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主题标签革命深入人心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主题标签革命深入人心

非洲千禧一代运用技术推动变革
Eleni Mourdoukoutas
Young people are using technology to change society. Photo: Alamy
年轻人正通过技术改变社会。 图/Alamy

2014年4月276名女孩在尼日利亚东北部的寄宿学校遭到绑架,民间社会活动家暨前世界银行副行长奥比·埃泽奎西利 (Oby Ezekwesili)对政府与当地电视台的淡漠反应感到极为失望。

埃泽奎西利女士与其他人决定通过社交媒体要求政府采取行动。他们在首都阿布贾举行了一场以国民议会为终点的游行,以此表达他们的诉求。

不到三周时间,“让我们的女孩回家”运动就使女孩绑架事件成为了世界焦点 :推特上该主题标签的使用超过一百万次,转发者中包括前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和女孩权利活动家及诺贝尔奖得主马拉拉·优素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等颇具影响力的知名人士。尼日利亚政府被迫承认绑架事件的发生,并投入更多资源开展营救,基层运动在此过程中功不可没。

技术与青年

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起,非洲青年开始运用技术作为组织手段,围绕影响自身的议题集体发声。如今,在推特、脸书及其它社交媒体平台上常常可见非洲青年通过主题标签发起群体抗议的身影。

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社会发展政策跨区域顾问阿尔辛达·翁瓦纳(Alcinda Honwana)教授表示,社交媒体之所以拥有动员大众与催化变革的能量,其即时性是关键因素。

翁瓦纳教授在接受《非洲振兴》采访时说:“如果没有网络与社交媒体,很难在48小时内召集一场大规模集会。” 社交媒体放大了主办者对社会的影响力,她说:“因为你能快速召集大量群众,完全不同于过往上街宣传、挨家挨户敲门或派发传单的方式。”

年轻人的积极参政可能是2016年冈比亚大选结果得以维持的原因。当前总统叶海亚·贾梅(Yahya Jammeh)在败选后拒绝下台和交权时,年轻人开始使用“#冈比亚已经决定(#GambiaHasDecided)”这个主题标签。除了通过脸书、推特及Instagram广为传播以外,反贾梅运动还鼓励民众穿印有这个标签的T恤。

这一运动的发起领导人之一拉斐·迪亚仆(Raffie Diab)告诉《非洲振兴》:“社交媒体已经永久地改变了非洲的政治生态。”

2014年10月,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组织起来,反对时任布基纳法索总统的布莱斯·孔波雷(Blaise Compaoré),因为他企图修改宪法以求再获两届总统竞选资格,从而延长已达27年的任期。

“够了(Ça suffit)”及“公民的扫把(Le balai citoyen)”这两个运动的兴起标志着在阿拉伯之春后,非洲首次出现民众运动让总统下台的事件。

提升透明度

同样,塞内加尔的青年也通过社交网站提高对国内高失业率的关注,他们的抗议也促使群众在2012年大选中把总统阿卜杜拉耶·瓦德(Abdoulaye Wade)选下了台。

正如阿拉伯之春时民众发布视频及照片证据揭露政府的暴行,非洲年轻一代人正在利用基于技术的策略来推动问责,提高透明度。

其中一例就是南非的非营利组织Livity Africa。它的目标是通过旗下的全国性媒体频道《实况杂志南非》(Live Magazine SA)等渠道传播真实的青年的呼声与关切。2011年推出后,该频道聚焦被主流媒体忽视的议题,并通过其每周一次的“议会实况” (Live from Parliament)栏目鼓励政府问责制。

同样地,总部位于尼日利亚的短信及网页平台“点亮你的眼”(Shine Your Eye)通过提供查询国会议员及其他民选官员以往的业绩记录来促进公众与这些人士的互动。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发送免费短信至平台的专用号码或访问其网页,得到政府官员记录的详细资料。

非洲领导人现在也用技术手段吸引年轻人关注他们的竞选活动。

据肯尼亚选举委员会统计,2017年肯尼亚大选中35岁以下选民占全体投票人的51%,26至35岁的选民人数自2013年起已经翻了一番有余。

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Uhuru Kenyatta)的脸书及推特帐号都相当活跃,他的支持者也表示他的现代化沟通策略“揭开总统职位的神秘面纱” 。

津巴布韦新任总统埃默森·姆南加古瓦(Emmerson Mnangagwa)与其前任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截然不同,一上任就前所未有地开始通过社交媒体与津巴布韦人民直接互动,并且定期在脸书上发帖回应选民提出的关切。而穆加贝没有智能手机这一点是出了名的。

姆南加古瓦的人气因其在脸书与推特上发布的短视频而一路攀升。他在这些视频中鼓励民众发消息说出自己的想法,将此作为“新全国对话”的一部分,倡导“双向道”式的领导模式。这种数字化沟通方式令许多津巴布韦人感到兴奋,踊跃争取总统的关注。

虽然非洲青年近年来已经成为政治上最活跃的群体,但主要参政方式为抗议和群众运动而非投票。

负面影响

年轻人通过社交媒体参政也有负面影响。非洲基督教青年会联盟(Africa Alliance of the Young Men Christian Association)是非洲主要的青年发展网络,该联盟指出:“可悲的是,青少年往往未能善用社交媒体。”该机构补充道:“相反,越来越多报告显示年轻人将这些虚拟空间当成网络霸凌、暴力及恐吓的平台。”该协会认为如今“这个露骨色情图像与视频空前泛滥的时代”会对青年带来有害影响。

2016年时,多边发展金融机构非洲开发银行报告称,2050年,全世界人口最年轻的40个国家中38个将是非洲国家,且这38个国家的国民年龄中位数皆小于25岁。专家认为几年后青年选票将决定选举结果。

非洲各国纷纷发起鼓励年轻人投票的活动。2014年时,南非竞选委员会推出了“我已投票”(I Voted)活动,鼓励选民拍下投票后有印记的拇指,并将照片和“#我已投票” (#IVoted)主题标签一起发布到社交媒体。这个主题标签在推特上使用超过30000次。

并非万灵丹

然而,翁瓦纳教授警告,社交媒体不是治疗缺乏政治热情的万灵丹。以南非为例,南非国家数据服务报告显示,虽然35岁以下青年占总人口的66%,但在2016年地方政府选举中年轻人仅占选民总数的18%。

她强调虽然社交媒体可以有效宣传投票的重要性,但如果年轻人不相信自己的选票可以对生活带来实质改变,他们不会放下移动设备去投票。

以冈比亚2016年的总统大选为例,大多数年轻人支持挑战贾梅的阿达马·巴罗(Adama Barrow),因为他们认为巴罗将带来治理的变革。冈比亚25岁选民哈迪·西塞(Haddy Ceesay)告诉总部位于英国的《卫报》:“我就知道巴罗会不一样。他倾听我们的声音。”

尽管如此,翁瓦纳教授并不认为社交媒体只是个潮流。她表示:“说到年轻人,我认为今后所发生的一切都离不开社交媒体。那是年轻人生活的地方。”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