物制剂或毒素,后果可能不堪设想。此类事件不但可能造成令人痛心的生命损失,还能导致粮食短缺、环境灾难、毁灭性的经济损失以及在公众中传播疾病、恐惧和不信任。

  1972年缔结《禁止细菌(生物)和毒素武器的发展、生产及储存以及销毁这类武器的公约》,在全球范围内消除这些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长期努力终于取得成果。

   《生物武器公约》有效禁止了生物和毒素武器的开发、生产、获取、转让、储存和使用,也是第一个禁止了整类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多边裁军条约。

化学武器

身穿防护服的人检查液体

  现代意义上的化学武器始用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交战双方使用毒气,受害者痛不欲生,战场上伤亡惨重。

  化学武器的制备基本上是在手榴弹、炮弹等标准弹药中加入常见商用化学品,例如氯气、光气(窒息性毒剂)和芥子气等。

  化学武器具有滥杀性后果,且经常造成巨大伤害,当时约十万人因此死亡。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化学武器在全球导致的伤亡人数超一百万。

  1993年缔结 《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意味着在全球范围内消除这些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长期努力终于取得成果。

  该公约旨在禁止一整类大规模毁灭性化学武器的开发、生产、储存、转让和使用,防止化学武器再次出现,并确保消除现有的化学武器库存,使世界变得安全,免受化学战的威胁。

常规武器

  常规武器是指除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以外的武器,是冲突和犯罪环境中最常见和最广泛使用的武器,包括各种装备,例如作战坦克、装甲战车、大口径火炮系统、作战飞机和无人驾驶作战飞机、攻击直升机、军舰、导弹和导弹发射器、地雷、集束弹药、小武器、轻武器和弹药。

  《联合国宪章》并不禁止会员国在符合国际法的情况下持有和使用常规武器。因此,提及常规武器时,“军备控制”和“军备限制”等词语的使用频率要比“裁军”高。

  然而,一些常规武器的使用方式或设计不符合国际人道主义法,可能引发人道主义关切。

  解决上述关切的努力始于19世纪。1980年通过《禁止或限制使用某些常规武器公约》,对常规武器的使用作出了有法律效力的规定和限制。

  《特定常规武器公约》 是国际人道主义法的重要组成部分。该公约及其五项议定书旨在禁止或限制使用特定类型的武器,例如无法检测的碎片、地雷、诱杀装置,以及其他装置、燃烧武器、激光致盲武器和战争遗留爆炸物,以避免滥杀滥伤平民,或给战斗人员造成不必要的痛苦。

正在整理武器和弹药的人

地雷

  每天都有人因误踩杀伤人员地雷或反车辆地雷而死亡或残疾。这些事故大多发生在和平国家,并且大多数受害者都是平民。

  1997年通过的 《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致力于解决这一重大祸患。该公约禁止储存、转让和使用杀伤人员地雷,要求各国清除本国领土内的地雷,并规定缔约国协助受影响国家清除地雷。

  目前已有160多个国家加入了该公约。该公约的积极影响包括大幅降低伤亡人数、增加无雷国家数量、销毁库存地雷、加强对受害者的援助。

正在工作的排雷人员

排雷行动

  2017年,地雷、冲突遗留爆炸物和由受害者操作的简易爆炸装置造成了8600多人伤亡,是2014年伤亡数量的两倍。目前仍有约57个国家和4处领地面临地雷和其他爆炸物危险,这些都是数年甚至数十年前的冲突的遗留物。

  联合国旨在让全世界没有地雷和战争遗留爆炸物,使人们生活在有利于发展的安全环境之中,保证受害者的需求得到满足。联合国秘书处的12个部门和办事处、专门机构、基金和方案在30个国家和3处领地的排雷行动方案中发挥了作用。

  排雷行动使维持和平人员能够开展巡逻,使人道主义机构能够提供援助,使普通公民无须担心一步踏错就会丢掉性命。

  排雷行动不只是排除地雷,还包括开展高效的工作以保护民众免受危险,帮助受害者自给自足,并帮助他们成为社区的积极成员。

   《地雷行动与有效协调:联合国机构间政策》经共同制订,指导着联合国的内部分工。许多实际工作,例如排雷和地雷风险教育,都由非政府组织开展。民间承包商会提供人道主义排雷服务,军队在某些情况下也会。此外,各种政府间、国际和区域组织以及国际金融机构为受地雷和战争遗留爆炸物影响的个人和社区提供了资金和服务。

  联合国地雷行动处协调联合国的地雷相关活动。地雷行动处确保对地雷和包括集束弹药在内的战争遗留爆炸物问题作出有效、积极、协调的反应。地雷行动处持续评估和监测地雷和未爆弹药构成的威胁,并制订了相关政策和标准,调动资源,倡导支持全球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地雷行动处在各国和各领地设立并管理地雷行动协调中心,参与执行维和行动并应对人道主义紧急状况和危机。最近,地雷行动处愈加关注简易爆炸装置带来的威胁。

