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6日

七十五年前,国际法院在海牙和平宫首次开庭,当时还未继位的荷兰公主朱丽安娜 (Juliana) 和亲王伯恩哈德 (Bernhard) 等政要出席了庄严的开庭仪式。同一天,国际联盟大会在日内瓦通过了一项决议,解散了国际法院的前身常设国际法院(常设法院)。因此,1946年4月18日,新成立的国际法院正式接过国际裁决的“火炬”,作为新成立的联合国的主要司法机关,拥有广阔的前景。

国际法院不仅继承了常设法院丰富的判例和闻名遐迩的所在地和平宫,还继承了“世界法院”的别名。这个称呼名副其实,因为国际法院旨在解决所有地区联合国会员国之间关于任何议题的争端。国际法院的第一批法官分别来自五大洲,在开庭仪式上,他们发表了庄严的声明。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世界法院”这个称呼具有误导性。签署《联合国宪章》时,超过7.5亿人(约占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生活在殖民地或非自治领土。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重要条约的缔结和国际法院等机构的建立,仅有少数国家发挥了关键的作用。1945年,联合国有51个会员国。44个国家的代表组成了法学家委员会,负责起草《国际法院规约》。

随后的75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联合国现有193个会员国,根据《联合国宪章》,每个会员国享有主权平等。所有会员国对国际法的形成、解释和应用,以及国际法机构的建设和运作,均做出了贡献。如今,联合国的会员国非常多样化,体现在文化、语言、法律传统、政治制度和发展水平等多方面。会员国的多样性丰富了国际法领域,同时使为应对世界所面临的挑战而寻求共同点的工作复杂化。

当今的国际法院必须放在这个背景下来看待。国际法院的能力,即判例质量和裁判的公认合法性水平,主要取决于遴选的法官,他们应当来自世界各地,在不同的法律传统下经过历练,具有无可挑剔的资历。但是,影响法院裁判的人不只是国际法院的法官。我们要听取各国的代理人及其律师的观点。我们的书记官处规模不大,但十分敬业,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同时,每年有15名“司法研修助理”加入我们,我将在后面具体介绍这些研修助理。

1946年4月18日,国际法院在海牙和平宫司法大会堂首次开庭(国际法院档案)。国际法院版权所有。

能够担任国际法院的法官,在富丽堂皇的和平宫的司法大会堂上就座,是莫大的荣幸。然而,每当我看着各方代表团,我都惊奇地发现,他们的身份与1945年集聚一堂起草《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院规约》的那些人极其相似。几乎没有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律师,并且几乎所有律师,无论其国籍,都是男性。

这个情况不尽如人意。虽然各派法学家有望就国际法的许多方面达成一致,但我们必须承认,对于国际争端中出现的许多法律问题,并没有唯一、同质化的答案。虽然每个人都可能渴望拥有国际视角,但我们都必须谦逊地承认,我们的观点是由我们自己的经历塑造的。我们必须积极寻求不同的观点,促进思想的公开交流,特别是要与观点不同的人进行交流。

作为一名国际法院法官和现任的国际法院院长,我的工作一直遵循着这些理念。因此,我高度重视国际法院的司法研修助理项目,这个项目让法院的法官可以为培养国际公法领域的未来领导者发挥作用。每年,国际法院都通过该项目选拔15名学习国际公法的近期毕业生来法院工作,强化他们的专业知识。每名研修助理会被分派到一位法官的手下工作,为期约10个月。在此期间,研修助理将出席法院的公开审讯,研究待审案件的法律问题和事实状况,并就此撰写备忘录,也参与法院其他方面的工作。此外,研修助理还有机会加入海牙蓬勃发展的国际律师大家庭,参加这座“和平与正义之城”的诸多著名机构有关的各种讲座和其他活动。

1999年,纽约大学法学院设立一个项目,为五名已经毕业的学生提供奖学金,资助他们到国际法院做“大学实习生”。后来,这个实习项目更名为司法研修助理项目,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申请人和赞助机构。以今年为例,29个不同的机构共提名了55名候选人,竞争司法研修助理项目2021-2022年的15个席位。

司法研修助理无需自己负担费用,而是由赞助大学提供资金支持,大学要为入选的申请人提供津贴、健康保险和差旅费用。多年来,国际法院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让赞助机构提供资金支持,往往不利于受赠较少的大学选派实习生,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大学。虽然发达国家参与该项目的大学积极响应了国际法院的呼吁,赞助了来自代表性不足的地区的毕业生,但是,来自这些地区的实习生总数仍然很少。

国际法院院长琼•E•多诺霍的官方照片。国际法院图片/Max Koot Foto Studio。国际法院版权所有。

因此,在我的前任阿布杜勒卡维•优素福 (Abdulqawi Yusuf) 法官担任国际法院院长期间,法院提议为司法研修助理项目设立一个信托基金。在代表着世界所有地缘政治区域的核心国家的努力下,86个会员国共同提案一项决议,要求秘书长建立和管理信托基金。2020年12月,大会一致通过了该项决议。

根据大会第75/129号决议,该信托基金将向发展中国家大学选派的发展中国家国民提供研修助理金。这一举措将提高该项目参与者的地域和语言多样性,并为这些年轻的法学家提供他们过去无法获得的培训机会。信托基金由秘书长管理,各个国家、国际金融机构、捐助机构、政府间组织、非政府组织以及自然人和法人都可以自愿捐款。为了保持公正性和独立性,国际法院不会直接与个别会员国接触从而为信托基金筹集捐款,也不会直接参与管理所筹集的资金。

截至撰写本文时,联合国秘书处正在处理有关该信托基金运行的某些问题。国际法院期望尽快建立机制,在未来几个月内筹集捐款,并希望在下一个申请季到来之际(2021年10月开放申请),信托基金可用于资助由符合条件的大学选派的实习生。

在国际法院工作期间,我有幸认识了许多参加司法研修助理项目的律师,他们都年轻有为。最令我高兴的一件事情,就是看到他们在国际法领域取得进步。阅读他们的学术著作,尤其是看到他们作为律师在国际法院出庭,令人心潮澎湃。对于这群研修助理未来可能做出的贡献,以及信托基金推动司法研修助理项目多样化的作用,我都充满期待。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由联合国高级官员以及来自联合国系统外的杰出人才撰稿,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联合国官方观点。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以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