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塞拉利昂选举开始前,一名培训官正在阅读触摸版投票指南,确保盲人和弱视人士知道如何投票。摄于2018年。
图片开发署塞拉利昂办事处/Lilah Gaafar

2019冠状病毒病和残疾人

  全球有10亿残疾人口,即使在正常情况下,他们也不太可能获得医疗、教育和就业服务,很难参与到社区中去。他们更可能生活在贫困中,遭受暴力、忽视和虐待的概率更高,在任何受危机影响的社区中都处于最边缘的位置。

  对于视力障碍者而言,封锁下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独立和孤立方面的问题,尤其是对那些依靠触摸来传达需求和获取信息的人。大流行病表明,以盲文和可听格式等无障碍格式提供基本信息至关重要。如若不然,许多残疾人可能无法充分获取保护和减少大流行病传播的指导方针和预防措施,由此面临更高的感染风险。2019冠状病毒病还强调必须加强所有与数字无障碍相关的活动,确保为所有人实现数字包容。

  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联合国系统各部门已采取了许多良好做法,以促进兼顾残疾问题的疫情应对措施,并用盲文传播信息。

  在马拉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制作了4050种关于2019冠状病毒病宣传和预防的盲文材料。在埃塞俄比亚,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向媒体专业人员发布了音频信息以及教育和通讯材料,并编写了盲文版本的教育信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基会)制作了多种语言和无障碍格式的指导说明,包括盲文和“易于阅读”版本。儿基会制作的“2019冠状病毒病:残疾儿童和成人注意事项*”解决了诸多问题,包括信息获取;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医疗;教育;儿童保护;精神卫生和社会心理支持;对包容性工作场所的考虑。

  2020年1月4日是第二个世界盲文日,庆祝这一国际日旨在促进人们认识到盲文作为交流手段对于充分实现盲人和弱视者人权方面的重要性。

盲文是什么?

  盲文是字母和数字符号的触觉表示,使用六个点来表示每个字母和数字,乃至音乐、数学和科学符号。盲人和弱视者使用盲文阅读书籍和杂志,与常人阅读可视字体的印刷品无异。盲人或弱视者使用盲文可确保将重要信息传达给他们和其他人,并代表了能力、独立和平等。

  正如《残疾人权利公约》第二条所述,盲文在教育、言论和见解自由以及社会融合方面至关重要。

 

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资金支持下,帝芙罗里布罗盲人数字图书馆与阿根廷国内出版商合作,为盲人和印刷品阅读障碍者制作了800部西班牙语教材。2013年6月通过的《马拉喀什条约》为视力障碍者获得已出版作品提供便利。阿根廷是缔约国之一。

 

Excerpt from UNESCO manual, "Writing Peace"

“书写和平” 是一本手册,鼓励年轻读者通过了解当代各种书写体系,以及书写体系的历史由来和交流借鉴,体会不同文化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手册具体介绍了盲文等多种书写体系。

7-year-old Jihad Atrash, who is blind, uses a Braille device in class (State of Palestine, 2017). Photo UNICEF/Ahed Izhiman

相关国际日

 

国际日是提高公众对有关问题的认识、调动政治意愿和资源应对全球性问题以及庆祝和加强人类成就的机会。国际日在联合国成立之前就已经存在,但联合国将国际日作为一种有力的宣传工具。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