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写下这些文字时,全球正深受病毒性大流行病肆虐的影响。这场大流行病已经夺走了超过100万人的生命,并感染了超过3800万人。相较于70多亿的全球总人口,这些数字看似微不足道。但是,如果我们当初更加齐心协力,好好教育公众,协调生产防护设备,保持社交距离,并将无法避免人与人近距离接触的企业和活动暂停数周,此次大流行病的死亡和感染人数可能会大大减少。然而,显而易见,这些措施对不同人群的影响各不相同。除了采取积极的措施阻止病毒传播外,还应在封锁期间向依赖近距离工作的人群提供经济援助。

在数字领域,我们用来描述“恶意软件”威胁的词语,借鉴了医学界关于流行病的说法,这一点不足为奇。数字病毒会感染计算机,自行复制,并通过互联网或“受感染的”U盘传播给其他计算机。过去,计算机磁盘是传播恶意软件的媒介。“bug” 一词原用于描述生物病毒和细菌,而在计算机术语中,这个词语通常表示能够造成危害的程序漏洞。

医学专家告诉我们,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佩戴口罩不能完全保护我们免受病毒侵害。但是,佩戴口罩能够保护他人免受我们的感染!因此,所有人必须齐心协力,共同阻止病毒的进一步传播。新型冠状病毒和数字病毒之间可能存在相似之处。我们会运行病毒检测软件并及时更新应用程序,从而修复可被黑客利用的软件漏洞。这样,我们不仅保护了自己的计算机,也保护了他人的计算机免遭感染。利用软件漏洞是道德层面的“感染”,这体现了语言的共通性。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学过电气工程。在当前这一时代,人类命运相互依存,开展“数字合作”十分必要,秘书长曾就此问题发表了权威和富有说服力的讲话。全球社会越来越依赖数字技术。一旦出现技术故障,可能就会引发一系列连锁的负面效应。如果3G、4G、5G或Wi-Fi没有信号,或者我们所依赖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不能运行,我们就会感到无所适从。我相信,许多经常坐飞机的读者都知道,机场提示“电脑发生故障”会带来什么可怕后果。除了将互联网应用于电子商务、电子政务、电子教育和许多其他电子领域之外,我们还应该更加积极地进行合作,减少漏洞。

在埃及达米埃特省新达米埃特基层卫生中心的科技室外,叙利亚儿童正在使用智能手机。该科技室旨在为儿童提供创造性的学习体验。摄于2017年。儿基会/UN0212339/Shehzad Noorani

互联网及万维网应用程序为发现、提供和传播信息提供了许多宝贵的机会,还有许多其他方面的好处。机器学习增强了我们处理和理解数据的能力。这些数字工具让我们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超能力”。然而,这些数字工具还可能被用于实施有害和具有破坏性的数字行为。例如,黑客会利用漏洞百出的软件进行攻击,还有一些人会在无意中传播错误信息和意在造成混乱、分裂和冲突的虚假信息。我们早已认识到,人类(以及其他一些物种!)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能够制造工具。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对工具的误用和滥用。

这就引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即“该如何应对?”,我认为有多种方法可以尝试。一方面,计算机科学家可以开发更完备的编程工具,在软件投入使用前就检测出漏洞。他们应当响应秘书长关于开展合作的呼吁,广泛共享这类工具。就在我打下这行字时,编辑软件会自动突出显示我的拼写错误和语法错误。我们目前使用的许多编程语言也需要类似的工具来提示错误。当然,软件出现严重问题,一般是难以察觉的竞争条件或逻辑错误所致,而非拼写或句法出错,因此需要进行更复杂的检查。

的数字艺术作品/Pixabay

我们还应确保基于软件的各类产品能够利用受信任的来源进行安全地更新,全程不被篡改,包括不断发展的“物联网”产品。这个过程对于使用寿命较长的工业机械和家用电器(如厨房电器、暖气、通风设备和冷却设备)尤为重要。我们还可以为可编程器件的销售或出口设立统一的更新标准。

我们的操作系统上运行着数百万个应用程序,因此,我们可以要求计算机科学家和软件工程师设计并构建更安全的操作系统。除此之外,我们还要确保应用程序能够抵御黑客借格式错误的输入触发可利用的漏洞。这些实用成果值得广泛分享,帮助我们建立更安全可靠的数字世界。

我所说的“数字口罩”不止包括病毒检测器、恶意软件检测器和安全的软件更新。实际上,解决数字世界存在的隐患,最得力的不是这些虚拟工具,而是人类大脑,我称之为“湿软件”。我们使用计算机来帮助我们处理信息,但说到底,如何利用这些信息还是人类的事情。如何使用、评估信息,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共享信息,这都取决于人类。如果我们不加批判地接受信息,不去追究信息的来源和意图,那么我们就可能会传播恶意虚假信息或谣言。批判性思维相当于另一种防护口罩,能帮助我们保护他人和自己。任何责任相关方都应对他们从各个渠道获取的信息提出质疑,不论该信息来自报纸、杂志、电视、广播、书籍还是互联网。对于来自社交网络的信息,引用(我差点打成“转发”)之前更应验证信息是否准确。

计算机是人类发明的最强大的信息处理工具,我们终究还是要利用它来验证、核实来自各种来源的信息。做到这一点,数字合作就能够惠及我们这个全球化并且日益网络化的社会。

2020年10月16日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由联合国高级官员以及来自联合国系统外的杰出人才撰稿,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联合国官方观点。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以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