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利比里亚的和平卫士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妇女:利比里亚的和平卫士

妇女在实现和保持和平方面的作用受到世界赞誉
Franck Kuwonu
作者 : 
Liberian women at an empowerment and leadership conference in Monrovia, Liberia. Photo: UNMIL Photo/Christopher Herwig
Liberian women at an empowerment and leadership conference in Monrovia, Liberia. Photo: UNMIL Photo/Christopher Herwig

直到不久前,国际社会上一提到利比里亚,人们就会联想起儿童兵。当时,这个国家正试图摆脱内战的浩劫,但军事手段无法解决问题。

此时,利比里亚的母亲、祖母和姐妹们站了出来,组织了“利比里亚妇女群众和平行动”。

她们向利比里亚男性施压,要求他们追求和平,不然就没有床第之欢。上千名女性身穿全白服装,聚集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的鱼市,她们静坐、祈祷、歌唱。她们的形象传遍了全世界。

“利比里亚妇女说,和平是我们的目标,和平事关重大,我们需要和平,”她们这条响亮的口号被印了在市中心鱼市的公告牌上。

“世界曾因儿童兵而记住了利比里亚,”作为和平团体领导人获得2011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莱伊曼·古博薇(Leymah Gbowee)说,“人们现在因这些白衣妇女而知道了我们这个国家。”

她们坚持努力一直到该国举行首次大选,终获成功。

“我们觉得社会上的男人根本并没有担当。”现任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女性、和平与安全项目”负责人的古博薇回忆道,“他们要么去打仗,要么就保持沉默,对我们国家遭受的一切暴力逆来顺受……所以我们决定,‘我们要用这样的方式让沉默的男人行动起来。’”

这些妇女要求会见当时的总统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并说服他和其他交战派别领导人一道参加由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共体)这个次区域组织斡旋的和谈。

妇女们把“走廊游说”的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趁休会期间在会议室外“堵截”谈判代表。她们的行动为后来在加纳的谈判铺平了道路,在那里,大约200名利比里亚妇女组成的代表团在总统府静坐,施压以求达成协议。

身穿白衣的妇女们封锁了包括窗户在内的每个出入口,防止谈判人员在未达成协议的情况下退场。因为她们的行动,再加上西非经共体领导人施加的压力,促成了2003年《全面和平协定》的签署。

她补充道:“她们去面见当时的总统[查尔斯·]泰勒对峙,坚决要求他给和平一个机会;她们千里迢迢来到加纳,面见正在进行和谈的交战各派领导人,敦促他们签署停火协议。尽管利比里亚男性也发挥了作用,但妇女始终如一,冲在前列。”

《阿克拉和平协议》签署后,利比里亚妇女的政治活动一直持续到2005年大选。大选中,埃伦·约翰逊·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当选总统。

观察人士注意到,通过公民教育和由妇女执行的选民登记运动,利比里亚民众实现了表达民意、投票选举的权利。

利比里亚战后首次总统大选期间,近80%的利比里亚妇女涌向投票站,让这片数个世纪以来父权最根深蒂固的大陆上迎来了首位女总统。瑟利夫女士的当选被誉为历史性事件。用这位新当选总统自己的话来说,“我们粉碎了玻璃天花板理论。”

在赢得选举几天之后的集会上,她向欢庆胜利的支持者们发表演说时呼吁妇女“抓住时机积极参与公民和政治事务”。

瑟利夫总统成为非洲第一位经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总而言之,利比里亚妇女一直是该国反对暴力的力量,她们用行动帮助扑灭了长达14年的内战战火。此后该国重点转向和平建设。

由于妇女们坚持不懈地倡导和平,向公众提出明确的主张,使得她们赢得了社区监督者的地位。她们还提出了“和平小屋”的概念,让妇女在这里接受领导力和创业技能培训。


凯瑟琳·奥内卡里特从利比里亚协助报导。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