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印度与非洲重建贸易纽带

印度与非洲重建贸易纽带

老朋友探索新机遇
非洲振兴 : 
African Union Commissioner for Trade and Industry Fatima Haram Acyl (left) and India Minister of State for External Affairs Vijay Kumar Singh  (center) at the Third India-Africa Forum Summit in October 2015 in New Dehli, India. Photo: India Ministry of St
2015年10月,非洲联盟贸工专员法蒂玛·哈拉姆·亚希尔(Fatima Haram Acyl)(左)、印度外交国务部长辛格(Vijay Kumar Singh)(中)在印度新德里第三届印非论坛峰会上。图片来源:印度外交国务部

出国读大学前,莎拉·穆万齐亚(Zara Mwanzia)一直认为洽帕迪薄煎饼是肯尼亚的本地美食,她是吃着这种薄煎饼长大的,大多数肯尼亚人至今仍在享受这种美食。“当我发现薄煎饼实际原产于印度时很惊讶,原来我这些年一直搞错了,”莎拉说道。

莎拉对印度文化在东非和南非影响的无知情有可原。印度饮食对非洲当地习俗的影响还体现在茶饮上。在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以及周边城市,每日的饮茶习惯源于东方的影响:牛奶、茶、糖和香料混合冲泡的印度奶茶——是当地人的茶饮首选,通常在早餐和其他用餐时间享用。

印度与非洲间的文化和贸易联系并不局限于煎饼和奶茶,并且这种联系要追溯至很久以前。双方之间的广泛联系中,既有公元4世纪初基于英国劳动力贩运的贸易往来,又有非洲独立运动期间的印非政治合作。

“老朋友,一家人”

居住在非洲的印度人口,算上印度裔的非洲人,2015年时估计有270万,其中超过一半居住在南非,三分之一在毛里求斯,还有一些居住在非洲东部国家肯尼亚、坦桑尼亚和乌干达。

印度商工部国务部长尼尔玛拉·希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在2015年10月第三届印非论坛峰会上表示:我们是“老朋友,一家人,一个古老的家族”。该峰会每隔三年举办一次,印度方面借由这个峰会与非洲领导人探讨贸易和投资机遇,促进外交关系。

当非洲国家将注意力从传统的西方经济伙伴转向东方,而亚洲新兴经济又纷纷涌入非洲投资之时,非洲和印度间的历史渊源似乎有助于促进非洲和其印度“朋友与家人”之间的贸易与投资。

2016年7月印度总理纳兰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访问了非洲四国(这是他的非洲首访),此前一个月,印度总统普拉纳布·慕克吉(Pranab Mukharjee)刚刚对非洲大陆进行了首次访问。迄今为止,这是非印“老朋友”之间重燃热情的最强烈信号。

印度政府和非洲开发银行的数据显示,非印之间的双边贸易从1995年的10亿美元增长到了2015年的750亿美元。

2010年至2015年,尼日利亚是印度最大的非洲贸易伙伴,进出口贸易额达16亿美元,紧跟其后的是南非,贸易额为11亿美元,排名第三和第四的国家分别为肯尼亚和莫桑比克。

总体而言,2010年以来,印度对非洲出口增长了93%,进口增长了28%。这些数据来源于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和印度工业联合会的联合出版物《非印:事实与数据2015》。该报告还显示,印度的全球出口中,非洲的份额从2010年的179亿美元增长到了2015年的346亿美元。

据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2015年出版的一份报告,2000年至2012年间,印度对毛里求斯的投资总额为642亿美元,毛里求斯目前是印度外国直接投资的主要目的国。

这个数字占到印度对非洲同期外国直接投资额的四分之三。但上述报告同时暗示,这个数字是扭曲的,因为毛里求斯对于外国投资者来说是个避税天堂。报告指出,毛里求斯的大量投资都和该国财政规则有关,一些美国公司利用该国有利的财政规则让资金借道毛里求斯,通过毛里求斯的公司向印度投资。

私营企业扮演引领者角色

印度在非洲的投资持续扩大,非洲大陆各地都有印度私营企业的影子。总部设在新德里的电信巨人巴帝公司便是个很好的例子。这家公司于2010年进入非洲市场,以100多亿美元的交易价接手了位于科威特的扎因电信公司,目前已在18个非洲国家中成为市场领军者。截至2015年3月,该电信服务商已有7600万用户,员工数量达5000人,成为整个非洲大陆的第二大电信运营企业。

南非约翰内斯堡的塔塔非洲控股公司是另一家在非洲知名度很高的印度公司。该公司所车辆包括卡车、半卡(即二轮拖车)和公交巴士,配有红白两色标识,在非洲道路上十分常见。

但塔塔非洲控股公司旗下的企业已不局限于汽车装配业。该公司在11个国家中存在广泛的业务,除了车辆装配外还涉及信息科技、化学、钢铁和工程、餐饮住宿、能源和采矿业。2016年,该公司宣布其在非洲投资超过1450亿美元,拥有员工达1500人。

其他在非洲运营的主要印度公司包括阿赛诺米塔尔公司(钢材、铁矿开采),爱莎钢铁公司(钢材),印度煤炭公司,韦丹塔资源公司(铜和其他金属的开采),瓦伦实业(稀土矿物),金达莱钢铁与电力有限公司(钢铁和能源)以及阿波罗轮胎(轮胎生产和分销)。

另一方面,据《非印:事实与数字2015》报道,非洲对印度的投资约为654亿美元。大多数的投资都来自毛里求斯境内的企业。南非的跨国公司在印度主要投资于基础设施开发、酿酒、金融和保险服务,投资总额不足10亿美元。 但南非的战略研究所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非洲在印度的投资有可能持续增长。

2015年印非峰会结束时,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在未来五年中,有意投资非洲的印度公司将获得10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他还承诺将提供6亿美元的援助,其中包含1亿美元的“印非发展基金”,1000万美元的“印非卫生基金”,同时向在此期间在印度读书的非洲学生提供5万份奖学金。

巩固联系

如果说在2008年和2011年印非峰会上的宣言显示了某种迹象的话,本次宣布的信贷额和援助资金则将会对许多非洲国家的项目提供实实在在的支持。非洲经济委员与印度工业联合会的一份联合报告指出,一笔74亿美元的拨款已惠及41个国家的137个项目,后来另一笔5亿美元的拨款还资助了能力建设工程,包括设立专业机构、提供奖学金与培训课程、落实目前连接着48个非洲国家泛非电子网络项目。此外,仅在过去3年中,就有2.5万非洲人在印度接受教育或培训。

今年6月访问加纳期间,慕克吉总统称他此次的非洲之旅是印度建立更广泛非洲联系的外交努力的一部分,并且莫迪总理不久也会访问更多非洲国家。慕克吉总统此言传达了“非洲,我们站在你身边”的含义。一个月后,莫迪总理便访问了肯尼亚、莫桑比克、南非和坦桑尼亚,访问期间与这些东道国签署了多份双边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