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非洲豪华家居服剑指时装大牌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非洲豪华家居服剑指时装大牌

三旬非洲青年创立“贝宁之墙”品牌时装,高档成衣远销欧洲
作者 : 
非洲振兴 : 
Walls of Benin loungewear. Photo: Lara Jacinto
“贝宁之墙”家居服 图/拉腊·雅辛托

几百年以来,丝绸、棉花、兽皮被作为服装半成品材料从非洲运往伦敦、巴黎和纽约等西方时装之都。运回的货物则是少量成衣、廉价的鞋子和二手服装。这些商品会以极高的差价出售,或者被作为实物捐赠。

如今,胸怀大志的初创公司“贝宁之墙”正在30岁齐·阿坦加(Chi Atanga)的带领下试图破旧立新。阿坦加生于英格兰曼彻斯特,祖籍喀麦隆。根据其网站介绍,公司主要生产睡衣和家居服,穿着舒适休闲,风格时尚,做工精细,适合“各种锐舞派对以及乘船、火车和飞机出行”。其成品远销欧洲的高端商店,目标人群是追逐时尚的消费者。

品牌名称“贝宁之墙”来源于15世纪建成的世界上最大的人造建筑:一套为守卫古贝宁王国(坐落于今尼日利亚埃多州首府贝宁城)而建造、由护城河与城墙组成的防御工事。

阿坦加称自己是“贝宁之墙”的“首席传道士”而非首席执行官。他认为,公司的目标在于“以文化为载体传播软实力”。

剑指巨头

阿坦加精心研究并设计了“贝宁之墙”的商业计划。他获得了葡萄牙政府提供的10万美元启动资金,并加入了伊拉斯谟欧洲企业家学徒计划,就这样,他得到了实现梦想的资本。根据一家在线媒体facetofaceafrica.com的报道,“阿坦加先生借助社交天赋,获得了知名品牌费莱丽所属的Lunan Group的投资。”

目前,他正在位于沿海城市蒙巴萨(肯尼亚第二大城市)外的“经济特区”设立制衣厂。

他坚定地说:“我们不依赖传统的非欧纺织品/原材料的价值链,我们要创建一个新的范式。”他随后发问:“我们能不能在非洲挑战女士内衣巨头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然后,他答道:“那是肯定的!”

具体怎么操作?他说:“我们的商业模式很简单:我们学习非洲印花纺织的精华,将厚重的蜡染布换成更高档的生态面料。”肯特布是加纳著名的丝绵混合面料,是非洲面料的代表,而丝绸和天丝都是天然纤维,质地柔软,吸水性强。“我们觉得欧洲大城市的时装品牌应在非洲设厂,促进当地就业,而不是仅仅将牛仔裤、套装等服装出口到非洲。”

成年后,阿坦加的第一次非洲旅行是2014年成行的加纳,这次旅行让他打开了眼界。“我看到一切都是那么明亮、艳丽、鲜活。我很意外非洲印花纺的影子随处可见。我意识到这是属于我的遗产。”

贝宁之墙的总部目前设在肯尼亚和卢旺达,公司从葡萄牙进口丝绸和天丝。2018年4月,公司与肯尼亚野生生物保护集团Wildlife Works(野生生物工程)合作,共同设立非洲工厂。该项目旨在向欧洲和其他地区出口超柔丝绸和天丝制成的豪华家居服,该厂为非洲地区第一家此类工厂。

借助数字印花技术,Wildlife Works每周可生产一千件家居服。阿坦加兴奋地说:“我们正在构建一条从东非至南欧的价值链。”他认为一度被忽略的非洲家居服时尚产业的前景十分光明。

同时,曾经被英国顶级超模斥责没有《时尚》杂志的非洲正在发生迅速改变。阿坦加说:“如今的非洲时装业十分令人振奋。它刚刚诞生,同时又有着百年传承。这个产业涵盖55个非洲国家,拥有庞大的人口规模和数十亿美元的购买力。”

未来令人振奋

非洲的时装业正在得益于中产阶级的崛起和与域外成熟品牌开展的合作。此外,美国颁布的《非洲增长与机遇法》(AGOA)旨在拓展美国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贸易和投资。根据主要的非洲事务杂志《非洲商业》的报道,该法“为指定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提供免关税待遇”。美国公司正在准备投资非洲的时装业。

日前,该法被延长至2025年。阿坦加认为,非洲人可通过《非洲增长与机遇法》进入市值120亿美元的美国家居服市场。

通过与桉树种植户和其他原材料供应商合作,他的公司可以创造就业岗位。桉树纸浆经过纺织加工后,可制成清爽透气的面料。

此外,有十多个肯尼亚小型棉花种植户接受了贝宁之墙的专业纺织技术培训,其中包括将纤维织成纱线,将纱线织成衣料,然后漂白、染色、印花,最后制作成时尚的睡衣。

当被《非洲复兴》问及为何要在肯尼亚设厂时,阿坦加先生回答:

“我们选择肯尼亚,是因为肯尼亚与埃塞俄比亚一样,人们知道本国时装业的价值。两个国家已建立了培训中心,培训本土企业家如何通过多样化运作来打造高档服装。”

像瑞典的H&M等时装巨头也开始瞄准非洲的时装业。在瑞典政府发展融资部门瑞典与发展中国家工业合作基金会(Swedfund;现已更名为“瑞典国际基金会”,Swedfund International AB)的支持下,H&M正在设立位于埃塞俄比亚的纺织工厂,计划创造约4 000个就业岗位。阿坦加预料,随着工资成本上涨,许多中国纺织企业将转移至非洲。

他说:“中国的人均月工资水平正在接近200美元,而东非的工资水平约为120美元。”

阿坦加先生高兴地说道一些东非国家有意禁止进口二手服装,卢旺达已经颁布禁令。坦桑尼亚和乌干达正在考虑此举的缺点,肯尼亚似乎已经准备就绪,但随后改变主意。美国被禁令激怒,威胁要撤销这些国家《增长与机遇法》待遇的资格。阿坦加先生认为,二手服装禁令是“高明之举”。

此外,这名青年企业家还认为东非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和营商便利都是投资者关注的重点。他说:“在一些国家,要想获得必要商业许可就必须先行贿,而且电力供应也是一个问题。”

纺织业还存在着一些其他挑战。阿坦加先生补充说:“虽然非洲纺织业的年市值为40亿美元,但其中仅有19%是有品牌的。我们没有足够资金可申请专利和保护我们的纺织产品生态系统。我们也不希望妇女和儿童以辍学为代价在工厂里工作18个小时。”

阿坦加来自多元背景,这启发了他以非洲作为家居服投资项目的核心元素。小时候,他在曼彻斯特的学校操场上售卖过来自喀麦隆的bonbon甜点。他笑着说:“因为是来自喀麦隆,我会加收‘进口税’。从非洲进口的东西就要贵一点。”

“我知道创建一个非洲本土家居服品牌,然后拿到欧洲去卖会很赚钱。所以,我去了葡萄牙,与高档经销商和服装品牌寻求合作关系,也去了东非。”

关于睡衣的奢华定价问题,他告诉facetofaceafrica:“我们认为195英镑[260美元]的价格很公道。丝绸并不便宜,开发一款奢华型产品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同时我们也会将零售价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目前,阿坦加先生的热情集中在了在非洲生产优质服装,并出口到欧洲。他说:“我想在道德的基础上在时装领域创造财富。”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