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运用肥料,重燃“绿色革命”希望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创新运用肥料,重燃“绿色革命”希望

Busani Bafana
作者 : 
非洲振兴 : 
Simnai and Phillip Tshuma, smallholder farmers from Hwange, Zimbabwe, show off their sorghum crop planted using fertilizers. Photo: Busani Bafana
津巴布韦万格区的小农场主菲利普·楚马与西姆纳伊·楚马夫妇展示他们使用了肥料的高粱田。图片来源:Busani Bafana

菲利普·楚马(Phillip Tshuma)是一个快乐的津巴布韦农民。尽管该国遭遇了史上最严重的干旱,楚马今年的玉米和细粮收成还是比2015年高了50%,这都要归功于微量精准施肥法,这种方法强调精准定向施肥,微量施肥。

通过使用这种方法,农民在每公顷土地上使用大约8至10千克氮肥,这一数量是建议使用量的五分之一。

上一个农业年度中,楚马农业收成获利350美元,在一个大多数人每天生存费用不足1.25美元的国家里,这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他计划将利润的三分之一用于下一农业年度的氮肥投入。如果一切合乎预期,每个农业年度,他将从他津巴布韦南部万格区的农场中获得更多利润。

仅仅十年以前,非洲领导人在尼日利亚阿布贾的一个特别峰会上通过了使用肥料的十二点决议,该决议是非洲“绿色革命”项目的一部分。他们认识到,单用无机肥不能提高粮食产量,要求各国切实增加肥料使用量,从2005年平均每公顷土地使用8千克肥料增加到2015年每公顷使用50千克。

有机肥和无机肥都含有使植物健康生长的营养成分。有机肥中只含有动植物基质材料,主要是粪肥、树叶以及堆肥,这些都是自然过程的副产品或终端产品。无机肥,也称为合成肥,是含有合成化学物质的人工制品。

有机肥只有在土壤温暖湿润时才释放营养,而无机肥中的营养能立即为植物所吸收。

通过“绿色革命”,非洲将会追随亚洲和拉丁美洲的步伐。这两个地区因为实施卓有成效的政策、采用新型农耕技术、改善投入并使用高产种子而增加了收成,减少了贫困。

尽管没有国家达成2015年目标,非洲联盟农村经济与农业事务专员罗达·皮斯·图姆斯密(Rhoda Peace Tumusiime)表示,并没有必要因此绝望,非洲国家反而应该继续投资,改善面向小农场主的化肥供应。

 

需求增长

旨在促进非洲商用肥料投资的非洲肥料与农业企业合作组织副主席理查德·慕堪达维(Richard Mkandawire)表示,尽管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一些国家在增加肥料使用方面还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指出,从2005年到2015年,埃塞俄比亚每公顷土地肥料使用量从11千克增加到24千克,增幅比率最高。同一时期,加纳每公顷土地肥料使用量从20千克增加到35千克,肯尼亚从33千克增加到44千克。因为在过去的10年里增加使用肥料,非洲国家在农业产出上基本上都出现了增长。根据加纳统计局的数据,该国2014年的增收率高达4.6%。根据肯尼亚全国范围内的一次家庭调查数据,从1997年到2007年,小农场主肥料使用增加了56%,玉米产量增加18%。

2016年3月,国际肥料发展中心前总裁阿密特·罗伊(Amit Roy)在科特迪瓦的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非洲地区会议上表示,虽然非洲没有完成《阿布贾宣言》所设定的肥料使用目标,但非洲正在向到2018年平均每公顷土地至少使用17千克肥料的目标进发。尽管这个目标设得似乎并不太高,但预期是宣言发布时实际肥料用量的两倍。

代表500多家化肥生产商和经销商的全球贸易组织国际肥料工业协会的数据表明,许多非洲国家平均化肥使用量至今只有每公顷12千克,亚洲国家和地区则完全不同,如马来西亚,平均每公顷土地使用化肥1570千克,香港每公顷1297千克,孟加拉则是278千克。

尽管如此,主张通过增加作物营养、改进农商技术来提高农业产量的国际肥料发展中心表示,自2008年以来非洲的肥料需求一直在增加,尤其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其肥料使用量增加了130%。

罗伊先生推测,到2018年,肥料需求将会达到700万公吨,尽管这个数字仅占全球肥料消费的2%。巴西、中国、印度和美国是全球肥料的主要消耗国,占全球需求的55%。

 

