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尼日利亚的新型出口产品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音乐:尼日利亚的新型出口产品

“奈加”(Naija)冲击国际一流排行榜,收益却遭“瓜分”
Franck Kuwonu
作者 : 
Wizkid performs in London, United Kingdom. Photo: Alamy/Michael Tubi
英国伦敦,维兹基德在表演。 图/阿拉米、迈克尔·图比

比利时第二大城市安特卫普因钻石、啤酒、艺术和高端时尚而闻名。一个寒冷的夜晚,在安特卫普的一家小餐馆里,电台播放着最新的美国流行音乐和说唱音乐。显然,食客们沉浸其中。

尼日利亚人奥拉莱坎·阿德蒂朗(Olalekan Adetiran)和阿达奥比·奥克雷克(Adaobi Okereke)正享用烤肉。电台清晰地放出 《马洛》(“Ma Lo”)这首歌时,他们大吃一惊。《马洛》是一首上口、中速、低沉的歌曲,由尼日利亚当红艺人蒂瓦·萨维奇(Tiwa Savage)和维兹基德(Wizkid)演唱。

这首歌目前在尼日利亚乃至非洲各地都很受欢迎,唤醒了人们对家乡的思念。奥拉莱坎·阿德蒂朗和阿达奥比·奥克雷克喜出望外,不停地微笑着。他们在游览欧洲国家及其文化地标,比利时是其中一站。

一周前,这首歌的视频发布不到两个月,YouTube上的浏览量就已超过1000万次,而且次数还在增长,令人大为吃惊。

对于阿德蒂朗先生而言,在一家并不因迎合非洲社区而闻名的电台听到《马洛》,说明“奈加”(Naija)(尼日利亚人对祖国的爱称)的音乐四处传唱。这反映出新一代尼日利亚艺术家的影响力更加广泛。

就像尼日利亚的电影产业“诺莱坞”,尼日利亚的音乐正引起其它国家的兴趣,显示出创意产业的活力。该国政府现正依靠创意产业等行业实现经济多元化、促进发展。

更广泛的认可

去年十一月,维兹基德在伦敦举办的2017年MOBO(英国黑人音乐奖)颁奖典礼上荣获最佳国际艺人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非洲籍艺术家,击败了Jay-Z、德雷克(Drake)、DJ卡利(DJ Khaled)和肯德里克·拉马尔(Kendrick Lamar)这些在全球享负盛名的竞争对手。

就在同一场颁奖典礼上,另一位尼日利亚艺术家达维多(Davido)凭借《如果》(“If”)一曲荣获最佳非洲艺人奖。《如果》是他的热门歌曲之一,也是一首以爱情为主题的情歌,融合了尼日利亚本土旋律和节奏布鲁斯元素。

自2017年2月发行以来,《如果》的官方视频在YouTube上的浏览量超过6000万次,是尼日利亚音乐视频在YouTube上浏览量最高的一次,创下非洲艺术家演唱的歌曲在YouTube上浏览量的一项最高记录。

纵观整个非洲大陆,其它音乐团体,如肯尼亚的男团组合萨蒂·索尔(Sauti Sol)、坦桑尼亚的戴蒙德·普拉纳姆斯(Diamond Platnumz)和南非的马非基佐罗(Mafikizolo),或与尼日利亚的顶级明星合作,或让他们加入乐队,以试图获得国际吸引力。路透新闻社称尼日利亚音乐是“文化出口产品”。

尼日利亚政府正设法利用表演艺术和音乐等创意产业创收。

价值10亿美元的产业?

2013年,尼日利亚政府调整国内生产总值基年或计算国内生产总值数额时,重新纳入了以前忽视的行业,例如“诺莱坞”引领的娱乐产业。因此,美国非营利性公共政策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指出,尼日利亚的国内生产总值从2700亿美元飙升至5100亿美元,同年超过南非,成为非洲大陆最大的经济体。然而,布鲁金斯学会报道,国内生产总值的上涨并未显示为财富的增加,而且国家主要出口产品——石油的价格骤降,拖累了经济增长。

国际会计和审计公司普华永道(PwC)称,2014年尼日利亚的音乐销售收入估计为5600万美元。该公司预计,音乐销售收入到2009年可达8800万美元。

纵观全球,创意产业是最具活力的经济行业之一。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是联合国负责处理贸易、投资和发展事务的机构,其在2016年的一份报告中称,创意产业“为发展中国家跨入世界经济的新兴、高增长领域提供了新的机会。”

