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冲突频发,区域不稳定,加上气候变化的影响,令我们消除全球饥饿的进展停滞不前。我们要致力于寻找一种更好的应对方法,否则,数百万人将遭受饥饿之苦,在他们自己的家园,他们也将面临更多危险

自2017年4月担任世界粮食计划署(粮食署)执行主任以来,我去过饥荒问题最严重的三个国家和一个地区,分别是索马里、南苏丹、也门和尼日利亚东北部。那里的人们因爆发冲突而深受饥饿之苦。我还看到了伤痕累累的缅甸罗兴亚难民。我也看到了另一群人,我与他们进行了交谈,他们有的从布基纳法索动乱中逃出,有的渴望重返自己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小农场。我到过饱受战争之苦的叙利亚偏远地区,与逃至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进行了交谈。

在所有这些地方,人们都在为粮食担忧。但是,他们也极度渴望和平,有了和平,他们也许就能够在自己的家园过上稳定的生活。他们本能地知道,有了粮食安全,社区局势将不再那么紧张,暴力极端主义就不再频发,相互合作将得以开展。尽管饥饿的人不一定有暴力倾向,但持续的饥饿显然会带来不稳定性,从而导致更多冲突。

2018年,全球长期遭受饥饿的人数达到了8.21亿,而三年前仅为7.77亿。在世界十三次大饥荒中,十次都是由冲突爆发导致的,而在粮食无保障的人口中,60%的人生活在冲突地区。1饥饿加剧了人们关于土地、牲畜和其他资产的长期争执。

粮食不安全程度最高,并同时存在武装冲突的国家,向外移徙的难民规模也最大。粮食署的研究表明,饥饿率每增加1%,移徙人口就会增加近2%。2难民和寻求庇护者之所以选择移徙,是因为他们别无他法。2017年,我们开展了“出走的根源”研究,被采访的叙利亚人几乎都表示,如果叙利亚恢复安全和稳定,他们就想要回到家园。3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人们都希望在熟悉的环境中与家人相伴,为此,他们不惜承担极大的人身安全风险。不过,天有不测风云。2015年年中,人道主义援助遭到削减,从叙利亚移徙至欧洲的庇护申请从每月1万例增至每月6万例。加上频发的冲突,人们决定采取冒险行动。

真正有效的人道主义援助能从根本上解决冲突问题,使人们得以重新参与生产性经济活动。

粮食供给和其他形式的援助可以帮助人们,让他们在祖国即使身处困境也能谋生,让他们的子女满怀希望。真正有效的人道主义援助能从根本上解决冲突问题,使人们得以重新参与生产性经济活动。

在尼日尔,人道主义援助正在见效。粮食署与其他几个组织共同努力,通过多部门合作,帮助了大约35个社区或城镇4的25万多人。在此过程中,粮食署与当地社区紧密合作,加强了地区的复原能力,维护了稳定。具体举措包括土地整治和集水项目、通过与妇女团体合作种植苗圃、建造社区花园、制定学校供餐方案,以及通过粮食署在当地进行采购,支持当地市场的发展。粮食署和外部的研究结果表明,尼日尔的土地植被覆盖率从零增加至50%,在一些地区甚至达到80%。5尼日尔的农业生产力增长了一倍,从每公顷500公斤增加到了1000公斤,某些地区的农业生产力增长了两倍,从每公顷500公斤增加到了1500公斤。第一年之后,贫困家庭的耕种土地面积增加了35%。

我们也看到他们的社会凝聚力增强了,他们的未来更富有希望。社区间冲突减少了,因为草料或植被种植增加,动物不再入侵农田。在贫困家庭成员中,60%的被迫移徙频率减少至每年三个月,10%的人已完全无需移徙。此外,妇女也不再为了去收集草料和柴火而顾不上孩子。相反,她们可以参与经济活动,帮助确保孩子能够上学。

这些协同、集中的努力为家庭、社区和地区创造了自力更生的条件。这项工作始于粮食,因为如果人人饥饿,我们将一事无成,但我们也需要以许多其他方式改善学校、水、道路和治理方式,并同时支持社区。

粮食署并非孤立无援。位于罗马的三个联合国机构相互协作,致力于减少饥饿并发展以农业为基础的经济,这是取得成功的关键。这三个机构分别为粮食署、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和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农发基金)。我一直在告诉我的团队,只要我们能发挥作用,不应该在乎谁会获得荣誉。三个机构的负责人曾两次前往非洲,包括2018年夏天前往尼日尔评估我们的项目和方案。

我们的团队期待这三个机构与地方政府协作,我相信这是回报丰厚的。例如,为支持尼日尔的农业发展,粮食署帮助恢复了退化的土地;粮农组织和农发基金通过提供改良种子以及咨询和培训,帮助农民提高产量。

对于粮食署的学校供餐方案,我们通过农发基金价值链支持方案,向受过粮农组织培训的小户农民收购产品。这些合作有助于尼日尔发展农业经济和实现农业经济多样化,同时改善营养和粮食安全。

粮食署希望更多地了解我们的努力为和平作出怎样的贡献。因此,我们与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合作,通过实地案例研究,寻找并建立证据基础。关于冲突影响粮食安全的资料很多,但是鲜有证据表明粮食不安全将导致冲突或粮食安全有助于建立更和平的社会。 

尽管研究成果丰硕,但最重要的是需要记住,这项工作会对人们和他们的生活产生积极的影响,例如去年我在巴基斯坦认识的法兹勒 (Fazle)。八年前,战争迫使他和他的妻子以及四个孩子离开他们的家园和农场。法兹勒一家热爱自己的家园,但是,在他们的家乡,枪击和武装极端主义团体盛行,法兹勒及其家人被迫离开。七年后,法兹勒和他的家人重返家园,现在过得很好。他们获得了粮食署和巴基斯坦政府给予的六个月粮食援助,家庭危机得到了缓解,从而能够与粮农组织共同开展一项方案,该方案帮助法兹勒建立了一个苗圃。目前,法兹勒每月收入约为130美元,是他以前收入的四倍。法兹勒和他的家人希望好好生活、工作,追求他们的梦想。粮食安全是他们新起点的基础,获得粮食不仅挽救了他们的生命,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注释
 

1世界粮食计划署,饥饿与冲突,概况介绍(2019-06).https://docs.wfp.org/api/documents/WFP-0000105972/download/?_ga=2.128824716.1450031486.1569440059-184252046.1569440059.

2世界粮食计划署,出走的根源:粮食安全、冲突与国际移徙,世界粮食计划署研究,(2017-05),第6页.https://docs.wfp.org/api/documents/WFP-0000015358/download/?_ga=2.170054496.1159968330.1569553057-184252046.1569440059.

3同上.

4戴维•比斯利,“从粮食援助通往和平与稳定的道路”,《世界粮食计划署见解》,2018-04-16.https://insight.wfp.org/a-path-to-peace-and-stability-through-food-aid-45f0f3155fe9.

5同上.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 作者所表达的观点以及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