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就是生命。成功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6及其与水有关的目标,是整个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核心,对于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实现至关重要。然而,水和环境卫生的可持续管理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水也对生命构成威胁,与水有关的灾害给生命和生计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还会给社会经济带来许多短期和长期的破坏性后果。若不尽快采取行动,与水有关的灾害、气候变化、人口增长和城市化等问题相互交织,将对许多地区的社会和经济产生不利的影响,有可能激发移民并引起冲突。

如果我们希望实现可持续发展,就必须抓紧解决水、环境卫生和灾害问题。在某些国家,与水有关的灾害造成的损失可达年度国内生产总值的15%至40%。此外,气候变化正加剧极端水文气象事件。由于人口增长、快速城市化和资产升值等其他不断变化的全球驱动因素,气候变化有可能导致与水相关的灾害更为频繁,造成更为严重的影响。

在水、环境卫生和灾害方面,我们必须妥善应对两个根本性挑战:一是灾害和紧急情况发生时和发生后的水和卫生设施供应,二是减少与水有关的灾害风险。自2007年成立以来,水与灾害高级别专家和领导人小组(水与灾害高级别小组)一直在讨论这两个关键问题。作为联合国秘书长减少灾害风险和水事务特使、水与灾害高级别小组的主席,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这两个核心问题。

水和卫生设施供应系统经常遭到灾害的严重影响,例如进水口和污水处理厂被淹、水管与河渠被冲毁等。清除工厂与河道的淤泥需要很长时间,可能导致整个供水系统瘫痪数周甚至数月。地震会造成水管和污水管道的接头断裂,可能导致数千乃至数百万人的供水和卫生服务中断,而水和卫生设施的供应中断会威胁到许多人的生命和生计,引起疾病爆发、社会焦虑和政治动荡等,从而造成社会波动。

为了避免最糟糕的状况,所有社会和国家都必须做好准备,为此,备灾和应对能力尤为关键。经历了1995年阪神大地震和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等特大灾害之后,日本开始全面采用由弹性材料制成的水管与接头取代刚性水管和接头。日本规划并建设有一定冗余的水和卫生设施供应系统,即使多条管道遭到灾害破坏,该系统依然可以不间断地提供服务。日本还在学校和社区中心挖掘水井,以便为疏散人员提供安全的饮用水。日本还研发了一个容量达百万公升、可由拖船拖动的巨大塑料袋。

这些良好的做法和经验应该在国家之间和社区之间共享,如此一来,在遭受史无前例的灾难时,我们就能更好地应对并保障供水和卫生服务。然而,面对与水相关的问题,国际社会仍缺乏分享知识、交换意见及开展协同行动的框架和机制。我们需要建立全球水架构,统筹协调可持续发展目标、仙台框架和“水促进可持续发展”国际行动十年等倡议,从而协同解决与水有关的挑战。

在战争和冲突期间,享有饮水的人权面临挑战。在冲突地区,水和卫生设施的供应发生中断,则可能威胁到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在极端敌对情况下,曾出现过试图故意污染水源甚至在水中下毒的不人道行为。尽管水与环境卫生问题与人权和安全直接相关,但联合国直到最近才有机会讨论冲突期间出现的这些问题。2016年11月,安理会首次就水和环境卫生问题进行了讨论。会议开创了先河,也为在未来冲突期间进一步讨论如何防止此类威胁开辟了途径。

大多数国家都认为,水和环境卫生对地区稳定和人类安全至关重要,也主张安理会应继续开展这样的讨论。他们还认识到,通过跨国界合作,水可以促进和平和区域繁荣。我高度赞赏安理会发起这种政治对话的举动,也希望国家之间能达成共识,甚至就如何防止受冲突影响人群的水和卫生设施供应中断达成一致意见。最近,水与和平问题全球高级别小组发布了题为《事关生存》的报告,该报告可能有助于安理会就这个主题进行有效的讨论,并达成影响深远的协议。

在过去十年中,与水有关的灾害不仅变得更加频繁,而且更加严重。全球每年因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约达2,500亿至3,000亿美元。尽管由于全球的共同努力和科技进步,灾害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得到控制,但受影响的人数以及由灾害引起的经济损失却在飙升。近90%的全球减少灾害风险预算在逐年增加,而用于防灾和备灾的拨款金额则仅在10%左右。

