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哥伦比亚纳里尼奥地区的卡尔多巴来自已故咖啡种植者家庭。作为联合国妇女署项目的参与者,卡尔多巴了解了自身的经济权利、身体自治权利等方面的知识。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2021 年致辞

  今年的国际妇女节既是整个世界和性别平等工作面临的困难时期,又是争取变革行动、向不懈推动性别平等和人权的妇女和年轻人致敬的完美时刻。我们的重点是妇女的领导力,以及在各个领域中提高妇女的代表性,而目前在这些领域中,影响妇女生活的问题决策主要由男性主导。妇女权益代表性的普遍缺乏以及由此造成的严重后果由来已久。

  当我们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给数百万妇女和女孩及其社区带来的巨大困难时,我们也期待着“平等的一代”论坛和行动联盟即将带来变革的坚实契机。

  在疫情期间,随着辍学率、照护责任和童婚数量攀升,我们看到暴力侵害妇女和女孩的行为增加,女孩失去受教育机会。我们看到几千万妇女陷入极端贫困,因为她们比男性失去工作的几率更高,为缺乏数字化通路和技能而付出代价。这些问题和许多其他的问题都不能单独由男性来解决。然而,虽然也有明显的例外,但在大多数国家,在决策和领导职位上根本没有足够数量的女性代表来确保提出并有效处理这些问题,这影响了妇女变革的整体速度。

  当然也有值得庆祝的突破,例如,妇女已经掌握世贸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等组织的领导权,我们期待更多这样的任命,以帮助改变民众对领导者形象的认知。但这并未成为常态。在2020年,按全球平均水平计算,妇女占首席执行官群体的比例为4.4%,仅占董事会席位的 16.9%,仅占国家议员群体的 25%,仅占和平谈判官群体的 13%。目前只有 22 个国家曾有妇女担任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119个国家从未有过这种情况,这对女孩成长的志向产生了重要影响。根据目前的趋势,我们在 2150 年之前无法看到最高职位层级的性别均等。

  这种情况能够并且必须改变。我们需要的是积极且特意支持妇女代表权的政治意愿。领导人可以制定并实施性别均等的目标,包括通过在各级政府的所有行政职位任命妇女,全球少数几个在内阁实现性别平等的国家就采取了这种做法。特别措施也可发挥作用;某些国家通过建立并执行性别配额,在妇女领导力方面取得了实质进展,还有一些国家通过政策解决妇女代表权问题。而在缺乏这类措施的国家,进展较为缓慢甚至停滞不前,又或是很容易出现逆转。

  没有妇女的参与,任何国家都无法实现繁荣。我们需要妇女代表,反映所有妇女和女孩的多样性和能力,以及所有文化、社会、经济和政治状况。这是我们真正实现社会变革的唯一途径,使妇女平等参与决策,并使我们所有人受益。

  这是《2030年议程》和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愿景,也是《北京宣言和行动纲要》的愿景。这也是众多带头的民间团体和青年的愿景,也是所有将加入我们“平等的一代”行动联盟的有志之士的愿景。我们需要在世界各地采取大胆、果断的行动,使大量女性作为全面合作伙伴进入决策领域的中心,这样我们才能在一个更和平、公平和包容的世界取得直接进展。

普姆齐莱-姆兰博-恩格库卡

我们需要妇女代表,反映所有妇女和女孩的多样性和能力,以及所有文化、社会、经济和政治状况。这是我们真正实现社会变革的唯一途径,使妇女平等参与决策,并使我们所有人受益。”

普姆齐莱-姆兰博-恩格库卡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2021年致辞

  2021年3月8日应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是团结和动员的日子,因为这场疫情加剧了我们世界的所有裂痕,尤其是性别不平等。

  首先是教育不平等加深了。在疫情最严重时,7.67亿妇女和女童无法去学校上学,目前,她们之中有1100万人可能再也无法返回学校,而在危机之前失学女生数量已达1.32亿。

  社会经济的脆弱性也在飙升。根据国际劳工组织最近的一项研究,全球范围的失业影响到5%的女性,而男性的这一比例为3.9%。

  由于失去了经济独立性,女性也更容易遭受暴力和歧视。例如,根据联合国的数据,每一个季度的禁足隔离措施就会额外造成1500万起基于性别的暴力事件,而未来十年,可能会有200万名女孩遭受本可避免的生殖器切割1。

  女性记者和艺术家在职业实践中也未能幸免。教科文组织、国际记者中心和Freemuse(自由缪斯)进行的一项调查也揭示了这一点。

  正因如此,在3月8日这一天,我们所有人,无论男女,都必须动员起来,高举起平等的火炬。

  将性别平等列为总体优先事项的教科文组织,在整个危机期间一直不懈开展这方面的行动。

  例如,为了支持女童重返校园,我们与全球教育联盟一起发起了“女童重返校园”运动,并出版了良好做法指南,已在50多个非洲联盟国家散发。

  我们也通过教科文组织《信使》杂志专刊“女性重构的新世界”等方式,让女性艺术家、科学家、记者和公民发出自己的声音。

  女性确实应成为变革的推动者。

  然而,目前的情况却远非如此。正如教科文组织科学报告所显示的那样,女性仅 占全世界研究人员的33%,但她们却作出了决定性的科学贡献,比如在信使核糖核酸(mRNA)方面取得突破的卡塔林·卡里科(Katalin Karikó)。

  这种代表性不足现象不仅存在于实验室,也存在于国家权力机构:根据联合国妇女署的数据,目前只有20名女性担任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

  面对这些加剧的不公正现象,面对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所说的这一“二十一世纪的耻辱”,团结行动,刻不容缓。

  教科文组织正在其任务范围不懈努力,致力于支持妇女的受教育权,推动女性艺术家、新闻工作者和研究人员的不断涌现,并鼓励男性也积极参与相关行动。

  这是因为,为摆脱偏见和刻板印象,务需首先于人之思想中筑起捍卫平等之屏障。

奥德蕾·阿祖莱

2021年3月8日应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是团结和动员的日子,因为这场疫情加剧了我们世界的所有裂痕,尤其是性别不平等。"

奥德蕾·阿祖莱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