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曾经充满希望与和平,那时,叙利亚革命还未开始,冲突也还未爆发。我曾经怀有梦想,而且清楚地知道如何实现梦想。我在德拉长大,与父母和兄弟姐妹生活在一起。我的父亲曾经是一名老师。我们一家人幸福安乐。我的阿姨、叔叔和表兄弟姐妹们都住在附近。放学后,我会偶尔去他们家,一起聊日常、玩游戏、做作业。我身边全是我熟悉的人。

学校对于我的童年意义重大,在那里,我认识了自己,拥有了思想和梦想。我不断认识世界,也开始思索自己所要扮演的角色。我喜欢写作,梦想将来成为一名记者,奔赴各地,撰写报道,聚焦人们的生活、成就和苦难。但那时,我从未想过自己将很快陷入这种苦难。

然而,在我大概12岁时,我的世界就被战争吞没了。渐渐地,上学的路途变得异常危险,就连坐在我曾经感到安全的教室里,也同样危险。我再也无法自由出行,无法到亲戚家串门。我只能待在家里,如果去上学,也会在放学后直接回家。邻居家的孩子们不再上街玩耍,我也不再眺望窗外的世界。听到炸弹声和枪响,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忍目睹周围的世界遭到破坏。不久,我的父亲便无法工作,暴力蔓延,危险已无处不在。我和我的朋友们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见面了,我们仍然努力互相帮助,但是生活十分艰难。每个人都步履维艰。

到2013年初,炮击愈演愈烈,许多亲友被迫离开家园。我们也背井离乡。我们越过边界进入约旦,到达扎塔里难民营。一到那里,我就立即去看附近有没有学校可以上学。得知那里有一所学校时,我顿时如释重负。我迫切地想知道那是一所怎样的学校,教些什么,我的同学都是谁。穿过营地去上学的路上,我会路过住在庇护所里的人们。我记得,当时我看着他们,心想他们在那里住了多久?还要住多久?令我意外的是,在庇护所里,我还看到了许多孩子,包括许多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孩。我心想,他们为什么不上学?后来我才得知,很多孩子和他们的家人已经对教育失去了信心,于是,我逐一走访每个帐篷,动员女孩们去上学。从那时起,我成为一名教育活动家,再后来成为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基会)的亲善大使。

教育是和平与繁荣的关键,是实现平等的基础。可是,荒唐的是,世界上许多地区仍缺乏教育,这恰恰导致了冲突、不平等和贫困。一个人每接受一年的教育,便会打开一扇新的大门。随着岁月流转,每扇门都将开得更大。反之,如果教育年复一年地缺席,大门始终关闭,机会将不断流失,造成贫困加剧。

教育的影响远不止于一个孩子和一个家庭,教育是一个战略发展机遇。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孩和男孩会更加健康,未来更可能获得高收入。他们更可能创造和平、繁荣的经济和社会。受过优质教育的女孩通常会晚婚、少育,并为子女提供更好的医疗和教育。

尽管教育的好处已广为认可,但如今仍有超过2.5亿的儿童没有上学。而一些孩子尽管上了学,却缺乏优质的教学和教材,他们学习过时的内容,且环境缺乏安全感或充满歧视,十分不利于学习,这意味着他们无法掌握充分利用机会或为自己创造新机会的必要技能。

冲突和灾难是儿童失学的主要原因。世界上有多达三分之一的失学儿童生活在战火或灾难波及的国家。我们要扪心自问,如果这些孩子无法上学,他们又怎么能重获和平?对于因暴力、气候变化或极端贫困而陷入战争或背井离乡的儿童,教育不仅能为他们提供稳定、安全的学习场所,也提供玩耍、结识朋友的机会,能在他们的生活脱离正轨时,让他们感到一切如常,让他们有机会实现和平、重建社区。为了这些儿童,为了每个无法享受受教育权的儿童,我们必须发声。我们不能再接受儿童无法上学、无法学习;我们不能再允许女孩受到压迫和歧视;我们将永不停歇,直到每个孩子的受教育权得到尊重。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 作者所表达的观点以及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