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0

去年2019冠状病毒病暴发期间,东非国家坦桑尼亚汉德尼区的所有学校被关闭,7岁的玛丽亚被迫中断学业。大流行期间,共有超过16亿儿童的教育被迫中断,玛丽亚是其中之一。

停课几个月,加上家庭失去收入来源,低收入社区的学生很可能因此辍学,尤其是在当地基础设施难以提供远程学习机会的地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基会)发现,大流行期间,全球三分之二的学龄儿童在家无法上网,在过去18个月里,有近7700万儿童从未进教室上过课。

作为一家致力于通过教育提升识字能力和推进性别平等的全球非营利组织,“阅读空间”证明了识字能力的提升可以促进全球从2019冠状病毒病中恢复的进程。各国优先为家庭和社区以及政府系统内的年轻学生提供教育,可以帮助世界从此次危机中恢复,并促进韧性提升和世代的进步。

年轻的学生

一些儿童生活在得不到充分服务的社区,但是有了基本的识字能力,他们就可以获得知识,能更好地了解周围的世界,包括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的情况。通过阅读,儿童可以认识复杂的情绪并且制定应对策略。例如,“阅读空间”的“2019冠状病毒病图书系列”为孟加拉国、越南、斯里兰卡等10个国家及地区的年轻读者提供当地语言版本的儿童图书。该系列图书介绍了因过去18个月的不确定性而产生焦虑情绪的人物,书中的故事可以帮助儿童理解并向家人表达自己的情绪。

大流行病表明在学校的面对面学习不一定总是连贯的,同时也证明了阅读对培养年轻学生的自我价值有宝贵的作用。通过阅读,儿童可以培养归属感。

如果把年轻学生群体当作具有多元思维的思考者,为他们提供本地化的高质量学习材料,给予指导和鼓励,在识字能力教学中融入社会情感的学习,学生就会体验到有尊严的学习,从而有望改善教育和生活水平。

家庭和社区

大流行病增加了家庭和社区的经济压力,儿童,尤其是青春期少女,经常承受着经济压力增加带来的负面后果。她们需要照顾生病的亲戚,养家糊口,还会被亲戚和周围社区当作默认资源。据儿基会估计,大流行病使面临童婚风险的女童增加了1000万,同时有2400万儿童面临永久失学的危险。

父母在感到无奈和不确定的时候,可以通过见证和分享孩子逐渐强化的识字能力来找到希望,增加韧性。在坦桑尼亚,就在学校关闭前一天,玛丽亚从学校图书馆借了三本书,之后便进入了大流行病封锁时期。玛丽亚的母亲只读到了七年级,斯瓦希里语的阅读能力还有所欠缺,但她利用借来的这三本书确保女儿每天有固定的时间阅读和学习新词汇。通过每天固定的学习安排,她找到了安全感,也看到玛丽亚的阅读能力在不断提高。

赞比亚的学生举手回答老师提出的问题。“阅读空间”图片

具备识字能力的儿童能够帮助所在家庭和社区克服大流行病带来的各种挑战,可以获得支持和资源。具备识字能力的青年更有可能找到工作,获得更高的收入,再用所得的收入促进家庭成员的教育并提振社区。

政府教育系统

如果人们都不识字,如何期望社会取得进步、充分发挥潜力?教育会播下经济和社会繁荣的种子。教育有望成为应对世界上各大挑战的最有效的工具,因为教育释放了数百万变革者的想象力和能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全球监测报告》表明,提高教育水平会增加人们的收入和人均收入,提升人们对环境的关注,还会降低冲突和儿童死亡的风险。除了能在各个领域带来积极成果,教育也是每个人的基本人权。

各国政府都希望实施解决方案,尽快从2019冠状病毒病中恢复,为此,他们需要建立灵活且可推广的学习方式,以便在现在的特殊情况下,甚至在病毒进一步造成更多破坏时,儿童仍然可以弥补错失的学习机会。政府可以优先考虑促进识字能力和生活技能等基础学习,为儿童带来稳定,让他们可以持续寻找解决方案,并对未来充满希望。

孟加拉国的政府官员创建了一个名为“在家学习” (Ghore Boshei Shikha) 的数字学习平台,提供讲故事的视频,帮助家长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孟加拉国还借助社交媒体为儿童和教师提供资源、阅读指导和培训支持。

我们是有希望实现目标的。在母亲和继姐的帮助下,利用家里的阅读材料,玛丽亚得以在大流行期间继续学习。在封锁前,玛丽亚的阅读测试只得零分,但在学校重新开放后,她取得了最高的得分,阅读98分,写作100分,她的学习成绩成绩提升以及因此建立起来的自信和更高的课堂参与度,都让她的老师感到惊讶。玛丽亚希望能够完成学业,未来成为一名医生。

我们这一代人正面临着最大的教育危机,采取干预措施提高儿童的识字能力是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长期影响的一剂良药,有助于防止所有全球指标出现倒退,有助于加速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阅读空间”相信,“世界变革始于受过教育的儿童”®。世界亟需得到恢复和治愈,拥有识字能力的新生代承载着未来的希望。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由联合国高级官员以及来自联合国系统外的杰出人才撰稿,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联合国官方观点。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以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