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

2018年04月13日

秘书长在安理会就中东局势发表的讲话

  观看视频:webtv.un.org:

  中东局势如此混乱,已成为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该地区面临一个真正微妙棘手的时刻—目之所及,各种裂痕彼此交织,形成高度动荡的局势,伴随升级、分裂以及断层的危险,并且给区域和全球带来深刻影响。我们看到存在多种隔阂。

  首先是冷战记忆。但是,确切地说,它不只是简单的回忆,而是冷战偕同报复的回归,但是有所不同。过去曾经有过的处理升级危险的各种机制和保障似乎不复存在。

  第二是巴勒斯坦-以色列之间的隔阂。

  第三是从海湾地区到地中海显而易见的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隔阂。重要的是要指出,明显的宗教隔阂通常是政治或地缘战略操纵的结果。

  首先,存在许许多多不同的因素——包括对于穆斯林兄弟会作用或库尔德人地位的态度截然相反,还有数千年世居于此并构成中东社会丰富多样性的各社区受到巨大威胁。

  上述诸多分歧反映在关联程度不一的大量冲突中,其中一些冲突显然与全球恐怖主义威胁有关。可能出现多种形式的升级。

  我们看到巴勒斯坦-以色列冲突的伤口持续溃烂。加沙地区近期的暴力事件导致了诸多无谓伤亡。我再次呼吁对那些事件开展独立透明的调查。我也呼吁当事方避免采取任何可导致更多伤亡的行动,特别是所有可能将平民置于险境的措施。这一悲剧突显亟需重启和平进程,寻求两国解决方案,使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享有两个民主国家,并在安全且被认可的边境内和平毗邻共处。我重申联合国已准备好支持这些行动。

  在也门,我们目睹着当今世界最严峻的人道主义灾难。只有一条道路能够终结也门冲突并应对人道主义危机:通过包容各方的也门内部对话,经谈判达成政治解决。我的特使马丁·格里菲斯正在竭尽所能促成这一政治解决。他将于下周向安理会作通报。

  在利比亚,我鼓励所有各方继续与我的特使加桑·萨拉梅合作,他正与利比亚全国各种对话方一同开展政治进程,旨在执行联合国行动计划。利比亚冲突早该结束了。

  伊拉克的情况表明,通过协调一致的本地、区域和全球承诺,就可能取得进展。随着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败退,伊拉克政府也已克服分裂的风险,它现在必须聚焦于重建、改革与和解。我希望即将到来的选举能够巩固该进程。

  在近期的巴黎和罗马会议上,国际社会重申其支持黎巴嫩的主权、稳定和国家安全机构。至关重要的是,应避免一场新的以色列-真主党冲突,因为它注定会导致比上一场战争更多受害者和更大破坏。我重申,对解决黎巴嫩问题的关键原则和承诺,包括安理会各项决议——如第1701(2006)号决议——和不介入政策,采取行动至关重要。近期伊朗和以色列在叙利亚的对峙表明,该问题可能会与叙利亚冲突产生联系。

  叙利亚现在确实是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最严重威胁。我们在那里看到了对峙和代理人战争,牵涉到多国部队、多个武装反抗团体、许多国家和国际民兵、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作战人员以及各种恐怖组织。从一开始,我们就目睹了全然不顾《联合国宪章》的文字和精神。

  普遍系统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国际人权法乃至国际法的现象。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叙利亚人民的苦难接踵而至痛苦。我重申,这场冲突不存在军事解决办法。解决办法必须是政治上的,通过日内瓦的叙利亚内部对话达成,这是第2254(2015)号决议的规定,也和我的特使斯塔凡·德米斯图拉的持续努力一致。叙利亚人经历过一连串恐怖事件:暴行罪、围城、挨饿、对平民和民用基础设施不加区分的攻击、使用化学武器、强迫流离失所、性暴力、酷刑、拘留和强迫失踪。还远不止于此。

  安全理事会通过的第2401(2018)号决议带来了一线希望,它要求所有各方立即停止敌对行动,达成持久的人道主义停战。不幸的是,这种停火从未真正出现。这就是叙利亚的悲惨现状。

  在此状况下,我对叙利亚境内不断出现使用化学武器的消息感到愤怒。我再次强烈谴责冲突任何一方在任何情况下使用化学武器。使用化学武器令人憎恶,也明显违反国际法。鉴于近期这些指控的严重性,需要利用公正、独立的专业知识技能进行彻查。

  就此,我重申充分支持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禁化武组织)及其事实调查组对这些指控开展所需的调查。调查组应获得完全准入,,在不受任何限制或阻碍的情况下开展活动。我注意到,叙利亚政府已请求开展这一调查并承诺给予便利。第一支禁化武组织小组已经在叙利亚境内;第二支小组预计于今明两天抵达。

  然而,我们需要做得更多。我两天前向安理会去信表示,在禁化武组织-联合国联合调查机制的任期结束后。

  “我深感失望的是,安全理事会无法商定一个专门机制,来确定在叙利亚境内使用化学武器行为的责任归属”。

  今天我想重申,必须遵守反对化学武器的规范。我在同一封信中写道:

  “确保对已证实的使用化学武器事件问责是我们的责任,特别是对于这类袭击的受害者的责任。缺少问责会让使用这些武器的人肆无忌惮,让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逍遥法外,而这又会进一步削弱禁止使用化学武器的规范以及整个国际裁军和不扩散框架。

  我敦促所有会员国在此危险形势下采取负责任的行动;

  “我呼吁安全理事会履行职责,不要放弃努力,商定公正、客观、独立的专门机制,以确定使用化学武器行为的责任归属。我已准备好支持这些努力。”

  紧张局势加剧以及无法在建立问责机制方面达成妥协,可能导致全面的军事升级。我在和安全理事会成员特别是常任理事国接触时,重申我对当前僵局所带来的风险深感担忧,并强调有必要防止局势失控。

  这正是我们当下面对的风险——事态失控。制止这一现象是我们的共同职责。

摘自安理会4月13日会议记录S/PV.8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