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28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是一场全球性的灾难,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和生计。低收入国家受到的连锁效应影响尤为严重。原有的不平等现象加剧,更多人陷入贫困,更多家庭遭受饥饿,更多儿童放弃学业,更多妇女和女童蒙受暴力。常规免疫接种、产前护理、熟练助产护理等基础卫生服务中断,使得低收入国家数百万妇女儿童处于疾病、残疾和死亡的威胁中。

尽管存在这些挑战,许多低收入国家展现出非凡的领导力、创新力、适应力和决心,通过利用新技术等途径保护民众,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私营部门和民间社会团体以破纪录的速度和前所未有的方式建立起新型伙伴关系。我们互学互鉴,珍视并尊重彼此为解决这场危机做出的不同贡献。

自联合国成立以来,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与经济体首次团结一致,携手对抗同一个敌人:2019冠状病毒。我们共患难、同悲伤、共同期盼健康的未来。然而,要想早日结束大流行病,我们还必须统一行动。为此,我们必须确保各国无论贫富,都可以平等获取安全有效的COVID-19工具。

疫苗接种是结束大流行病的重要工具。许多富裕国家已经开展疫苗接种,低收入国家也需要跟上。无论是出于医学需要,还是道义使然,各国平等获得疫苗都刻不容缓,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COVAX)机制也因此建立。

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COVAX)机制由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世界卫生组织(WHO)和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共同领导,是一项真正的全球性解决方案。它与各国政府、制造商和融资者合作,建立起全球汇集机制,采购COVID-19疫苗,为世界上不同收入层次国家都一样提供COVID-19疫苗。

这一机制由190个政府和经济体参与,涵盖了世界90%的人口。它是获取COVID-19工具加速计划(ACT Accelerator)的三大支柱之一,促使各国能通过快速、公平、合理的渠道获取疫苗。通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的创新型融资工具,即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机制预先市场承诺(AMC),在98个高收入国家自筹获得疫苗的同时,92个低收入国家也得到了捐助的COVID19疫苗。

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机制已同意提供超过20亿剂的疫苗,它们来自不同的潜在疫苗厂商。2021年2月将运出首批疫苗。关于保障更多疫苗供给的谈判仍在进行中。尽管最初的供给量有限,但疫苗数量预计会迅速增加。到2021年年中,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机制将提供充足的疫苗,为所有高危人群接种,包括从事医疗服务的人员和其他一线工作者,以及弱势群体。

到2021年年底,该机制预计将向收到预先市场承诺的低收入国家提供至少13亿剂COVID-19疫苗,并协助疫苗分发工作。为确保疫苗合理公正的分配,机制有专门的管理体系,将公正和透明作为每项政策和工作流程的中心。政策之一就是在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机制的核心工作组内任命民间社会代表。

2019年12月,在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尔的疫苗接种活动启动仪式上,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副执行总干事阿努拉达·古普塔(Anuradha Gupta)为一名儿童提供口服霍乱疫苗(OCV)。©全球疫苗免疫联盟/2019/伊萨克·格里贝里(Isaac Griberg)

通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机制的预先市场承诺提供捐赠疫苗,并支持筹备与运输,这保证了低收入国家无需重新分配现有预算,或是从其他重要常规疫苗项目中调出资源。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这不仅能维持常规免疫接种服务,还能防止可用疫苗预防的疾病的激增,比如肺炎、腹泻、麻疹和脊髓灰质炎。

在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的领导下,各项工作已准备就绪,保障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机制为92个获得预先市场承诺的经济体提供疫苗援助。此外,全球疫苗免疫联盟还从其核心资金中拨出1500万美元,作为筹备和运输工作的启动、催化资金。这一援助的基础是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在卫生体系建设和常规免疫接种普及方面的大范围投资。自2000年以来,这项投资已为低收入国家超过8.22亿的儿童提供疫苗接种,挽救了1400万人的生命。这些投资建立起的基础设施包括供应链、熟练医护人员和疾病监测系统。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这些设施为合理有效地分配和调集COVID-19疫苗打下了强有力的基础。

然而,在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疫苗部署迎来黎明之际,一些国家却持续寻求双边协议,令人十分忧虑。这样的行为会引发竞争,抬高疫苗价格,让本就有限的物资变得更为难求。长此以往,如果疫苗制造商优先将疫苗卖给出价最高的一方,并承诺后续供给,其他国家将无法如期得到疫苗,大流行病也将长久挥之不去。只有保证各国公平合理地获取疫苗,疫情才不会继续猖獗。这也是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机制成立的目的。无论如何,在这样一个高度互联互通的世界,只有所有人都安全,每个个体才会安全。

同时,各个低收入国家在疫苗的运送和使用上仍面临着种种艰巨的挑战,包括监管和批准、高风险人群优先接种安排、接种服务交付、“疫苗犹豫”和虚假信息的散播。不过在多数情况下,富裕国家也面临着相同的问题,其本质大体相当。正如2019全球疫苗获取机制所倡导的那样,各国应团结一致、携手合作,不应追寻疫苗民族主义、引发竞争,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找到更加迅速、有效和创新的解决方式,平等保护各个收入层次的国家。

本文由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并非官方记录。撰稿人包括联合国高级官员以及来自联合国系统之外的杰出人才,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联合国的官方观点。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以及指名,并不代表得到了联合国的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