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非洲或成加密货币的下一前沿

Pavithra Rao
作者 : 

非洲或成加密货币的下一前沿

专家表示非洲的情况很适合虚拟货币

对于加密货币这种数字货币的兴趣正在非洲稳步增长。一些经济学家说,这是一种颠覆式创新,将在非洲大陆兴起。

由于基于互联网,加密货币不受地理因素限制;交易存在名为区块链的数据库中,区块链是一组互联的计算机,将交易实时记录在账本内。

加密货币有别于维萨卡(Visa)或万事达卡(Mastercard)。比如,加密货币目前不受政府管制,无需中间人,依赖互联网完成交易,这说明交易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进行。

全球加密货币大型品牌包括比特币(Bitcoin)、莱特币(Litecoin)、达世币(Dash)、李斯克(Lisk)和门罗币(Monero),但在非洲领先的是比特币。比特币是2009年由化名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个人或群体创造的,投资者希望比特币成为数字时代的新型金融交易模式。

“很少有人把非洲说成是加密货币最大的市场之一,但它可能比其他市场抢先一步。” 商业和技术记者拉凯什·夏尔马(Rakesh Sharma)说。

夏尔马先生说,在与高通胀作斗争的国家,公民可能会选择加密货币,因为“加密货币采用了去中心化模式,是灾难性央行政策之外的另一种选择。”

抢先一步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9月至2017年9月,南苏丹的通货膨胀率为102%。其他通货膨胀率达到两位数的国家包括埃及、加纳、马拉维、莫桑比克、尼日利亚、赞比亚和津巴布韦。其中一些是非洲主要的比特币经济体,这毫不奇怪。根据一家致力于报道非洲比特币新闻的网站gobitcoin.io,主要的比特币国家是博茨瓦纳、加纳、肯尼亚、尼日利亚、南非和津巴布韦。英国广播公司补充说,加密货币正在乌干达取得进展。

2015年,津巴布韦的通货膨胀情况急剧恶化,迫使当局印刷100万亿津巴布韦元面值的钞票(每张仅价值40美元),一些津巴布韦人开始转向比特币。

津巴布韦人和其他非洲国家公民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而非受到恶性通货膨胀困扰的本国货币”,ICOWatchlist.com营销副总裁埃曼努埃尔·特肯布·达尔科(Emmanuel Tokunbo Darko)评论道。该网站是一个加密货币代币托管平台。

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代表全球移动运营商的利益。该协会称,到2020年,非洲将有7.25亿移动电话用户。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非洲人掌握接入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工具,夏尔马先生说道。

“我每天(在手机上)查看持有的比特币,有空就看。时时刻刻,任何时间能看就看。”乌干达的千禧一代皮斯·阿克瓦尔(Peace Akware)告诉英国广播公司。

比特币的传播

非洲政府目前不加管制可能是刺激加密货币在非洲大陆增长的一个因素;然而,这却无法保证政府不会改变他们目前的想法。

尼日利亚央行近日表示,政府可能不是单纯地不愿管,而是无力管。尼日利亚apex银行正在应付国家12%的通货膨胀率,宣布无法控制或管制比特币,“就像没人会控制或管制互联网一样。它不属于我们。”

由于担心银行业崩溃或政府任意拨款,那些不能享受银行服务以及那些在政局不稳的国家生活的非洲人可能认为加密货币有吸引力。“比特币交易有助于消除困扰传统银行和金融服务的程序瓶颈”,达尔科先生解释说。

据夏尔马先生报道,仅去年一年,非洲就推出了大约15个加密货币相关业务。但2013年成立的南非Luno交易所是首家进驻非洲的交易平台,目前在全球40多个国家拥有150万客户。

其他业务,特别是基于加密货币的汇款服务正在各国涌现。这些服务包括在马拉维和摩洛哥运营的阿布拉、南非的GeoPay、津巴布韦的BitMari以及尼日利亚企业家费利克斯·奥尼耶梅奇·乌戈伊(Felix Onyemechi Ugoji)发起、总部位于伦敦的Kobocoin。