贸发会议报道称,过去十年来,尽管发展中国家的创意产品出口也在快速增长,但欧洲一直是创意产品的最大出口地。

据普华永道称,尼日利亚的音乐、电影、艺术和时尚领域年总收入将从2015年的48亿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80多亿美元。

尼日利亚国家统计局报告称,当地音乐行业“在2016年前三个月实际增长8.4%”,而2017年第一季度该行业同比增长12% 。

据当地媒体报道,这一增长可能归因于音乐消费模式的扭转。直到21世纪初期,在尼日利亚的俱乐部和电台,英美热门歌曲仍占主导地位。但这种情况已不复存在。据报道,相比于国外艺术家、甚至是西方大牌明星,大多数尼日利亚人更青睐于本土艺术家。

本杰明·加布里埃尔(Benjamin Gabriel)住在阿布贾。他说:“外出时,我想听达维多、维兹基德或泰克诺(Tekno)的歌曲。跟别人一样,我没法再欣赏外国艺人的歌曲了。”尼日利亚的人口约为1.8亿,该国艺术家有巨大的市场可以挖掘。维兹基德或达维多这样的大牌受到喜爱,也许还赚到了钞票!

 “新石油”

去年7月,在拉各斯举办创意产业融资会议之前,尼日利亚信息和文化部部长拉伊·穆罕默德(Lai Mohammed)称:“我们准备探索开发‘新石油’。”

穆罕默德先生说:“说到经济多元化,它不仅仅关乎农业或固体矿物,还关乎创意产业,比如电影、戏剧和音乐。”

他这是对贸发会议的调查结果做出响应。根据贸发会议的调查,2014年,创意产业为英国经济贡献了841亿英镑(约1155亿美元);同年,为美国经济贡献了6980亿美元。穆罕默德先生称:“尼日利亚不能落后。”

尼日利亚政府正准备为该行业的投资者提供激励措施,其中包括近期价值1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为本国寻求在创意产业发展的年轻才俊提供种子资金。政府也允许这个行业占据“领先地位”,也即那些投资电影、视频和电视制作、音乐制作、出版、分销、展览和摄影的人可以享受三到五年的免税期。

此外,政府或私人支持的投资基金等其它激励措施也正在实施。

然而,尽管这一产业富有活力、蒸蒸日上,但是,无处不在的版权侵犯可能会阻碍其发展。

利润受到“瓜分”

2017年12月,尼日利亚警方在拉各斯指控三人侵犯版权。几个月前,国家广泛报道了他们被捕的新闻。总部设在拉各斯的报社高级时报(Premium Times)在新闻标题中写道:“盗版:三名嫌疑人在阿拉巴(Alaba)被捕,涉案价值5000万奈拉(13.9万美元)”。

尼日利亚商业首都拉各斯的阿拉巴市场因其电子产品而闻名,也因假冒劣质产品而臭名昭著,吸引了从西非到东非的客户。

最近,主管部门正采取行动打击盗版。警察突击检查了阿拉巴及该国的其它市场,查获了价值4000万美元的盗版物品。

尽管有突击检查,但盗版音乐和电影光盘的生意却丝毫不减,执法工作变成打地鼠游戏。尼日利亚艺术家的光盘销售收益极低,只能依靠铃声销售、企业赞助合同和付费演出维持生计。大多数尼日利亚艺术家现在更喜欢在线发布歌曲。

尽管如此,在线发布也有挑战。例如,阿德蒂朗先生和奥克雷克先生回忆说, 2017年3月参观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的一家俱乐部时,那里的唱片骑师(DJ)就在不停地打着尼日利亚的音乐节拍。这两个人之后很久才意识到这些歌曲是从互联网下载的。

2017年6月,尼日利亚歌手哈里松(Harryson)对阿德蒂朗先生和奥克雷克先生的经历感同身受,他告诉《纽约时报》:“作品完成之后一经发布,就四处散落。”他说出了艺人在丧失音乐出售和分销控制权时产生的无力感。

《泰晤士报》用一句话做出总结:“尼日利亚非洲节奏音乐(Afrobeat)在乐坛蓬勃发展,但是利润却流进盗版分子的口袋。”

Topics: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Current Issue: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Theme: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

    Download PDF version: PDF icon Africa_Renewal_zh_30_3.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