干旱是一种慢发性灾害,却以多种方式影响着数百万人,因为干旱可能造成受灾地区的社会、经济甚至政治局势动荡。水资源利用和管理条块分割,往往会加剧已有的破坏,但造成干旱的原因复杂不应成为不采取行动的借口。

气候变化正在加剧极端水文气象事件。近80%的气候变化影响是通过水传导的。我们需要马上采取行动,必须分享各自的经验教训,加强区域协调与合作,制定共同的目标和具体目标,为未来克服与水有关的灾害奠定基础,建设一个准备更充分、抵御能力更强的社会。

因此,国际社会应采取各种行动来应对影响巨大且复杂的水、环境卫生和灾害问题。国际社会需要相关机构发挥咨询职能,确定行动的优先次序、建立一个框架并确保行为者与合作伙伴之间协调一致,还应发挥宣传机构的职能,提高政府的认识并维持最高级别行为者的行动兴趣和动力。水与灾害高级别小组已根据行动战略制订了目标,并根据联合国秘书长水和卫生咨询委员会的建议,采取了自愿行动,履行其使命。水与灾害高级别小组发起了对话并共同举办了多场研讨会,还分别于2013年、2015年和2017年举办了两年一次的水与灾难问题特别主题会议。该小组还发布了两份旗舰文件,文件汇编了过去应对特大灾害的良好做法与教训,也包含有关气候变化、与水有关的灾害等重要问题的立场文件。

目前,水与灾害高级别小组正在编制“减少与水相关灾害风险的投资与融资原则”,旨在推动与水相关灾害的融资并提高资金利用效率。该小组还支持水和灾害学术研究合作伙伴大联盟的发展,大联盟成立于2017年9月,旨在鼓励资源与工具的创建和使用、推动决策以及促进相关创新技术的应用。

我们需要采取紧急行动,保障灾害和冲突期间的水和卫生设施供应,并扭转与水有关的灾害造成的损失日益增加的趋势。在全球范围内,为扭转这个趋势,我们应该优先采取哪些行动?什么可以帮助我们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有关水、环境卫生和灾害的目标和具体目标?

水问题高级小组由联合国秘书长和世界银行集团行长召集,包括11名成员和一名特别顾问。自2016年4月成立以来,该小组已经商议了国际社会可采取的优先行动,而水和灾害一直是小组商议议程的优先事项。

我作为水问题高级小组的特别顾问,主持了水与灾害高级别小组与水问题高级小组关于水和灾害的讨论。讨论产生的主要行动建议包括:

提高减少灾害风险水平、提高抵御能力在政治议程上的优先次序

  • 大会每两年组织一次水与灾难特别主题会议。
  • 将预防灾害风险和提高抵御能力纳入长期规划。

对减少灾害风险的投资增加一倍

  • 在未来五年内,全球对减少与水有关的灾害风险的投资应增加一倍,且重点应在于减少灾害风险和备灾。到2030年,用于减少灾害风险和备灾的资金和用于应急和灾后恢复的资金比例应从1:9上调至9:1,至少在国际发展援助方面应该如此。
  • 在全球层面制订并通过“减少与水相关灾害风险的投资和融资原则”,使之在各国得到广泛应用,从而为会员国提供实际指导,让他们根据仙台框架有效利用资金资源。

发展减少灾害风险与提高抵御能力方面的教育与科学技术

  • 促进大联盟减少灾害风险的研究网络的发展。
  • 建立全球性的灾害数据库,以便在灾害发生后立即开展评估并公布直接和间接损失。
  • 各国政府和利益攸关方应就减少灾害风险问题广泛共享良好做法和经验教训,包括汇编和出版与水有关的灾害的案例和做法。
  • 推广以综合方式开展政策研究和自然科学技术研究的高等教育;在每个国家建设面向所有利益攸关方的水和灾害平台。

我衷心希望国际社会携手合作、扩大伙伴关系并加强协调,推动上述行动的开展。

如果我们要做出大胆的决策,采取大胆的行动来应对与水、环境卫生和灾害有关的风险,我们必将面对气候变化、经济不稳定、社会挑战和政治问题等诸多不确定因素。然而,不确定因素并不是不采取行动的借口。我们必须把不确定性转化为追求更可持续的未来的机会。让我们一起努力,为下一代缔造一个无灾害、水安全得到保障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