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

2020年07月18日

秘书长纳尔逊·曼德拉讲座:消除普遍存在的不平等:新时代的新社会契约

[观看视频webtv.un.org]
 

  各位阁下、尊敬的来宾,朋友们,

  很荣幸与大家一起纪念纳尔逊·曼德拉这位杰出的全球领袖、倡导者和楷模。

  我感谢纳尔逊·曼德拉基金会给我这个机会,并赞扬基金会努力使曼德拉的愿景长存。我对津姬·曼德拉大使本周早些时候英年早逝,向曼德拉家人以及南非政府和人民致以最深切的慰问。愿逝者安息。

  我有幸与纳尔逊·曼德拉见过几次面。他的一言一行皆体现了他的智慧、意志和同情,令我永世难忘。

  去年8月,我拜访了罗本岛囚禁曼德拉(马迪巴)的牢房。我站在那里,透过牢房铁栏向外望去,再次被他巨大的精神力量和无法估量的勇气所折服。纳尔逊·曼德拉在监狱里度过了27年,其中18年在罗本岛。但他从未让这段经历束缚自己的境界或人生。

  纳尔逊·曼德拉超越了羁押他的禁锢者,解放了数百万南非人,成为全世界的精神源泉和现代偶像。

  他毕生致力于与不平等作斗争,近几十年来世界各地的不平等现象达到危机程度,对我们的未来构成越来越大的威胁。

  今天,值此马迪巴诞辰日之际,我要谈一谈如何在不平等现象许多相互强化的链条和层级摧毁我们的经济和社会之前消除它们。

  亲爱的朋友们,

  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将这种不公正现象置于聚光灯下。

  当今世界动荡不安。经济状况急遽恶化。

  我们已被微小的病毒击倒。

  这场大流行病疫情暴露了当今社会的脆弱性。

  它暴露了我们几十年来忽视的风险:公共卫生系统薄弱,社会保障欠缺,结构性不平等,环境退化乃至气候危机。

  各个地区在消除贫困和缩小不平等方面取得的进展仅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倒退了好几年。

  病毒对最弱势群体——贫困者、老年人以及残疾人和既有疾病患者——构成的风险最大。

  一线医疗工作者首当其冲,仅在南非就有4 000多人感染。我向他们表示敬意。

  一些国家的健康不平等现象被放大,私立医院、企业乃至个人都在囤积大家迫切需要的宝贵物资。一个不平等的悲剧性例子。

  大流行病疫情造成的经济影响殃及非正规经济中的劳动者、中小型企业及负责照顾他人的护理人员(主要是女性)。

  我们遭遇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全球衰退,以及自1870年以来最广泛的收入崩盘。

  也许还会有1亿人陷入极端贫困。我们还可能看到史无前例的饥荒。

  COVID-19像是一张X光片,它使我们所建立的社会脆弱框架中的裂痕一览无遗。

  它揭露了无处不在的谬误和谎言:

  自由市场可为所有人提供医疗保健的谎言;

  无偿护理不是工作的虚构;

  我们生活在后种族主义世界的错觉;

  我们大家同舟共济的神话。

  因为虽然我们都漂浮在同一片海洋上,但很明显,一些人乘坐着超级游艇,而另一些人则紧紧抓住漂移的残骸。

  亲爱的朋友们,

  不平等是当今时代的典型特征。

  超过70%的世界人口生活在收入和财富日趋不平等的环境中。世界上最富有的26个人拥有全球人口的一半财富。

  但收入、薪酬和财富并不是衡量不平等的唯一标准。人们的生存机会取决于他们的性别、家庭和族裔背景、种族、残疾状况和其他因素。

  世世代代的多种不平等现象相互交织、彼此加强。数百万人出生时的环境基本决定了他们的生活和期望。

  因此,不平等现象有悖于人类发展——对每个人的发展都不利。我们都要承受它的后果。

  严重的不平等现象与经济不稳定、腐败、金融危机、犯罪率上升和身心健康状况不佳相互关联。

  歧视、虐待和缺乏机会诉诸司法是许多人特别是土著人民、移民、难民和各类少数民族遭遇不平等的典型特征。这种不平等是对人权的直接践踏。

  因此,纵观历史,消除不平等一直是促进社会正义、劳工权利和性别平等的推动力。

  联合国的愿景和承诺是,食品、医疗保健、水和卫生、教育、体面工作和社会保障不是卖给有负担能力者的商品,而是人人有权享有的基本人权。

  我们无时无处不在致力于减少不平等。

  这一愿景在今天与75年前同等重要。

  这是《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核心要素,也是我们商定的共同蓝图,即可持续发展目标10 (减少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所体现的在一个健康地球上实现和平与繁荣。

