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妇女在准备去上班的时候把婴儿绑在背上。
在中非共和国的战争中,哈瓦失去了丈夫和其他家人。她怀着孕逃到喀麦隆,成为加多难民营的难民,在那里生下了阿披实。
图片妇女署/Ryan Brown

看不见的妇女,看不见的问题

  对于世界各地的许多妇女来说,她们的基本权利以及个人尊严长期难以得到满足,这更加剧了她们的丧偶之痛。尽管全世界有超过2.58亿丧偶妇女,但她们一直在社会中得不到重视和支持。

  今天,武装冲突、流离失所、移徙和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导致数以万计的妇女丧偶,还有许多妇女的伴侣失踪或消失,我们必须将丧偶妇女的独特经历和需求放在首位,听取她们的想法。

  以往的流行病,例如艾滋病毒/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的经验表明,丧偶妇女通常被剥夺了继承权,在伴侣死后被剥夺了财产,并可能被视为疾病的“携带者”,受到极度的污名和歧视。在世界范围内,妇女获得老年养恤金的可能性比男子低得多,因此,配偶的死亡可能导致老年妇女的贫困。在封锁和经济封锁的背景下,丧偶妇女如果病得很重或无法养活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可能无法获得银行账户和养老金来支付医疗费用。由于单身母亲家庭和单身老年妇女已经特别容易陷入贫困,这是一个亟需关注的领域。

  在6月23日国际丧偶妇女日之际,让我们来看看影响世界各地丧偶妇女的一些问题,以及必须采取哪些措施来维护和促进她们的权利。

Nicaraguan women

发展中国家丧偶妇女面临的问题

为丧偶妇女争取权利

  自2011年起,联合国于每年6月23日庆祝国际丧偶妇女日(第A/RES/65/189号决议),以吸引人们关注丧偶妇女的处境,倾听她们的声音,并给予她们所需的特别支持。

  今天,国际丧偶妇女日为采取行动全面实现丧偶妇女的权利,承认其社会地位提供了一个空前的机遇。这包括向她们提供有关公平获得其遗产,土地和生产资源的信息;基于婚姻状况的养老基金和社会保障;体面工作和同工同酬;教育和培训机会。增强丧偶妇女的权能,使她们有能力养活自己和家人,还需要消除使她们遭受排斥、歧视或有害做法的社会污名。

  此外,各国政府应采取行动兑现承诺,保障《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儿童权利公约》等国际法中所载的丧偶妇女权利。在许多国家,即使国内法对丧偶妇女的权利有所保护,但国内司法系统软弱无力,未能在实践中保障她们的权利,这一问题应该得到解决。司法官员的意识缺乏和歧视,可能导致丧偶妇女不愿诉诸司法寻求赔偿。

  落实结束对丧偶妇女及其子女的暴力侵害,减缓贫困,并为所有年龄的丧偶妇女提供教育和其他支持的各项方案和政策,包括加速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行动计划。

  在冲突后的局势中,应让丧偶妇女充分参与建设和平与和解的进程,确保她们为可持续和平与安全作出贡献。

  此前,在2019冠状病毒病的背景下,丧偶妇女绝不能在我们“更好地重建”的工作中被遗弃。我们应确保复苏工作将其独特需求放在首位,并支持社会更加包容、更具抵御能力和更为平等。

你知道吗?

  • 据估计,全世界有2.58亿丧偶妇女,其中近十分之一生活在极端贫困中。
  • 报告显示,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的一些地区,约有50%的妇女丧偶。
  • 在配偶的丧葬和哀悼仪式中,丧偶妇女可能面临有害、有辱人格甚至威胁到生命安全的传统习俗。
A woman gives a bag to other woman in front of a group gathered

一些曾与联合国妇女署合作的丧偶妇女讲述了她们的故事。她们经过不懈的努力,冲破阻碍,追求有尊严和抱负的快乐生活。联合国妇女署是致力于实现性别平等和增强妇女权能的联合国实体,特别关注丧偶妇女等最弱势的群体。妇女署致力于为妇女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愿景。

Logo of Goal 5 Gender Equality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影响,可能会逆转我们在性别平等和妇女权利方面取得的有限进展。此次冠状病毒疫情加剧了妇女和女童在健康、经济、安全和社会保障等各个领域的不平等。不要忘记我们到2030年实现 目标5的承诺。

illustration of people with clock, calendar, to-do list and decorations

国际日是提高公众对有关问题的认识、调动政治意愿和资源应对全球性问题以及庆祝和加强人类成就的机会。国际日在联合国成立之前就已经存在,但联合国将国际日作为一种有力的宣传工具。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