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8日

约13年前,即2008年11月,我为《欧洲经委会交通评论》第一版写了一篇标题几乎完全相同的文章,文中提到1896年发生的第一起行人被车撞死的事故。1

今年是第一起道路交通死亡事故125周年,在此有必要提供有关这一事件的一些细节。下文援引2004年4月14日的一篇联合国新闻报道 (GA/10236):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李钟郁 (LEE JONG-WOOK) 回忆说,第一个死于车祸的人是布里奇特•德里斯科尔 (Bridget Driscoll),她当时44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于1896年8月17日在伦敦水晶宫前被撞倒。当时,肇事车辆正以每小时12公里的速度行驶。英国验尸官警告称,‘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再次发生。’可是,我们没有听从他的警告,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虽然验尸官发出了警告,但肇事司机及其雇主均未被指控造成德里斯科尔夫人死亡,或犯有任何其他罪行。尸检结果称她的死因是“意外身亡”,换句话说,是因为事发偶然,或者她运气太差。据我们所知,当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彻底探究事故的起因、结果和可能的补救措施,以防止今后发生类似的死亡事件。

多年以前的这一起事故开启了非常危险的先河,后来有无数人因车祸伤亡,且悲剧每天都在上演。虽然我们无从知道自1896年以来全世界范围内因道路交通事故而死亡、致残和受伤的真实人数,但据估计,已有超过5000万人死于交通事故,另有数亿人受伤。在他的诗歌《自动决战》(Autogeddon) 中,希思科特•威廉姆斯 (Heathcote Williams) 将这个全球性的人员伤亡悲剧称为“无人费心宣布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今天,我们可以将它比作一场正在暴发的“大流行病”,弱势群体和年轻人首当其冲。

这场“大流行病”不仅会造成丧亲之痛和创伤,还给经济带来毁灭性的影响。中低收入国家所受的影响最大。据说,中低收入国家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超过了它们获得的发展援助 2,许多家庭因此陷入贫困。3

2004年,即布里奇特•德里斯科尔去世108年后,这场“大流行病”终于被列入世界卫生大会议程,并被确认为重大公共卫生问题。

.联合国道路安全协作机制应运而生,并设立了道路安全日、安全周,举办了道路安全会议。自1995年以来,由和平之路牵头、在欧洲道路交通事故受害者联合会 (FEVR) 支持下,道路交通受害者组织已在许多国家组织了纪念日活动。在世卫组织的支持下,特别是在艾蒂安•克鲁格 (Etienne Krug) 博士的支持下,联合国大会于2005年10月26日通过了第60/5号决议,将每年11月的第三个星期日定为世界道路和交通事故受害者纪念日。《2011–2020年道路安全行动十年》及其全球计划也已启动并已经完成。

然而,截至目前,减少道路交通事故死伤人数的工作收效甚微,每年135万人(每天3700人)死亡、2000–5000万人受伤的伤亡水平没有明显下降。令人沮丧的是,过去十年间,死伤人数减半的目标并未实现。有人称这个目标“雄心勃勃”,但对于道路交通受害者和道路受害者倡导者来说,这还不够,他们的目标是实现零事故,也就是实现零伤亡愿景,因为减少50%的目标实际上意味着每年将仍有70万人因道路交通事故而死亡和数百万人受伤,远远超过其他任何方式造成的伤亡。

我们非常欢迎今年联合国全球道路安全周以低速行驶为主题——“慢街道,利生活:#限速30公里/小时#”,因为我们知道低速行驶有可能拯救生命。然而,要实现拯救生命的目标,在宣传的同时,还需严格执法,对不遵守行为进行切实的惩罚,从而确保低速行驶。

不遵守交通规则是造成道路伤亡的主要原因。因此,认真调查造成伤亡的交通事故,确认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并在适当的情况下采取法律行动,应成为预防道路伤亡工作的关键部分。但令人惊讶的是,实际上相关工作并未得到落实,这很可能是道路伤亡规模不断扩大的原因。

在上一个全球道路安全计划中,作为联合国道路安全协作机制的成员,欧洲道路交通事故受害者联合会通过游说,成功在“第5支柱:碰撞后应对”中添加“活动5”:“鼓励彻底调查碰撞事故,对道路死亡和伤害事故采取有效的法律应对措施,以鼓励做出公正处理,使死者家属及受伤者获得公正待遇”。4但遗憾的是,“活动5”似乎尚未在世界范围内得到积极的开展。

执行、调查和法律措施应当成为道路碰撞预防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以减少目前令人难以接受的巨大的伤亡规模。这些行动必须成为新的全球计划中“碰撞后应对”的一部分,并付诸实施。

非政府组织《布鲁塞尔宣言》

针对第一个2011-2020年道路安全行动十年,倡导支持道路受害者和道路安全的非政府组织在《布鲁塞尔宣言》中向各国政府编纂了33条建议。

2009年5月,即12年前,来自40个国家的70个非政府组织汇聚在布鲁塞尔,参加世卫组织主办的一次会议。在后来的六个月中,这些非政府组织对道路安全的五个主要领域(总体着眼点、预防、碰撞后应对、全世界的经验教训以及联合倡议和行动)提出了他们的建议、评论和一致意见,签署了《布鲁塞尔宣言》。
在70个非政府组织中,有12个组织是欧洲道路交通事故受害者联合会的成员,其他的则是来自各大洲的非政府组织。后一类中的许多组织现已加入后来成立的全球道路安全伙伴关系国际道路受害者伙伴关系

