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到了!的确,现在是重申全球公民教育并鼓励全球教育工作者重新研究课程规划、改造课堂从而促进培养全球公民的好时机。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群体追逐与具体现实不和谐的目标。我们面对的具体现实是:我们所处的世界是相互关联、互为一体和相互依存的。这些群体正在挑战全球教育工作者、倡导者、决策者、作家和有自觉的公民所做的工作和努力。

在我看来,有些个人不重视培养全球公民的基础的基本原则。他们生活孤立、缺乏全球意识、缺少获得公正信息和不同见解的渠道,他们的思想和行动都基于这样的生活经验。因此,他们的思想形成了“限制性岛屿”,反过来局限了他们对世界的理解。然而,我们必须铭记,教育是一种有力的工具,能够使我们打开并扩展人们的思维,帮助人们成为负责任、具备全球思维的公民。

在此关头,教育工作者应反思自己作为全球公民倡导者和协调者的作用。通过认真反思,我们就能确定我们的思维中是否存在狭隘的“孤岛”,解决好可能存在的问题,从而成为高效的全球教育工作者,并有效地改造当今的学生。

教育工作者必须采取三步走的程序。首先,我们必须增长关于地方和全球现实和挑战的知识和经验,从而增强自身的能力。由此,我们就能审查并反思我们对于培养负责任的全球公民的观点和见解。其次,我们需要了解当代学生。我们需要妥善规划课程和制定教学法,从而形成能激发活力和富有挑战性的课堂和学习氛围。制定这些策略时,必须考虑到新一代的学生充满好奇心并敢于发声,科技是他们主要的学习工具。因此,科技成为一种必要的教学资源,可以鼓励学生了解并批判性地思考各种问题和信息,同时与全世界的同龄人、教育工作者以及消息灵通的团体进行互动。因而,科技和互联网能够构筑桥梁,帮助学生走出狭隘的思维。与此同时,通过技术应用,教育工作者也能与积极培养全球公民的同事建立支助网络。

第三,一些教育工作者将自己视作变革的推动者以及全球公民教育的倡导者,他们必须致力于推广世界当前或最新的知识,帮助学生增强能力和技能,使他们能够批判性地思考并且创造性地解决问题。教育工作者也应该培养和树立正确的态度,加强对他人的尊重和同情,提升个人和集体对地球和人类的责任感。因此,我坚信,教授和教师必须有意为课堂注入来自各种渠道的信息,激励热情、有见地和充满智慧的讨论和辩论,要围绕权利、责任、道德和价值观等问题展开讨论,这些都是既可能推动也可能阻碍全球公民培养的因素。

提供全面、跨学科的教育机会,鼓励学生表达观点或见解,同时正确认识他们的受教育水平并且尊重他们的学习方法、多样性和创造性偏好,这也是同样重要的。我们必须帮助学生以更加开放的心态面对外部世界,并且让他们避免可能形成心灵和思维孤岛的误解。毫无疑问,如今,要成为高效的全球公民教育者,必须有高度的责任感,致力于个人和专业发展。

提供全面、跨学科的教育机会,鼓励学生表达观点或见解,同时正确认识他们的受教育水平并且尊重他们的学习方法、多样性和创造性偏好,这也是同样重要的。我们必须帮助学生以更加开放的心态面对外部世界,并且让他们避免可能形成心灵和思维孤岛的误解。毫无疑问,如今,要成为高效的全球公民教育者,必须有高度的责任感,致力于个人和专业发展。

我真心相信,一位高效、负责的老师,善于利用富有挑战性的阅读激发反思和讨论的老师,能够转变学生的生活和世界观。每当我试图证明我的这一个人观点时,我总会想起一个名字。

