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8

一年前,媒体首次报道了一种严重的呼吸道疾病,但人类花了一段时间才认识到这一疾病对生活的严重影响。早期,真实信息和虚假信息泥沙俱下。这种疾病,也就是我们后来所说的“2019冠状病毒病”,有那么严重吗?会蔓延至世界各地吗?我们要如何应对和防范?

由于我们的世界互联互通,关于2019冠状病毒病的信息比疾病本身传播得更快。信息先在亚洲和欧洲传播,然后传播到了北美。我们已经习惯了在家中致敬医护人员,也习惯了军车排队接送棺材的骇人景象。这些场景中不乏世界各地移民的身影,他们是流动的劳动力。

现在,全球移民人数超过10亿,1其中超过2.7亿为跨境移民。2国际移民组织(移民组织)3在维也纳设立了区域办事处,主管东南欧、东欧和中亚的移民事务。在这些地区,有3200多万国际移民按照古老和全新的路线进行移徙。4古老路线包括“丝绸之路”,始于中国边境,穿过中亚进入俄罗斯,跨越里海、黑海及其他地区。他们从事农业和渔业等传统的手工行业,也有人在技术、金融和石化行业中从事现代化工作。

有些人则通过新的移徙道路离开了曾经封闭的前苏联国家及其附属国,有些则一直居住在这一地区。新移民路线包括:从乌克兰到波兰、从摩尔多瓦到罗马尼亚、从格鲁吉亚到巴尔干半岛。在这些地区,移民常常从事当地人不愿做的工作。他们承担了危险和肮脏的工作。在2019冠状病毒病期间,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移民在一线承担着重要工作,例如医生、护士、护工、快递员和售货员。

移民是受2019冠状病毒病影响最大的群体。简而言之,人类是病毒传播的主要媒介,因此,我们必须从一开始就考虑人口流动对防控措施的影响。

在东欧和中亚,我们面临着大量亟需探讨和解决的问题。病毒捉摸不定。我们刚有了对策,情况就可能发生新的变化。

我们需要关注显而易见的健康问题,设法保护社区的安全。如何让移民回到原籍国?是否要对移民进行核酸检测,确保他们不将病毒带上火车、飞机、公共汽车和船只?他们返回后会怎样?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是否会对已经人满为患且一贫如洗的接收社区造成压力?失去了数十亿美元的移民海外汇款,这些社区将如何维持运作?

国际移民组织维也纳奥地利区域办事处区域主任雷娜特•黑尔德女士。移民组织

在过去十年中,国际汇款帮助数亿人摆脱贫困,提高了妇女的财务决策权,并改善了部分最贫穷和最脆弱社会阶层的健康和教育状况。2019年,中低收入国家收到了超过5500亿美元的国际汇款。5但是,这些成果是否会出现逆转?

那些无法回到原籍国的人们该如何是好?他们是否会更加被边缘化?滞留的移民是否会更容易受到暴力、剥削、虐待、歧视和仇外行为的影响?他们是否会失去工作,无法向家人汇款,无家可归,无法得到充分的支持,无法获得包括医疗在内的救生服务?他们是否更可能采取更危险的行为,由此更容易出现相关的身心健康问题?

在这个最为艰难的一年,移民组织、成员国以及我们所服务的社区和移民都面临着各种挑战,上述问题只是冰山一角。无论是坐在计算机前工作,还是戴着塑料防护罩工作,我们所有人都必须适应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无处不在的口罩将成为新的时代特征,成为2020年拍摄照片的鲜明主题。

在我们地区,土耳其是接纳难民和移民最多的国家,我们还面临着乌克兰冲突和最近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我们看到,人们从亚洲中心出发,不断向欧盟国家移徙。在各国政府的治理下,多种信仰、血统和文化并存,其中有些可以追溯到古代帝国时期。他们的行为以及移徙取向(选择)通常受古老纽带的影响。

在大流行病之前,本地区的移徙就具有多样、广泛且至关重要的特点。人类活动引起的气候变化为移徙创造了新的动力和动机。目前,我们正开始从2019冠状病毒病的冲击中恢复,虽然恢复情况无法预测,但我们必须给予这片横跨11个时区的巨大土地以及土地之上的湖泊、森林和田野以极大的尊重和照顾。

首先,我们强调恢复必须全面且包容所有群体,否则恢复就不可能实现。也就是说,必须将移民置于疫苗接种和医疗计划的中心位置。我们迫切需要充满活力的移徙,以振兴我们被破坏的经济,实现繁荣,建设公平和可持续的世界。

国际移民组织在阿塞拜疆的工作人员帮助一群滞留的斯里兰卡人返回家园。大多数是由受疫情影响而无法继续学习和贸易的学生和商人。摄于2020年。移民组织

在国际移民日(12月18日),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的话震撼人心:

“我们看到,反移民言论已经出现,这使得做出宝贵贡献的人遭受了仇外行为和污名化。现在,我们也看到了重塑人口流动、建立更具包容性和复原力的社会的机会。如果得到妥善的管理,移徙将有助于利用专门的知识和移徙动力,推动本国和国外的经济发展。”6
 

注释

1 世界卫生组织,“难民和移民健康”. https://www.who.int/migrants/en/.
2 国际移民组织,《2020年世界移民报告》(日内瓦,2019年),第2、19、22页. https://www.un.org/sites/un2.un.org/files/wmr_2020.pdf.
3 该办事处主管东南欧、东欧和中亚的移民事务。更多信息请参见区域办事处网站:https://rovienna.iom.int/.
4 国际移民组织,“2018年关键移民数据—2018年东南欧、东欧和中亚地区:事实与数据”(维也纳,国际移民组织维也纳区域办事处,2018年),第2页. https://rovienna.iom.int/sites/default/files/document/1.%20RO%20SEEECA%20Factsheet%20%282018%29_0.pdf.
5 迪利普•拉塔 (Dilip Ratha) 等人,“数据发布:汇往中低收入国家的金额在2019年达到5510亿美元,到2021年将达到5970亿美元”,世界银行博客,2019-10-16. https://blogs.worldbank.org/peoplemove/data-release-remittances-low-and-middle-income-countries-track-reach-551-billion-2019.
6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于2020年12月18日国际移民日发表纪念讲话.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由联合国高级官员以及来自联合国系统外的杰出人才撰稿,作者的观点不代表联合国官方观点。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以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