1996年8月17日,和平之路委托为布里奇特•德里斯科尔逝世100周年制作的牌匾。感谢作者提供照片。

2009年11月,第一届全球道路安全问题部长级会议在莫斯科举行,非政府组织发布了《布鲁塞尔宣言》。与此同时,《莫斯科宣言》也在此发布。

发布2021-2030年非政府组织建议

因为《宣言》的重要建议未得到落实,所以有必要为接下来的十年重新发布行动建议,并呼吁将这些建议落到实处。

非政府组织“行动十年”建议概要

代表道路受害者和道路使用者开展宣传工作的非政府组织特别关注改进道路安全现状,以及无死亡的全球道路交通网络。许多此类非政府组织是由因道路交通事故丧失亲人或遭受伤害的人建立的。他们个人的痛苦促使他们帮助其他受害者或参与道路安全活动。

2009年5月,来自40个国家的70个非政府组织的100多名代表第一次汇聚在布鲁塞尔,参加世卫组织主办的一次会议。与会者用他们独特的专业知识和视角在五个主题领域编纂了改进道路安全的33条建议。以下是他们向各国政府提出的重点建议概要。

总体着眼点

道路不仅是公共领域,也是连接人们的网络。

因此,各非政府组织呼吁各国政府:

  • 对交通政策作出巨大改变,将安全性和可持续的流动性放在首位
  • 将交通危险相关的伤害和流动性作为公共卫生和人权问题来处理
  • 设计道路时考虑公共空间的作用和弱势道路使用者的权利/需求
  • 尽可能避免使用“事故”一词,因为所谓事故即没有明显原因而发生的事件

预防

我们的责任是将道路伤亡人数尽可能减少到零。

因此,各非政府组织要求各国政府:

  • 以身作则,管理风险
  • 为研究工作以及严格执行和改革交通法提供资源
  • 建立促进道路安全的可持续供资机制
  • 在交警培训、司机培训和颁发执照方面采用全球标准

碰撞后应对

严肃的碰撞后应对措施,是有效的道路安全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及时抢救干预、彻底调查、在适当的情况下开展刑事和民事诉讼,以及提供长期康复或支持。

因此,各非政府组织希望各国政府保证:

  • 改进应急服务部门,提高早期恢复能力,尽可能减少道路创伤
  • 制定向伤者和死者家属提供社会、医疗和法律服务的国家标准
  • 开展彻底的调查,找到所有可预防的原因并确保为受害者伸张正义
  • 对违反交通法规造成死亡或伤害的行为采取有效、相应和具有威慑性的应对措施

全世界的经验教训

面对人类生命的巨大代价以及污染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我们必须回归可持续的出行方式。

因此,各非政府组织要求各国政府特别注意:

  • 所有道路的设计应适应和结合各种不同的出行方式
  • 为弱势道路使用者提供安全和舒适的环境

联合倡议和行动

非政府组织愿意与各国政府进行合作、提供专门技术,并发起联合倡议,希望建立伙伴关系、获得资助以及对其工作的支持。

非政府组织建议:

  • 建立国家宣传网络,确保在全国范围内宣传道路安全,提高人们对道路受害者的认识
  • 联合开展由道路受害者发起的世界道路交通事故受害者纪念日活动,以此为契机,强调道路危险的后果和道路伤亡的影响
  • 在每个国家的首都设立道路受害者的国家纪念碑
  • 建立由各国预防道路创伤联盟组成的国际预防道路创伤联盟 (ICART)


希望纪念布里奇特•德里斯科尔逝世125周年和开展第六届联合国全球道路安全周(以及《2021-2030年新道路安全行动十年》)能成为一个转折点,让人们能严肃对待应有人负责任的道路伤亡,并最终消除道路伤亡。

希望最大范围地举行世界道路交通事故受害者纪念日活动,可以通过关注道路危险的深远影响(即失去亲人和受伤的痛苦,和给家庭、社区和国家带来的高昂代价),从而实现上述目标。

减少人员伤亡是对世界各地道路受害者的最佳支持和认可。
 

注释

1 布丽吉特•乔杜里 (Brigitte Chaudhry),“道路伤亡粉碎生命:严肃的碰撞后的应对措施”,《欧洲经委会交通评论》,2008年11月,第35-36页.https://unece.org/fileadmin/DAM/trans/doc/2008/UNECE-Transport-Review-1-2008.pdf.

2 库斯塔夫•达拉尔 (Koustuv Dalal) 等,“全球道路交通伤害负担的经济学及其与卫生系统变量的关系”,《国际预防医学杂志》,第4版,第12期,2013年12月,第1442-1450页.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898451/.

3 “贫困与道路安全:全球道路安全伙伴关系立场文件”,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https://www.grsproadsafety.org/wp-content/uploads/New-Fact-Poverty-PDF.pdf.

4 世界卫生组织,《2011-2020年道路安全行动十年全球计划》,第17页.https://www.who.int/roadsafety/decade_of_action/plan/plan_ch.pdf.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由联合国高级官员以及来自联合国系统外的杰出人才撰稿,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联合国官方观点。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以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