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7

2019冠状病毒病虽然可怕,却远非可以想象到的最为严重的传染病大流行。一百年前,世界上暴发了一场由病毒引起的流感大流行,该病毒的致死率要比2019冠状病毒病高4至5倍。仅在本世纪,我们就已经历过几次冠状病毒暴发(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征),致死率分别是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的20倍和70倍左右。上述传染病大流行之所以未演变成巨大的灾难,是因为它们不具备2019冠状病毒病的传播性。

疫苗是现代社会应对传染病威胁的核心所在。疫苗是我们应对大流行病风险最有效的工具,对于后续的大流行病响应都至关重要。研发和部署有效疫苗的速度越快,就能越快地遏制和控制大流行病暴发。

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希望,下一种“X疾病”出现时,世界能在百日之内研发出全新的疫苗予以应对。换言之,我们要在三个多月左右的时间内消除可能引发大流行病的病原体带来的威胁。如果加强监测,开展早期检测和预警,高效迅速地进行非药物干预,并在百日内推出疫苗,世界将有机会消除未来大流行病病毒带来的生存威胁。

所谓“X疾病”,“X”代表人类未知的事物。一种新型疾病首次出现时,我们所知甚少。它是否致命、是否具有高度传染性、是否会威胁我们的生活方式,均不明确。我们也并不知道它将于何时、以何种方式冲破病毒屏障,感染人类。但我们清楚,下一种“X疾病”正在到来,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做好预防准备

2019冠状病毒出现前,腮腺炎减毒活疫苗是研发周期最短的疫苗,花费了不到5年的时间。相比之下,从识别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到疫苗投入应急使用只用了326天,这已经是质的飞越。通过缩短每个研发阶段,并反思我们确保应急反应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方式,将研发周期缩短到百日内是完全可行的。

关键就在于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科学方面,要在大流行病防范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取得全面的进展,即从发现新型病原体起,到对候选疫苗进行快速成型、测试和批准,最终使其为风险人群所用。

经济方面,要准备开展大胆、大规模的投资,加速建构我们应对全新威胁的防御体系,即便这些投资可能没有经济收益。

政治方面,要识别科学机会,履行开展尝试的道德义务,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服务于所有人,而不仅仅是服务于出生在富裕国家的幸运儿。

下一种“X疾病”:是“何时”到来,而非“如果”发生

从人类猴痘和抗药性疟疾到伤寒和瘟疫、致命的尼帕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骇人的禽流感毒株以及通过蚊子传播的寨卡病毒和基孔肯雅病毒,病原体不断新增且反复重现。并非所有新型疾病都有暴发大流行的可能,但下种新型疾病一旦在全球大流行,就有可能和2019冠状病毒病一样严重,甚至更糟。

目前已知会感染人类的病毒大约有260种,属于约25个病毒科。实际上,我们不可能针对几百种甚至更多潜在的或正在发展的威胁逐个研发新型疫苗,况且,哺乳动物或鸟类宿主身上可能还有约160万种尚未被发现的病毒,但我们可以针对这些威胁的原型研发疫苗。换言之,我们可以集中精力针对某一病毒科部分或全部最坏特征的病原体。

©CEPI理查德•哈切特博士。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

在许多方面,2019冠状病毒病证明了“原型疫苗”这一概念可用于快速研发针对新病毒威胁的疫苗。

在2019冠状病毒病出现之前的几年里,科学家们已经在研究中东呼吸综合征和非典的疫苗,这些病原体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同属于冠状病毒科。利用这些研究成果,科学家们快速调整,并以闪电般的速度应对新病毒,从而以破纪录的速度研发出了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 

在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的研发过程中,疫苗技术在关键时刻实现了重大飞跃,取得了切实的成果,这一点同样重要。

在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出现之前的几年里,科学家们就一直在完善快速反应平台,希望能生产“即插即用”的疫苗。有些使用了mRNA技术,而其他的技术,如牛津大学开发的ChAdOx,则使用了病毒载体。因此,当“X疾病”出现,其病原体被识别并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后,疫苗生产者就可以在疫苗中插入新型冠状病毒的部分遗传密码,从而触发免疫反应。

作为帮助世界准备预防未来大流行病的一部分,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计划让科学家为每个病毒科研发一系列备选疫苗,然后选择其中一小部分作为原型进行严格的测试,包括对人体的安全性和剂量试验。

这样,当一种新病毒入侵时(这种情况是肯定会发生的,只是时间问题),我们将掌握大量“即插即用”的平台技术和一些病毒抗原安全性和免疫原性的数据,这些病毒不一定跟这种新病毒完全一样,但是,它们是密切相关的。

最终,通过全球监测和早期检测预警,我们可以更快行动,加上早期的抑制工作,在任何一种X疾病暴发时,感染的人数都会相对较少。与此同时,因为有了一个庞大的知识库,在插入一种新型的、具有威胁性的X疾病的病毒基因序列时,我们不仅可以提前几个月控制疾病暴发和这种新型病毒的传播,最重要的是可以降低大流行的可能性。

立即投资,以备不时之需

在2019冠状病毒病期间,我们认识到大流行病会造成非常高的经济损失。预计到2025年底,在5年内,2019冠状病毒病将会使全世界损失28万亿美元。我们无法量化人的损失,但大流行并肯定会影响几代人。

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开销也不小。要创建疫苗库,可能意味着要研发多达100种原型疫苗,确保我们在知识库中有足够的储备,可以帮助我们应对几乎所有威胁。这是一项庞大的工作,但工作量不是无限大的。如果政府和行业共同努力,我们完全可以做到。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制订了一项35亿美元的大流行病应对计划,该计划将在未来5年内启动和协调大流行病预防准备工作。与2019冠状病毒病造成的数万亿美元损失相比,这个35亿美元的计划不仅物超所值,而且正是我们所需要的,能够确保我们的孩子永远不会再面临我们因2019冠状病毒病而不得不承受的困难和损失。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由联合国高级官员以及来自联合国系统外的杰出人才撰稿,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联合国官方观点。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以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