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联系已经十分密切,可就像还需要提醒人们国际合作的重要性一样,这场冠状病毒大流行病清楚地表明,多边主义对人类至关重要。各国都在努力应对病毒直接造成的破坏性影响,从一开始就采取了许多前所未有的行政措施,包括关闭边境。但是,病毒不分国界,所有国家都受到了影响。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已使许多人失去生命,给社会带来了挑战。抗击这场大流行病的进程充分地提醒了我们,世界需要更多而非更少的多边合作与全球团结。

联合国已成立75年,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在世界范围内,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再次抬头。许多国家认为,相比于与他国达成往往缓慢而复杂的妥协,独立行事也许更好。与此同时,气候变化、保护生物多样性、开放贸易路线、维护世界卫生等一系列前所未有的全球挑战表明,有效的多边合作十分必要。

为了应对这些严峻的挑战,必须保护多边组织,并在必要时对其进行改革或调整,以覆盖迄今未受管制的地区和领域。简而言之,这就是多边主义联盟的使命。该联盟由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 (Heiko Maas) 在2018年夏季提出。

这是一个由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组成的非正式网络。联盟的成员一致坚信,基于规则的多边秩序是维护国际稳定、和平与繁荣的唯一可靠保证。联盟并非意在成为一个新机构,而是旨在支持和加强现有的组织,尤其是联合国。联盟的目标是维护、改革或调整国际秩序,向所有认同联盟的使命、愿意为联盟的目标而努力的国家和机构开放。联盟与非国家行为体联系,将他们视为主要的利益攸关方和合作伙伴,围绕具体项目建立基于议题的灵活联盟。参与某个特定的倡议,并不意味着自动参与联盟推进的其他项目。2019年9月纽约高级别会议后,联盟发起并推进了多项具体倡议,涉及人权、国际人道主义法、网络空间、未来技术、裁军与军备控制、全球公共产品和加强国际机构领域。

联盟的附加价值在于成员组成具有灵活、跨区域、利益攸关方多样化的特点,因此能够就共同关注的议题争取全球支持。在某种程度上,联盟与“人的安全网络”类似。“人的安全网络”由加拿大与其他国家在20年前建立,已为多边主义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例如促成了《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国际刑事法院,以及关于保护责任的联合国大会第63/308号决议。尽管仍处于起步阶段,多边主义联盟已经展现出巨大的潜力。例如,联盟形成了进一步完善《使用致命自主武器系统的指导原则》目录的巨大动力,目前已获得逾120个国家的支持。

在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的过程中,联盟也能发挥重要作用。在最近召开的一次网络会议中,来自近30个国家的外交部长共同商议如何应对这场大流行病。会上,外交部长们强调了多边主义的重要性,并通过一项联合宣言,表示全力支持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联合国各机构,并支持世界卫生组织作为全球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中坚力量。他们强调需要加强国际协调、合作与团结,并重申了为实现这些努力做出贡献的承诺。

联盟可在多个领域提供帮助。当前的重点应是解决此次大流行病造成的最紧急的医疗、政治和经济挑战。联盟将努力确保有足够的资金应对这次危机,资金将被用于加强世界各地的卫生系统,以及在治疗方法和疫苗研制成功后,确保每个人都能够得到公平的分配。2019冠状病毒病的免疫接种应被视为一项全球公共产品。联盟还将支持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关于实现全球停火、打击虚假信息和仇恨言论的呼吁。虚假信息和仇恨言论可能危害民众的生命,不利于开展有效的公共卫生应对措施。

联盟还致力于解决这场危机造成的长期影响。世界必须为应对下一次大流行病做好更充分的准备。2019冠状病毒病可以是一次契机,促使我们加强全球卫生安全体系,改善大流行病防范和应对手段。我们需要调整和改革多边体系,才能“恢复得更好”。

同时,联盟将尽力减少疫情对跨境交易和全球供应链造成的影响,同时采取有针对性、适当、透明、暂时的紧急措施,且这些措施应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定的义务。维持医疗用品、农产品及其他商品和服务的高效跨国界流通极其重要,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应对危机,最大程度地缓解全球供需所遭受的冲击,确保经济尽快复苏。

谁也说不清这场大流行病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在最坏的情况下,这次疫情将会夺走更多人的生命,并使世界深陷长期的经济衰退。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协调一致的国际努力能有助于实现经济的“V”型复苏。同时,这场危机将让人们意识到多边主义的重要性,恢复全球卫生治理的多边合作,并最终实现其他领域的多边合作。德国和其他加入多边主义联盟的国家将尽最大努力为推动这一进展作出贡献。联盟将继续坚定致力于开展强有力且有效的多边合作,并遵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以及国际法和司法,这些都是实现和平、稳定和繁荣的不可或缺的基础。

#MultilateralismMatters#多边主义至关重要#

30 April 20202020430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 作者所表达的观点以及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