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东非正在崛起的巨型项目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东非正在崛起的巨型项目

将建设连接肯尼亚、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和南苏丹的公路、铁路、港口和管道
非洲振兴 : 
Work on the LAPSSET highway in progress near Turbi in Kenya. The road will connect Kenya with Ethiopia. Photo: Wanjohi Kabukuru
在肯尼亚图尔比(Turbi)附近的LAPSSET项目高速公路已经进入施工阶段。这条路将连接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 图片来源:Wanjohi Kabukuru

在肯尼亚历史悠久的沿海城市拉穆,一座独特的(玻璃嵌板、高高的石拱门)多层建筑屹立于马果果尼灌木丛林中。这是价值25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拉穆港-南苏丹-埃塞俄比亚交通走廊(LAPSSET)项目的总部。这一走廊连接了肯尼亚、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和南苏丹。

            这一地域覆盖广泛、影响深远的项目主要包括一条铁路、一条公路、一条原油管道和一个连接这四个国家的光纤电缆系统。另外还涉及几个机场、几个度假城市、一家炼油厂、 32个泊位的拉穆港码头以及其他配套的小型基础设施项目。

 

            一旦项目落成,LAPSSET铁路将连接西非的杜阿拉-拉各斯-科托努-阿比让走廊,穿越喀麦隆、尼日利亚、贝宁、多哥、加纳以及科特迪瓦。

            专家认为LAPSSET项目将为非盟在2063年前实现和平、繁荣、融合,完成真正的区域一体化做出巨大贡献。实际上,在2015年的非盟大会期间,非洲各国首脑均支持将该项目纳入“非盟总统基础设施支持倡议”,标志着该项目对实现非洲区域一体化的愿景至关重要。

            该项目也包括在拉穆建设肯尼亚的第二个海港,预计该港口的吞吐量会比目前负担过重的蒙巴萨港口更大。两个港口都将有力支持肯尼亚发展成为东非以及非洲之角的交通和物流枢纽。

            该项目看起来前景光明,但其历史颇为坎坷。1972年,肯尼亚取得独立九年后,有关方面就开始酝酿这个项目,但此后一直被束之高阁,因为年轻的共和国无法承受高昂的预期成本。2008年,时任肯尼亚总统姆瓦伊·齐贝吉(Mwai Kibaki)复兴了这个项目,预算总成本160亿美元,计划逐年分摊在此后的国家预算中。

            2012年3月,南苏丹总统萨尔瓦·基尔(Salva Kiir)、埃塞俄比亚时任总理梅莱斯·泽纳维(Meles Zenawi)和肯尼亚总统齐贝吉(Kibaki)在盛大欢迎仪式中一同前往拉穆,为港口奠基,表达他们启动这一项目的决心。

        项目开始时,肯尼亚得到外国私人投资者的财务保证。然而,尽管巴西、中国、欧盟、印度、日本、卡塔尔、韩国曾表示愿意注资,之后却未能完成注资。这一情况迫使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南苏丹同意使用国内资源来投资他们在这个项目中各自所承担的部分。

            因为外国投资者对该项目几无兴趣,肯尼亚方面的工程进展较慢,为此备受来自南苏丹的压力,后者曾经在多个场合公开指责项目实施缓慢。拥有丰富石油资源的南苏丹为了石油出口要向邻国苏丹缴纳昂贵的中转费用,所以南苏丹迫切希望使用运费相对低廉的LAPSSET走廊向印度以及远东出口石油。实际上南苏丹获得独立不久,国内冲突依旧不断,主要石油生产商对前景颇感焦虑。尽管如此,南苏丹方面依然希望通过建设LAPSSET走廊加强石油出口。

            肯尼亚政府决定为项目承担费用,这些费用已经从初期估计的160亿美元上升到247亿美元。肯尼亚将其2016/2017预算的16%分配给LAPSSET项目。

            肯尼亚只能分阶段承担这240亿美元的项目总成本。通过这种方式,肯尼亚能首先建设拉穆港的32个泊位,以此作为LAPSSET的项目起点。类似的融资方案也将用于公路、铁路、石油管道、度假城市和三个机场的建设。

