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斐济的彼得·汤姆森大使现任联合国海洋事务特使,他呼吁全球各地采取行动保护海洋,促进人们对海洋的可持续利用。

 

 
 

 

  海洋和气候有什么联系?

  海洋是气候的调节器。海洋可以吸收大约30%的二氧化碳,还可以吸收全球变暖所产生的90%以上的热量。然而,海洋的吸收能力终归有限,目前正接近临界点。

  我经常说,没有一个健康的海洋,就不可能拥有一个健康的星球。但是现在海洋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这主要源于温室气体的排放。海洋的酸性日益增强,氧气含量减少,温度也在上升。这导致珊瑚死亡、海平面上升、洋流发生变化等诸多情况。同时,海洋也不断受到污染;预计到2050年,海洋中的塑料含量将超过鱼类。尽管红树林、海草和海藻林吸收的碳排放量是陆地森林的10倍,但它们仍不断遭到破坏。

  为什么海洋与世界各地的人们均有关联?

  想想你呼吸的氧气。地球上最小的光合生物是一种叫做原绿球藻的小生物,它们生活在海洋中,它们所产生的氧气占生物圈中氧气总含量的20%。因此,原绿球藻和海洋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生存。

  对于被海洋包围的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农村地区的居民来说,气候变化的表现形式是什么?

  他们遇到的最明显挑战是频发且肆虐的热带气旋。尽管过去也有热带气旋,但每隔十年才会有一次巨大的热带气旋,人们可以很好地应对。但是,现在一年会有好几次热带气旋,而且比以往更为猛烈。人们往往通过种植卡瓦、椰子或可可,来给孩子赚取学费,为种植这些东西,还会贷款。然而,这种大风暴一旦来临,就会将他们所有的一切席卷一空。这是一场经济灾难。人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即将来临的风暴转变风向。季节也在发生变化。人们确信是雨季的当月并没有雨,而另一个月才出现大雨倾盆的状况,而那个月并不在通常的作物生长周期内。

  如果位于低洼地带,海平面上升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这不仅仅是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问题。像曼哈顿和佛罗里达这样的地方也应认真考虑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鉴于格陵兰岛和南极洲的冰盖正在融化的现状,海平面的上升将是未来几百年的一种常态。例如,斐济已将许多此前生活在地势较低的社区居民搬迁到了地势较高的地方。这是斐济政府基于遭受海平面上升带来的困扰、希望搬迁的村庄所提出的要求正在执行的一项负责任的计划。

  然后是珊瑚白化。你可能还记得,小时候的一段珊瑚礁充满了各种生命和自然景象。现在回去,看到的则是一段白化的珊瑚礁,除了死去的珊瑚和少量藻类,偶尔有几条鱼游过,其他一无所有。这是一种毁灭性的结果。这与二战中完全被炸弹夷为平地的城市一样了无生机。当气温升幅达到1.5摄氏度时,预计90%的热带珊瑚礁都将消失殆尽。

  为什么小岛屿发展中国家虽不是目前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却是全球呼吁采取气候行动的主要国家?

  因为我们可以看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并且借助科学,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了正在发生的事情。地势较低的国家,如马尔代夫、基里巴斯、马绍尔群岛和图瓦卢,在提高全球意识方面一直位居前列。而像斐济和所罗门群岛这样的友邦邻国,地势较高,虽然不会因海平面上升而消失,但仍需做好应对准备。这真的是一场道德之战。

  人性如此。如果你得到了一种资源,比如石油,因为有需求,你就会开采这种资源,这样就能得到发展,以使孩子接受教育、享受良好的医疗以及其他一切。这是人类的正常反应。但是如果这一过程损害到我的生活,那么你也不能享受你的生活。如果你在你的地方生产一些东西,它所产生的有害影响出现在了我的地方,我就必须大声说出来。即便如此,我们已经过了相互指责的阶段。现在,我们全部置身其中,必须团结起来,一起找到解决方案。

  您对小岛屿发展中国家人民的未来状况持乐观态度吗?

