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冠病毒病对年轻人产生了显著影响。国际劳工组织(ILO)的一项研究表明,“大流行对年轻人产生了系统的、深刻的、不均衡的影响”。18-24岁的年轻人中,23%在疫情前有工作,现在却失业了,没有失业的年轻人则表示工作时间和收入都减少了。报告还称,“学生认为未来职业前景黯淡,40%的学生表示未来充满不确定性,14%的学生对未来充满恐惧。”纵观全球,年轻人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增加。

在“2019新冠病毒病和青年:学习与就业”系列访谈中,联合国学术影响(UNAI)着眼于探索全球青年教育和劳动环境趋势和模式,突出在后疫情时代中,年轻人对于未来的希望和担忧。

“在整个招聘和入职过程中,我都感到无依无靠。”安娜于2019年从蒙特雷大学毕业,2020年6月开始在墨西哥科阿韦拉州萨拉戈萨州工作,这是她的第一份全职工作。她回忆起在疫情期间进入劳动市场时的紧张感。“通常,当你开始一份新工作时,你会接受入职培训,在培训期间,会有一位导师或同事向你解释工作流程,你还会见到一些新同事。但是随着疫情的发生,我无法依靠任何人为我提供这些帮助。”在家工作了数月后,今年年初,安娜终于开始通勤去办公室工作。

对于安娜这一代人来说,这并不是她独有的经历。许多年轻人都经历了远程开始他们的第一份工作,他们没有人可以依靠。但对于安娜来说,她之前在一家非政府组织的远程实习经历为她适应新环境带来一些优势。“这段实习经历不但提升了我的专业能力,还让我明白了在家工作是什么感觉。”远程工作让她能够在墨西哥完成她的工作职责。她从没去过非政府组织在加利福尼亚的办公室,完全依靠技术来保持自己和团队之间的联系。

近期麦肯锡的一份报告强调,鉴于疫情,世界“大约在8周内将采用消费者和企业数字化方式提前了5年”。这一现象反过来为年轻人创造了新的机会。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纳德·卡巴尼强调,对于技术的日渐依赖让年轻人比老一辈更具有优势。“年轻人更加适应新技术,因此他们现在更适合广泛申请职位,把握新机会,探索新职业等等。

这种模式转变对马吉德这样的学生也非常有利。马吉德是埃法特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也是沙特阿拉伯微软公司的网络安全实习生。目前,她每周花两天时间远程上课,其余时间则用于在线实习。她表示,同时进行远程学习和工作对她来说相当有效。她无需浪费往返大学和工作场所的通勤时间,可以将所有时间用于上课和工作。

更重要的是,同时学习和工作为马吉德创造了巨大的协同效应。“有趣的是,那是我学业表现最好的一年。当我发现在工作中所学到的知识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后,我的满足感增加了,这让我意识到自己在学习和工作中所做的事情的重要性”。马吉德在时期期间取得了学业上的最好成绩,因为网络安全实习生的工作为她所学的计算机科学专业提供了更多实践经验。

马吉德对于技术能够帮助试图在劳动力市场上找到自己位置的年轻人这一观点持乐观态度。“新技术是一个不断发展的领域,如果你表明自己一直在学习新技术,你肯定能从公司得到一些东西,因为他们需要这样的人——他们需要充满活力的人。”然而,她同时表示,如果有人对公司所使用的技术和特定工具不熟悉的话,他们可能很难一直胜任自己的工作。

我们应当从更广阔的角度看待这一问题,这非常重要。过度依赖数字技术可能会加剧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数字鸿沟”。纳德指出,“现在有更多机会让处于特权地位的人们获得技术,全球不平等正在加剧。”根据国际电信联盟2019年的数据,发达国家人口总数的87%可以访问互联网,而不发达国家只有19%。如果不立刻采取行动,疫情只会加深这一鸿沟。

即使在“数字鸿沟”方面,也存在竞争加剧的问题。安娜回忆称,在选择实习的过程中存在很多竞争,工作已经变成了这样的情形:“只要具备一定的技能,拥有计算机和互联网,任何人都可以申请工作。”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的实习“通常”能收到2500份线下实习申请,当实习变为线上后,他们收到了20,500份简历。

尽管远程工作和技术能够为劳动者,特别是精通这些技能的年轻人,带来很多积极影响和机会,但我们必须确保在转型过程中不让任何人掉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