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媒体的新时代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非洲媒体的新时代

数字媒体携推特、博客等新声音登场
Zipporah Musau
作者 : 
非洲振兴 : 
fgfdgdf
记者们正在报道非洲联盟的一次会议。图片来源:非洲联盟

数字媒体的横空出世颠覆了媒体世界。多亏了几年前还鲜为人知的推特直播、博客直播以及公民新闻,新闻传播的滚动与更新正以光速进行。

光纤引发了一场通信革命,互联网正变得更加迅捷、更为廉价。越来越多的社区连接了互联网,甚至是非洲偏远地区。使用智能手机接收数码讯息的人数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时候。

为了不被淘汰,非洲的传统媒体从业者们正在做出适应性改变,希望跟上这个时效性更强、交互性更高的新媒体时代。有志于社会变革与发展的新闻业尤其出现了指数级增长,博主们和公民记者们都在为良政等各种理想摇旗呐喊。

尽管在过去的15年中,媒体的技术和运作方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社会依旧希望媒体能够扮演其传统角色,以传播、教育和娱乐为己任。

在非洲,媒体扮演着一个更为关键的角色,那就是推进民主的纵深发展与制度化建设,因为随着国家在当今全球化的世界中承担起新的责任,公民必须获得充分的教育与资讯支持。

非洲媒体倡议组织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尚耶(Eric Chinje)表示:“媒体在一个信息通达的社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媒体应巧妙地主持社会辩论,引发有意义的、能够带领非洲实现转型的对话,从而让公民获得可靠的资讯。”非洲媒体倡议组织的总部设于内罗毕,是一家致力于加强非洲媒体力量的泛非组织。

尚耶先生说,为了有效发挥其作用,媒体必须坚持其在保证和提升民众生活质量中的关键性作用。

尚耶先生在采访中告诉《非洲振兴》:“记者们视自己为守护者。然而,我将媒体看作是领导者。守护者只需要坐着进行守护,而领导者要起身来引领大家。你需要四处走动,作出努力。”

他表示,现代化进程中的非洲所需要的新闻业,应该不仅自身能进行创新,还可以支持创新;不仅能够自我成长,还可以促进他人的成长和社会的发展;不仅能够产生作为社会转型动力的思维,还可以主持由社会变革而引发的争论。

各国领导人通过可持续发展目标后,于今年5月3日召开 “世界新闻自由日”纪念活动,该活动强调了媒体自由与可持续发展之间的联系。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Irina Bokova)说:“自由独立、让民众了解世界的媒体很重要,对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很关键。”她又说,当今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动荡与变革,出现了需要全球合作应对的新挑战,人们需要可读、可靠、独立的资讯。

布鲁金斯学会之非洲发展倡议组织的高级研究员约翰·穆肯·姆巴库(John Mukum Mbaku)说:“自由独立的媒体对反腐和加强官员问责制至关重要。”布鲁金斯学会总部设立在美国,其非洲发展倡议组织主要从事政策研究和分析,帮助非洲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

姆巴库先生告诉《非洲振兴》:“有关腐败的调查报告不仅能够让公众了解在公共部门出现的贪赃枉法情况,同时也能够迫使政府采取行动,提升公共部门的效率,促进经济的增长和发展。”

例如,在尼日利亚2015年总统选举中,媒体就帮助反对党向民众传达自己的信息,并挺身而出迫使政府启动了问责机制。加纳的一位名为阿那斯·阿尔梅耶·阿那斯(Anas Aremeyaw Anas)的深度报道记者就爆出了数十起腐败案和有组织犯罪活动。

在非洲其他许多国家,甚至在威权政体国家,涌现了越来越多揭露腐败的调查报道,使得政府不得不谨慎行事。肯尼亚、北非地区以及南非的媒体始终十分活跃,在努力保障公民知情权的同时,也揭露了种种社会弊端。

然而,尚耶先生认为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路子对的好报道不太常见。我们偶尔能发现一两篇好报道,但是这还不足以说明非洲的整个新闻业处于良性状态。”

他表示,媒体自身需要展开能力建设,非洲媒体倡议也正试图通过对媒体的培训在非洲大陆上开展能力建设。

尚耶先生说:“媒体技术已经发生了变革,但是编辑们的思想依旧没变。无论是从政治、社会、还是人口组成上来讲,我们周围的一切都已发生了变化,然而身处这些变化之中的非洲媒体却尚未重新思考自己的意义。”他建议媒体界自身应当展开一场更大规模的讨论,提升认知,以便“重新发现”自己在社会中的信息传播角色。

