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考验了全球医疗系统和社会的能力和局限性。人们一直重点关注病毒对人体的生理影响,但是,精神健康也是大流行病的一个主要方面,这个问题不容易被发现,难以衡量,风险也容易被忽视。最近,秘书长在政策简报“2019冠状病毒病与采取行动促进精神卫生的必要性”中提到了这个问题。不能解决大流行病对精神健康的影响,不仅可能导致多年来在提供心理健康服务和改善服务质量方面的努力付诸东流,还可能会引发影响未来几代的心理健康流行病。政府、社区乃至每个人都有责任认真、诚恳地付出努力,避免出现这种可怕的后果。以下是一些建议采取的举措。

采用社会办法,宣传、保护和关爱精神健康,保护民众免受已知会损害心理健康的大流行病相关困境的伤害

利用地方或社区的非政府组织,扩大和加强社会和金融安全网,为偏远和贫困地区的人们提供粮食、基本必需品和基本卫生服务。减少大流行病引起的风险因素或诱因恶化的可能性。建立求助热线,及时响应与家庭暴力、虐待或忽视儿童、自杀有关的电话。新的求助热线应能为安全迁移提供机会,并能在求助者承受很大压力的情况下,通过电话提供有用的指导。创造替代性的学习机会,并通过公共电视频道提供这些机会,确保在互联网难以接入和其他技术可能受限的偏远地区,学生也能继续获得教育。改进社交联系和联网基础设施,避免人们在封锁期间孤立无援。提倡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每天晒太阳、运动和健康饮食。改造城市地区的开放空间,供儿童和青少年安全地用于娱乐。

确保普遍可获得紧急精神卫生和心理社会支持

加强对诊所和相关组织解决心理健康问题的技术支持,使他们在封锁期间能继续为患者提供服务。增加初级医疗机构的医护工作者获得心理健康培训的机会。提供更加本地化的应对措施,在短期和长时间内减少对大型精神卫生机构的需求,避免医院人满为患。医护工作者必须知道可以转诊患者的精神卫生机构,并可以轻松、便捷地进行对病患进行转诊。

对抗与2019冠状病毒病有关的社会污名化和歧视行为,媒体可以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秘书长青年问题特使组织的一系列关于青年与精神健康的“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网络研讨会上发言,摄于2020年7月15日。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媒体应注重前线工作者的个人叙述和为社会所做的牺牲,此举有益于社会,这不仅是为了激励和鼓舞前线工作者,也是为了抵消他们所遭受的歧视和污名化。应在电视节目的内容和故事情节中融入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的经历,使观众更好地理解确诊患者的困境。媒体可以分享来自不同背景的患者(名人、体力劳动者、专业人员和退休人员)的故事以及他们的患病经历,表明所有人都有感染病毒的风险。说明每一位感染者承受的压力都不尽相同,可以减少污名化,同时加强团结。应该向前线工作和鼓励团结的社会安全网提供资金或物资支持。

媒体还应以身作则,确保并明确声明遵循安全措施。例如,在节目中,主持人可以用有机玻璃隔开,展示如何保持社交距离,并始终将洗手液放在视野之内勤加使用。媒体应接受人们愈发焦虑的现实,并将焦虑视为一种生存本能,而非一种精神疾病。

前线工作人员在疫情期间可采取的压力应对措施

为避免过度劳累,经常应对大流行病的前线工作人员应练习放松技巧,包括呼吸练习、渐进性肌肉放松、冥想、四肢着地和正念。他们要意识到自己所能承受的身心压力是有限度的。如果出现任何精神和身体状况,他们都应按照专业人员的建议,采取规定的治疗方法和服用处方药物进行自我保健。

前线工作人员应减少与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的不必要接触,抓紧时间来放松和恢复。

他们应该建立和利用支持网络。承受类似压力的同事、家人或朋友可以聚在一起分享经验,讨论可能的解决方案。前线工作人员应保持警惕,检查自己是否已经依赖不健康的应对机制(例如滥用药物)或出现过度劳累的情况,并做好向顾问和支持网络求助的准备。

有关实施策略和政策的建议可以促成精神健康运动,但真正的挑战在于达成共识,然后积极“付诸实践”。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创造出我们希望看到的积极精神健康影响。

20201026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由联合国高级官员以及来自联合国系统外的杰出人才撰稿,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联合国官方观点。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以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