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前,我和几个联合国实习生在纽约市曼哈顿东村的一家越南餐馆用餐。第二天,就在离我们之前吃饭不远的格兰德街地铁站,一名男子称一名戴黄色口罩的女子“携带病毒”并袭击了她,1现在这种口罩通常被用来预防2019冠状病毒。人人都可能感染病毒,但是,人们对于自己心目中疑似病毒感染者的敌对情绪似乎正在升级。令人惊讶的是,我发现全世界范围内发生了许多针对戴口罩人群的仇恨犯罪。

我的祖国大韩民国是首批受到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冲击的国家之一,疫情随后在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国暴发。2020年2月下旬,韩国的病例数量成倍激增,我的父母在和我打电话时哭了,他们因为我人在美国感到庆幸不已。疫情暴发以前,在韩国很容易买到口罩。但在疫情暴发后,由于任何人外出都必须佩戴口罩,所以口罩在短短几周内变得紧俏,难以买到。在每周的指定日期,我的父母都要去排队买口罩,每次都要排上好几个小时,但经常会发现去得太晚了。因此,他们只能戴上已经戴了好几天的一次性口罩,因为他们担心,如果不戴口罩,就会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

韩国的疫情开始缓和时,纽约的确诊病例数量却开始猛增。我的父母再次打来电话,敦促我出门时必须戴上口罩。但是,纽约的情况和韩国不同。在韩国,每家药店都会出售一次性口罩,但在纽约,我走遍了所有的知名药店,都找不到一只口罩。不仅是口罩在美国不常见,许多戴口罩的亚洲人还被错误地认作病毒感染者。我实在太害怕了,不敢戴着口罩在街上走,所以就不戴了。在美国,媒体宣称只有出现症状的人才需要戴口罩。但在韩国,公众不明白为什么许多西方人不戴口罩就冲到杂货店去了。 

文化差异的影响

1月下旬,韩国牙山、镇川和利川等城市的民众最终决定欢迎本地居民从中国武汉回家(有人认为武汉是此次大流行病的发源地),不再反对他们入境。有市民说:“如果能够确保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我真心欢迎他们回来,这对他们的身体健康有好处。他们只是碰巧在武汉。”2韩国政府持续接受中国人入境,并解释称,关闭边境不会带来任何实际好处,而且在韩国的所有确诊病例中很少有中国人。3虽然韩国没有采取类似于其他国家的严格入境限制和封城措施,但韩国的感染率到3月中旬前也得到了控制。这不仅归功于韩国完善的医疗体系,也得益于广泛的流行病学追踪和抗疫的透明性。韩国政府能够立即追踪确诊病人的行动轨迹,从而对所有接触者进行检测或隔离。通过监控录像和信用卡使用记录收集数据,可以重新构建感染者的行动轨迹,并通过短信发送给附近的人。一些应用程序会根据公开发布的信息绘制可视化地图,让民众轻松获取信息。4

韩国人民为了公共安全而自愿放弃隐私,因此国家得以在紧急状态期间开展广泛的流行病学调查,这表明集体主义观念深植于韩国文化中。英语单词“conflict”(冲突)来自拉丁语“confligere”,本意是“相互打击”或“对抗”。冲突经常被比喻为火灾,指需要被扑灭的事物。而在韩语中,“冲突”一词指两种攀援植物生长方向相反,却缠绕在一起。5为了化解这种“冲突”,“解开缠绕的部分”至关重要。因此,在韩国,已确诊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的人不会被孤立,相反,他们会被认为是整体的一部分。在韩国人看来,完善的监控和信息发布体系至关重要,不应遗漏或排斥任何一个人,这就像在针灸时,要在全身施针,才能促进血液循环。同理,每个人都有责任佩戴口罩,共同保护整个社会,包括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这在韩国是一种美德。

