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贝宁城的16岁尼日利亚移民奥萨鲁格在意大利西西里岛巴勒莫的一个由政府管理的孤身女童中心。该中心为孤身的寻求庇护者提供住所、食物、教育和法律帮助。摄于2016年5月13日。

背景信息

移民与发展

  富裕国家高收入就业的诱惑是国际移民的强大推动力。由于国家间收入差距继续扩大,这种吸引力更大了。不仅高收入和低收入国家间存在的巨大而不断扩大的差距,而且比较活跃和较不活跃的发展中国家间的差距,情况都是如此。

  许多发达的和活跃的经济体需要移民工人填补无法外包而以现行工资又找不到当地工人承担的工作。人口老龄化也是这一日益增长需求的原因,因为相对受扶养人而言,人口老龄化造成劳动者短缺。由于年轻人受到的教育较好,他们之中满足于低收入、高强度工作的人越来越少。

  移民可能造成工资降低,或者导致发达经济体中低技能工人失业增加,这些人中许多本身也是随先前移民潮到达的移民。然而,大多数移民补充了本国工人的技 能,而不是与之竞争。由于移民从事本来没有人做或成本较高的工作,本国公民便可以从事其他生产率更高、报酬更好的工作。移民还能维持一些如果没有他们 便会外迁的可行经济活动。移民扩大了劳动力队伍,扩大了消费者人群,贡献了自己的创业能力,从而推动了接受国的经济增长。

  在原籍国,较严重的贫穷与较高的移民率并无必然关联。最穷的人一般难以承担国际移民的费用和风险。国际移民通常来自中等收入家庭。不过,移民在国外站稳脚跟后通常会接应朋友亲戚,使移民所需的费用和风险都大幅降低,从而使比他们穷的人(尽管不是最穷的人)也能移民。低技能移民最有可能降低原籍国的贫穷深度和严重程度。

  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国际移民通常对原籍国或目的地国都有好处。国际移民的潜在惠益大于较自由的国际贸易的潜在惠益,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而言。

 

没有移民的一天

没有移民的日子是什么样子的? 其实,移民在全球经济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可能与一部分人的观念截然不同。

研究表明,移民给原籍国和移居国都带来了增长和创新。

.大多数西方国家面临着人口定时炸弹,因为人口老龄化和低出生率,这些国家将不得不依靠移民来推动和维持经济增长。因此,支持安全、有序的移民,符合这些发达国家的最大利益。

分享你的故事

 

联合国与移民

  考虑到世界上移民众多且数目日益增加,联合国大会于2000年12月18日宣布12月18日为国际移民日(第 A/RES/55/93 号决议)。 此前,大会曾在1990的这一天通过了《保护所有移民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第 A/RES/45/158号决议)。

  大会于2006年9月14日和15日举行了国际移民与发展问题高级别对话,参加对话的132个会员国重申了若干重要信息。第一,它们强调国际移民是一个 日趋增长的现象,如果得到适当政策支持,可为原籍国和目的地国的发展作出积极贡献。第二,它们强调尊重所有移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对收获国际移民惠益必不 可少。第三,它们确认必须在国际移民问题上加强双边、区域和全球国际合作。

  高级别对话虽然强调国际移民有助于发展,但确认国际移民不能取代发展。移民经常因贫穷、冲突或人权受到侵犯而被迫出国寻求就业。原籍国的和平与安全、善政、法治和体面工作的保障确保了人民移民是出于自我选择,而非迫不得已。国际移民应成为发展议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应成为国家发展战略的一部分。

  举行高级别对话之后,比利时政府启动了建立全球移民与发展论坛的进程,将之作为一个由全体联合国会员国和观察员牵头并向它们开放的自愿、无约束力和非 正式的协商进程。全球论坛将通过为各国政府有系统地全面处理与国际移民与发展有关的问题提供场地,召集来自各区域的政府专家,促进对话、合作和伙伴关系, 并在国家、区域和全球各级推进行动导向的实际成果。

  自2006年国际移民与发展问题高级别对话以来,移民领域的政府间合作得到显著加强。各区域政府间团体和协商进程越来越重视国际移民的发展层面,且采取的办法和视角各不相同。

  2016年9月,联合国大会举办了一场高级别首脑会议,让各国一起采取更加人道和协调的办法以解决难民和移民的大规模流动。

  这是大会首次要求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就难民和移民的大规模流动问题举行首脑会议,同时也为制定国际应对蓝图提供了历史性机会。首脑会议是加强国际移民治理的关键时刻,并为创造更为负责任更为可预测的系统创造独特机会,以应对难民和移民大规模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