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在两个法庭的成功案例

Photo of Legal Officer Evelyn Kamau working in the courtroom in Nairobi.
法律干事埃韦林•卡马乌正在处理内罗毕争议法庭审理的一个案件。

席尔瓦—联合国争议法庭—2021/006—2021年2月2日

  申请人从行政法司行政上诉科被非法调任至全球战略和政策司,对此提出异议。申请人获得了三个月的净基薪作为精神损害赔偿。

  联合国争议法庭(争议法庭)指出,尽管有关法律框架未就做出调任决定应遵循的程序提供任何指导,但应“秉承诚信和公平的一般原则,在做出调任的最终决定之前,通常至少应与工作人员就调任进行协商,并事先给该工作人员一次发表意见的机会”。争议法庭认为,申请人被直接调离行政和上诉科,而未就调任决定进行任何有意义的协商。争议法庭还指出:“按照诚信和公平的原则,对工作人员就业的条款和条件做出重大改变的行政决定,应以正式的书面形式告知该工作人员”。争议法庭裁定,本案中不存在此类书面决定。

  行政部门解释称“将申请人调离行政和上诉科的唯一原因是,如果她重返行政和上诉科担任法律助理,则可能与她先前担任的职工会第二副主席发生利益冲突”。争议法庭不接受将该解释作为调任席瓦尔的正当理由。争议法庭强调,在管理联合国秘书处雇佣人员的相关法律框架中,没有任何条文规定“前职工会代表不能在行政和上诉科或其他任何联合国特定实体担任或重返职位。”

  争议法庭裁定,行政部门提供的理由不正当,并导致了不合理的结果。

阿斯拉姆—联合国争议法庭—2020/200(2020年12月3日)

  申请人因执行公务而患病,要求赔偿损失,因已过时限遭拒。根据《工作人员细则》附录D的规定,申请人对此提出异议。联合国争议法庭认为该申请应予以受理,因为申请人曾要求对认定索赔已过时限的决定进行管理评价,并且行政部门之前具有相同效力的来函并未对正当的索赔要求做出回应。

  依据案情,争议法庭表示,索偿事项咨询委员会(索偿咨委会)没有考虑到申请人是因患病而错过了截止日期这一申诉点,就拒绝了他的索赔。争议法庭还指出,存在一个合理的假设,即虽然索偿咨委会要求申请人提供证据以阐明索赔中所有不明确的地方,但索偿咨委会在拒绝索赔之前未曾征求申请人的意见。最后,争议法庭裁定,提出索赔的截止日期应从事故发生之日或工作人员获悉或合理知悉受伤或疾病的日期算起。争议法庭发现申请人的索赔过程存在重大缺陷,为坚持正确的程序,将该案押后裁决。

申请人—217号命令(内罗毕/2020)—2020年11月3日

  争议法庭决定,暂停执行申请人不继续在联合国任职的决定,直至完成管理评价。申请人为定期任用人员,已基于人道主义理由,要求延长其任用期限。虽然争议法庭强调,行政部门对以人道主义为由延长工作人员的任命决定具有酌处权,但却发现行政部门未能正确行使该项权利。经过初步认定,争议法庭判定该项决定不合法,下令暂停执行该决定。

  争议法庭认为:“行政决定必须基于适当理由。行政部门在处理工作人员的问题时,有义务遵循公平、公正、透明的原则。在本案中,行政部门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延长申请人的任期。被申请人的沉默也表明行政部门未遵循透明这一原则。”

米克施等人—联合国争议法庭—2020/192—2020年11月16日

  六名来自安全和安保部(安保部)的申请人就未能当选安保军士提出异议,该职位当初有五个空缺。他们获得了赔偿,以弥补他们失去的经济机会。

  申请人提交的证据表明,安保部明确告知他们,进入遴选程序前无需参加书面评估。但在之后的候选人资格评估中,却将未参加书面评估纳入了考察范围。

  争议法庭认为,申请人受到了误导,并裁定行政部门违反了对工作人员保持透明、诚信的义务。

卢斯—2020—联合国上诉法庭—1043(2020年10月30日)

  申请人的职位由预算外捐款资助。在合同到期前的几个月,她收到了不续签的通知,理由是捐款的拖欠导致资金不足。但是,在她的合同到期之前,行政部门收到了一笔捐款,足以资助申请人留任该职位。此外,包括资助其职位在内的预算也得到了批准。然而这些进展并未改变行政部门的不续签决定。

  争议法庭撤销了不延长申请人的定期任用以及让其停止提供服务的决定。虽然必须根据做出不续签决定时的主要情况对这些决定进行评价,但是,由于资金不足而导致的不续签决定,应在财政年度结束时,根据全面的预算评估合理地做出。不续签的事先通知是非强制性的,因此,“行政部门有义务核实阻碍续签申请人的财务限制”在合同到期时“是否仍然存在”。争议法庭进一步下令,如果行政部门决定不让申请人复职,则应向申请人支付一年的基薪净额。

