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报告称,地球有70%的珊瑚礁受到威胁:20%的珊瑚礁已遭到破坏,没有恢复的希望,24%面临迫近的崩溃风险,另有26%受到更长期的威胁1。沿海生态系统的退化影响尤其严重,因为40%的世界人口(31亿人)居住在距离海洋不到100公里的区域,这意味着珊瑚礁生态系统的破坏也是一个经济和社会问题2。珊瑚礁结构可以保护沿海社区免于遭受风暴浪潮的冲击,为沙滩提供沙子,并为当地企业创造巨大的休闲业务收入。珊瑚礁还是21世纪的医药箱。包括海绵、珊瑚和海兔在内的很多生物,都含有抗炎、抗病毒、抗肿瘤和/或抗细菌效果显著的分子。利用这些分子,人们正在研发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症、心脏病、病毒和炎症的新药。珊瑚礁的崩溃对整个海洋、人类乃至地球而言都有着深远的影响。展望未来,关注点必须放在如何保护剩下的珊瑚礁,最好是采取大胆、决定性的行动,以扭转后果不可想象的趋势。这样的解决方案将需要创新和合作,推动社会层面的变化,遏止对珊瑚礁的破坏以及扭转其健康和生存情况的下滑趋势。

时间不等人,但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已提出未来的海洋保护计划。可持续发展目标进一步突出了由于海平面上升和管理不当导致的鱼类种群和珊瑚礁生态系统的大幅减少以及海岸侵蚀带来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影响3。例如,可持续发展目标14提出了以下种种必要性:减少海洋污染;规范鱼类捕捞活动;以及终止过度捕捞、无管制的捕捞活动以及破坏性捕捞做法,以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恢复鱼群量。这个目标旨在到2020年,实现可持续地管理和保护至少10%的海洋和沿海生态系统,并加强其抵御灾害能力,采取行动帮助它们恢复原状。

但是,在70%的珊瑚礁已经消失或者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需要更高程度的保护,来抵消气候变化带来的不断增加的压力。在压力下,珊瑚上的共生藻会离开,使珊瑚 “白化”。海面温度长期高于正常水平,已经导致了全球性的珊瑚消亡,根据气象模型预测,这样的情况会更加频繁4。一些研究显示,珊瑚礁有一半得到保护的禁采海洋保护区,虽也受到海洋水温升高影响,但有能力恢复5。不幸的是,目前澳大利亚大堡礁的珊瑚白化说明,即便是在远离人类、得到保护的地方,主要由人为碳排放导致的气候变化也正在摧毁珊瑚礁这一关键的海洋生态系统6。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一届缔约方大会(第二十一届缔约方大会)通过的《巴黎协定》,为减轻气候变化对人类的影响带来了曙光,但对珊瑚礁来说,曙光并还没有出现。如果要让珊瑚礁生存,对抗气候变化必须是首要和中心问题,在此基础上,其他解决方案才能发挥作用。那么,还能通过什么途径来解决这个复杂问题呢?可以考虑政府外模式,即公私部门合作。

 “重新思考珊瑚礁的未来”研讨会

2016年6月,一批来自不同领域、有影响力的人士,包括珊瑚礁科学家、社会学家、基金会领导人、非政府组织领导、政策制定者和感兴趣的民众聚于伦敦,参加“重新思考珊瑚礁的未来”国际研讨会。研讨会由威塞克斯伯爵爱德华王子主持,他也是中央加勒比海军学院的创始赞助人。中央加勒比海军学院是一个非政府的珊瑚礁教育和研究组织,位于开曼群岛的小开曼岛。学院主要由私营基金支持,已与当地学校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致力于让每一名开曼儿童在12岁前都知晓海洋知识。

研讨会的目标是让公共和私营部门的专家进行对话,从广泛的视角讨论如何能让珊瑚礁拥有一个健康的未来。关注焦点在于是否有必要采取更激进、更有野心和创新的方法,来提供立即的保护以及避免更多珊瑚礁消失。研讨会的共识、分歧、意外和成果都符合第二十一届缔约方大会和可持续发展目标14的语境。研讨会的主要结论是,保护珊瑚未来的方案必须立即跨越社会、经济和文化界限。按巴黎第二十一届缔约方大会上设立的排放目标,到2030年的气温上升幅度将给珊瑚礁带来灾难性的后果7。此外,可持续发展目标14的建议也许需要更具体地考虑气候变化和直接人类影响已经给珊瑚礁带来的破坏程度。

要扩大保护区的面积以及消除破坏性影响,还需要处理保护区界限之外的人类问题。保护取决于有力的治理,但这常受到私人利益的左右。改变人类行为和影响行为的条件,包括贫困和全球化的影响,在很多方面都是需要先行的一步8。教授可持续的捕鱼作业和提供发展可再生能源和生态旅游的机会等策略已成功提高了就业率,改善了卫生设施,同时减少了贫困、营养不良和污染。更长期的解决方案能通过为发展中国家的女性提供就业途径,因为她们是海洋渔业和水产养殖的支柱,由此能提升女性地位。

如果重点在于保证社区对保护的有效性有积极的认知,自上而下的治理策略可能会更有说服力。只要把人类问题和社区认知纳入计划,良好的治理就能够有效地减少过度捕捞,遏制船锚造成破坏,并消除直接人类影响9

