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哈提拉•阿塔耶 (Khatera Atayee) 是2019年首批抵达哈萨克斯坦准备接受大学教育的阿富汗妇女之一。这是欧洲联盟(欧盟)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发署)一项多年倡议的一部分,该倡议致力于让妇女能够接受教育,获得劳动力市场所需的重要技能。哈提拉决心把握此次机会,掌握专业技能,将来回国后,为实现性别平等贡献自己的知识和经验。

实现性别平等是发展进步的关键所在。研究表明,性别平等具有巨大的溢出效应。例如,如果在教育和劳动力市场实现性别平等,到2030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将增加4.4万亿美元,增幅为3.6%。这可以改善人力资本、提高生产力,同时减少贫困。1

性别发展进程中的重大变化

《北京宣言和行动纲要》通过至今已有二十五年,如今,我们在世界各地看到了一些令人振奋的做法。在过去十年里,131个国家制定了相关法律,促进性别平等有了更多的法律保障。2在过去20年中,失学的女童人数减少了7900万。3如今,
担任政治职位的女性人数也有所增加。开发署《2019年人类发展报告》显示,事实上,在投票和自营职业等基本领域,性别平等的进展更为快速。但是,随着女性晋升至高层,她们会遭受更多的压力,性别差距也会不断扩大,因为她们打破了现有的性别角色格局。4

这种性别不平衡源于历史上形成的权力不对称,即使在21世纪,这种不对称仍影响着性别不平等。最近,全球范围内出现了不平等现象激增、民主倒退、气候变化加剧、暴力冲突增多等趋势。在这样的趋势背景下,妇女权利受到冲击,基于性别的歧视不断加剧。2019冠状病毒病暴发,这场多方面的危机加剧了性别影响。疫情期间,妇女在经济和社会方面的不安全感增加,她们要承担更多的无偿照护工作,遭受更多的家庭暴力。这些都有可能逆转之前来之不易的成就。

然而,这场危机也让我们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的思维、生活和工作方式,再次呼吁对权力关系进行系统性的变革和重塑。在此次危机应对中,妇女扮演着重要角色,她们是卫生保健服务的提供者,是社会和社区的领导者,也是经济的主要参与者。在后大流行病时代,走上新的性别平等之路,不仅是发展的当务之急,还是建立道德和伦理健全的世界秩序的前提。

开发署的性别平等之路

性别平等是开发署的核心工作。面对当前的全球趋势,开发署重新振作起来,在职能范围内促进性别平等,增强妇女权能。作为最大的发展行为体,开发署肩负着确保在性别平等和可持续发展方面取得进展的关键责任。《开发署2018-2021年性别平等战略》
为开发署实现性别平等提供了指导路线图。该战略着眼于消除影响性别平等的固有障碍,提高妇女在决策中的作用,确保赋权处于社会边缘且面临交叉歧视的人,使这些人有机会参与并领导所在社区的发展。因此,开发署努力帮助提高妇女的地位,将她们的地位从受益者提升为变革的推动者。

开发署已经完成了战略计划一半以上的内容。虽然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深刻改变了全球发展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开发署还是在以下关键优先领域取得了可喜的成果:(1)妇女在决策中的政治参与和领导;(2)有利于性别平等的气候行动;(3)妇女的经济权能;(
4)解决性别暴力;(5)促进性别平等的人道主义行动。接下来,我将分享一些突出的成就。

首先,开发署促进两性平等的民主社会的发展,确保妇女在政治领域拥有话语权和代表权。2018-2019年间,在受开发署选举援助支持的39个国家中,48%的登记选民是妇女。5例如,在巴基斯坦,全国范围的宣传和选民登记有助于缩小选民性别差距,有430万妇女办理了身份证以行使投票权。6

