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联合国宣布1月24日为国际教育日,那时,许多人提出质疑,为什么花费如此之久,才让对我们生活至关重要的教育在联合国日历上占有一席之地。教育常常被人们忽视,而迟来的国际教育日正是教育的象征。这并非完全出乎意料,因为教育的积极成果不会立即显现。然而,经过一代人甚至更长的时间,教育的益处才能被人们觉察到,教育将作用于国家的发展、人民的福祉和社会的创新能力。

回望历史,自70多年前联合国成立以及《世界人权宣言》通过以来,教育领域不乏革命。在中小学和大学里,儿童和青年的人数已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对于许多新近独立的国家而言,教育仍然是国家建设的基础。如今,获取教育是境遇最困难的家庭和社区的头等大事,是摆脱贫困的途径,是获得机遇和通往更有尊严、更好生活的垫脚石。

因为教育意味着个人和社会的发展、赋权和变革。有确凿的证据显示,教育是减少贫困、降低婴儿和孕产妇死亡率、消除早婚的关键,也是改善健康、提高收入和促进经济增长的关键,在其他诸多领域也有重大的影响。尽管证据无可辩驳,但现实情况是,许多人在教育方面落后,这加剧了不平等现象,并导致国家内部及国家之间互相排斥。事实上,这个问题正阻碍着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进展。

根据目前的预测,到2030年,6至17岁的儿童中仍有六分之一无法上学。仅有十分之六的青年能完成中学教育。在当今复杂且瞬息万变的世界中,中学教育是基本的教育水平。1该问题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最为严重,那里的学龄人口增长速度快于世界其他地区。2除了无法上学的问题,教育质量也让世界各地的儿童和青年感到失望。十分之六的学生即使上过几年学,也没有从教室里学习到基本的知识。3

可持续发展目标4设定了较高的教育标准,因为在全球化和技术变革的时代,教育止步于小学或中学水平的社会不可能蓬勃发展。我们需要扎实的高等教育和职业培训,培养人才,开发可持续的解决方案;我们需要在多样化的环境中终生学习的途径,以及在任何背景和情况下适用于所有教育水平的教育系统。

不让任何人掉队不是一个数字游戏,而是要呼吁人们重新评估和重新考虑教育的意义和作用。今年国际教育日的主题关注学习如何赋予人们权能、促进和平、建立共同繁荣以及保护脆弱的地球。国际教育日提供契机让人们记住,教育是人类最大的可再生资源,是一项基本权利、一种公共产品,也是整个2030年议程的促成因素。若想在未来十年有所作为,目标4中的每个字眼,包容、公平、优质教育和终身学习,都必须落在实处,不能仅仅是象征性的。

第一要务是包容性教育。在法律和实践中构建包容文化,才能真正尊重每个学习者,珍视多样性对文化的丰富作用,并使学习环境免受暴力破坏。为此,要反对全球普遍存在的偏见和歧视,避免基于残疾、年龄、性别、性别认同、语言、种族或族裔的边缘化。在移徙和被迫流离失所日益增多的情况下,实现包容性教育的任务更加紧迫:据估计,有370万学龄难民正在失去受教育的权利,中学入学率仅为24%。4

我们必须在立法层面采取行动,因为只有五分之一的国家制定了保证12年免费义务教育的法律5,这是目标4为所有男童和女童设定的目标之一。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各国政府合作,共同建立适当的、与国际规范性文书相符的立法框架,以保障受教育权,打击一切形式的歧视。我们必须支持更具包容性的计划和政策框架,利用分类数据,更准确地了解失学人员及失学的原因。

