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联合国,您的世界!

南苏丹民众涌入卡库马难民营

  盖比瑞拉·瓦艾曼是位于肯尼亚内罗毕的联合国人道协调厅驻东非办事处负责人,。上周,瓦艾曼探访了肯尼亚西北部的卡库马难民营。每天有数百名南苏丹人来到卡库马难民营,其中大多数是独自前来的儿童。

  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告诉我她来自南苏丹琼格莱州的博尔,她的丈夫死于镇上的冲突,之后她便开始逃亡。这位勇敢的妇女已有五个月身孕,她收拾好一些能携带的行李,带上三个孩子及时逃走了。随后而来的亲戚朋友告诉她,许多决定留下来的人都被杀害了。

  卡库马难民营位于肯尼亚西北部的图尔卡纳,收留了来自几个国家的13万难民。图尔卡纳是肯尼亚最贫穷的地区之一。今年,该地区再次面临日益逼近的粮食危机,预警信号正变得越来越急迫。

  新抵达的难民被安置在新近扩建的卡库马四号营地,该营地能容纳2.5万人。扩建之初是为了缓解营地过度拥挤的状况,但是随着每天近500人从南苏丹涌入,营地将很快满员。过去几周,约有10.5万人抵达该营地。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卡库马四号营地下个月就会满员。

到来的难民中有五分之四是儿童

  新扩建的营地立着一排排崭新的帐篷,却没什么遮蔽物,难以遮挡飞扬的尘土和炙热的阳光。援助机构一直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为源源不断到来的难民安排各种基本服务:帐篷、水和卫生设施、粮食分配和医疗保健等。每天都有新的难民到来,因此援助工作必须争分夺秒。

  许多新来的难民实际上以前就在卡库马居住过。援助工作者告诉我,许多人都还记得营地的登记手续,他们在南苏丹独立后离开卡库马,距今还不到两年时间。

  新来的难民中儿童的数量惊人,约占80%。在人道主义行业术语中,他们被称为“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这一身份意味着他们可以获得额外的援助,如多分一点食物或者让他们与成人结对以提供保护等。

  然而,权利很难得到保障,因为不能得到足够的支助。由于物流链断裂,卡库马和肯尼亚北部的援助团体不得不停止供应口粮,直到最近粮食配给才得以恢复。我被告知现在的粮食能够维持到3月份,但这不包括要为新难民提供的援助。

“我想到了自己的儿子”

  一个赤脚小男孩头顶手提箱从我身边跑过,想要赶上登记流程。这一幕让人痛彻心扉。我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与他年龄相仿,我不知儿子能否独自走完这样艰难的行程。

  有时我在想我们是否在用数据和术语来保护自己,在“我们”和“他们”之间架起无形的屏障,试图从情感上保护自己,远离这些孩子面对的那种恐惧。但终究我们谈论的是孩子——一个极度孤独和恐惧的孩子,他应该得到更多帮助,而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所得到的那一点微不足道的支持。

  这道屏障正在慢慢破裂,因为每一个统计数据都代表着一生的情感创伤。

更多南苏丹实例

更多内容,请参看英文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