            2013年,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获得了价值4.789亿美元的合同,兴建首批的三个泊位,项目预计在2019年完工,之后将获得建设另一组泊位的合同。

            “在未来五年内港口会像该项目的其他组成部分一样完成,”LAPSSET走廊开发局总干事希尔维斯特·卡苏库(Silvester Kasuku)表示,“实现这个梦想的许多步骤都已经完成。我们有一个具备充分资质和能力的国有企业来确保该项目的实施。”

        卡苏库先生还表示,除此之外,自从2012年该项目开始以来,已为社会提供了超过5000个工作岗位。但是在谁获益于这些就业机会上仍然存在一些问题。LAPSSET目前能够立即提供的第一层次的工作岗位需要有读写能力、受过教育的人,然而在该地区的本地社区成员以及其他非洲国民中,这样的人员数量比较有限。

            第二层次的工作机会,如当地的非正规贸易和商业方面的机会,可能无法让当地缺乏资金和信贷能力的农村社区成员立即受益,这意味着他们将推迟进入市场。

            除了要为这个巨型项目本身融资,政府还不得不处理项目可能引发的环境忧虑,还必须考虑对公路和铁路线所占用土地业主的补偿问题。

            2008年,当政府有意重启项目时,环保人士就警告说,由于红树林的砍伐、石油污染以及拉穆著名老城区的衰败,拉穆脆弱的海岸带生态系统可能由此被毁。缺乏对土地所有者的补偿、且在规划过程中缺乏本地社区的参与,也使人们对项目产生了敌意。

            在2012年爆发的“保卫拉穆”运动中,拉穆居民联合起来,将肯尼亚政府告上了法庭。“拉穆环境保护”领导人穆罕默德·阿里·巴德迪(Mohamed Ali Baddi)说:“我们祖祖辈辈以拉穆为家。如此规模的项目竟然没有我们参与,我们非常担心。”

            拉穆古城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4世纪,在2001年被列为世界遗产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资料表明,“拉穆古城是东非历史最悠久保存最为完整的斯瓦希里语人定居地”,700年来一直都有人在此地居住。10年后,联合国机构敦促肯尼亚政府:LAPPSSET项目固然重要,但在实施过程中,也需要仔细考虑岛上的自然和文化遗产。

            然而,最初的怀疑态度已经逐步消解,人们现在期待该项目推动本地和地区经济体的发展。

            “我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改变。我们以前常常听人谈论港口建设计划,但我们从未想过这辈子真的能看到它的建设,”拉穆居民贾法尔·阿苏马尼(Jaffar Athumani)说道。他又说:“起初大家担心政府会无偿征用土地,这才导致我们反对港口的建设。但现在的情况又大不相同了。”

            阿苏马尼的期待并非孤例,许多居民表达了类似的心情。这种改变之所以能出现,是因为政府支付了约880万美元补偿154户在建设中土地受影响的家庭。肯尼亚国家土地委员会于2014年启动了一个补偿方案,为几十个土地所有人和渔民平均每人提供5万美元的补偿,以弥补他们的土地损失和可预见的渔场损失。

            此外,约5千名渔民获得了机械化渔船和渔具,鱼类加工行业也将在拉穆兴起。

            拉穆市真正的命运改变也许正在发生,因为2016年5月,有关捐助方成立了一个“非洲枢纽”机构,该机构的目标是筹资200亿美元,支持跨境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世界经济论坛开会的第一天,“可持续发展投资伙伴关系”组织宣布该地区枢纽成立。

            “可持续发展投资伙伴关系”非洲枢纽将走混合融资之路,在向私人投资者和贷款机构筹资的同时也争取政府资金和慈善资金。

            “可持续发展投资伙伴关系”成员包括盖茨夫妇基金会、花旗集团、丹麦、荷兰、挪威、瑞典、英国和美国。另外还有南部非洲开发银行、德意志银行、东方资本、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以及欧洲投资银行。

            其余的出资人为汇丰银行、南非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美洲开发银行、国际金融公司、对发展中国家投资基金、子午线基础设施、多边投资担保机构、三井住友银行以及渣打银行。

有了政府的新承诺和来自国际资金的积极信号,LAPSSET这个巨型项目将成为现实。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