  自1980年代以来,联合国一直致力于解决地雷所造成的问题。联合国采取果断行动,通过了1980年《特定常规武器公约》,以解决使用具有滥杀滥伤作用的武器问题。1996年,该公约经过修订,覆盖内部冲突中的地雷使用,且要求所有地雷都应可以被探测到。

  日益激烈的公众抗议,再加上非政府组织在国际禁止地雷运动中的坚定行动,最终促成了一项全面的全球协议。

  具有里程碑意义的1997年联合国《关于禁止使用、储存、生产和转让杀伤人员地雷及销毁此种地雷的公约》(《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禁止生产、使用和出口这种武器,并获得了普遍支持。截至2016年11月,《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共有164个缔约国。

  每年4月4日也成为了联合国发起的国际提高地雷意识和协助地雷行动日

  2015年,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任命著名演员丹尼尔•克雷格为联合国首位消除地雷和爆炸物危险全球倡导大使。

集束弹药

  集束弹药由空壳组装而成,可从空中投下或从地面发射。集束弹药在半空中炸开并释放出较小的炸弹或子弹,数量可以达到几百个,攻击范围有几个足球场那么大。因此,攻击范围内的所有人,包括平民,都有受伤甚至死亡的风险。较小的爆炸性子弹有时不会立即引爆,在冲突结束很久之后还可能随时造成伤亡。

  《集束弹药公约》禁止在任何情况下使用、开发、生产、获取、储存和转让集束弹药,并禁止协助或鼓励任何人从事上述活动。该公约对使用集束弹药及其残余物采取了全面的国际应对措施,旨在防止这些武器扩散和未来投入使用。

弹药

  弹药存放不当可能会变得非常危险。在过去15年里,全球100多个国家曾发生弹药库意外爆炸,导致数千人伤亡。

  此外,弹药库如果没有得到妥善管理,可能会成为武装团体和犯罪分子取之不竭的弹药源头,从而恶化冲突和武装犯罪活动。

  通过“更安全警卫”方案,联合国致力于提高弹药管理的安全性,从而为人们提供更多安全保障。

维和人员检查自动武器弹匣

武器贸易

  唾手可得的武器和弹药让平民笼罩在苦难、政治压迫、犯罪以及恐怖活动的阴影之下。非法武器交易会破坏整个地区的稳定,违反武器禁运命令,并助长正在经历冲突和高度暴力的国家内部的侵犯人权行为。遭受冲突或普遍犯罪影响的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难度也最大。

  2013年4月,大会通过了《武器贸易条约》,这是一个转折点,标志着国际社会致力于管束常规武器的全球贸易和促进和平与安全。

  在该条约通过之前,没有监管常规武器贸易的全球性法规。该条约制定了强有力的国际标准,旨在帮助政府决定是否允许武器转让。该条约支持开展合作和援助,帮助各国建立有效的监管系统和提高武器库存的安全性。

性别与裁军

  基于性别和其他因素,不同人群受武器、武装冲突以及与武器和安全相关问题的影响各不相同。只有考虑男女老幼面临的现状,裁军与军备控制的进程和政策才会更加有效地落实。

  多个国际框架和联合国决议承认裁军和军备控制存在性别层面的问题。例如,根据《武器贸易条约》,缔约国必须依法评估出口常规武器和弹药可能以何种方式用于实施性别暴力,《禁止核武器条约》则承认核辐射对妇女和女童造成了更大的影响。

  2000年,安理会通过了关于妇女、和平与安全十项决议中的第一项,承认武装冲突对妇女和女童造成了更大的特殊影响,并呼吁妇女全面参与所有和平与安全行动。大会第65/69(2010) 号决议和随后的六项关于妇女、裁军、不扩散和军备控制的决议也鼓励人们进一步了解武装冲突带来的性别影响,认识到需要促进妇女在裁军决策中的平等机会并提升她们的参与度。

  然而,妇女仍未得到充分代表,仅占多边裁军会议参会者的三分之一,而担任代表团团长的妇女人数则更少。

带孩子取饮用水的女人

裁军与青年

  在《保护我们的共同未来:裁军议程》中,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明年轻人已成为改变世界的巨大力量,并指出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凭自己的力量支持裁军事业。年轻的活动家们在前线工作,成功推动了禁止地雷、集束弹药和核武器的国际运动。”2019年12月12日,联合国大会一致通过了题为“青年、裁军、不扩散和军备控制”的新决议,并重申青年在维持和平与安全中所做的重要而积极的贡献。

  联合国裁军事务厅认识到青年促进变革的重要性,于2019年启动了青年外联倡议“#青年为裁军#”,旨在让青年参与其中,接受教育与赋能,让他们在裁军和不扩散方面的参与更有意义与包容性。#青年为裁军#倡议结合教育、创意和创新实践,邀请拥有不同背景、兴趣和专业知识的青年参与《保护我们的共同未来》行动,旨在为我们所有人以及后代创建一个更加安全、更加可持续与和平的未来。

裁军机构

相关纪念活动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