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30日

维和成本效益很高,但必须应对新的现实

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我1月份作为秘书长第一次进入联合国秘书处大楼时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那些为和平捐躯的3 500多名联合国工作人员敬献花圈。

  同一个星期晚些时候,两名蓝盔人员在中非共和国遇害,他们当时正在那里努力防止社群之间暴力对抗演变成大规模杀戮。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每天都在冒着生命危险,隔离那些竭力要杀死对方或伤害平民的武装团体。

  七十年来,联合国维和行动使无数生命得到了拯救和改善;无数遭受战争蹂躏的家庭获得新生。独立研究显示了维和行动的价值:它防止了暴力的蔓延;而且,与部署前相比,它通常会使平民被杀人数减少90%以上。

  我们也知道,维和成本效益很高。联合国维和预算只相当于全球军费开支1%的不到一半,而且由所有193个联合国会员国共同分摊。美国的研究表明,联合国维和行动的成本效益比美国单独行动估计要高出8倍。如果我们考虑到维和行动一旦取得成功,导致局势更加稳定、更加安全,进而使经济得以增长和繁荣,那么这种投入就是得到了许多倍的回报。

  在我们相互关联的世界中,全球恐怖主义的出现意味着任何地方的不稳定都是对所有地方的威胁。联合国维和行动现在正处于我们工作的最前沿,我们都在努力防止出现不安全状况、跨国犯罪和极端主义四处蔓延的无法治地区。维和行动是对全球和平、安全与繁荣的一种投资。

  我们的维和使命促成了从萨尔瓦多到纳米比亚、从莫桑比克到柬埔寨的稳定、发展和经济增长这些成功范例。五十四个维和行动已经完成授权任务并且已经关闭;在利比里亚和科特迪瓦,还有两个维和行动将在未来几个月完成任务并且关闭。

  联合国固然在正视我们维和行动的各种挑战和不足,但我们也应当承认我们和平使命取得了成功。

  两年前维和部队到达中非共和国时,那里正面临种族灭绝威胁。今天,这个国家在和平民主进程中选出了新的政府,而且正在努力走向和平与稳定、裁军和法治。我们的特派团——中非稳定团——正在为缓解武装团伙所构成的威胁提供重要的支持,但局势仍然很复杂。假如维和人员不在那里,那么后果会很悲惨,情况会很可怕。

  在南苏丹,联合国维和人员正在为逃离被战火摧毁家园的20多万平民提供庇护。随着饥荒笼罩该国,联合国维和人员正在为运送拯救生命物资的人道主义机构提供安全保障。

  世界和平看似一个抽象的概念。然而,实地的和平仰仗每一天在困难和危险条件下开展的艰苦工作。世界仰赖联合国维和人员奔赴其他人无法也不会前往的地点,尽管他们必须面对众多障碍。

  联合国和平行动往往面临目标与实现目标所需手段之间的一道鸿沟。在许多地方,维和人员被部署到交战方没有做出和平承诺的地点。我们的特派团本身正日益成为冲突方和暴力极端主义分子的攻击目标。

  要应对这一新现实,就要求我们分析特派团的任务和能力以及与各国政府和其他各方的伙伴协作情况,据以开展认真的战略改革。我们必须根据和平行动现在面临的危险而困难的环境,对和平行动进行调整。

  我们已经开展了各项改革,大大降低了费用,并得以更灵活地在短时间内部署维和人员。但现在仍有许多工作要做。我决心与各国政府、各区域组织和其他伙伴进行合作,确保维和行动有所需的工具和规则。

  联合国维和行动近年来一直被骇人听闻的性剥削和性虐待案件所玷污,那些行为是对我们珍视的一切的严重违反。消除这一祸害是整个联合国系统的一项优先工作。我已向联合国所有会员国提出了一个旨在结束有罪不罚现象的计划,并且将在维和特派团和联合国总部设置受害者权利倡导者。我打算围绕这些关键步骤对世界领袖们进行动员。

  从纽约到新德里、从开罗到开普敦,世界各地的人民每当被问及他们所关注的重点,都会给出相同的答复。他们想要安全和保障,以便在和平环境中抚养子女,并让子女接受教育,使他们有机会塑造自身未来。

  联合国维和人员是我们借以实现这一普遍愿望并为所有人打造更安全世界的一个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