在我高中时代即将结束之际,我的老师洛佩斯 (López) 女士认为她有责任向我们灌输对文学、批判性思维和人文知识的热爱。这段经历本质上是一次学术挑战:她给我们每个人分配了一本书,并且要求我们写一篇读后感。学生们走到她的桌前领取一本书,从此开启一段新的学习过程。我很幸运地分到了最薄的一本。它不知道怎么就从箱子里拿出来了,放在她桌子的边上。我看看自己的这本书,又看看同学们收到的书,脸上显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他们的书都厚得多!我发现我的书是同学里面最薄的,那本书的标题叫做《孤岛思维》,也是所有书目里最短的!我必须承认那时我就把书藏了起来。

《孤岛思维》是波多黎各作家和教育家安东尼奥•佩德雷拉 (Antonio Pedreira) 于1934年撰写的,强调深入了解我们的特征和传统,同时鼓励读者批判性地思考历史、文化和种族对于我们形成孤立性思维(孤岛思维)的影响。在这本书里,佩德雷拉还警告我们狭隘思维的影响以及陷入狭隘思维可能产生的风险。他大声呼吁青年扩大视野,学习、思考和行动都应突破孤岛思维的局限,放眼全球。也就是说,在1930年代,作者已经在宣传地方性和全球性思维和学习相结合(全球本土化或本土全球化)的重要性。

洛佩斯女士的作业以及安东尼奥•佩德雷拉的书对我的人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老师布置阅读任务并要求我批判性地思考其中的主旨思想时,她有意地引导着我反思人们自身的孤岛视角和狭隘思维。同时,她播下了种子,让我得以在高级国际化官员的岗位上,成为一名有坚定信念的教育工作者和全球公民倡导者。

这些年来,我一直有机会延续我的学术生涯、旅行以及阅读。这些经历塑造了我对世界所面临的需求和挑战的看法。内尔•诺丁斯 (Nel Noddings)、彼得•斯特恩斯 (Peter Stearns) 和博伊德•罗伯茨 (Boyd Roberts) 的著作使我更好地理解了全球公民这个不断进化的概念。他们的著作也使我相信,当世界面临新的挑战时,我们要继续向其他人教授全球公民的原则。

幸运的是,我们有一个庞大的国际教育知识体系,这个体系的基石是马塞洛•苏亚雷斯-奥罗斯科 (Marcelo Suárez-Orozco)、简•奈特 (Jane Knight)、汉斯•德威特 (Hans de Wit)、约翰•胡德兹科 (John Hudzik) 和贝蒂•利斯克 (Betty Leask) 的著作。此外,还有各类由美国教育委员会国际化和全球参与中心、国际教育工作者协会和乐施会等专业组织举办和部署的国际教育项目和资源。另外,联合国学术影响力项目、国际大学校长协会以及国际教育管理者协会为建设支持全球公民倡议教育的网络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工作。这些作者和团体提供了亟需的信息、资源和支持,从而增强全球教育工作者的能力。

我们需要重新设计或界定全球公民教育的概念,从而再次强调全球公民教育在当前社会、经济及地缘政治趋势的背景下的重要性,因为这些趋势会对地球产生影响。在世界各地,我们仍有孤立的社区和组织,它们仍持有狭隘视角和孤岛思维。不论在什么地理位置,无论国家和地区大小,甚至在技术先进的城市和社会里,我们仍然能发现孤岛。这些属于孤岛的公民需要接受教育、形成全球意识以及接受来自全球思想和价值观的挑战。我建议,我们要继续检视全球公民教育的目的。我们必须深入反思,哪些词汇最能准确定义全球公民的概念,什么思想和概念最能顺应当前现实。的确,现在是消灭思维孤岛、重申全球公民教育的目的和固有价值的好时机! 

时机到了!

让我们一起做一个基础练习,为在十年内全面定义全球公民奠定基础。基于文献,一批波多黎各当地的岛民制定了一份清单,罗列了有关全球公民的最常见思想、文字和概念。我们在此诚邀教育工作者填写一份简短的调查表,帮助他们找到最相关的术语,反映他们对全球公民的理解。如果您希望参与这项全球调查,请发送电子邮件到:unaiglobalcitizens@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