第二,开发署一直处在气候行动的最前沿,支持各国实现有利于性别平等、低碳、有韧性的发展。2019年,74个国家将性别平等纳入环境和气候政策中,97个国家加强了妇女对自然资源管理的领导力度。7例如,赞比亚中央省要求在管理土著森林的地方治理委员会中实现性别平衡,
妇女在社区土地管理活动中担任行政职位,参与决策制定。8

第三,开发署在赋予妇女经济权能方面取得了进一步的发展。到2019年,在开发署的支持下,已有2340万妇女获得了基本服务、金融服务和非金融资产。2019年,开发署与合作伙伴一道,在巴拉圭推动开展了一项由国家主导的修改国内就业法律的工作,目前该法律规定了家务劳动者
(通常是年轻外来务工妇女)有权获得最低工资,同时仍可加入医疗保险。9

开发署还通过培训、指导、就业和创业技能发展,帮助妇女实现经济独立。例如,2018年,开发署在印度的支助使超过45万名参与微型企业发展活动的妇女受益。10这项支助包括帮助女性农民从传统农业过渡到有机农业,这一转变有助于提高利润,改善生态系统的可持续性。

第四,开发署为解决性别暴力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包括利用欧盟和联合国发起的“聚光灯倡议”消除性别暴力。2019年,为解决性别暴力,80个国家在开发署的支助下通过并实施了相关的法律改革,提供了多领域服务,并开展了相关的宣传运动。11例如,在苏丹,
开发署在更广泛的司法干预范围内采取了多管齐下的方法,增强了律师协会和民间社会的能力,并为境内流离失所者和弱势群体建立了新的司法信任中心。12

第五,开发署继续推动促进性别平等的人道主义行动,同时促进妇女参与推动和平与发展。2019年,开发署在26个国家开展工作,确保170万妇女在危机或危机后时期获得就业并改善生计。13在开发署、联合国妇女署和联合国人口基金的支持下,索马里妇女和人权发展部通过了《索马里妇女宪章》,
确保妇女平等参与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的权利,极具里程碑意义。

显然,正是因为值得信任的合作伙伴和创新的解决方案,包括在拉丁美洲政治参与方面的联盟建设,变革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工作前景,在欧洲和中亚设计以幸存者为中心的办法解决性别暴力问题,开发署才能取得如今的成就。值得注意的是,开发署通过公私企业性别平等印章建立了公私伙伴关系,
在非洲、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区的16个国家推广促进性别平等的商业政策,为750家公司共计150万名员工提供了支助。14在吉尔吉斯斯坦,开发署与宗教领袖建立了基层伙伴关系,动员他们支持提高社区意识,摈弃抢婚行为,此举有助于改变歧视性成见和做法。15

作者(左三)与Om Sai自助小组成员的合影,该小组正在印度农村开发业务,包括餐饮、婚礼装饰和使用太阳能电池板进行农业生产。图片/Esuna Dugarova

在取得上述发展成果的同时,开发署还加强了自身的机构能力和领导水平,促进开发署内部的性别平等。2019年,基于全系统性别平等行动计划,开发署被评为联合国所有机构中在性别平等方面表现最好的机构之一。在2020年,开发署获得了很高的性别与健康指数得分,在性别平等组织承诺、
工作场所性别平等政策、高级管理人员中的性别均等和按性别分类的监控和评估等方面表现十分出色。

前进的道路

今后,开发署将继续履行承诺,振作精神,促进性别平等。在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中,开发署需要与各国政府、联合国各机构、私营企业以及民间社会合作,确保在2019冠状病毒病的应对和恢复工作中充分考虑性别因素。在性别分析、能力建设、方案执行以及政策咨询等方面提供重大支助,
对于克服2019冠状病毒病带来的性别影响十分关键。例如,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阿塞拜疆妇女资源中心为农村妇女提供线上商业发展培训。该资源中心是由开发署以及家庭、妇女和儿童事务国家委员会共同建立的。在斐济,开发署正在提升女性农民进入数字市场的机会。16