包容与公平、打破不平等的循环有着内在的联系。正因为不平等的循环,在一些低收入国家中,最富有的20%人口完成高中教育的可能性是最贫困20%人口的九倍。

第二要务是优质教育。要变革教育,我们就必须投资于每天奋斗在教育最前线的人:教师。到2030年,我们将需要6900万名合格的教师来普及中小学教育。我们需要开展专业的培训,提供足够的薪酬,创造体面的工作条件,促进社会认可,重视和支持他们的职业。教师需要与时俱进、适应当下的现实与挑战的课程体系,包括传授数字素养和推广可持续发展教育等。他们需要采取变革性的教学法和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方法,培养批判性思维、挑战性别规范和陈规定型观念。教师需要了解认知科学和神经科学领域的研究发现,丰富自己的实践。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在领导一项工作,指导教师如何通过教育预防暴力极端主义、打击反犹太主义和促进全球公民与和平的价值观。我们培训教师,让他们加强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鼓励女童学习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学科,培养学生对地球的责任感,促进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的文化。

目标4的第三大支柱是终身学习。在流动性日益增加的世界,教育系统必须促进所有年龄段的学习,无论是通过二次教育机会、成人扫盲方案,还是消除高等教育障碍等。去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员国通过了《承认高等教育相关资历全球公约》,这是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书,将促进学生的流动。同时,我们正在试行一项名为“难民和弱势移民学历护照”的倡议,通过认可那些被迫离乡人口之前学习的知识和技能,促进社会凝聚力和融合。

为在以上各方面取得进展,我们需要大幅增加筹资。去年11月,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大会主席蒂贾尼•穆罕默德•班迪 (Tijjani Muhammad-Bande) 教授呼吁所有国家加大努力,使教育方面达到国内标准和捐助者的融资基准。这关键在于确定优先级,在于为中长期未来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作为负责协调目标4的联合国机构,我们传递的信息十分明确:除非我们显著增强政治承诺,确保每个儿童、青年和成人都能获得优质教育,培养训练有素的老师,建设安全的学习环境,否则我们将无法实现我们想要的未来。让教育成为维护人类、繁荣、地球与和平的力量,这是我们在下一个十年必须遵守的社会契约。

注释
 

[1] UNESCO Institute for Statistics and Global Education Monitoring Report Team, “Meeting commitments: are countries on track to achieve SDG4? ”, Programme and meeting document (Montreal, Quebec, 2019), 3-4. Available at https://unesdoc.unesco.org/ark:/48223/pf0000369009?posInSet=1&queryId=478bcf0c-97fa-4121-b627-358207c503a3.[1]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和全球教育监测报告组,“履行承诺:各国是否已步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4的正轨?”,计划和会议文件(蒙特利尔,魁北克,2019年),第3-4页.https://unesdoc.unesco.org/ark:/48223/pf0000369009?posInSet=1&queryId=478bcf0c-97fa-4121-b627-358207c503a3.

[2] Ibid., 3.[1]同上,第3页.

[3] Ibid., 5. See also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 and UNESCO Institute for Statistics, “More than half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are not learning worldwide”, Fact Sheet No. 46 (Paris and Montreal, 2017). Available at http://uis.unesco.org/sites/default/files/documents/fs46-more-than-half-children-not-learning-en-2017.pdf.[1]同上,第5页.另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全世界有一半以上的儿童和青少年未在学习”,状况报道第46期(巴黎和蒙特利尔,2017年),http://uis.unesco.org/sites/default/files/documents/fs46-more-than-half-children-not-learning-en-2017.pdf.

[4]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 (UNHCR), “Stepping up: refugee education in crisis”, Report (Geneva, 2019), 4, 6, 11, 24. Available at https://www.unhcr.org/steppingup/wp-content/uploads/sites/76/2019/09/Education-Report-2019-Final-web-9.pdf.[1]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加强危机中的难民教育”,报告第4,6,11,24页(日内瓦,2019年),https://www.unhcr.org/steppingup/wp-content/uploads/sites/76/2019/09/Education-Report-2019-Final-web-9.pdf.

[5] UNESCO, “What you need to know about the right to education”, 10 October 2018. Available at https://en.unesco.org/news/what-you-need-know-about-right-education.[1]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受教育权,我们需要了解什么?”,2018-10-10,https://zh.unesco.org/news/guan-yu-shou-jiao-yu-quan-wo-men-xu-yao-liao-jie-shi-yao.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 作者所表达的观点以及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