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对非洲的影响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英国脱欧对非洲的影响

英国脱欧可能严重影响非洲经济体
Amelia Tan
作者 : 
非洲振兴 : 
A worker moves boxes of roses from a trolley at the Maridadi commercial flower farm in Naivasha, Kenya. Photo: Panos/Sven Torfinn
肯尼亚纳伊瓦夏(Naivasha)的玛丽达蒂(Maridadi)商用鲜花种植农场上,一位工人正从车上搬下一箱箱玫瑰花。 图片来源:Panos/Sven Torfinn

6月24日早上6点30分,在脱欧公投(英国退出欧盟)成功举行后不到12小时,南非货币兰特的汇率便首当其冲,从1美元兑换14.33兰特跳水至15.45兰特,缩水将近8%,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南非兰特遭受的最大单日跌幅。

英国脱欧冲击波横扫全球市场,包括非洲各大市场。

 

非洲许多经济体(如:安哥拉、尼日利亚、南非以及赞比亚)已经遭受商品价格走低的打击,全球需求疲软让问题雪上加霜,非洲投资者出现了恐慌。对这些经济体来说,英国脱欧是在非洲开裂的伤口上撒盐。

专家也无法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非洲国家或许需要重新定义与脱欧后的英国和欧洲的商贸和外交关系。

受脱欧影响最大的是贸易和投资。英国与非洲国家的大多数贸易安排是通过欧盟协商形成的。这意味着,英国最终退出欧盟后,这些贸易协定将失去效力,或者必须重新谈判。英国退出欧盟这一过程从正式告知欧盟其脱欧意愿到最终脱离将需要两年时间。

对于非洲来说,这将是一段艰难时光。因为就构成欧非合作基础的针对非洲大陆的诸多最重要活动而言,英国将对其中一部分失去影响力和领导力。形成、签订贸易协定通常需要大量时间,而在这段时间中的不确定性将会使面向英国的出口问题变得复杂化。

新兴市场和前沿资产市场也将受到影响。作为前英国殖民地、在非洲属于发达经济体的南非将尤其受到重创。

简而言之,只要英国经济疲软,南非经济发展就会尤其困难。许多南非企业同时在约翰内斯堡和伦敦股票交易所上市,南非的多家银行依赖英国的现金储备。举例言之,因为该国10%的葡萄酒出口英国,所以其制酒业已经在为未来的损失筹谋应对举措。

 

对贸易的冲击

南非是英国最大的非洲贸易伙伴,将首先受到英国脱欧的冲击。

 

根据2015年的数据,就全球而言,英国是南非第八大进出口市场。南非西北大学教授雷蒙·帕森斯(Raymond Parsons)和维玛·维维尔斯(Wilma Viviers) 预计,一旦脱欧生效,南非国内生产总值将缩减0.1%,将经济推入螺旋形下滑轨道。“与传统海外市场贸易投资联系趋弱的可能性所导致的经济增长放慢,意味着新创工作机会减少,失业率进一步增加。”

来自高盛投资银行的经济学家简·哈修斯(Jan Hatzius)和斯文·雅里·斯特恩(Sven Jari Stehn)推测,脱欧将会使英国国内生产总值在接下来的一年半中累积下降2.75个百分点。

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集团的董事会主席拉里·芬克(Larry Fink) 预言,英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会下降至负1%,这实质上就构成了所谓的“经济衰退”——经济学家一般将连续两个季度的负增长定义为“经济衰退”。分析家同意此种说法,认为脱欧会减少英国和欧盟的贸易往来,降低投资者信心,增加失业率。

这对于南非和英国其他的非洲主要贸易伙伴,尤其是尼日利亚、肯尼亚和埃及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尼日利亚

尼日利亚是仅次于南非的英国第二大非洲市场,肯尼亚排名第三。

在英国脱欧之前,非洲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和英国的双边贸易总量达60亿英镑(79亿美元),到2020年预计可达200亿英镑(266亿美元)。英国脱欧以后,该预计就显得过于乐观了。

石油是尼日利亚的主要收入来源,这个国家目前因石油价格下跌问题而疲以应付。原油化学品和合成材料构成了尼日利亚与英国之间将近四分之一的贸易总量。潜在的石油需求减少,加上低油价,将使尼日利亚的经济复苏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在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工作的经济学家屯吉·安德鲁斯(Tunji Andrews) 表示,如果英国经济衰退,尼日利亚并不能依赖欧盟来弥补收益损失。

今年7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受英国脱欧影响,尼日利亚经济今年可能陷入衰退,预期增长从之前的2.3%下降到1.8%。英国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对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从2005年到2014年翻了一番,从208亿英镑(276亿美元)增加到425亿英镑(565亿美元)。

