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培养青年领导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培养青年领导

培养非洲的青年领导可以推动社会大力发展
Franck Kuwonu
作者 : 
Students at the African Leadership University in Mauritius. Photo: ALU website
Students at the African Leadership University in Mauritius. Photo: ALU website

多亏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非洲经委会)特有的奖学金——易卜拉辛领导力奖学金,玛丽亚姆·伊努莎(Marian Yinusa)正在影响其出生地尼日利亚北部学龄女孩的生活。

伊努莎女士目前是非洲开发银行(非开行)的高级金融经济学家,同时还掌管着尼日利亚北部女童教育倡议基金会,为年轻女孩支付学费。

伊努莎女士可能会说自己取得的诸多成就都是惊喜,连其本人也觉得意外!但她十分积极地帮助女童克服上学面临的阻碍。她告诉《非洲振兴》:“我想为此做点什么。”

在亚的斯亚贝巴为非洲经委会工作期间,她紧密跟随高级官员日常工作,因而得以承担更多工作并得到提拔。

穆罕默德·易卜拉辛基金会领导力奖学金项目的赞助方穆罕默德·易卜拉辛基金会表示,项目旨在为未来的非洲领导提供在非开行、非洲经委会或国际贸易中心最高层工作的机会,从而为他们提供指导。

伊努莎女士是迄今为止领导力项目的18位受益者之一。她将自己的经历称作“在观察中学习”。

埃迪·奥凯克(Eddy Oketch)在八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七。虽然为了养家已经辍学,但却凭借自己天生的组织能力,获得了2017年易卜拉辛奖学金。

卡尔·曼兰(Carl Manlan)是2014年奖学金的获得者,他回忆说:“我当时跟着(高级官员工作),参加了非洲经委会大多数的执行秘书会议。”

曼兰先生目前是泛非基金会的首席运营官。该基金会是西非零售和投资银行泛非经济银行旗下的一个慈善机构。银行总部设在多哥洛美。曼兰先生结束学习之后,担任非洲抗埃博拉团结信托基金的执行秘书。该信托基金是一个慈善机构,于2014年至2015年间与非洲联盟合作,调动资金培训和部署非洲卫生工作者,帮助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抗击埃博拉。

除易卜拉辛领导力奖学金之外,针对非洲年轻人的主要领导力培训举措包括非洲领导力倡议、非洲领导力研究所、非洲青年领导倡议、非洲领导力发展计划、非洲科学领导力计划以及非洲领导学院。

非洲领导学院是南非约翰内斯堡的一所泛非高中。在过去的十年里,来自45个国家的700多名学生在此接受过培训。

二月,南非反种族隔离斗士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的遗孀格拉萨·马谢尔(Graça Machel)在约翰内斯堡庆祝非洲领导学院成立十周年时说:“非洲需要的不是65岁、75岁的领导,而是那些朝气蓬勃、充满活力、富有创新精神、能与非洲年轻人产生共鸣的领导。”

苏丹裔亿万富翁企业家和慈善家穆罕默德·易卜拉辛说,非洲存在一种痼疾,领导年事已高,却排挤年轻一代,已过壮年,还不择手段坚持掌权。

领导力发展专家、非洲领导学院联合创始人弗雷德·斯旺尼克说,他创立这所学院,是因为在加纳、冈比亚、博茨瓦纳、南非、津巴布韦等国的成长经历让自己认识到,受过教育的领导层能为国家带来怎样的改变。

明天的领导

弗雷德·斯旺尼克谴责有些在国家独立后掌权的领导“只为非洲带来破坏”,但他赞扬卢旺达的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和南非已故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等领导,认为他们治国有方。

斯旺尼克先生希望看到能够创造繁荣的非洲青年一代领导。

穆罕默德·易卜拉辛基金会的领导力奖学金和非洲领导学院在领导力培训方面有所不同。奖学金已经设立六年,不涉及学术培训或研讨会。

斯旺尼克先生说,非洲领导学院希望使今天的青年成为明天的领导。该学院正在整个非洲大陆建立领导力学院网络,希望在未来50年培训300万年轻的非洲领导。2015年在毛里求斯开设第一个校区,2017年在卢旺达开设第二个校区。

讨论非洲问题的人通常把焦点集中在非洲大陆电力不足、贫困根深蒂固、就业岗位不足、工资过低,以及工业化进程缓慢等问题上,同时也关注如何调动资源来应对这些挑战。领导力顾问山姆·阿德耶米(Sam Adeyemi)在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非洲峰会的一场在线讨论中表示,非洲需要优秀的领导力。

教育观察和学习

斯旺尼克先生在同一场讨论发表了真知灼见,说:“伟大的领导不是天生的,是后天养成的”。他还补充说,刻意培训“推动社会极大发展的领导”是大多数国家取得成功的原因。两位发言人一再提到需要加强对非洲年轻人的领导力培训。

回顾过去,两位领导力培训受益者伊努莎女士和曼兰先生认为,初涉职场时在跨国机构积累的实践经验对自己大有裨益。曼兰先生说,奖学金项目为他提供了必要的知识和经验,使他能够承担日益增加的国际管理责任。因此,他希望其他机构能够提供更多此类项目。

杰奎琳·姆希特娃(Jacqueline Musiitwa)2012年获得国际贸易中心的奖学金,现在负责英国政府资助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减贫项目——乌干达金融领域深化组织。由于此前参加过许多短期领导力培训项目和研讨会,她“立即抓住”去国际贸易中心的机会。她说:“在我参加的所有培训中,这是唯一提供真实职业经历的培训,而且是迄今为止最好的培训。”

姆希特娃女士是一名职业律师,2007年在基加利和纽约成立了法律咨询公司叶子法律事务所(Hoja Law Group),主营公司治理、商业和公共法律业务。她作为“全球青年领袖”,参加了2011年世界经济论坛,目前在法律工作外也兼顾其他工作。但她认为,非洲没有给年轻专业人士提供足够的领导力发展机会。

以新代老

分析人士称,除了正式的领导能力培训项目之外,非洲国家的现任领导还需要通过展示良好的领导技能来促进年轻人发展。

二月,利比里亚前总统埃伦•约翰逊·瑟里夫(Ellen Johnson-Sirleaf)因为通过和解与国家建设,领导利比里亚从多年的血腥冲突中复苏,获得了穆罕默德·易卜拉辛非洲领导力成就奖。

这一奖项2006年设立,目的是通过认可、表彰按照穆罕默德·易卜拉辛基金会的标准,“推动国家发展、加强民主和人权”,“属于非洲大陆杰出榜样”的非洲总统,从而促进善治与和平政治过渡。

一月,瑟里夫女士将权力交给51岁的乔治·维阿(George Weah)。

但非洲似乎缺乏卓越的政治领导力;这一荣誉奖项成立已有十年,除了曼德拉先生外,只有以下五位领导符合获奖标准:瑟里夫女士(2018年)、莫桑比克的若阿金·希萨诺(Joaquim Chissano)(2007年)、博茨瓦纳的费斯图斯·莫哈埃(Festus Mogae)(2008年)、佛得角的佩德罗·皮雷斯(Pedro Pires)(2011年)和纳米比亚的菲凯普涅·波汉巴(Hifikepunye Pohamba)(2014年)。

姆希特娃女士说,除了非洲领导学院所倡导的学术培训和易卜拉辛领导力奖学金所推动的现实生活经验,非洲在培养年轻领导方面似乎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