少量肥料成效大

微量精准施肥方法是增加非洲肥料使用量的突破性技术,楚马先生的例子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在津巴布韦有17万家庭尝试这种方法,楚马一家也是其中之一。他的谷类产品收成增加了一倍,大大保障了他家庭的粮食供应。根据国际半干旱热带地区农作物研究所(以下简称“农作物研究所”)的数据,通过推广微量精准施肥方法,津巴布韦已经能在粮食进口上每年节约700万美元。

 农作物研究所表示,微量精准施肥方法的成本并不高,而且,如果为小农场主所用的话,可以提高肥料使用,并且可以进一步提高投资回报率。

楚马先生称,使用微量施肥方法后,他投入的少量肥料实现了比以前更高的产出,而且没花很多钱。如果按照非洲领导人设定的门槛,每公顷土地使用50千克肥料,他每个农业年度单单在肥料上的投入就将超过300美元。

农作物研究所在津巴布韦运用农作物生长模型来分析微量施肥方法的成本以及该方法的实际工作原理。分析表明,实际情况与传统认识不同,即使少量肥料也能大大提高土地产量。通过使用微量施肥方法,农民在每公顷土地上仅使用8至10千克氮肥,此数量大约是建议使用量的五分之一。

农作物研究所科学家马丁·莫约(Martin Moyo)表示,尽管微量施肥方法具有明显的优势,但津巴布韦只有少部分小农场主使用该方法,原因在于缺乏相关知识以及在获取技术资源和成本负担方面存在困难。另外,该地区在文化和传统上的一些观念也构成了阻碍。举例来说,当地人相信肥料会“烧死”作物。

 

解决土壤肥力问题

由单一耕种、土壤退化以及其他因素共同造成的土壤肥力下降,通常被视作非洲大陆粮食产量减少的元凶。面对这个现实,应鼓励小农场主使用肥料。

使用肥料能改善土壤质量,帮助缓解土壤侵蚀和营养消耗。2015年一份题为“全球土地资源状况”的联合国粮农组织报告敦促政府鼓励农民将作物残渣以及其他有机物质用作土壤养料,采用固氮作物实现轮作,并谨慎使用有机肥料和矿物肥料。

图姆斯密女士说:“肥料是非洲粮食安全的关键,我们需要推动私有企业参与其发展。”

乌干达驻意大利大使、驻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粮食计划署代表格雷斯·阿科罗(Grace Akello)表示,要提高农业生产力,非洲国家必须走向农业机械化,增加肥料使用。阿科罗还说:“我们只有改善土壤健康状况,并增加肥料使用量,才能提高农业生产力,因为我们已经意识到,在非洲的许多地方,土壤情况十分糟糕。”

 

融资支持肥料使用

罗伊建议,非洲需要加速推进可持续的土地管理方式,并充分利用非洲肥料金融机制,该机制由非盟在2006年非洲肥料峰会上建立,旨在增加肥料使用。

去年7月,非洲肥料与农业企业合作组织与名为“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的一家全球农业研究中心共同举办了一次会议,探讨了非洲在使用肥料方面所取得的进步。会议总结,虽然一些地区性经济共同体建立的区域肥料市场十分成功,但他们受阻于薄弱的基础设施和销售网络,另外在仓储和本地肥料混合设备上也存在问题。

慕堪达维先生 表示,如果小农场主能够获得价格低廉的肥料来源,他们将会增加化肥使用量。“有限的肥料获取来源导致价格高昂,小农场主们于是少用或根本不用肥料。这最终会将他们带入低生产力的陷阱。在此陷阱中,缺乏肥料投资激励和农村经济发展停滞等限制因素将会相互强化。”

慕堪达维解释说,大部分小农场主已陷入土壤肥力低与贫困这两者所构成的恶性循环中,这使得他们无法承担成本投入来提高生产力、终结饥饿。 

有关专家一致认为,采用微量施肥方法增加肥料使用、推动私有企业投资、增加信贷机会、降低进口成本、出台恰当的补贴项目以及加速推行可持续的土壤管理方式,能帮助非洲实现“绿色革命”的梦想。挑战在于如何让政府与专家展开合作,持之以恒,一管到底。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Current Issue: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Theme: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

    Download PDF version: PDF icon Africa_Renewal_zh_30_3.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