  由于新冠疫情对全球旅游业的影响,这些国家的人民处境艰难。因为他们非常依赖旅游业。另一大挑战是不断变化的气候条件对他们的经济造成的影响。本世纪,60%的商业金枪鱼种将从太平洋西南部迁移至新西兰南部,然后到达拉丁美洲西海岸。在图瓦卢,由于90%的外汇收入来自于金枪鱼,如果商业金枪鱼迁出太平洋西南部,图瓦卢将失去其主要的经济来源。

  我看到的希望在于可持续蓝色经济,它在岛屿国家可能取得成功。海洋遗传资源具有成为药物和各种未来健康及其他产品的巨大潜力。随着我们逐步停止在近海开展水产养殖业,在外海开展的海产养殖可能成为未来的出口行业。目前,水产养殖存在使用抗生素、砍伐红树林以及在封闭环境下出现的其他问题。此外,在可持续海上风能方面,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可能位居前沿,可以为我们提供我们地球所需要的所有风能。

  您最希望2021年格拉斯哥气候会议能实现什么目标?

  将气候融资的指针转向可持续蓝色经济。目前,只有极少数的气候融资和官方发展援助用于蓝色经济投资。

  如果该指针转向蓝色经济,人们就会对可持续蓝色经济抱有更大的信心,反过来又能极大地加快世界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的进程。例如,可持续海洋经济高级别小组报告显示,海洋可以通过海上风能和航运业的“绿色环保化”建设等实现21%的减排。

  是否有政治意愿兑现富裕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气候融资的现有承诺?

  新冠疫情表明,我们可以调动大量的资源来保护我们自己。这1000亿美元只是我们保护自己免受气候变化影响所需资金的沧海一粟。我们需要的不是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而是数万亿美元的投资。从政治上讲,我们是否愿意投资数万亿呢?绝对是愿意的。这是我们用金钱所能做的最明智的事。试想你会愿意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处在一个气温很高的世界吗?当然不愿意!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时,我们将毫不费力地筹集到所需的数万亿美元。

  我相信人类正朝着自我保护的方向迈进。我相信我们有足够的智慧,来提出必要的解决方案。由于我们最多只有10年时间来实现既定的目标,预计到2030年前将会出台一些非常重大的决策。

  航运业的“绿色环保化”工作正在取得进展吗 ?

  全世界90%以上的贸易是由船只运输的——这对人类而言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服务。船只必须不断航行,但是它们采用的是污染最为严重的船用燃料油,这种燃料对人类的健康非常有害,对环境也很有害。我们必须取代它。

  当前,我们正在向新能源转型,最可能的选择是氨绿氢。在这方面,我们有足够的信心。诸如智利这样的国家,已将氨绿氢的生产纳入了其国家发展计划中。我们已经拥有巨型的电池动力船,考虑到电池的寿命,连续航行24小时是可以做到的。沿海航运应尽快实现电气化。

  您如何看待目前世界贸易组织取消有害渔业补贴的做法?

  我们必须停止这些歪曲的做法。不过,对这一问题,我感到比过去几年更乐观了,因为在这一问题上,我们终于从毫无成果的做法转向了积极正确的做法。每年有200-300亿美元的公共资金用于渔业补贴,而这些资金主要用于补贴工业化捕鱼船队出海捕捞日益减少的鱼类资源。这是一种完全错误的做法。可以将对有害渔业的补贴转而用于支持可持续水产养殖或帮助妇女发展海带养殖。想象一下我们用200亿美元能做什么工作。

  我们怎样才能与海洋和平相处呢?

  我喜欢联合国秘书长所说的话,即人类一直以来都在与自然对抗,现在是和平共处的时候了。这是人类与地球之间的关系现状,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点。我们不能再继续大肆开采有限的资源,并期望一直这样,直到我们变得更加富有。这一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例如,在我自己的家里,我们已经不再吃牛肉,也不再坚持拥有私家车的想法。我们将对承诺净零碳排放的政府,以及在我们作为消费者的支出过程中承诺净零碳排放的公司做出奖励。我相信有数百万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已准备好去做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做的事情。

  真正需要改变的是人的观念。我们必须恢复陆地和海洋的状况,以尊重地球的方式善待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