人们经常提到,通过养殖或移植来使珊瑚复原,是可能拯救陷于危机的珊瑚礁的解决办法,但是,在导致珊瑚消亡的压力源得到化解之前,这不太可能成为真正的补救措施。类似最近在南海的破坏性捕捞和开采必须停止;必须停止将废物和污水排放入沿海水域,避免导致藻类密集孳生;必须停止无计划的沿海开发,避免因此增加沉积而降低珊瑚的生产力,这对扭转一些地方珊瑚礁的衰退趋势有着重要的作用。研讨会的结论和建议参见下文。这些结论和建议除自身的亮点之外,也是富有成效的公私合作的范例。

 “重新思考珊瑚礁的未来”研讨会摘要

  • 珊瑚礁衰退的速度比目前估测的轨迹还快至少十年。
  • 和当下相比,未来的珊瑚礁在结构和组成上都会有显著的差异。
  • 2030年议程中的可持续发展目标14旨在保护至少10%的沿海和海洋区域,但考虑到已有70%的珊瑚礁受到威胁,为保护珊瑚礁,这个目标值应该提高。
  • 气候影响,尤其是海面温度的快速升高,会使大片区域的珊瑚礁死亡,而在再次高温出现之前无法及时恢复,从而永远消亡。
  • 第二十一届缔约方大会通过的《巴黎协定》设定的减少碳排放目标不够。在这些目标实现之前,珊瑚礁就会消失。
  • 珊瑚礁被视为保护沿海社区的前哨生态系统,因此,珊瑚礁的崩溃不仅对整个海洋,也对人类有深远的影响。
  • 与很多其他环境危机相比,对于拯救陷于危机的珊瑚礁,公众参与度严重不足。
  • 要使珊瑚礁生态系统能持续发挥作用,需要社会层面的变化。
  • 在提议保护行动时,活动者和宣传者经常针对与环境有关的政府部门,然而,让拥有更大权力和更多资源的财政或发展部门参与进来,往往会更有成效。

后续行动

  • 立即采取全球行动,在第二十一届缔约方大会设立的目标基础上,进一步减少未来气候变暖,这对珊瑚礁的生存至关重要。
  • 发起高调的运动,推动社会行为转变,使人们减少对珊瑚礁的不利影响并采取可持续的生活方式。
  • 设立宣传组,并选取实体建立联盟,来宣传和提高认识,并采取行动为特定地区贡献解决方案。要关注特定地区的问题多样化。
  • 让产业领袖、国家元首和财政部门参与讨论,以此带来更多信息并扩大对话。
  • 在影响珊瑚礁健康的有关问题得到媒体或政府关注时,采取积极主动的姿态。
  • 科学家要更积极地参与气候讨论,推动加快减排。
  • 探索创新、可推广和跨科学学科的新解决方案,包括管理和政策解决方案,扩大对话,提升对问题和解决方案的认识。

结论

根据估计,珊瑚礁是地球上面临最严峻威胁的生态系统,因此,毋庸置疑的是,目前迫切需要社会层面的变化,以减少人类对珊瑚礁生态系统的影响。当然,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14肯定有助于改善海洋资源。保护顶端捕食者,确认需保护的主要食草鱼类,终止破坏性捕捞、行船和潜水,以及管理对珊瑚礁鱼的捕捞,也自然是没有害处的。但是,仍需要从上层到基层共同努力,采取更积极的行动和教育,使地球实现碳中性,这样才能保护珊瑚礁;否则,我们就会自欺欺人地踏入大海的坟墓。

 

注释

1      http://www.un.org/sustainabledevelopment/wp-content/uploads/2016/08/14_Why-it-Matters_Goal-14_Life-Below-Water_3p.pdf.联合国新闻部,“水下生命:为何重要”,2016年,http://www.un.org/sustainabledevelopment/wp-content/uploads/2016/08/14_Why-it-Matters_Goal-14_Life-Below-Water_3p.pdf.

2      比利安娜·辛辛·塞恩 (Biliana Cicin-Sain),“目标14: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和海洋资源促进可持续发展”,《联合国纪事》,第51卷,第4期(2014年),https://unchronicle.un.org/article/goal-14-conserve-and-sustainably-use-oceans-seas-and-marine­resources-sustainable.

3      联合国新闻部,“水下生命:为何重要”.

4      鲁本•范霍伊东克 (Reuben Van Hooidonk) 等,“地方性的珊瑚礁未来预测和《巴黎协定》的影响”,《科学报告》,第6卷(2016年).

5      卡丽•曼弗里诺等,“小开曼岛珊瑚的积极变化轨迹”,《公共科学图书馆》,第8卷,第10期,e75432(2013年).

6      特里•P•休斯 (Terry P. Hughes) 等,“全球变暖和经常性的大规模珊瑚白化”,《自然》,第253卷,第7645期(2017年),第373-377页.

7      国际珊瑚礁学会关于气候变化和珊瑚白化问题的共识声明(为2015年12月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一届缔约方大会编写),http://coralreefs.org/wp-content/uploads/2014/03/ISRS-Consensus-Statemen... Bleaching-Ciimate-Change-FINAL-140ct2015-HR.pdf,2015-10;鲁本•范霍伊东克等,“地方范围的珊瑚礁未来预测和《巴黎协定》的影响”;特里•P•休斯等,“全球变暖和经常性的大规模珊瑚白化”.

8      乔舒亚•E•钦内尔 (Joshua E. Cinner) 等,“全球珊瑚礁发展优异点”,《自然》,第535卷,第7612期(2016年),第416-419页.

9      雷切尔•A•特纳 (Rachel A. Turner) 等,“信任、信心和公平影响自然资源治理的合法性”,《生态与社会》,第21卷,第3期(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