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在法属波利尼西亚进行的独角兽计划试验。
图片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

  自1945年7月16日首次核武器试验以来,世界各地共进行了近2000次核试验。起初,很少有人考虑到核试验给人类生活造成的毁灭性影响,更不用提大气层核试验产生放射性沉降物的危险。事后的分析和历史都表明了核武器试验令人生畏的悲剧性影响,特别是在控制条件缺失以及当今核武器更为强大、更具破坏性的情况下。

  2009年12月2日,联合国大会第64届会议一致通过第64/35号决议,宣布8月29日为禁止核试验国际日。决议呼吁致力于加强“关于核武器试爆或任何其他核爆炸后果以及终止此种爆炸必要性方面的公众意识和教育”。由哈萨克斯坦与众多提案国和联合提案国共同发起的这一决议旨在纪念1991年8月29日塞米巴拉金斯克核武器试验场关闭。

  首个禁止核试验国际日纪念活动于2010年举行。此后,全世界每年都通过各种活动庆祝这一国际日,如举办专题研讨会、会议、展览、竞赛、出版刊物、在学术机构举办讲座、媒体广播和其他活动。

  自禁止核试验国际日设立以来,各国政府间为数众多的双边和多边行动,以及民间社会的广泛运动,都在推动禁止核试验方面发挥了协助作用。

  此外,“由于相信核裁军和彻底消除核武器是反对核武器使用或威胁的唯一绝对保证,”联合国大会将9月26日设立为彻底消除核武器国际日,旨在通过动员全球力量,进一步消除核武器。彻底消除核武器国际日于2014年9月首次庆祝。禁止核试验国际日与其他事件和活动一起,共同营造一个强烈倡导为实现无核武世界的全球环境。

  1996年通过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禁核试条约》)是终止一切形式核试验的国际文书,但是该条约尚未生效。

  正如秘书长在2018年5月24日发布的裁军议程《保卫我们共同的未来》中所述,反对核试验能同时实现裁军和不扩散两个目标。通过限制新型先进核武器的发展,《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能够遏制军备竞赛。此外,《条约》还可作为强有力的规范化屏障,挡退因寻求发展、制造并获取核武器,而违反不扩散承诺的潜在国家。

  国际社会应尽一切努力确保《禁核试条约》生效,并保持条约在国际架构中的地位。为此,秘书长呼吁所有尚未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国家,尤其是那些签署和批准条约后,条约才能生效的国家,尽早签署条约,并加速其批准进程。

  联合国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彻底消除核武器。在这一天到来之前,有必要在世界致力于推动和平与安全的同时,纪念禁止核试验国际日。

背景信息

  2009年12月2日,联合国大会第六十四届会议一致通过第64/35号决议,宣布8月29日为禁止核试验国际日。该决议的前言强调,“应该尽一切努力终止核试验,以避免给人的生命和健康带来毁灭性和有害的后果“,并且“终止核试验是实现无核武器世界目标的关键途径之一”。

  消除核武器试验的主要机制是《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全面禁试条约》)。联合国大会于1996年9月10日通过了该条约。迄今为止,共有184个国家签署了《全面禁试条约》,168个国家批准了该条约。但是,《全面禁试条约》的生效,必须得到那些拥有显著核能力的国家批准。

  

  尽管核武器试验的风险危及生命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但是一些国家仍想在某种程度上抢占上风,不由人猜疑还有秘密进行核武器试验的可能。还有一点值得关注,即如果不能进行核武器试验,则其可靠性将受到威胁。然而,多年来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增强了监督和核查遵约机制以及核武器扩散检测的能力。这些活动和跟踪方法由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禁核试组织)筹备委员会发起和制定。尽管生效进程停滞不前,但日益强劲的公共宣传,包括禁止核试验国际日开展的各项活动和事件,正在向当局施加压力,促其批准这项条约,以期最终杜绝核武器试验。

  禁核试组织筹备委员会以及《禁核试条约》的168个批准国继续大力推动该条约的生效。 禁核试组织的国际监测系统已经涵盖了将近90%的国家,为使人们相信没有核爆炸会逃脱监察提供了信心。

  

  但是,在避免核战争或核恐怖主义威胁方面,没有什么比彻底消除核武器更重要。以不可逆转的方式终止核爆炸将阻止核武器的进一步发展。

事态发展

  自设立禁止核试验国际日以来,已经发生了许多与其宗旨和目标有关的重大事态发展,讨论和倡议,以及为阐述和推动这些事态发展而召开的会议。

2020年

  •   1月14日:欧洲三国(法国、德国、英国)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分阶段中止履行其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全面行动计划》)中核相关承诺的问题提交给《全面行动计划》联合委员会,并启动了该协议的争端解决机制。
  •   3月27日:受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影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第十次审议大会将另寻合适时间推迟举行,但不得晚于2021年4月。
  •   4月13日:无核武器区和蒙古第四次会议推迟至2021年举行,具体时间由大会第75届会议决定。

     

  •   7月2日: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将欧洲三国(法国、德国、英国)的执行问题提交给了《全面行动计划》联合委员会,并启动了该协议的争端解决机制。

