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特罗斯•布特罗斯•加利

联合国70年

我相信,联合国,我们的联合国,将继续引领创新以实现《联合国宪章》所述“促成大自由中之社会进步及较善之民生”的目标。

科菲·安南

在联合国成立70周年之际的反思

在联合国工作的四十年教会了我许多,而我印象最深刻是健康、可持续的社会的三个前提:和平与安全、可持续发展和法制及尊重人权。没有发展就没有长期的安全;没有安全就没有长期发展;而如果一个社会缺乏法制及对人权的尊重,那么也不可能实现长期繁荣。

尼克尔·赛斯

目标17. 加强实施手段、重振可持续发展全球伙伴关系

秘书长曾表示,2015年将提供“一个急需的机会,整合更广泛的联合国议程,该议程包含密不可分、相互依赖的和平和安全、发展和人权目标”。同等重要的是看到努力的普遍性的意愿,欢迎富国和穷国都采取行动。

阿拉布·霍巴拉和桑德拉·阿弗鲁

目标12. 确保可持续消费和生产模式

联合国大会可持续发展目标开放工作组提出的“可持续发展目标12”旨在确保可持续的消费和生产模式。为什么这一目标对于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拉里·阿特列和安娜·穆勒·洛斯威克

目标16. 促进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和平和包容性社会、为所有人提供诉诸司法的机会、在各级建立有效、负责和包容性机构

关于采取何种发展框架代替千年发展目标的全球性讨论已接近尾声。在历经两年的讨论之后,关于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磋商正在联合国总部进行,该议程将在今年9月举行的一场高级别峰会上正式通过。

默罕默德·穆希丁和宝拉·卡瓦列罗

目标15. 保护、恢复和促进可持续利用陆地生态系统、可持续管理森林、防治荒漠化、制止和扭转土地退化现象、遏制生物多样性的丧失

解决森林砍伐、土地退化、沙漠化和保护生物多样性不能孤立进行:健康的生态系统是减贫、有复原力和高效的农业以及供水系统的基石,而这三点又是发展和增长的基础。

比利安娜·辛辛·塞恩

目标14. 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和海洋资源促进可持续发展

在联合国大会审议开放工作组关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提议时,确保关于海洋和海洋资源的“目标14: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和海洋资源促进可持续发展”处于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中心地位是至关重要的。

克里斯蒂娜·菲格雷斯

目标13. 采取紧急行动应对气候变化及其影响

如今世界上就业于可再生能源行业的人数要高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就业人数。实际上,2012年,全世界约有570万人直接或间接就业于可再生能源行业,到2030年,这一数字或将达到2012年的三倍。森林或智能农业(包括有机农业)领域的投资也有助于提高环境的可持续性、应对气候变化、增加就业,从而进一步促进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

克里斯蒂·丹尼尔

目标11. 建设包容、安全、有复原力和可持续的城市和人类住区

较之过去,当今世界尤其需要对未来的城市有所展望。目前,全球超过半数的人口都已居住在城市内,而且这一移徙趋势预计还将持续下去。到2050年,城市居民将超过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二。未来35年后,预期仅印度的城市便将增加4.04亿居民,城市人口翻一番。

尚塔尔·莱恩·卡尔庞捷、理查德·柯索尔—赖特和法比欧·大卫·帕索斯

目标10. 减少国家内部及国家之间的不平等

和30年前相比,存在收入不平等现象的国家以惊人的数量猛增。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大多数成员国的收入差距已经达到了二战以来的最高水平。

格雷特·法雷莫

目标9. 建设有复原力的基础设施、促进包容与可持续的产业化、推动创新

要实现拟议中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很多都要求坚实、完善、功能健全、可持续的基础设施。从可靠的能源供应、饮用水供应、教育到安全和保障,再到社会和经济服务,这一切都需要通过有复原力的基础设施来实现。

奥雷利奥·帕里索托

目标8.促进持久、包容性和可持续的经济增长、促进实现充分和生产性就业及人人有体面工作

目标8 旨在“促进持久、包容性和可持续的经济增长、促进实现充分和生产性就业及人人有体面工作”。考虑到在未来5年失业率将不断上升——到2019年,超过2.12亿人很可能没有工作,还有更多人深陷不稳定或危险的工作——目标8反映了全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关切。

邬建国和吴彤

目标7. 确保人人获得负担得起、可靠和可持续的现代能源

“可持续发展目标7”包含四方面的要求:可负担性、可靠性、可持续性和现代性。这四方面的要求不是相互排斥的,而是相互交叉的,在某些情况下,还是互为前提的。

贾斯汀·D·布鲁克斯和卡耶兰·C·凯里

目标6. 确保为所有人提供并以可持续方式管理水和环境卫生

清洁而安全的水资源是社区繁荣昌盛的一个必要先决条件。在发达国家,人们常常认为享有饮用水和卫生设施是理所当然的,但世界上还有许多人在日常生活中无法享有这一基本权利。

吉塔·森

目标5. 实现性别平等,增强所有妇女和女童的权能

尽管可持续发展目标5较千年发展目标已有所进步,但仍有其令人担忧的局限性,它未能明确承认妇女和女童的人权。笔者撰写本文即为加入妇女人权的保卫战,而在今年的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 (CWS) 会议上,妇女人权主义者已为此苦苦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