  亲爱的朋友们,

  在COVID-19疫情爆发之前,世界各地许多人已经知道,不平等正在断送他们的生存机会和机遇。

  他们看到了一个失衡的世界。

  他们感到被抛在后面。

  他们看到经济政策将资源输送到少数特权阶层手中。

  各大洲的数百万人走上街头发出自己的声音。

  居高不下和日益严重的不平等就是一个共同肇因。

  为最近两场社会运动推波助澜的愤怒情绪表明人们对现状的极度失望。

  世界各地妇女都呼吁终止性别不平等的最严重范例之一:即有权势男性对仅尝试做好工作的妇女实施暴力。

  乔治·弗洛伊德遇害后反种族主义运动从美国蔓延到世界各地也是一个迹象,表明人们受够了:

  受够了以肤色判断是否犯罪的不平等和歧视;

  受够了剥夺人民基本人权的结构性种族主义和系统性不公正。

  这些运动直击当今世界不平等的两个历史根源:殖民主义和父权制。

  几百年来,全球北方特别是我们欧洲大陆,通过暴力和胁迫,对全球南方的大部分地区实施了殖民统治。

  殖民主义在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造成严重不平等,包括邪恶的跨大西洋奴隶贸易和南非这里的种族隔离政权。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联合国是在平等和人类尊严的新全球共识基础上创建。

  非殖民化浪潮席卷全球。

  但我们不要蒙骗自己。

  殖民主义的遗毒仍在回荡。

  我们可从经济和社会不公正以及愈演愈烈的仇恨犯罪和仇外心理,以及持续存在的制度化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中窥见一斑。

  我们可在全球贸易体系中看到这种情况。殖民化经济体面临更大风险,有可能陷入原材料和低技术产品生产的困境,这是一种新的殖民主义形式。

  我们还可在全球权力关系中看到这一点。

  非洲是一个双重受害者。其一,非洲成了殖民计划的目标。其二,非洲国家在国际机构中没有得到充分代表权,这些机构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当时大多数非洲国家尚未获得独立。

  70年前名列前茅的国家拒绝考虑进行必要的改革,改变国际机构中的权力关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和布雷顿森林体系各理事会的组成和投票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不平等始于顶层:即全球机构。消除不平等必须首先改革全球机构。

  我们绝不能忘记当今世界不平等的另一个重大渊源:几千年的父权制。

  我们生活在一个由男性主导、充斥大男子主义文化的世界中。

  妇女仅仅因为是女性,其境况无论在哪里都比男性差。不平等和歧视现象比比皆是。暴力侵害妇女包括杀害妇女行为与大流行病疫情一样无处不在。

  在全球范围内,妇女仍然被排除在政府和公司董事会的高级职位之外。妇女占世界领导人的人数比还不到十分之一。

  性别不平等殃及每个人,因为它使我们无法从全人类的智慧和经验中获益。

  正因为如此,我作为一名自豪的女权主义者,已将性别平等作为首要任务,联合国最高职位目前已实现性别均等。我敦促各类领导人也这样做。

  我很高兴地宣布,南非的西亚·科利希是我们联合国聚光灯倡议的新的全球倡导者,该倡议致力于让其他男子参与打击暴力侵害妇女和女童行为的全球祸害。

  亲爱的朋友们,

  近几十年来出现了新的紧张局势和趋势。

  全球化和技术变革的确推动了收入和繁荣的巨大增长。

  10多亿人摆脱了极端贫困。

  但贸易和技术进步的扩大也造成收入分配格局的前所未有的改变。

  1980年至2016年间,世界上最富有的1%人口占据了累计总收入增长的27%。

  低技能工人受到新技术、自动化、制造业离岸外包和工会组织消亡的冲击。

  减税、避税和逃税现象依然普遍存在。企业税率有所下降。

  这使得投资于能够减少不平等现象的各类服务(即社会保障、教育、医疗保健)的资源数额出现下滑。

  新一代不平等现象超越了收入和财富范畴,涵盖了在当今世界成功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