相比针灸,看重个人主义的西方国家更熟悉外科手术,因此在西方国家,包括封城在内的遏制措施被广泛采用。同样地,在美国的传统中,口罩一直被认为是识别病患的一种手段,在某些情况下,佩戴者甚至会被视为危险人物。许多国家和欧洲联盟考虑或颁布禁蒙面法已有数十年,这一点可以表明,在西方社会,人们普遍对面部遮盖行为感到不安。因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为了应对此次大流行病,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来重新考虑关于佩戴口罩的指导意见,并最终在相关意见上出现了180度的大转弯,。

在韩国的一张2019冠状病毒病健康公告上,挂着一瓶公用洗手液贴。图片/Tabitha Kwon

团结一致势在必行

没有哪一种文化更为优越,文化与文化之间是互补的。现今,每种文化对于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都至关重要。当下,“社交距离”一词已家喻户晓。社交距离被视为减缓病毒传播并拯救弱势群体的关键。这个词看起来很奇怪,由两个含义相反的词组成,既包含集体主义,又包含个人主义。这个概念强调,在全球大流行病期间,为了保护他人而保持距离很有必要。

所有文化都值得尊重,世界上许多文化正在发生变化并推动产生了新的现象,正如德国决定要求民众在户外佩戴口罩。在美国费城交通管理局宣布禁止未戴口罩的乘客使用公交服务后的第二天,网上出现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一名未戴口罩的男子被警察强行拖下一辆城市公交车。该视频引起了许多人的愤怒,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考虑到全球危机,警方有必要采取强制行为。费城交通管理局后来修改了相关政策,不再强制民众戴口罩,而是建议戴口罩。6

文化规范不断变化,人们肯定会感到困惑。确实,在这种充满不确定性和变化的情况下,人们感到焦虑是完全正常的。但是,如果能够更好地理解其他文化、观念和情况,人们就能克服仇恨心理,不再寻找替罪羊。团结一致势在必行,我们要通过全球合作实现世界和平与幸福。尽管可能存在对跨境来往的限制,但这不应使我们分裂,不应阻碍我们共同对抗病毒。为了最弱势的群体,包括我们身边的老人、难民营中的难民以及街头无家可归的人,国际社会应该团结起来,展现全球公民的担当,在这个前所未有的时期与病毒作斗争。

注释

1. 大卫•K•李 (David K. Li),“冠状病毒仇恨袭击:一名男子称一位戴着口罩的女子‘携带病毒’并涉嫌殴打该女子”,NBC新闻,2020-02-05.https://www.nbcnews.com/news/us-news/coronavirus-hate-attack-woman-face-mask-allegedly-assaulted-man-who-n1130671.

2. 韩钟固 (Jong-gu Han),“‘宾至如归’,牙山市民在社交媒体上发起对武汉撤离人员的欢迎运动”,韩国联合通讯社,2020-01-31.https://www.yna.co.kr/view/AKR20200131072100063.

3. 尹诚敏 (Sungmin Yoon),“‘这不是为了取悦中国’:文在寅总统不对中国实施旅行禁令的五个理由”,《中央日报》,2020-02-27.https://news.joins.com/article/23717377.

4. 马克斯•费希尔 (Max Fisher)和崔尚勋 (Sang-Hun Choe),“韩国如何压平新冠病例增长曲线”,《纽约时报》,2020-03-23.https://www.nytimes.com/2020/03/23/world/asia/coronavirus-south-korea-flatten-curve.html.

5. 权秀英 (Soo-Young Kwon),“[原因和思考]我们为什么不应切断关系,而应解决冲突”,《京乡新闻》,2020-01-10.http://news.khan.co.kr/kh_news/khan_art_view.html?art_id=202001102101035.

6. 凯特琳•奥凯恩 (Cailtin O’Kane),“在男子被拖下公交车的视频公开后,费城交通管理局改变了口罩政策”,CBS新闻,2020-04-13.https://www.cbsnews.com/news/coronavirus-philadelphia-bus-septa-face-mask-policy-video-shows-man-being-dragged-by-police/.


2020年6月25

本文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师生翻译 

《联合国纪事》不是官方记录。 作者所表达的观点以及地图或文章中所涉界限、名称及指名,并不代表被联合国官方认可或接受。