 

肯尼亚

肯尼亚是英国在非洲的第三大市场。在英国脱欧之后,肯尼亚可能发生资本外流,进而降低出口量。这将导致肯尼亚先令贬值,抬高进口价格,而在过去五年里,肯尼亚的进口支出已经上涨了10%。

英国是肯尼亚第二大鲜花出口市场,排在荷兰之后。肯尼亚原先利润丰厚的花卉产业也将可能蒙受损失。在英国脱欧之前,东非国家和欧盟已经在洽谈花卉出口的贸易协定。

若受英国脱欧影响,东非国家与欧盟之间的花卉出口贸易协定迟迟不能落实,肯尼亚将损失数十亿先令,这将给肯尼亚的出口带来不确定性。

肯尼亚现在将不得不和英国以及欧盟分别进行谈判,这可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负责本国花卉产业贸易谈判的肯尼亚花卉协会预测,若不能与英国及欧盟达成贸易协定,肯尼亚每月的损失将高达40亿肯尼亚先令(3900万美元)。

除了直接影响贸易,英国脱欧还将影响英国对非洲的发展援助项目。2014年,英国向欧洲开发基金缴纳4.09亿英镑(5.34亿美元),占欧洲开发基金当年预算的14.8%。欧盟设立欧洲开发基金是为了援助贫穷国家发展,没有了英国的缴款,欧洲开发基金就会缩水,从而影响到欧盟资助项目,包括在坦桑尼亚等国的道路修建工程。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客座研究员凯文·沃特金斯(Kevin Watkins)表示,英国可通过其国际援助项目,例如国际开发部,直接为非洲的工程提供融资,但其只能援助一小部分国家。。

蹒跚的英国经济加上有可能走软的英镑,可能无法继续支撑英国对非洲国家现有的援助水平,特别是对埃塞俄比亚、塞拉利昂这类严重依赖英国援助的国家。举例言之,据世界银行数据,2014年英国向塞拉利昂提供了2.38亿英镑(4.16亿美元)的援助,占到后者当年经济总量的6.8%。同年,英国对埃塞俄比亚的援助额达3.22亿英镑(4.25亿美元),占后者经济总量的0.8%。

除了对出口和国际援助的影响,疲软的英国经济可能会造成非洲的侨汇减少。侨汇为非洲经济体注入大量急需的现金。例如,2014年,尼日利亚是非洲移民侨汇流入额最多的国家,英国的尼日利亚移民向祖国汇款37亿美元。

 

变化之前景

据津巴布韦《先驱报》报道,除了忧虑英国脱欧会打乱非洲许多经济体的秩序,一些专家看到了脱欧对部分非洲国家的积极影响,如当下正受欧盟制裁的利比亚和津巴布韦,英国是这些制裁的主要倡导者。随着英国脱欧,欧盟有望重新审议这些制裁,并重新与这些国家建立关系。

 “英国将更关注与非洲以及传统合作伙伴建立双边关系,并会从非洲的需求出发真正看待非洲,而非透过欧盟这面棱镜来看非洲,后者这种关系模式已经过时,也许适用于上世纪70年代,但在今天则完全不合时宜,无法用其来定义英国与非洲的关系,”英国前非洲事务大臣、英国脱欧支持者詹姆斯·达德里奇(James Duddridge)在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采访时如此表示。他认为,脱离欧盟以后,英国与非洲的联系将更加紧密。

今年早些时候,达德里奇批评欧盟减少对非盟索马里特派团资金援助的决定,该特派团目前正致力于帮助索马里实现和平。他说,该决定与英国的意愿相悖,他认为英国将来可能决定在索马里派驻军队。

好消息是非洲实际上可以从别处寻求帮助。2016年,非洲与欧洲的贸易量预计达1060亿欧元(1166亿美元),而与中国的贸易量则大大超越了这一数字,预计达3000亿美元。中国是非洲当下最大的贸易伙伴。

世界银行证实,到2013年,中国已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最重要的出口伙伴”,面向中国的出口额占该地区出口总量的27%,“欧盟为23%,美国为21%”。尽管面向印度的出口仅占出口总量的9%,但印度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在全球范围内出口增速最快的国家。

随着中国、美国、巴西、印度以及其他国家不断加强与非洲的关系,即使非洲在后脱欧时代与英国或欧盟的关系趋于复杂,也还是可以在欧盟、英国之外寻求帮助。

因此,对于非洲来说,现在就按下“应急键”还为时过早。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