  深层差距在婴儿诞生前就有端倪,并界定了生存和早亡。

  在人类发展水平很高的国家,50%以上的20多岁年轻人都能接受高等教育。而在人类发展水平较低的国家,这一数字仅为3%。

  更令人震惊的是,20年前出生在人类发展水平偏低国家的儿童中,大约17%的人已不在人世。

  亲爱的朋友们,

  展望未来,两个巨大的转变将对二十一世纪产生极大的影响:气候危机和数字转型。两者都可能进一步扩大不平等。

  当今技术和创新中心的一些动态令人极度担忧。

  这一极为偏重于由男性主导的技术产业不仅没有利用世界上另一半的专长和视角,还在使用可能进一步加深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的算法。

  数字鸿沟扩大了从识字到医疗保健、从城市到农村、从幼儿园到大学等社会和经济鸿沟。

  2019年,使用互联网的人在发达国家约占87%,而最不发达国家只有19%。

  我们恐将处于一个双速发展的世界中。

  与此同时,到2050年,加速的气候变化将通过营养不良、疟疾和其他疾病、移民和极端天气事件而影响到数百万人。

  这对代际平等和公正构成严重威胁。今天的年轻的气候问题抗议者站在与不平等作斗争的前线。

  受气候破坏影响最大的国家对全球变热的作用最小。

  绿色经济将成为繁荣和就业的新源泉。但有些人会失去工作,当今世界后工业铁锈带的情况尤为如此。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仅呼吁采取气候行动,而且呼吁伸张气候公正。

  政治领导人必须抱有更大志向,企业必须拓宽视野,各地的人民则必须发出更大声音。

  眼前有一条更好的路,而我们必须走这条路。

  亲爱的朋友们,

  今天的不平等的程度具有腐蚀性,这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有时被告知,经济增长的浪潮可以使所有船只水涨船高。

  但实际上,不平等的汹涌波涛会让所有船只折戟沉沙,葬身海底。

  人们对体制和领导人的信心正在消退。自1990年代初以来,全球平均投票率下降了10%。

  感觉被边缘化的人们很容易接受将自己的不幸归咎于他人的观点,特别是那些外表或行为与众不同的人的论点。

  但是,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极端主义、种族主义和寻找替罪羊的行为,只会在社区内部和社区之间以及在国家之间、族裔之间、宗教之间制造新的不平等和分裂。

  COVID-19是一场人间悲剧。但它也创造了一代人的机遇。

  这是一个重建更加平等和更可持续的世界的机会。

  应对这场大流行病以及之前普遍存在的不满情绪的举措,必须建立在为所有人创造平等机会并尊重所有人的权利和自由的“新社会契约”和“全球新政”的基础上。

  这是我们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巴黎协定》和《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议程》的各项目标的唯一途径,这些协定要解决的问题恰恰是这场大流行病所暴露和利用的问题。

  各个社会内部的“新社会契约”将使年轻人能够有尊严地生活,将确保妇女拥有与男子同等的前景和机会,并将保护病者、弱势群体和所有少数族裔。

  教育和数字技术必须成为两个重大的推动者和均衡者。

  正如曼德拉所说,权且让我来引述他的话:“教育是我们可以用来改变世界的最有力武器”。一如既往,纳尔逊·曼德拉最先这么说。

  各国政府必须优先提供从早期学习到终身教育的平等机会。

  神经科学使我们了解到,学龄前教育能够改变个人生活,给社区和社会带来巨大效益。

  因此,当最富有的孩子接受学龄前教育的概率是最贫穷的孩子的7倍时,出现代际不平等也就不足为奇了。

  要为全民提供优质教育,我们需要到2030年将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教育支出增加一倍以上,达到每年3万亿美元。

