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任务完成:利比里亚维和事业历经十五载终获成功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任务完成:利比里亚维和事业历经十五载终获成功

派出最后一批维和人员后,联合国承诺继续参与维和行动
Kingsley Ighobor
Liberians wave goodbye to departing Ukrainian peacekeepers. Photo: UN Photo/Gonzalez Farran
利比里亚人向即将离任的乌克兰维和部队挥手告别。

在今年一月明媚、晴朗的一天,和平选举圆满结束之后,利比里亚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将权力交给广受赞誉的足球明星乔治·维阿(George Weah)。这标志着利比里亚七十多年以来首次民主地实现权力交接。

总统维阿在发表就职演说时,不失时机地提醒同胞“别让对政党的忠诚妨碍为国家利益开展合作”。他誓要解决不平等问题,因为“没有平等和统一,就会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

维阿指的是1989至2003年的利比里亚内战,战争使国家的政治和经济支离破碎。联合国利比里亚特派团(联利特派团)于2003年赶赴利比里亚,帮助恢复那里的和平与安全。

历经近十五年,联合国维和任务于今年三月结束,特派团解除了超过10万名武装分子的武装,收缴了2.1万件武器,使约100万难民和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帮助举行了三次和平的总统与立法机构选举。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今年四月初发表声明,向“202名在利比里亚牺牲的维和人员致敬”。古特雷斯先生还对利比里亚特别代表法里德·扎里夫(Farid Zarif)、联利特派团前任团长以及军警和文职人员的“出色领导能力”表示赞赏。

主要青年组织利比里亚青年网络的领导人马沃罗·基帕德(Marwolo Kpadeh)告诉《非洲振兴》:“国家将实现持久和平,民主制度正在走向成熟。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工作岗位”。

权力和平交接后,基帕德先生说眼下利比里亚的关键挑战大多是经济上的。世界银行提出:“有限的就业岗位持续影响城乡地区利比里亚人的福祉”。

联合国继续参与

 “维阿总统必须要解决经济问题。此时,联利特派团维和人员撤出,对政府履行公共安全职责的准备程度是一种考验”,利比里亚报纸《非洲头版》这样写道。

联合国缓解了人们的顾虑,承诺就算撤出维和部队,也仍将继续参与。

联合国大家庭不会离开,“为的是确保来之不易的和平得以维持,国家和人民的发展和繁荣能够继续”,古特雷斯先生在声明中补充说。

联合国国家工作队,包括所涉机构、基金和方案会留在该国,如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儿基会和世界粮食计划署。

三月,联合国副秘书长阿米娜·默罕默德(Amina Mohammed)说,一位“经巩固加强的驻地协调员”将领导工作队,帮助政府达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的目标。

三月底,最后一批维和部队准备撤离时,默罕默德女士前去访问利比里亚,称赞联利特派团“冲锋陷阵,为利比里亚实现和平打下了关键的基础”。

联合国承诺继续参与,利比里亚人听到这个消息应该感到欣慰,过去十四年他们一直跟无处不在的维和人员打交道。

起因

利比里亚内战始于1989年。当时,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开展军事行动,推翻了总统塞缪尔·多伊(Samuel Doe)。

到2003年,遇难人数已逾25万,联合国安理会授权成立维和部队,其中包括多达1.5名军事人员和1 千多名警察等。

2003年10月,联利特派团开始行动。早几个月进驻利比里亚的大约3500名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监测组(西非监测组)部队人员改编,归入联合国维和人员。古特雷斯先生说,西非监测组部队在联合国维和人员部署之前打下了基础。

2003年8月18日,泰勒总统和所有军阀和政党领导在加纳阿克拉签署《全面和平协定》,为联利特派团在全国范围内部署提供了政治保障。

丹尼尔·奥潘德(Daniel Opande)中将是联利特派团首位部队指挥官,现已退休。他描述了利比里亚在部署时的情况:“全线失灵,政府崩溃,没有安保,整个国家陷入混乱。人们流离辗转,以求安全或寻找食物。情况非常糟糕。”(见第24页的采访)

“抵达利比里亚时,全国各地笼罩着不确定和不安全的阴云,”帕特里克·科克尔(Patrick Coker)证实了这一点,他于2003年10月加入联利特派团,担任高级新闻干事。“没电,没水,周围是荷枪实弹的战斗人员,成千上万的境内流离失所者,无望,贫穷,痛苦——我们的处境十分艰难。”

联利特派团及其合作伙伴,包括一个由古德·布莱恩特(Gyude Bryant)领导的临时政府尝试于2003年12月7日开始解除武装,但失败了。奥潘德将军把计划受挫归咎于联利特派团准备不足。对向作战人员付钱一事存在误解,刚开了火就戛然而止。

成功解除武装

2003年圣诞节,利比里亚人和解与民主团结会(民主团结会)的作战人员阻止维和人员在蒙罗维亚西北部的杜伯曼堡部署,这检验了联利特派团的决心。两天后,奥潘德将军率领大量增援部队和武器返回杜伯曼堡。这一次,作战人员投降了,甚至跳起舞来,还离奇地放火焚烧检查站。

“利比里亚人疲于征战。我们也是如此。”民主团结会副参谋长奥福里·迪亚(Oforie Diah)“将军”如是说。

特派团吸取了教训。因此,经过强有力的大规模宣传,使战斗人员了解有关进程之后,2004年4月重新开始解除武装,此间没有发生严重事故。

科克尔先生回忆说,“前战斗人员已有十几年的野战经验,跟他们打交道可不容易。”哪怕是最轻微的问题,如延迟支付解除武装补贴,他们都会感觉受到挑衅,继而发起暴动并威胁破坏和平进程。遇到这种情况,联利特派团与合作伙伴经常要靠利比里亚妇女帮助恢复对前战斗人员的控制。

“要让我奥潘德说有哪个群体为实现和平立了大功,就是妇女,”奥潘德将军称。

在成功实施解除武装、复员、转业援助和重返社会工作以及开展和平选举之后,特派团的注意力转向保障国家安全,帮助培养一支新的军队和警察部队,在全国范围内扩大政府职能。此外,联利特派团还为各政府部门提供技术和后勤支持。

希望重燃

前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接手的经济受到战争摧毁;然而,她动员国内外资源,为发展事业包括能源和交通部门注入一针强心剂。

2010年,利比里亚获得了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非洲开发银行和其他债权人近50亿美元的债务减免。这相当于国家外债总额的90%和国内生产总值的15%。

经济刚刚起步,埃博拉疫情就在2014年后期爆发,2016年经济出现1.6%的负增长。世界银行现在预计,继去年增长2.6%后,利比里亚将保持温和而持久的正增长。

十四年的战争、糟糕的领导和埃博拉疫情,或许导致利比里亚的社会经济发展脱轨,但是,维阿先生就职、瑟利夫女士12年的执政似乎为利比里亚的未来重新点燃了希望。

《纽约时报》的本杰明·斯帕兹(Benjamin Spatz)写道,维阿总统需要以瑟利夫女士的成功为基础。“瑟利夫女士使利比里亚起死回生。现在轮到维阿总统来呵护国家羽翼未丰的机构,与强权、腐败的政治文化作斗争”。

总而言之,“利比里亚是一个重要典范,彰显了可持续和平的实际意义”,穆罕默德女士在代表联合国发言时表示。

基帕德先生让国家更好的希望有赖于持久和平。“没有和平,就没有发展”,他说。“我们都应该为联利特派团的成就感到自豪。”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