虽然很少有人质疑媒体在社会中的重要性,但是面对在非洲的诸多挑战,媒体之前所取得的成就有可能会前功尽弃。

数字媒体在非洲各地大受欢迎,但新媒体技术的技术适应问题对于很多媒体公司来说,仍旧是一大挑战。网络连接不稳、设备过时,这就意味着记者们要么无法用到至关重要的行业工具,要么就只能在数字世界中用效率低下的系统来勉强凑合,而这有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工作。

然而,尚耶先生表示,非洲的记者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便是缺少有效完成工作的能力。他说:“如果你自己学养不够的话,就不可能传播信息,教育社会。”他补充说,很多非洲记者在解读复杂信息(包括需要专业解读处理的数据)方面,缺乏相应的训练。

非洲各地的媒体组织由于缺少独立的资金来源,长期以来苦苦挣扎于资金短缺的窘境。造成这种状况的一部分原因是大多数媒体依赖全无保障的政府广告来维持运营。即使发表小小的一篇批评文章,都可能会导致价值数千美元的广告被取消。在非洲,很多国家的政府或其所属机构是媒体的最大广告客户。

政府需要媒体刊载对自身有利的新闻,经常发布自吹自擂的报道,标榜在国家治理方面的巨大成就,记者们能做的只剩下在这些报道中寻找漏洞和自相矛盾之处。

由于昔日的读者和听众转向了免费的数字内容,非洲以及世界范围内的传统媒体(包括报纸、电视和电台)也正在失去收入来源。随着受众纷纷向其他新闻渠道转移,这也导致了传统媒体的影响力以及广告收入都在减少。

媒体新生力量勇于发声,揭露腐败案件,这使得非洲的出版自由陷入了危险境地,媒体越来越多地受到针对性限制,在有些国家,有媒体甚至遭取缔。

例如,尼日利亚今年曾试图通过一项法案而未果,这份措辞模糊的法案有意对网上失言者进行重罚。乍得、刚果(布)以及乌干达在选举期间屏蔽了社交媒体,即便是在自称民主国家的加纳,也曾考虑过对媒体进行这种管控。

利比里亚政府今年关闭了私营的“FM之声”电台(VOICE FM)。2015年中,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加纳、肯尼亚、索马里以及南苏丹五国分别有记者在工作中遭杀身之祸。针对记者的威胁和攻击,无论是来自政府、武装团体还是恐怖分子,都使得他们的工作存在巨大风险。

伴随着数字媒体世界的扩张,新的挑战已经出现。没有了编辑监督,信息不经查验就发布出去,谣言比真相更加诱人。有关政府官员贪污腐败或其他不堪行径的传言在网上如野火般传播,这使得政府比之前更加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

政府的新闻审查固然使得各类非洲媒体难以有效地履行职责,但姆巴库先生说,非洲媒体还面临其他许多问题,例如,支持报纸印刷和发行的基础设施非常落后,甚至根本付之阙如,互联网连接非常低效,媒体工作者的专业训练严重不足。

前进的方向

为了构建更佳策略并在扰流中生存下去,媒体提供商需要适应各自所在社会的需求。

对于非洲媒体而言,最为重要的生存之道在于转向手机和互联网,并使用当地语言生成大多数民众都能看懂的内容。北非有几家媒体机构使用阿拉伯语发布新闻,东非有几家媒体机构使用斯瓦希里语从事出版,除此之外的大多数非洲媒体均使用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这些欧洲语言。而大多数非洲民众是不懂这些欧洲语言的,这就意味着他们无法读懂这些新闻。

非洲很多国家的媒体和政府思维依旧停留在老旧的观念上,然而媒体在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之后,被称为政府的“第四权力”。尚耶先生评论说:“政府和媒体就好比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如果他们发生争斗,这枚硬币就会毁掉。政府出台政策,而媒体为了社会的福祉,则要发布有关这些政策的信息,活跃、丰富思想,促进政策的实施。”

非洲各国政府应当让媒体作为发展与和平共处的工具而充分发挥作用。根据姆巴库先生所说,这可以通过在宪法层面上保证出版自由、消除诸如政府新闻审查这样的瓶颈来实现。政府审查限制了媒体有效且不受妨碍地完成任务的能力。

Topics: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Current Issue: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Theme: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

    Download PDF version: PDF icon Africa_Renewal_zh_30_3.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