  在一代人的时间内,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所有儿童都可获得各级优质教育。

  这是有可能的。我们只需要决定去做即可。

  随着技术改变我们的世界,仅仅掌握事实和学习技能是不够的。各国政府需要优先投资于建设数字素养和基础设施。

  学习如何学习、适应和掌握新技能至关重要。

  数字革命和人工智能将改变工作性质以及工作、休闲和其他活动之间的关系,有些变化是我们今天无法想象的。

  上个月在联合国启动的“数字合作路线图”彰显包容、可持续数字未来的愿景,即到2030年将为其余40亿人联通互联网。

  联合国还启动了“Giga”项目,这是一个目标远大的项目,即让世界上每一所学校都能够上网。

  技术可以为摆脱COVID-19、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超级能量。

  亲爱的朋友们,

  人民、体制和领导人之间日益扩大的信任差距威胁着我们所有人。

  人们希望社会和经济体系有利于每个人。人们希望自己的人权和基本自由得到尊重。人们想要在影响其生活的决定中拥有话语权。

  政府、人民、民间社会、企业等诸方面之间的“新社会契约”必须在人人享有平等权利和机会的基础上,将就业、可持续发展和社会保障结合起来。

  劳动力市场政策与雇主和劳工代表之间的建设性对话相结合,能够改善薪酬和工作条件。

  劳工代表权对于应对技术和结构转型、包括向绿色经济过渡给就业带来的挑战,也是至关重要的。

  劳工运动有着与不平等作斗争并争取所有人的权利和尊严的光荣历史。

  将非正规经济部门逐步纳入社会保障框架至关重要。

  不断变化的世界要求制定新一代社会保障政策,并建立新的安全网,包括全民健康覆盖和有可能实现普遍基本收入。

  建立最起码的社会保障,并扭转包括教育、医疗和互联网接入在内的公共服务方面长期投资不足的局面,是至关重要的。

  但这还不足以解决根深蒂固的不平等问题。

  我们需要制定平权行动方案以及解决问题和提供补救的精准政策,以解决历史上经过社会规范强化的性别、种族或族裔不平等。

  税收也在“新社会契约”中发挥作用,包括个人和公司在内的每个个体,都必须为此做份内之事。

  在一些国家,在税收中承认富人和有良好关系网者从国家及其公民同胞那里获得了巨大的好处。

  各国政府也应该将税收负担从工资转移到碳排放上。

  向碳排放征税而不是向人征税,将增加产出和就业,同时减少排放。

  我们必须打破腐败的恶性循环,腐败既是不平等的原因,也是不平等的结果。腐败减少和浪费社会保障的可用资金,削弱了社会规范和法治。

  打击腐败有赖于问责制。问责制的最大保证是构建充满活力的公民社会,包括自由、独立的媒体和鼓励良性辩论的负责任的社交媒体平台。

  亲爱的朋友们,

  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全球政治和经济体系没有提供重要的全球公益物:公共卫生、气候行动、可持续发展与和平。

  COVID-19大流行让人们认识到自身利益和共同利益的不幸脱节,并认识到治理结构和道德框架中的巨大差距。

  为了缩小这些差距,并使“新社会契约”得以实现,我们需要一个“全球新政”,以确保在国际上更广泛和公平地分享权力、财富和机会。

  新的全球治理模式必须建立在充分、包容和平等参与全球机构的基础上。

  否则,我们将面对更大的不平等和不团结,就像我们今天在全球应对COVID-19大流行的支离破碎的策略中看到的那样。

  面对这场大流行病,发达国家为自己的生存大力投资。但它们未能提供帮助发展中国家度过这种危险时期所需的支持。

  以公平的全球化、每个人的权利和尊严、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考虑子孙后代的权利以及以人而不是以经济标准衡量的成功作为基础的“全球新政”,是改变这一状况的最佳途径。

  围绕联合国成立七十五周年开展的全球协商进程清楚地表明,人们希望有一个为其提供服务的全球治理体系。

  发展中国家必须在全球决策中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我们还需要一个更加包容和平衡的多边贸易体系,使发展中国家能够向全球价值链上游移动。

  必须防止非法资金流动、洗钱和逃税。达成终止避税乐园的全球共识至关重要。

  我们必须共同努力,将可持续发展原则纳入金融决策。在使资源从棕色和灰色经济流向绿色、可持续和公平的经济方面,金融市场必须成为我们全面的合作伙伴。

  对债务结构和获得负担得起的信贷渠道的改革必须创造财政空间,使投资朝着同一方向进行。

  亲爱的朋友们,

  纳尔逊·曼德拉曾说:“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挑战之一,是重新向我们的人民传播人类团结的意识,让他们意识到其存在于这个世界要彼此提携,由于他人并与他人而存在。”

  COVID-19大流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力地强化了这一信息。

  我们属于彼此。

  我们要么并肩而立,要么分崩离析。

  今天,在争取种族平等的示威活动中,……在反对仇恨言论的运动中,……在人们争取权利和为子孙后代挺身而出的斗争中,……我们看到了一场新运动的开始。

  这场运动反对不平等和分裂,并将年轻人、民间社会、私营部门、城市、各地区和其他人团结在和平、我们的地球、正义和所有人的人权等政策之下。这场运动已经在发挥作用了。

  现在,全球领导人需要决定:

  我们会否屈服于混乱、分裂和不平等?

  抑或为了所有人的利益,纠正过去的错误并共同前进?

  我们正处在局面崩溃的边缘。但我们知道我们是站在历史的哪一边。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