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的家乡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实行了一系列合理的监狱改革方案,将在未来十年内将囚禁人数减少10%,节省开支2.5亿多美元。一位地方警长对这些改革的反应体现了路易斯安那州迫切需要实施监狱改革的原因:这位警长抱怨,改革之后,他将流失一批免费的劳动力。卡多县的警长史蒂夫·普拉托说:“他们将释放一批还不错的人,我们每天利用他们做些洗车、换机油、做饭之类的工作,能节省不少开支。”1普拉托所谓的“不错的人”,即非暴力罪犯。他的言论令人愤慨,这段视频也在社交媒体上迅速传播,许多网友将监狱劳工体系与奴隶制度相提并论。

对于美国的监禁体系来说,正义越发无足轻重,经济利益逐渐成为追逐的目标。除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监狱劳工产业之外,私营监狱以及盈利性企业持续蓬勃发展,他们给政府监狱提供服务和产品,也为判处更多、更长的监禁刑罚提供了强大的经济动力。

无党派监狱政策行动机构表示,一些给教改所提供杂货和电话服务等商品和服务的企业也和私营监狱一样利润丰厚。逐利性几乎侵蚀了监狱生活的方方面面,使得无数家庭无法团聚,而维护社区安全并非此举的真正出发点。例如,在某些监狱,昂贵的“视频探视”已经取代了免费的亲人面对面探视。私营公司每分钟收取的视频探视费用高于1.3美元。

作为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一部分,自2016年1月1日生效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包括:

  • 在全世界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目标1)。
  • 促进持久、包容和可持续经济增长,促进充分的生产性就业和人人获得体面工作(目标8)。
  • 减少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目标10)。
  • 创建和平、包容的社会以促进可持续发展,让所有人都能诉诸司法,在各级建立有效、负责和包容的机构(目标16)。

美国的大规模监禁阻碍了这些目标的实现以及全球公民意识的培养。由于曾经入狱,一个人的赚钱能力以及脱离贫困的机会都将受到限制,这种局面将在出狱后持续几十年。根据社会学家布鲁斯·韦斯顿和贝姬·佩蒂特的调查,即使在少数出狱后能找到工作的前服刑人员中,收入高于20%最低收入人群的比例不到25%。2这样的贫困对有色族裔社区的打击最大。美国人口仅占全球人口的5%,囚犯数量却占全球的25%;有色族裔仅占美国人口的37%,却占美国囚犯人数的67%。总的来说,非裔美国人比美国白人更易被逮捕,一旦被逮捕,判刑的几率也更大,且他们的刑罚也很可能会更为严厉。黑人男性被捕入狱的几率是白人男性的六倍,拉美裔男性被监禁的几率是非拉美裔白人男性的两倍。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普拉托警长的评论可以得知,路易斯安那州的监禁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监禁体系所面临的种族失衡问题也更加严重。每1000个路易斯安那人中就有八个遭到监禁,这大约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而且路易斯安那州监狱里的黑人大约是白人的两倍。我们的囚犯数量庞大,种族失衡,给私营公司创造数十亿美元利润的同时,也让美国每年耗费800亿美元的税收,相比之下,卡多县警局得到的免费洗车服务根本不值一提。

今年早些时候,全国城市联盟推出了“小镇大街马歇尔计划——从贫穷到富裕”行动方案,这一套详细的全面行动方案旨在推动经济发展和制度变革,让美国的贫困社区改头换面,改变美国社会的结构性不平等。其中,刑事司法改革方案包括:

  • 制定并实施旨在降低联邦和州立监狱囚犯人数的政策。
  • 通过两党联合立法,例如通过《明智量刑法案》以及《司法安全阀法案》,取消强制最低刑期,增加司法裁量权。
  • 通过美国参议院的《终结宗教和种族定性法案》或者美国众议院的《终结种族定性法案》。
  • 消除对私营监狱关押囚犯的激励。

就在全国城市联盟推出“小镇大街马歇尔计划”后不久,美国新泽西州参议员科瑞·布克以及康涅狄格州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提出了《2017年逆转大规模监禁法案》。根据2015年纽约大学法学院布伦南正义中心提出的一项方案,这项法案将从本质上推翻1994年的《暴力犯罪控制及执行法》(“犯罪法案”)中的激励措施。与激励各州增加囚犯总数相反,这项法案将通过拨款鼓励各州减少囚犯总数,同时减少犯罪。这项法案具有创新性,将成为各州加大努力扭转大规模监禁所造成不良影响的有力工具。2017年10月初,美国爱荷华州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以及伊利诺伊州迪克·德宾提出了一项法案,旨在减少贩毒者等非暴力犯罪者的刑期,同时加重对暴力或者更加严重的违法犯罪者的惩罚。

要终结大规模监禁,我们将面临极重的政治压力。《华盛顿邮报》2015年的一项调查发现,私营监狱公司“自1989年来资助政治候选人的金额超过1000万美元,并且斥资近2500万美元用于游说。”3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今年初宣布推翻奥巴马总统关于逐步淘汰私营监狱的行政命令,他的两位前助手现在为私营监狱的游说集团工作。但是,希望仍然是存在的。已有一个由两党参议员组成的联盟支持格拉斯利和德宾的提案,白宫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已经私下与参议员会面并商谈刑事司法改革事宜。

1965年3月25日塞尔玛蒙哥马利游行结束时,马丁·路德·金说:“我们的目标是一个安定的社会,一个有良知的社会。”4不解决监禁制度中的种族不平等问题,我们将无法获得安宁。   

注释

  1. 乔纳·恩格尔·布罗米奇 (Jonah Engel Bromwich),“评论家指出,路易斯安那州警长的话让人想起奴隶制度”,《纽约时报》,2017-10-12.https://www.nytimes.com/2017/10/12/us/prison-reform-steve-prator.html.
  2. 布鲁斯·韦斯顿 (Bruce Western) 和贝姬·佩蒂特 (Becky Pettit),“监禁和社会不平等”,《代达罗斯》(2010,夏).https://www.amacad.org/publications/daedalus/10_summer_western.pdf.
  3. 迈克尔·科恩 (Michael Cohen),“私营监狱是如何避人耳目,成为最大的游说集团的”,《华盛顿邮报》,2015-4-28.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steverything/wp/2015/04/28/how-for-profit-prisons-have-become-the-biggest-lobby-no-one-is-talking-about/?utm_term=.9995c58fc520.
  4. 马丁·路德·金,“我们的上帝在前进!”,1965-3-25.https://kinginstitute.stanford.edu/our-god-marc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