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俄罗斯世界杯的教训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俄罗斯世界杯的教训

世界杯赛场上非洲球队怎么了?
2 October 2019
作者 : 
非洲振兴 : 
Senegal Sadio Mané in action during the World Cup. Photo: Alamy / IPAS
世界杯赛场上塞内加尔队球员萨迪奥·马内 图片来源:阿拉米/IPAS

6月29日清晨,塞内加尔刚一睡醒,扑面而来的,就是主流报社之一《太阳报》上一则令人心碎头条消息。“La désillusion”(“失望”),这家媒体用两个字对国家队迎战哥伦比亚队时糟糕的表现做了点评。这场比赛在俄罗斯萨马拉举行,塞内加尔队以0-1失败告终。

《太阳报》不仅表达了数百万塞内加尔人的心情,也道出了非洲大陆所有人民的心声。他们期待有支非洲球队能在2018世界杯首轮小组赛中出线。这个希望彻底破灭了。

塞内加尔足球队有“特兰加雄狮”之称。在四年一届的世界杯上,是非洲的最后一线希望。埃及、摩洛哥、尼日利亚和突尼斯等另外四支非洲球队早就惨遭淘汰,而特兰加雄狮则先以2-1拿下波兰队,再以2-2战平日本队,一路势如破竹。然而,最终胜利仍是泡影。

穆罕默德·巴(Mohamed Bah)来自塞拉利昂弗里敦。他攒钱到一个临时观赛厅,在大屏幕上看球。塞内加尔的失利让他崩溃。“痛苦,”他坦白说。

为何表现不佳?

今年的世界杯是1982年以来首次没有一支非洲球队小组出线。在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的决赛阶段,当年非洲实力最强的球队——喀麦隆非洲雄狮一场未失仍被淘汰。喀麦隆队与最终夺冠的意大利队1-1战平,与波兰、秘鲁队以0-0平局收场。

1982年,阿尔及利亚2-1战胜西德,3-2打败智利,但2-0输给了奥地利。

非洲球队为何在俄罗斯赛场上表现如此不佳?一些专家指出球队战术有误,但问题远非球场表现这么简单。

非洲足坛的弊端早已显现。国内联赛大多经营不善,迫顶尖球员不得不去往海外寻找更好的机会。过度依赖外国教练无济于事,,因为并不熟悉非洲足球的特点。

此外,还有腐败现象。今年6月,知名加纳调查记者阿纳斯(Anas Aremeyaw)制作了一部调查类纪录片,揭露了非洲赛事官员与球队经理索取大笔贿赂操控比赛结果的事实。

多名官员卷入丑闻,加纳足球协会主席、非洲足球联合会副主席奎西·恩扬塔基(Kwesi Nyantakyi)就是其中之一。有人看见他在酒店客房收取了65 000美元的贿款,行贿的据信是一名商人,目的是获得加纳足球联赛三年近1500万美元的赞助权。

消息爆出后,恩扬塔基先生辞职,并退出了足球运动管理机构国际足联的执行委员会。

许多非洲国家仍错误地认为运动员受不了严格的正规教育。想要继续从事体育的人大半都会辍学。足球学院在许多国家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年轻人因此有机会在接受文化教育的同时提高体育技能。

塞内加尔的迪亚姆巴斯、布基纳法索的足球星球以及喀麦隆的卡吉体育,都是非洲大陆近来成立的足球学院。

有人认为非洲球队在对战阿根廷、巴西、德国队这样的传统强队时缺乏自信。

前赞比亚国家队长卡卢沙·布瓦利亚(Kalusha Bwalya)曾获“非洲足球先生”称号。他在英国广播公司的一次电台采访中承认:“我们有能力,但缺乏信心。”

他反思道:“我看尼日利亚队在下半场表现非常好,于是就问自己为什么他们在上半场刚开赛时不行。”他呼吁非洲体育联盟与尼日利亚队的教练一同解决这个问题。

拉明·班固拉(Lamin Bangura)是几内亚最成功的教练之一,曾是塞拉利昂的国际球员,参加过两届非洲国家杯。他指出无视本土教练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我们要扪心自问为什么不让非洲教练带国家队。”

在《非洲振兴》的采访中,班固拉先生问:“其他非洲球队[埃及、摩洛哥与尼日利亚队]的外国教练和塞内加尔、突尼斯队的非洲本土教练有什么区别?这些球队一样都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了。”

过去是球员薪资低,不愿意认真踢球。而如今,大多非洲球员在欧洲俱乐部效力,收入颇高。根据权威足球网站“转会市场”的统计,塞内加尔队在参加世界杯的所有非洲球队中身价最高,总值达3.5亿美元,而埃及队的总值约为1.15亿美元。

资金至关重要

非洲本土联赛为国家队打造了最优秀的球员,但需要资金存活下去。备战世界杯需要大笔预算,但对于很多国家来说,更要紧的是解决贫困相关问题,而非投资体育。

虽然非洲球队在俄罗斯赛场上表现令人失望,但非洲的卫星、有线电视公司却大赚了一笔。2018世界杯有望为国际足联创造约60亿美元的收入,相比2014年增加25%。观众多达32亿人,节目收入预计增至30亿美元。

有人担心卫星、有线电视报道过度关注欧洲联赛,会影响非洲本土联赛的发展。对于这一季的国际足联世界杯而言,博取非洲观众的眼球也是一场较量。

展望2022世界杯

俄罗斯世界杯开赛一周前,肯尼亚电信巨头狩猎通信与迅速占据泛非市场领袖地位的科威士公司达成了一项直播合作。球迷们因此可以在手机上观看比赛。

狩猎通信的执行总监查尔斯·卡尔·万杰希(Charles Kare Wanjohi)在内罗毕表示:“我们想让客户有史以来第一次在移动设备上观看最盛大的体育赛事。”

未来,非洲足球运动的管理机构必须设法收拾俄罗斯赛场上的惨淡局面。摩洛哥第五次申办世界杯失败(输给加拿大、墨西哥、美国的联合申办),不啻是在伤口上撒盐。

1970年非洲国家杯举行前夕,国际足联已故前主席斯坦利·劳斯爵士曾预言非洲球队将在20世纪末之前拿下世界杯冠军。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进入新世纪以来已经举行了五届世界杯,不过劳斯先生的预言仍未实现。

但希望至上。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即将来临。届时,非洲球队的实力将受到检验。备战的时间就在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