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青年要求获得一席之地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非洲青年要求获得一席之地

非洲青年人的意见愈发不容忽视
Busani Bafana
作者 : 
African youth participate at an international youth forum at the UN headquarters in New York. Photo: Africa Renewal/Shu Zhang
African youth participate at an international youth forum at the UN headquarters in New York. Photo: Africa Renewal/Shu Zhang

一股新的浪潮正席卷非洲。在这片大陆上,选出的青年领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从总统到部长和州长,从参议员到议会议员,非洲青年要求在政治领域获得一席之地。

青年正在利用人多优势将票投给较为年轻的领导,或是他们心中会同情青年困境的领导。

2012年在乌干达,年仅19岁的普罗斯克维娅·奥罗迈特(Proscovia Oromait)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议会议员,担任卡塔奎区乌苏克县的代表。奥罗迈特女士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英国《独立报》:“我小时候说过将来要当总统。成为乌干达的领袖一直是我的梦想。现在成了最年轻的议会议员,我为此而自豪”。

2011年在南非,37岁的林迪韦·马给巴科(Lindiwe Mazibuko)代表民主联盟当选议会反对党领导人,成为首位担任该职位的黑人女性。马给巴科女士在2016年1月的TEDx尤斯顿演讲中说:“如果不是以卓越、透明和对公益事业的执著为基础,形成充满活力、多元和真正富有竞争的政治氛围,非洲大陆就不会走向繁荣”。

尼日利亚、加纳、科特迪瓦、肯尼亚、南非、埃及、突尼斯、摩洛哥、喀麦隆、赞比亚、坦桑尼亚、乌干达等国的议会将涌现更多的青年领袖。2018年8月津巴布韦总统选举之后,政治领导队伍中将会出现年轻的面孔。

纳尔逊·查米萨(Nelson Chamisa)现年40岁,是反对党民主变革运动党的新任领袖,正在谋求成为津巴布韦的新任领导。如果获胜,他将成为非洲最年轻的民选总统之一。

根据津巴布韦选举委员会的统计,在此次分水岭式的选举中,登记的530万选民中有60%不足40岁。这体现出青年决心在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卸任后决定治国理政的新道路。

穆加贝先生94岁,是非洲历史最年迈的领导人。到去年11月辞去总统职务时,统治已达37年之久。

青年声音

最近接受德国电台德国之声采访时,查米萨先生说:“年轻人是推动者,也是撼动者。我们希望在政治领域也看到这一点。希望非洲大陆旧貌换新颜。希望非洲大陆有年轻的声音出现。”

2015年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一篇文章中,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国际研究副教授戴维·E·基维瓦(David E. Kiwuwa)指出:“[非洲]十位最年迈的领导人平均年龄是78.5岁,而世界十个最发达经济体的领导人平均年龄是52岁”。

根据基维瓦先生的说法,平均而言,“[这些非洲国家]仅有15%至21%的公民在总统上任时出生”。

基维瓦先生写道,一些非洲人认为“年龄大、任期长是智慧、远见和经验的象征”。他进一步指出,因为政治和其他领域存在机会,青年可以让非洲大陆改观。他感到遗憾的是,政客上了年纪却仍长期任职,让可靠、年轻的接班人没有出头之日。

因诺森特·巴查尼·恩丘比(Innocent Batsani Ncube)39岁,是津巴布韦一位政治学者。他赞同基维瓦先生的观点,强调说非洲政治领袖很少关注青年,他们不相信青年能担任领导。

恩丘比先生告诉《非洲振兴》,老一辈政治精英认为自己有应对发展挑战的所有方法,“领导阶层解决青年工作问题的方法就是一个例子。他们采用的手段大多适用于精英,而非社会青年。青年人和老一辈领导人在观念上的沟通有限”。

库泽尼·德拉米尼(Kuseni Dlamini)在英国专业服务公司安永会计师事务所2013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青年需要在转型之路上获得一席之地,因为他们充满能量和热情。

德拉米尼先生是南非时代传媒集团主席兼美国沃尔玛公司联营零售公司Massmart的负责人。他补充道:“对于非洲大陆的发展来说,一个最为重要的因素就是非洲青年的能量和热情,他们明显充满积极的能力和乐观的情绪。”

德拉米尼先生说:“他们(青年人)是年轻的企业家、创新者、科学家、学者、工程师和专业人士。他们想要的不是援助或慈善,而是去充分发挥自我潜能。”2008年,德拉米尼先生被世界经济论坛提名为“全球青年领袖”,这是对“表现优异的领袖”的表彰,他们对其他青年起带头作用。

根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统计,非洲人口在2030年将达到16亿,青年数量迅速增长,届时将占人口总数的42%。青年人需要有机会参与政治、参加工作、全面融入发展。

非洲开发银行(非开行)称非洲4.2亿青年人(15到25岁)中有三分之一失业,还有三分之一就业困难,只有六分之一能够获得有薪工作。

非开行指出:“每年(非洲)新增青年劳动力达到1000万至1200万,但新增工作岗位只有310万。非洲青年人失业的后果涉及面大、严重程度高:失业会导致生活贫穷,促使人民离开非洲,加剧非洲本身的冲突。”

非开行补充道:“人们所期待的长期结果是增加非洲青年男女的经济机遇,从而改善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因此,非开行旨在通过《非洲青年就业战略(2016-2025)》创造2500万就业机会,并且通过赋予青年人权能、让他们充分发挥潜力,刺激经济增长。

打破现状

世界银行称,非洲青年要求在政治上获得一席之地,而农业经济领域是一个突破口,其价值到2030年将高达1万亿美元。

非洲农业企业孵化器网络是一家总部位于加纳阿克拉的商业发展公司。它希望青年人能够创新并领导非洲大陆的经济转型。

孵化器网络的农业企业导师兼顾问拉尔夫·冯·考夫曼(Ralph von Kaufmann)表示:“农业企业为青年和妇女提供了机会,但需要制定合适的政策方便他们参与。”

塔比森·哥博科(Nthabiseng Kgobokoe)是南非一位年轻的畜牧和园艺业主。她告诉《非洲振兴》说,第一步必定得“让年轻人参与制定政策。仅凭教育无法解决我们的所有问题;青年企业家若要成功,需要有利的政治和经济条件。”

哥博科女士说非洲各地的青年企业家面临着相似的挑战,包括融资和其他资源缺乏,手续繁琐,以及政策不足以促进包容性增长。

哥博科女士强调说,政策制定者忘记了任何社会经济和政治发展都离不开青年这根支柱。

马给巴科女士表示有才华的年轻人必须挺身而出,参与决策制定。这位乌干达国会议员说道:“我们(非洲)正摆脱黑暗大陆、绝望大陆这些刻板的印象……必须参与竞选,必须进入公务员制度工作,必须打破政治现状。”

Topics: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