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察勘

开普敦水自来水供应日益短缺

Get monthly
e-newsletter

开普敦水自来水供应日益短缺

南非第二大城市暂时躲过水危机
Masimba Tafirenyika
Cape Town residents queue to fill containers with water. Photo: AP Photo/Bram Janssen
Photo: AP Photo/Bram Janssen
开普敦居民排队往容器里灌水。美联社摄/布拉姆·詹森

在南非第二大城市开普敦(第一为约翰内斯堡),人们在思考如何度过没水的生活。默罕默德•艾利(Mohammed Allie)的妻子已不再淋浴。艾利是英国广播公司的一名记者,他说妻子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历史性的三年大旱,导致了供水减少。

“(我妻子)大概烧1.5升开水,再加入1升凉水,用来擦洗身体;家里其他人把水流很小的自来水接到桶里,倒在马桶的蓄水箱里,以备下次使用。

艾利先生与其他300多万开普敦人一样,在作最后努力,采用极端的方式节水,以避免灾难或者说“断水日”的到来。“断水日”指如果大坝水位低至13.5%,水龙头就无法出水。按照计划,如果“断水日”最终来袭,居民要到200来个有保安监控的指定供水点排队取水,每人每天限领取25升。

自年初以来,“断水日”的到来时间已推迟数次。最初预计是5月11日,后来推到6月11日,然后又推到了7月9日。反对党民主联盟(DA)领袖穆西·麦马内(Mmusi Maimane)今年3月份宣布,由于居民严格遵守用水配给措施,给人带来不便的“断水日”今年不太可能来临。

开普敦镶嵌在非洲大陆最南端,古老的大西洋与年轻的印度洋交汇之处,是世界最著名的旅游胜地之一。开普敦现已成为全球受气候变化影响而严重缺水的城市之一。

时间一天天流失,本该来临的季节性降雨却迟迟未到。开普敦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避免干旱带来的灾难,包括建立污水回收和海水淡化厂,通过钻井提取地下水,以及对用水实施更严格的限制。然而,这些措施来得有点晚。过去20年间,开普敦人口增长了80%,达到400多万,而基础设施却没有跟上。

避免“断水日”

海水淡化厂可以将海水转化为饮用水,但其成本昂贵,修建也需要时间。据全国性周刊《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建造一个大型海水淡化厂需花费4.17亿到15亿美元。开普敦正在安装四个不同规模的海水淡化厂,到2月底,已完成三分之二的工作量。

根据当地环境保护组织“菲利普园艺区运动”的说法,市议会未能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满足城市扩张对水资源需求。该组织反对修建海水淡化厂,认为“海水淡化相当于‘累退’课税——其成本将不成比例地落在穷人身上,而且淡化技术已经过时,已经有更可持续、能够更加积极应对环境变化的水资源保护方法”。

让危机雪上加霜的是,西开普大学的科学家称,开普敦周围的海水受到化学物质污染。去年的研究报告提请人们注意,城市附近的海水中“可能存在病原体,以及数千种正在引起关注的化学物质”。研究人员在格兰杰湾采集各种样本,从中发现“高浓度的微生物污染及15种药物和日用化学品污染”。

一些专家从公平正义的角度看待水资源危机。开普敦是南非最富有的城市,而南非却是世界上收入不平等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在开普敦郊外,令人瞩目的豪华别墅随处可见,掩映在郁郁葱葱的硕大花园之中。这都是该国众多富人和世界名流的房产。

对于开普敦的贫困居民而言,“断水日”没有什么新鲜。在南非最大、人口增长最快的卡雅利沙镇,据当地倡导小组“跨越边界”(Beyond Our Borders)说,有成千上万的人无法喝上自来水。

34岁的阿内勒·戈巴(Anele Goba)是卡雅利沙镇的一名居民,她告诉南非新闻网站“独立在线”(Independent Online),自己对富人的恐慌毫不同情。“断水了才好,也让他们尝尝贫民窟的滋味。”她说,“也许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社会正义联盟(the Social Justice Coalition)的项目经理穆沙·戈伟班尼(Musa Gwebani)说:“用水限制是贫民窟居民的家常便饭,现在没有例外了,这还是第一次。”

穷人的这些反应,受到美国信用评级机构穆迪投资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的关注。该机构警告说,由于开普敦“收入严重不平等”,水资源危机可能对社会秩序构成威胁。

开普敦的水资源危机可能在2019年全国大选前引发政治斗争。开普敦市市长帕特里夏·德里尔(Patricia de Lille)是反对党民主联盟的高级成员。她的前任市长海伦·齐勒(Helen Zille),曾担任反对党民主联盟的领袖,现在担任西开普省总理。西开普省是南非九个省份中唯一一个不受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控制的省份。

今年年初,市议会指责非国大政府办事拖拉,官僚主义主义严重,迟迟不宣布干旱为全国性灾难。民主联盟和非国大高级官员经过数月辩论,政府终于在2月份宣布这场干旱为全国性灾难。

在2018年预算演讲中,四面楚歌的财政部长(现为内政部长)马卢西·吉加巴(Malusi Gigaba)为西开普敦的抗旱工作拨款5亿美元。而开普敦自身也将水资源项目的基建支出预算从2017年的4.92亿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5.83亿美元。

经济影响

开普敦的水资源危机不仅影响了城市的政治生态,而且也以各种方式影响了该市的经济和环境卫生,包括借贷成本攀升,水费收入下降,卫生条件恶化,公共卫生风险增加。穆迪的报告指出,2017年城市供水收入占城市营运收入的比例高达10%。该报告于1月底发布,没有隐含重新认定该市的信用评级,但如果重新认定,则可能影响开普敦的债券评级。

穆迪表示,“开普敦将失去一部分(水资源)收入,但运营成本会增加,因为落实危机管理政策和方案、实施供水项目需要中增加开支。”农业和旅游业是开普敦的主要产业和耗水产业,这两个领域收入减少将会增加失业,对税收造成影响。

根据政府农业、林业和渔业部的估计,干旱将会给对西开普省经济带来的影响将达到4.92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今年的出口数量量预计将下降13%到20%。该省农业部门几乎占南非农业总产值的四分之一。

令人惊讶的是,到目前为止,开普敦市的房地产基本没有受到影响。帕姆·戈尔丁房地产(Pam Golding Properties)公司的地区负责人理查德·达伊(Richard Day)最近告诉一家网上房地产公司Property24,说买家最近犹豫不决,但补充说这主要是由于房地产价格以及近期政治和经济的不确定性造成的,他没看到任何迹象表明居民可能会因水资源危机而很快永远搬离该省。

与厄尔尼诺相关的旱灾

开普敦的水资源危机仅仅是冰山一角。不仅是南非,整个南部非洲地区都面临大面积、持久性的干旱问题。过去几年,该地区深受厄尔尼诺现象带来的旱灾之苦,但又不知如何是好。据全国性周刊《邮政卫报》(Mail & Guardian)报道,自1904年以来,南非遭遇了最严重的气象干旱(“干旱天气模式”)之一。从2014至2016年,平均降雨量从608毫米降至403毫米。

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称,包括南非在内的45个国家正经历严重的水资源短缺。根据联合国环境署的估计,开普敦的人口在1995年至2018年间几乎增长了一倍,而同期的水库储水量仅增长了15%。

鉴于气候变化的速度和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南非的降雨规律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对于开普敦这样的大城市来说,唯一的选择就是开发水利基础设施,满足不断增长的人口需求,改变居民的用水习惯。

环境署表示:“降雨次数减少,气候不断变化,意味着气候干旱可能成为新常态。”

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