  对于行政部门的上诉,联合国上诉法庭(上诉法庭)维持了争议法庭的裁决。裁决认为,如因资源不足而不续签,一旦工作人员证实有充足的资源来支持其续签,那么行政部门则需要提供证据证明不续签的原因。行政部门虽然更有能力获得证据,但未能提供证据来反驳申请人,因此,争议法庭有理由认定不续签是非法的。

齐维奇—2020年—联合国上诉法庭—1069—2020年10月30日

  申请人被主管剥夺了核心职能,遭到推定解雇,她对此成功提出异议,并获得了六个月基薪净额作为精神损害赔偿。此后,行政部门提出了上诉。上诉法庭维持一审判决。

  除此之外,上诉法庭还裁定,行政部门由于未采取保护性措施,“而使齐维奇女士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暴露于有害的工作环境中,因未能履行照料职责,行政部门应给予齐维奇女士赔偿以减轻伤害(……)”(第73段)

联合国争议法庭—2020/116(2020年7月10日)

  2006-2013年,申请人在乍得和索马里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人员期间,由于创伤性经历,患上了重度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2016年,申请人向索偿事项咨询委员会(索偿咨委会)提出了索赔要求,但遭到拒绝。对此,申请人提出异议。索偿咨委会认为,不存在能够免除《工作人员细则》附录D(因工受伤管理细则)中规定限期的“例外情况”,因此裁定该索赔要求已失时效。争议法庭认定,索偿咨委会滥用酌处权,在申请人能否在截止日期前提出赔偿要求的问题上,参考了医务司一名从未对该申请人进行过检查的医务人员的意见,而非专门负责其治疗的心理医生的意见。行政部门认为,申请人无法证明他在法定期限内没有能力提出索赔。争议法庭驳回了行政部门的主张,驳回理由是附录D并未规定需要进行任何能力测试。因此,争议法庭要求索偿咨委会对该索赔重新予以受理。由于索偿咨委会秘书对索偿咨委会的审议进行了“不当干预”,导致诉讼延期,该行政部门还对该案的法庭诉讼进行了“无序的处理”,因此还需支付申请人三个月的净基薪和额外的两万美元作为精神损害赔偿。

迪昂—联合国争议法庭—2020/093(2020年6月22日)

  申请人对其在特派团内部的调任和定期任用未得到延长提出异议。虽然调任决定是基于该申请人不良行为表现和人际交往能力不足的指控而做出的,但负责审议这些指控的实况调查小组在得出结论之前已经解散。争议法庭认为,虽然行政部门可酌情调任申请人,但却未能正确行使酌处权,违反了业绩管理和发展系统 (ST/AI/2010/5) 的相关规定,即报告干事应“积极协助工作人员纠正”其绩效报告中存在的问题。基于“未公开、未调查和未解决”的指控,行政部门对申请人进行随意调任,侵犯了申请人的正当程序权利,该纪律处分措施非法,属于暗箱操作。争议法庭裁定,行政部门应支付申请人一个月的净基薪,作为非法调任对其造成压力和焦虑的补偿。

申请人—联合国争议法庭—2020/094(2020年6月22日)

  申请人报告称,在入境体检期间,她遭到了医务人员的不正当性行为侵犯。根据关于禁止歧视、骚扰(包括性骚扰)和滥用权力的秘书长公告 (ST/SGB/2008/5),一个实况调查小组对申请人的指控进行了调查。该小组调查发现,没有足够的证据指向性骚扰或其他违禁行为。调查后,该医务人员所在行政部门以医疗检查培训的形式对其进行了管理。行政部门未将该医务人员转介采取纪律处分措施,申请人因此提起上诉,争议法庭批准了申请人的部分要求。争议法庭认为,延迟处理申请人的控告不合理,行政部门应向其支付1.25万美元作为精神损害赔偿。争议法庭还撤销了实况调查小组的结论,即证明医务人员有违禁行为的证据不成立。

卢斯—联合国争议法庭—2020/038(2020年3月10日)

  申请人的职位由一项军备控制条约的缔约国和观察国的预算外捐款资助。在合同到期前的几个月,她收到了不续签的通知,理由是捐款的拖欠导致资金不足。数日后,一个缔约国提供了捐款,足以资助申请人留任该职位。此后,缔约国批准了一项预算,其中包括为资助申请人职位的资金。然而,行政部门的不续签决定并未得到重新讨论。

  争议法庭撤销了不延长申请人的定期任用以及让其停止提供服务的决定。虽然必须根据做出不续签决定时的主要情况对这些决定进行评价,但是,由于资金不足而导致的不续签决定,应在财政年度结束时,根据全面的预算评估合理地做出。不续签的事先通知是非强制性的,因此,“行政部门有义务核实,阻碍续签申请人任命的财务限制”从通知发布起到合同到期前“是否持续存在”。联合国争议法庭进一步下令,如果行政部门决定不让申请人复职,则应向申请人支付一年的净基薪。目前,联合国上诉法庭正在处理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