开发署也需要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在解决眼前的实际需求的同时,还需要建立可以有利于性别平等的发展生态系统和体制文化。这将有助于提高妇女能力,使妇女能够行使她们的自由,作出自己的生活选择。这将增强哈提拉这样的年轻女性的权能,使她们能够在自己的社会和社区成为领袖,
启发并影响他人。

虽然没有灵丹妙药能够让这一切在一夜之间实现,我们仍需要采取大胆而全面的方法来推动新一代政策的落实,优先考虑不断变化的社会规范、歧视性行为和不平等的权力关系。17同时,我们还需要采取紧急行动,在进入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行动十年之际,兑现不让任何人掉队的承诺。
毕竟,性别平等和可持续发展是相辅相成的,是重塑未来的强大工具,能够包纳社会、经济和环境正义。

今年是《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通过25周年,这是关于性别平等最具远见的议程。现在是反思这一漫长艰辛而又非同寻常的旅程的良好时机,这是通往性别更加平等的世界的旅程,这样的世界也正是我们选择生活的世界。

注释

1 埃苏娜•杜加洛娃 (Esuna Dugarova),“性别平等作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加速器”,讨论文件(纽约,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联合国妇女署,2018年),
第12页,第62页.http://www.undp.org/content/dam/undp/library/gender/Gender_equality_as_an_accelerator_for_achieving_the_SDGs.pdf.

2 世界银行集团,《2019妇女、营商与法律:改革十年》(华盛顿特区,2019年),第1页,第3页,第10页.https://openknowledge.worldbank.org/bitstream/handle/10986/31327/WBL2019.pdf?sequence=4&isAllowed=y.

3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妇女署与国际培幼会,《女童的新纪元:回顾25年的进步》,报告(纽约,2020年),第11页.https://www.unicef.org/media/65586/file/A-new-era-for-girls-2020.pdf.

4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9年人类发展报告》.“超越收入、超越平均、超越当下:21世纪人类发展历程中的不平等问题”(纽约,2019年),第149-151页.http://hdr.undp.org/sites/default/files/hdr2019.pdf.

5 联合国,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人口基金和联合国项目事务署执行局,署长关于开发署性别平等战略2019年执行情况的年度报告,2020年年度会议,2020年6月1日至5日,纽约(DP/2020/11),第30段.https://undocs.org/ch/DP/2020/11.

6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巴基斯坦,“建设包容性社会”,2019-3-14.https://www.pk.undp.org/content/pakistan/en/home/library/newsletters/nl17-march2019-building-inclusive-societies.html.

7 联合国,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人口基金和联合国项目事务署执行局,署长关于开发署2019年性别平等战略执行情况的年度报告,第7段.

8 西娅拉•丹尼尔斯 (Ciara Daniels),“结果出来了!我们解决性别平等问题时,学到的关于实现环境目标的五件事”,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8-7-26.https://medium.com/@UNDP/the-results-are-in-2093b5b66eab.

9 联合国,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人口基金和联合国项目事务署执行局,署长关于开发署2019年性别平等战略执行情况的年度报告,第9段,方框2.

10 联合国,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人口基金和联合国项目事务署执行局,署长关于开发署2018年性别平等战略执行情况的年度报告(DP/2019/11),第16段. 

11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9年年度报告》(纽约,2020年),第29段.

12 联合国,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人口基金和联合国项目事务署执行局,署长关于开发署2019年性别平等战略执行情况的年度报告,第25段.

13同上,第37段.

14 该信息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设立的公私企业性别平等印章提供.

15 联合国,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人口基金和联合国项目事务署执行局,署长关于开发署2019年性别平等战略执行情况的年度报告,第60段.

16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发署亚太性别平等派遣计划”,2020年5月.https://sway.office.com/D3iKJNUtKSOgzl05?ref=Link.

17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20年人类发展观点。解决社会规范:改变性别不平等的游戏规则”(纽约,2020年).


 2020625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 作者所表达的观点以及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