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1

我们迎来了最好的契机。

今年10月13日的国际减少灾害风险日聚焦当前最热门的话题,即面对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气候变化、保护性生态系统遭到破坏、荒漠化等全球性危机,世界的反应不力。

2015年,联合国会员国通过了《2015-2030年仙台减少灾害风险框架》。每年,我们都会从其中七个目标中选取一个作为主题,举办纪念活动。今年纪念活动的主题是目标 (F):“大幅提高对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合作水平”,帮助发展中国家实施减少灾害风险的战略,减少灾害损失。

迄今已有101个会员国制定了减灾战略,但是,在没有海外发展援助、能力建设支持和技术转让的情况下,许多资源匮乏的发展中国家难以实施减灾战略。

已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投资于减少灾害风险能产生很多效益,特别是阻止人道主义援助需求的增长。然而,仅有少部分国际合作为减少灾害风险提供支持。2010年至2019年,共有55亿美元的融资额用于减少灾害风险,仅占国际援助总额的0.5%。1

预警系统拯救了越来越多的生命,在墨西哥湾如此,在孟加拉湾如此,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这也有明确的证据支持。得益于气象学、天气预报和卫星图像的进步以及风险治理能力的提高,过去可能导致数千人丧生的灾害,如今再也不会造成如此惨痛的损失。

但是,通过国际合作,我们能够做到更多,而且也必须做到。世界气象组织的193个成员国中,只有半数具备多灾种预警系统,非洲、拉丁美洲部分地区以及太平洋和加勒比岛国严重缺乏天气和水文观测网络。

正因如此,联合国减少灾害风险办公室(减灾办)、世界气象组织和许多联合国会员国大力支持2015年世界减少灾害风险大会发起的各项倡议,例如气候风险和预警系统倡议。气候风险和预警系统倡议已筹集到了3.3亿美元,用于支持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多个项目,包括完善天气预报、帮助农民种植合适的作物以规避灾害损失、改进西非国家的山洪指导系统等。

在2019年气候行动峰会上,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秘书处发起了“应对风险早行动伙伴关系”,目标是在2025年前使10亿人免受灾害影响。

预测性行动是减少灾害事件影响的关键。近年来,因洪水、风暴和干旱导致的境内流离失所的人数增长惊人,这突显了预测性行动的重要性。2018年,有1610万人因天气事件而流离失所,到2020年,人数增至3000万。3

非洲之角“早预警,早行动”伙伴关系于2020年10月在斯德哥尔摩“应对气候变化的人道主义影响:预测和行动”高级别活动上启动。该伙伴关系由瑞典政府、政府间发展组织、减灾办和世界粮食计划署组成,旨在鼓励跨境合作,共同应对整个地区持续存在的粮食安全挑战。迄今为止的成果包括政府间发展组织的一份区域洪水风险预测,在加强洪水风险管理的同时,预测洪水可能对人民、国内生产总值、作物、牲畜和道路造成的影响。其他主要危害也将列入预测范围,包括干旱。

灾害风险预测是防灾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确保任何可能遭受风暴、洪水、地震和海啸等自然灾害的关键基础设施,如学校和卫生设施,都具备抗灾能力。鉴于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大部分是关键基础设施遭受大规模破坏导致的,减灾办积极参与了印度政府在2019年气候行动峰会上发起的促进具有抗灾能力的基础设施联盟。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暴露了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和供应链深层次的脆弱性。近期,促进具有抗灾能力的基础设施联盟围绕这一重要问题展开了辩论,我对此表示祝贺。这一问题与疫苗分配缺乏公平性一样是全球国际合作的首要任务。

孟加拉国的儿童和教师正在玩关于风险和如何应对灾害的教育游戏,摄于2019年11月。减灾办/Chris Huby

减灾办全力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全球、区域和国家采取行动,加大投入,支持强化卫生保健设施和供应链等卫生基础设施的方案和举措,以保护人民的健康和福祉免受大流行病等紧急情况和灾害的影响。

迄今为止,已有160多个国家加入了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倡议(COVAX倡议)。该倡议由世卫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和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指导,旨在提供公平的疫苗获取机会。

在我撰写本文之际,全球疫苗接种超过62.6亿剂次,10个国家占了其中的73%,而非洲的接种率仅为3%。人们只好希望美国总统乔•拜登主持的2021年9月全球2019冠状病毒病峰会能够推动改善发展中国家疫苗的供应。

2019冠状病毒德尔塔变异株的出现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即在每个人都安全之前,没有人是安全的,而从长远来看,排斥他人的代价更高。COVAX倡议的参与者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如果我们想要尽快控制大流行并减少死亡,就需要给予发展中国家更多的支持。

在全球范围内推广疫苗接种对于结束大流行病至关重要,但我们也很清楚,世上没有消除贫困的疫苗。许多发展中国家对于全球变暖的影响极小,但这些国家也面临气候危机的深刻影响,要适应全球变暖带来的种种挑战。为了应对全球变暖,他们需要国际合作的支持。发达国家必须勇于承担,不仅要兑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承诺,还要向正在努力应对海平面上升、海洋水温升高、降雨不稳定、极端天气事件持续威胁的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援助。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最近发布的《我们的共同议程》报告中指出:“从气候危机到我们对自然的自杀式战争和生物多样性的崩溃,我们的全球性举措太少,落实太晚。”4

我们面临着两种选择:一是任凭世界走向崩溃,二是支持能够实现全球突破的解决方案,创造一个更安全、更可持续的世界,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

开展国际合作,改善发展中国家管理灾害风险的能力,对人类发展和进步至关重要,因为灾害对可持续发展造成的破坏最大。

注释

1信息来源:减灾办

2 境内流离失所问题监测中心,《2019年境内流离失所问题全球报告》(日内瓦,2019年),第7页. https://www.internal-displacement.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s/documents/2019-IDMC-GRID.pdf

3 境内流离失所问题监测中心,《2021年境内流离失所问题全球报告》(日内瓦,2021年),第12页. https://www.internal-displacement.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s/documents/grid2021_idmc.pdf

4 联合国,“全球危机应对‘举措太少,落实太晚’,秘书长在大会关于‘我们的共同议程’的讲话上,对于不稳定和气候混乱发出警告”,新闻稿,2021年9月10日. https://www.un.org/press/en/2021/sgsm20891.doc.htm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由联合国高级官员以及来自联合国系统外的杰出人才撰稿,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联合国官方观点。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以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