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4日

今天,即2022年1月4日,我们纪念路易•布莱叶诞辰213周年,他发明的盲文点字符号是当今许多人的主要识字工具。

当今社会技术先进,社交媒体选择众多,信息可能过载,但许多人仍在面临“书荒”,他们有数十万本图书无法阅读,而原因就在于我们无法就如何合作将信息传递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达成一致。我们人类应该是地球上进化程度最高的物种,当然也是最聪明的物种,然而,2013年世界最终达成《关于为盲人、视力障碍者或其他印刷品阅读障碍者获得已出版作品提供便利的马拉喀什条约》之后,实施和切实行动却进展缓慢。该条约旨在汇集世界各地的作者、印刷品阅读障碍者以及图书馆和学习机构,使所有人都可以获取和使用印刷品信息。该条约的通过表明世界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但我们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提高认知,不能仅仅依靠善意。

我相信,1824年,当年轻的路易•布莱叶发明盲文符号时,他并未止于获取信息的权利,即阅读的权利。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并采取了行动,主动掌握了艰难的局面,而不是简单地伸出手去接受施舍。可悲的是,在那个年代,甚至在如今的许多地方,乞求施舍仍然是脆弱群体“接受帮助”的最基本的方式,即使在政府层面也是如此。

认识我们的权利是很不容易的,联合国和其他机构永远不应低估知识和认知的力量,但我们现在比从前都更迫切需要采取更多的行动,让我们中的更多人撸起袖子加油干,让我们中的更多人打破现行制度,干预官僚体制并发挥创新的作用。

现在,我们要让联合国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通过无障碍图书联合会加速推动教育、娱乐和任何其他信息来源的可用性。如果知识就是力量,如果笔比剑更强大,那么,文字的力量将触手可及。

然而,我们不应该指望这个进程会顺利进行!在他的一生中,路易•布莱叶并没有因其惊人的启蒙发明而获得认可,相反,他因此受到嘲笑。当我们中间确实有破坏者、干预者和创新者时,情况往往是可悲的。人们害怕改变,从前工业时代纺车问世时的情况便可见一斑。

现在,我们需要联合国和类似实体提供资金和能力建设支持,以便让更多的科学家甚至普通人能够投入时间开发创造性的、甚至我目前无法想象的解决方案,例如电子书阅读器、移动应用程序和智能家居等。

我不只是想通过缅怀路易•布莱叶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向他致敬,而是想激励大家加快努力,因为这项工作还没有完成。虽然我可以使用至少五种技术来阅读盲文和获取合成语音信息,但在2.53亿盲人和低视能群体中,仍有许多人无法使用这些工具,要么是因为负担不起绝佳的机会和解决方案,要么是对其可用性的认识度不高,即使以有限的成本就可获取这些工具。关于政府、企业和联合国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促进信息获取,认识仍然有限。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向我们表明,科学和医学界与企业合作会产生什么效果:世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开发了有效的疫苗。我们已经展现了自己的韧性和灵活性,包括利用电子解决方案相互认识!为什么我们不能在获取信息方面做同样的事情?

因此,最后我还想说,谢谢你,路易•布莱叶,不仅感谢你解放性的盲文发明,也要感谢你激励所有人承担起推进扫盲的责任。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由联合国高级官员以及来自联合国系统外的杰出人才撰稿,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联合国官方观点。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以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