Plaas是一款移动应用程序,可让农民在区块链上管理存货。

肯尼亚的BitPesa于2013年推出,非洲及世界其他地区的个人如在手机钱包内存有加密货币,则可通过BitPesa进行虚拟转账汇款。据报道,截至2017年1月,肯尼亚LocalBitcoins.com的交易量超过了180万美元,可见此项业务的利润丰厚。

“我从2017年9月开始(在肯尼亚内罗毕)挖比特币,到目前为止,这是我试过最好的生意,”格拉迪丝·拉布瓦(Gladys Laboi)告诉《非洲振兴》,他补充道:“不到六个月,700美元的投资就赚了800美元。”

一些政府也不甘落后,正在进入虚拟货币领域。突尼斯的eDinar是政府发行的数字货币。塞内加尔也正在建立eCFA,如果成功,非洲的其他法语国家可以仿效。

Liquid Crypto-Money是一家总部位于南非的加密货币咨询公司,其首席执行官希琳·拉姆吉(Shireen Ramjoo)预测,在不久的将来,非洲将会有政府发行的加密货币。

行业专家认为,加密货币将存在多年。比特币用户可以支付相对较少的费用将钱汇至有互联网连接的几乎任何地方,而且没有第三方干扰,这是政府发行的标准货币不具备的优势。

达尔科先生表示:“地球上每一台有互联网连接的计算机设备都可以访问区块链上的信息,并在其上录入“交易”信息。信息不能扭曲、删除、修改或销毁,并且每个人的电脑设备都有着相同的信息。”

另一个优点在于交易是匿名的,用户的信息是私密而安全的;身份盗窃的可能性很小,但身份盗窃在其他形式的数字支付中经常发生。

截至2017年12月,全球对加密货币的需求有所增加,比特币单枚售价上升至2万美元。一年前,仅为1000美元。

庞氏骗局

尽管如此,一些业内观察人士仍认为加密货币是一种有风险且充满变数的计划,说去年2月,比特币的价值就从2017年12月的2万美元暴跌到8700美元。

不受管制的加密货币是一把双刃剑;可能不时会有收益,不过,价格一旦急剧下跌就可能让投资者无路可逃。尼日利亚的一位投资经理梅纳西·埃格德比(Manasseh Egedegbe)说,比特币价格狂涨,就像千年之交的互联网泡沫。

还有一个事实,即加密货币可以被犯罪分子用来转移资金。美国司法部表示,2011年比特币是毒贩的首选货币,美国司法部当年缉获价值近4800万美元的非法违禁品,并发现涉案罪犯共交易了15万比特币(约1.3亿美元)。

孟加拉国、厄瓜多尔和吉尔吉斯斯坦等国认为风险超过收益,已经禁止比特币以及初始代币发行,因为初创企业用它们来规避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的资金要求。

商业新闻线上出版物Quartz Africa去年12月报道称,马夫罗季全球储蓄罐(MMM)是一个类似的计划,曾在尼日利亚拥有超过200万用户,同时在加纳、肯尼亚、南非和津巴布韦开办了业务。

有报道称,南非中央银行正在积极研究加密货币,并可能制定促进创新的指导方针。这些指导方针可能转化为监管文件。南非《星期日时报》3月份报道称,包括南非国民在内的2.75万人受骗,把比特币转入网上钱包,损失了超过5000万美元。该刊物称其为“袭击南非的最大骗局之一”。

根据国际电信联盟2017年的一份报告,非洲地区的互联网使用率为22%,属于世界最低水平(世界平均使用率为48%),这可能会削弱非洲大陆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乐观预测。此外,许多国家的电力供应不足,仍对互联网接入造成阻碍,而加密货币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互联网接入。

尽管一些分析师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比作庞氏骗局,但许多非洲人仍在冒险投资。

其他专家,如达尔科先生认为,非洲应该热烈拥抱这一创新。他表示,“实话说,非洲对区块链技术及其由此产生的加密货币的需求超过世界任何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