2019年

  •   2月1日:美国宣布暂停遵守《中程导弹条约》(《中导条约》)。
  •   2月2日:俄罗斯联邦暂停履行《中导条约》。
  •   2月27日至28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与美利坚合众国领导人峰会在越南河内举行。
  •   4月8日至12日:审议核查在推动核裁军方面作用的政府专家组第三次会议在日内瓦举行。
  •   4月29日至5月10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2020年审议大会第三届筹备委员会在纽约举行。
  •   5月8日: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宣布将不再致力于履行《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全面行动计划》)的部分条款。
  •   6月30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与美利坚合众国领导人峰会在朝韩非军事区举行。

2018年

公民社会的作用

  自核武器问世以来,民间社会便一直在永久性终止核武器试验方面发挥着显著的作用。物理学家、地震学家和其他科学家,医生和律师,妇女组织,研究机构和主张裁军的非政府组织,市长和议员,暴露在大气层核试验生成的放射性污染物中的“下风居民”以及广岛和长崎原子弹轰炸的幸存者和更广的公众,他们都曾为此努力。

最近几十年的重要活动包括:

  •   20世纪50年代,医生们和妇女团体唤起了国际社会对大气层核试验对人类健康的危害的关注,包括儿童牙齿中放射性同位素的存在。这次运动最终促成了《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缔结,该条约禁止在水下、大气层和外层空间进行核试验,但并未禁止地下核试验。
  •   20世纪80年代,美国和前苏联的科学家进行了联合实验,以显示禁止地下试验验证的可行性。
  •   同样是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社会团体在美国内华达州核试验基地多次举行了大规模抗议活动,还在哈萨克斯坦与当地人民一起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核试验运动,即著名的内华达-塞米巴拉金斯克运动,塞米巴拉金斯克是前苏联的重要核试验基地。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先后爆发了两次声势浩大的、针对位于太平洋穆鲁罗瓦的法国核试验基地的罢工和运动。
  •   自从1985年,非政府组织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审议流程中呼吁各国承诺实现《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是在1995年联大决定延长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期限之后首次通过的,2000年和2010年审议大会中又先后两次得以重申。尤其是自冷战结束以来,民间社会积极推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承诺采取各种措施消除核武器,其中包括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事实上,2000年和2010年的审议大会确实促成了该条约的签署。
  •   20世纪90年代,非政府组织和各国议员共同召集了1991年关于修正《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使之更全面的大会,这次修正为《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谈判奠定了基础。
  •   非政府的研究机构就核试验核查技术达成了非正式的约定。
  •   非政府研究和倡导小组监督了促成1996年通过《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一系列谈判过程。
  •   非政府组织积极劝说其政府谈判并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有些非政府组织还批判了旨在取代核爆炸试验的实验和超级计算设施。

  数十年来,尤其是近年来,民间社会在支持全面禁止核试验方面所做的努力多半已经融入实现完全消除核武器这一更宏伟的事业中。为促使《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生效,民间社会和公众成员,尤其是在该条约必须获得其批准才能生效的国家,可以敦促其政府和其他政府及议会签署并批准该条约。他们还可以敦促其政府在秘书长的关于核裁军的五点建议上签名,该建议包括促使《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生效和考虑在强大核查机制的支持下协商签订核武器公约,联合国早已就此提出过相关建议。

  许多研究机构、学术机构和非政府组织积极参与核裁军相关的工作,包括与《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相关的工作。

目前,核威胁再度升高。彻底禁止核试验,是防止核武器质量数量的改进和实现核裁军的关键步骤。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禁止核试验国际日标识

活动

 

2020年8月26日星期三上午10:00,联合国大会主席蒂贾尼•穆罕默德•班迪将召集举行一个 联大高级别全体会议,以纪念和宣传“禁止核试验国际日”。受2019冠状病毒病影响,今年的会议将线上进行。议程包括秘书长致开幕词;根据大会关于此类会议形式的决定,鼓励会员国在纪念会议期间发表区域声明;会议开始。

 

 

资源

 

条约及其他文书

国际原子能机构相关文件

更多资源

相关联合国机构

图片和视频

正如秘书长在2018年5月24日发布的裁军议程《保卫我们共同的未来》中指出,反对核试验能同时实现裁军和不扩散两个目标。通过限制新型先进核武器的发展,《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能够遏制军备竞赛。此外,该条约还可作为强有力的规范化屏障,挡退因寻求发展、制造并获取核武器,而违反不扩散承诺的潜在国家。

 

联合国与核时代几乎同时诞生。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恐怖,经过广岛和长崎核爆炸进一步积累,让人们意识到有必要解决核问题。联合国大会通过的第一号决议,设立原子能委员会,以解决发现原子能而引发的问题。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1953年发表的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题为“原子能促和平”的演讲,促成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于1957年成立。

 

国际日是提高公众对有关问题的认识、调动政治意愿和资源应对全球性问题以及庆祝和加强人类成就的机会。国际日在联合国成立之前就已经存在,但联合国将国际日作为一种有力的宣传工具。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